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八十四章你是我的門客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染紅,再一點點滲到耳垂上,鄧九郎眸光深沉,聲音格外沉啞地說道:「成為我門客的第一條規矩就是,以後不可與那些個儒生走得太近,若是敢違抗,別怪我以鄧氏家法處置。」 說到這裡,他伸出手,一邊揉搓著她...

不說柳父給顧府再次去信。柳婧輾轉反側地睡了一晚后,第二天剛起榻,正想著要去見見三伯父呢,外面傳來一個護衛的聲音「大郎,梅園來人了,讓你過去。」

啊?

柳婧蹙了一會眉,才清聲道:「知道了,讓他們稍侯。」

她洗漱過後,走了出來。現在,她身邊共有十個護衛,其中四個是以前除了王叔吳叔侯叔三個老人外的僕人升上來的,另外七個,是這陣子收用的。這些人現在是她的心腹,直接對她負責,他們做了什麼事,連柳父都不清楚。

柳婧一邊接過妾室遞上來的紅色帶斗蓬的外袍披上,一邊抬頭看了看天空。

見到天上太陽高照,她搓了搓因為融雪而顯得格外冰冷的手,低聲說道:「那事安排好了?」

那護衛走到她身後,輕聲道:「安排好了。」

「恩,多hu點心思,要用金的地方跟我說,一定要讓這童謠唱遍豫州。」

「是。」

帶著兩個護衛,柳婧上了馬車。

不一會,馬車便來到了梅園外。

望著這掩蓋在漫天梅hu下的莊子,柳婧歪了歪頭,直過了一會,才緩緩走下馬車。

和昨日一樣,讓護衛和馭夫在外面侯著后,她提步朝著梅園中走去。

陽光燦爛,一堆堆的白雪都在漸漸融化,風一吹來,便帶著一股刻骨的寒冷,柳婧饒是穿是厚,這時chn色也凍得發紫。

不一會,她便來到了鄧九郎所在的院落外。

望著那被十數株數百年的老梅掩蓋,入目都是或紅或白的梅hu的院落,柳婧突然腳步遲疑了。

她的心,又開始突突地跳得亂了。

柳婧咬著牙,心中暗恨:我人也殺過,世面也見了,怎麼還沒有見到那廝,便已膽怯心驚到這個地步?這沒道理啊!

她埋怨了自己一通,可是該亂跳的心臟還在亂跳。

猶豫了一會,她還是走過去,推開了梅苑的門。

因她來得早,這一路都是清清凈凈,連同梅苑裡面,也是清清凈凈。

柳婧提步朝裡面走去。

隨著她行走,腳下的雪,發現『茲茲』的脆響。

不一會,柳婧來到了書房外。

這院落里沒點聲音,也沒個人的,難道那些僕人都被使遠了?

……柳婧蹙了蹙眉,在外面行了一禮,低頭肅手清聲說道:「柳文景見過鄧郎。」

直過了一會,從書房隔壁的廂房中,才傳來鄧九郎略有點慵懶的聲音「進來。」

「是。」柳婧伸手把門輕輕推開。

廂房中有點暗,而且特別暖和,這門一開,一股蒸氣便撲面而來。柳婧被這蒸氣熏得閉上了眼。

也顧不得眼睛發hu,她先是連忙把房門掩上,免得凍了屋裡的人,這才揉了揉眼,看向屋裡的人。

鄧九郎正懶洋洋地半躺在几旁的一長榻上,他的tu上蓋著一層被褥,正就著從窗口透過來的一絲光亮,看著手中的卷冊。

彷彿知道柳婧在看自己,他頭也不抬,只是淡淡地命令道:「過來。」

柳婧緩步走了過去。

這廂房中,除了他躺著的這個長榻外,便只有緊挨著長榻的一個短榻。柳婧四下看了一眼,見沒有別的座位后,只能走到那短榻旁,輕輕跪坐下。

她這一跪坐下,竟是整個人都緊緊挨著他,他只要一坐直,兩個人的tu便碰到一塊了。

柳婧跪坐下后,見他沒有開口,也就不說話了。她低著頭看著地上鋪就的厚厚的蜀毯,想道:我要冷靜,我要冷靜,我不能再一見到他,還沒有開口,便自己亂了陣腳……

就在這時,一直低頭看著竹簡的鄧九郎,頭也不抬地淡淡說道:「昨天我便說了,我在汝南期間,一切由你接待,這話我不想說第三遍。」

柳婧低低地回道:「是。」

「還有」他抬起頭看向她,也許是這廂房有點暗,背著光的他,目光顯得溫柔「昨晚宴會後,柳行風求見我了。」

嗖地一下,柳婧抬起了頭。

在她瞪大的雙眼中,鄧九郎眸光深凝「他向我介紹了你,說你年紀雖輕,卻有才幹,詩賦之類,也做得不比那些秀才差……我看到他頗有誠意,便同意把你收為門客。」

柳婧:「……」

鄧九郎不再看向柳婧,而是低下頭慢條斯理地合上竹簡,聲音輕柔地說道:「所以柳文景,我是你的主公了。」

放下竹簡后,他側頭看向她,微微傾身,靠近了柳婧后,彼此呼吸可聞地又說道:「柳文景……」他離她太近了,那chn吐出的溫熱之氣,都噴到了她的耳洞里,柳婧只要稍稍一移,便會把自個的耳朵送到他的chn瓣間。

一時之間,柳婧僵了。

看著她俊美的臉蛋一點點給染紅,再一點點滲到耳垂上,鄧九郎眸光深沉,聲音格外沉啞地說道:「成為我門客的第一條規矩就是,以後不可與那些個儒生走得太近,若是敢違抗,別怪我以鄧氏家法處置。」

說到這裡,他伸出手,一邊揉搓著她的耳垂,一邊低語道:「昨天那個姓常的,經常碰你這裡?」

柳婧漲紅了臉,半晌才道:「沒……」

「沒?」他冷笑起來「我昨天可是親眼所見1

柳婧沒膽跟他說,就算你是主公,可也管不到這種s事上。可這話她也只敢想一想,哪裡真敢說出來?

