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九十章顧呈二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置好。」 「是。」 顧呈的到來,可說是救了這十個護衛的性命,所以柳婧這些命令下達時,護衛們知道是為了顧呈一行人,應得特別爽快。 護衛們去忙碌了,柳婧也閑了下來。她轉過身看著那間...

柳婧的臉色蒼白,下頜上還有那姓孫的掐出的指櫻

四目相對,柳婧剛剛輕喚道:「你……」才吐出一個字,顧呈便移開視線。然後,只見他左手拿起他自己的右手,重重一提一轉間,『卡卡』兩聲骨骼脆響傳來,轉眼間,他的右手恢復如常。

直到這時,柳婧一行人才發現,怪不得自從進門后,他的右手便一直這樣垂著,連殺那姓孫的,也是用左手做的。原來他的右手早就關節脫落了。虧他一路前來,連同殺了姓孫的,都沒有l出半點痛楚的樣子。

柳婧獃獃地看著他,實在無法把他與七年前,那個被她欺負了還紅著眼睛要流淚的小少年聯想到一起。

在柳婧看向他時,眾斗笠人也在看著自家主公,他們也沒有想到,顧呈的手肘居然脫落了,是剛才遇到山石時馬車顛覆時,主公跳出來那一刻給弄脫的么?如此大事,他們竟也沒有察覺,還真是失職。

這種失職的鬱悶,讓眾斗笠人沉默起來。

顧呈腳步一提,步履沉沉地進入了她原來居住的廂房中。

他一進去,他的屬下們,也齊刷刷地跟到了台階上。

他渾身濕透,一邊走身上的雨水便一邊流,看著他這樣子,柳婧忍不住輕聲說道:「我那裡有乾淨衣裳。」

顧呈沒有理她。

而隨著他提步,十數個斗笠人也跟著走了進去,轉眼間,便把柳婧擠到了門口。

柳婧看了一眼這架式,一咬chn走了出來。來到自己的護衛面前,她低聲吩咐道:「分四人去燒水,水燒得越多越好,另外,你們把乾淨衣裳都拿出來。」

「是。」

「搜集這莊子里的炭,再清理出幾個房間布置好。」

「是。」

顧呈的到來,可說是救了這十個護衛的性命,所以柳婧這些命令下達時,護衛們知道是為了顧呈一行人,應得特別爽快。

護衛們去忙碌了,柳婧也閑了下來。她轉過身看著那間關上了房門的廂房,垂著眸向牆一靠,注視著自己的手,便發起呆來。

顧呈一入廂房,便有一個斗笠人快步走到他身後,聲音有點不安地說道:「郎君,那孫濤最得汝南王世子信任,而汝南王世子,也是我們必須搞好關係的人。郎君這一路上都忍了,剛才殺他……」他不知道如何說好,過了一會才嘆道:「事已如此,郎君可有想過善後?」

顧呈身姿站得筆直,他看著外面黑沉的天空,以及傾泄而下的雨水,過了一會才沉聲說道:「你們馬上出去,分別聯繫良山,吳嚎溝幾地的遊俠兒,務必在今晚凌晨之前趕到此處。」

站在他身後的,都是他的心腹之人,這些人聽得有點m糊,一個個認真地看著顧呈。

顧呈緩緩轉頭。

他的面目掩映在紗帽之下,看不清切,不過他吐出的聲音,卻冷靜得很,「今天晚上,你們聚集五百來人。我要在凌晨時,對秋華庄發動一次突襲。」他因為要與柳婧會面,是先走一步,汝南王世子還在後面五十裡外的秋華庄中。

「什麼?」

幾人驚呼出聲。一人輕叫道:「主公,你前幾日不是還說,汝南王世子是我們此行最大的盟友,無論花費多大的代價,也要讓他成為汝南王么?」

「是,我前幾日是這樣說過。」顧呈那動聽到了極點的聲音,帶著絲絲煞氣,「不過此一時彼一時,現在,孫濤死在我的手中,以世子與他的感情之深,如果知道真相,必定與我成仇。」

陰暗的房中,顧呈的身影高大而凝沉,他慢慢說道:「所以,我要製造一次敵襲,讓孫濤的死,有個名正言順的理由。」他頓了頓,又道:「再則,所謂生死之際見真情,今天晚上,我會在汝南王世子有了性命之危時出現,然後救了他的性命。所以,今晚這場夜襲,不但要真實,還要讓汝南王世子知道恐懼,害怕,所以,不能手下留情1

他最後幾個字,聲音突然加沉,已傲然是命令了。眾人齊刷刷地朗應道:「是。」應過之後,他們雙眼晶亮起來。

他們興奮地看著眼前的主子,心中想道:好計策,好妙好毒的計策!

這麼片刻間,顧呈居然就想到了這麼一個絕戶計,他殺了汝南王世子的小舅子,還自編自演了一場敵襲后又奮勇救人的戲,害了汝南王世子還要讓他感恩戴德!這計策當真妙到極處!