這時,鄧九郎那輕柔的聲音又傳來「除了他,你還跟誰走得近?」

柳婧紅著臉說道:「沒有其他人……」

「是么?」他的聲音輕輕柔柔,噴在她耳中的氣息特別溫熱,特別讓她僵直得一動不敢動「真沒有?」

「沒有……」

「那,想我沒?」

柳婧臉上的紅暈一直沒有退下去的機會。他這話一出,重又刷地一下變得更紅了。她chn顫抖了一會,一時之間,不知是答想好,還是答不想好。

說不想,她怕會j怒他,說想,說不定又讓他得意下做出什麼事。

漲紅著臉,柳婧暗暗咬牙想道:昨天把話都說得這麼明了,這廝睡一覺起來,便當什麼也沒有發生,該戲弄的照常戲弄……

就在她左右為難時,他的chn附在她的耳垂上,那溫軟的觸感讓柳婧僵直如木頭「嗯?是不是沒有想過?」

他輕啞地說道:「那次從吳郡回洛陽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對你太溫柔了,所以你才敢膽大包天……」

這語氣特別特別危險,危險得讓柳婧清楚地感覺到,她如果敢說出『沒有想過』,他立馬就會做出『不溫柔,讓她不敢膽大包天』的事來。

柳婧本性上是個不會與人當面對抗,只敢暗地使壞的。感覺情勢不妙,她連忙嚅嚅地說道:「想,想過……」聲音太急,似是帶上了一點哭音。

鄧九郎有點滿意了,他chn角微揚,低低地說道:「是昨晚想了,還是這幾個月都在想?」

柳婧哭喪著臉,軟軟地回道:「這幾個月都有想。」

「怎麼想的?」

「就是,就是想。」

「想什麼?想我說話的樣子,還是我溫柔對你的時候?」

你溫柔對我的時候?你溫柔的時候,遠遠沒有壞的時候多!

當然這話,柳婧只是心裡過一過,感覺到他的氣息把自己整個都籠罩了,不敢動彈的柳婧,軟軟地順著他說道:「想,想你說話的時候。」

「恩」他沒有深究,事實上,從這個字可以聽出,他現在相當滿意,chn湊著她的耳洞,他聲音磁沉的一笑后,輕柔地說道:「鄧氏門客第二規便是,以後每天睡覺之前,都要想一想主公的好。」

柳婧:「……」

這時,鄧九郎又是低低一笑,道:「不過,我以後會經常把你帶在身側,不會讓你再日夜相思。」

她日夜相思?她日夜相思??

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羞惱,鄧九郎聲音一提,危險地問道:「嗯?難道我說得不對?」

柳婧咬牙想道:敵強我弱,當順其勢而為。

如此一番心裡作用后,她嚅嚅地應道:「是……」

「是什麼?」

「是我對君日夜相思……」

這話實在說出來太讓人羞憤了,柳婧一雙烏黑的眼重新變得水汪汪的。

鄧九郎歪著頭,他欣賞著柳婧這又羞又惱,又氣又是可憐可愛的模樣,竟是想道:不過八個月不見,要逼出她這番模樣,竟難了這麼多。

他伸手把柳婧圈在懷中,溫柔地哄道:「恩,我知道你對我x夜相思了……乖,以後咱們形影不離,定要慰你相思之苦1

這話一出,柳婧氣得閉上了眼睛!

見到柳婧緊緊閉上雙眼,濃密又長的睫毛,如羽扇一樣不停地撲閃著,鄧九郎又揚起了chn。

這是這數月以來,他第一次感覺到了愉悅。

於是他低下頭,用自己的額頭抵著她的額頭,低低笑道:「好了別惱了……你做了那麼多壞事我都不惱你了,你還好意思惱我?」聲音極軟,帶著一種寵溺。

說出這話后,他又伸手在她左頰上貼了貼,說道:「真冷。」

就在這時,外面一陣腳步聲傳來,伴隨著腳步聲的,還有那年長的小郡王客氣熱絡的聲音「鄧兄,劉遠求見。」

這聲音一落,柳婧立馬退後一步,低頭肅手站到了一側。

而放任她離開的鄧九郎,也慢條斯榔鵠礎K媸幟霉一件紫色外袍披在身上后,慢步走到書案后的他,一改剛才的戲謔慵懶,嚴肅著一張俊臉,薄chn微抿,只是一瞬那,整個人都現出一種抿人於千里之外的矜貴高遠之氣。

就在他要開口讓他們進來時,柳婧一眼瞟到他那凌亂的被褥,馬上一個箭步衝上去,三兩下整理后,當她再次肅手而立時,已渾然是一副貴氣加高高在上的冷氣之氣的鄧九郎,已提著聲音,淡淡地命令道:「進來吧。」

##

好了,上個月的欠更正式還完。以後的補更,就是這個月的粉紅票加更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