這時,一個斗笠人低聲問道:「那,到時要不要他們l出什麼手腳,好讓世子懷疑什麼人?」

顧呈聲音沉冷,「不需要做手腳,世子帶這麼多人同行,怕的就是他那些兄弟對他下手……只要完成了襲殺,他自己會找到『仇家』的。」

「是1

「行了,你們出去,馬上著手安排。」

「是。」

眾斗笠人依次退出后,也顧不得大雨淋漓,一個個翻身上馬,邏者鍘的脆響中,他們衝出了莊子。

站在房間,渾身,卻身形高大沉寒的顧呈,聲音一提,命令道:「進來幾人。」

「是。」

「搜查這莊子。」

「是。」

「打掃現常」

「是。」

這幾人一出房門,便兵分兩路,一路人忙著清理地上的屍體,另一路人則朝著莊子的每個角落裡搜尋起來。

這時,顧呈的身邊,已只有一個身材矮小的斗笠人。

在他來到顧呈身邊時,顧呈正在出神,他看著外面黑沉的天空,過了一會後,低聲問道:「孫濤來此,是巧合,還是知道柳文景在此,特意而來?」

那瘦個子低聲回道:「他本是前方清路,是恰好遇到柳文景,不過據屬下得知,郎君這次前來與柳文景見面,他也是知情的。」

顧呈臉一冷,聲音陰沉地說道:「找出那透l消息之人,殺了。」

「是。」

「行了,你出去吧。」

「是。」

那瘦個子剛剛走出去,柳婧便進來了。

她手中提著一個大大的包袱,站在門框處目光複雜地看了顧呈一眼后,輕輕說道:「你身上都濕了,要不要換裳?我這裡有乾淨衣裳。」

顧呈沒有回答。

他只是沉沉地盯著她。

過了一會,他慢慢取下了紗帽。

隨著這紗帽一取,他頭上的雨水滴滴噠的淋到地上,給形成了一個小水窪。

柳婧低頭看著他的衣裳下擺處,又輕聲說道:「我已讓人燒水了,馬上就可以好,你這樣容易生病,還是在熱水中好好泡了泡再換裳吧。」頓了頓,她又道:「我剛才看了廚房,還有一些蔥姜,給煮了一點,馬上就可以喝了。」

她說了這麼多,顧呈依然沒有說話。

他只是目光沉沉地盯著柳婧。

相比在吳郡時,她又變了一些……變得更精美了。這般一襲白狐裘穿在身上,臉色瑩白如玉,目光溫潤清澈如譚水,身段修長風姿楚楚,明明是一個女的,五官也偏向女性的精緻,卻因那眉眼和骨子裡的奢華,硬是讓人感覺到,她只是一個俊美得過了份的貴氣少年。

他盯著柳婧太久,柳婧手腳都有點僵硬。她垂眸斂目的,小小地動了動足踝后,忍不住又開了口,「你,你是不是知道了什麼事?」

感覺到自己的話說得不清不楚地,柳婧低著頭又道:「我三伯父柳行風他,原本投效了是二郡王,現在他是不是要出事了?」

直到這時,顧呈語氣才有了點變化,他慢慢問道:「你怎麼知道的?」還直接詢問於他?

柳婧抬頭看了他一眼,對上他那深濃如子夜的眸光,又不敢直視了。再次低下頭來,她輕聲說道:「我,我猜的。」

顧呈嘴角慢慢一扯,道:「不錯。」

他看著她,徐徐說道:「前不久,世子從二郡王的府中弄出了一份效忠名單,上面便有你三伯父……當然,也可以說那份名單是二郡王故意讓他偷走的,上面的幾個人,都是如你三伯父那樣,看似佔據高位,實則無甚才能的庸臣。不過世子這人心xing狹窄,他最恨那些背著他這個繼承人,卻向別的兄弟投誠之人。」

柳婧聽到這裡,臉色一白。

她咬著chn尋思了一會後,低低說道:「那依顧郎看,我伯父現在當如何行事?」要不要聯合什麼人來獲得庇護?

顧呈的聲音很冷漠,「柳行風是個無能之人,他便是現在向兩位小郡王投誠,也無濟於事。他們不會為了你伯父那樣的人,而與世子在明面上對著干。」卻是一句話,就打破了柳婧的幻想。

柳婧抬頭看向他。

她的眼睛很亮,隱隱有著乞求。

……便如她在吳郡時,求他相救她的父親時一樣。

顧呈對上她的眼神,暗中嘆息一聲后,垂下眸子,慢慢說道:「不必多慮。今晚之後,世子就有了更恨之人,他會反轉頭去聯合二郡王的。相比起兩個小郡王,他與二郡王,至少是一個母親。」因此,柳行風是二郡王的人,他暫時不會再動。

柳婧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還真的得到了他的安慰。甚至,他還給她解決了這麼一件大事。是了,這事她其實早就猜測到了。如果她前來見他,他就會奉她一份禮物吧?如果她不來,那事情是不是就不好說了?

不管如何,幸好她來了。

當下,柳婧喜笑顏開,沖著顧呈笑了一會後,柳婧正準備再說什麼,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郎君,熱水燒好了。」

柳婧連忙回頭道:「快抬進來。」

一邊退出,她一邊又道:「阿直,去把那蔥薑湯端來,讓顧郎趁熱喝了。」

??

今天只有一更。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