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八十一章我是女的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她,剛才還黑臉冷煞,彷彿從地獄出來的男人,這一刻嘴角輕揚,目光明亮笑意隱藏,「說清楚一點。」他低沉地說道:「我沒有聽清。」 他的眼神太亮,柳婧有點不敢與他對視,明明被他捧著臉,她卻一股腦兒想繼...

坦白?

她要坦白的話多了去了。

柳婧的chn瓣被他的圓潤乾淨的指甲輕輕壓著,除了眼前這廝,便沒有被人這般親近過的柳婧,原來煞白的臉一點一點的染紅。

慢慢的,她的眼角又開始泛紅,整個人因為羞憤而漲紅著臉。

她剛剛垂眸,還沒有做出第二個動作,鄧九郎便鬆開了她的臉。他慢慢站直,衣袍一轉便說道:「看來你是不想說了。」

不,我想說!

柳婧牙一咬,衝上去抱住了他的小tu。

這個動作一出,鄧九郎似是完全僵住了。

直過了好一會,木然著的他,才以一種沒有高低起伏的語調,極輕極輕地說道:「想說了?說來聽聽?」

柳婧抱著他的tu,拚命地自我安慰道:你平時抱父親也是這樣抱的,小時候抱庶兄也是這樣,你就當他是你的哥哥,用不著羞臊。還有,現在只要能讓他息怒,就別講什麼自尊了。

拚命地自我催眠了一陣后,柳婧深吸了一口氣,喃喃說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她慢慢抬起頭來。

柳婧一雙烏黑水潤的眸子,特純潔特天真特無辜地瞅著鄧九郎,chn瓣顫了一會,終於咬牙坦白道:「我,我不叫柳文景。」

果然,她這話吐出后,鄧九郎彷彿早就心裡有數,竟是連眉頭也沒有動一下,他面無表情,居高臨下地盯著她,淡淡命令道:「說下去1

柳婧又咬了咬牙,才低聲說道:「我叫柳婧。」

鄧九郎哧地一笑,特溫柔地朝她低語道:「安靜的靜?」

明明溫柔至極,可柳婧就是聽出了他語氣中的嘲諷。

她泫然欲泣地搖了搖頭,悶悶地說道:「是婧,女旁之婧。」一咬牙,她把臉貼在他小tu上,極小聲地說道:「我是女子。」

這廝還是黑衣mng面人時,肯定就知道了她是女子。他要自己坦白的,就是這句吧?

柳婧咬著牙想著。

這時,她感覺到身前人慢慢蹲下。

然後,她的臉被人溫柔地捧起,凝視著她,剛才還黑臉冷煞,彷彿從地獄出來的男人,這一刻嘴角輕揚,目光明亮笑意隱藏,「說清楚一點。」他低沉地說道:「我沒有聽清。」

他的眼神太亮,柳婧有點不敢與他對視,明明被他捧著臉,她卻一股腦兒想繼續把臉埋在他的tu彎處。拚命地低著頭朝他下裳處鑽,柳婧吐出來的聲音,帶著種羞恥的顫聲,「我是女子。」

她一點也不想承認,她壓根半點也不想承認!

承認這個事實,在別的人別的地方不算什麼,可在這廝面前,卻楞是有點嚴重,因為他總喜歡對她又摟又抱著,這般臉上chn上頭髮上m來m去更是常事。如果承認那個事實,客觀上來說,他就應該對她的清白負責……

鄧九郎低笑出聲。

他輕輕笑著說道:「原來,柳文景不叫柳文景,而是叫柳婧,也不是男的,而是女子?」

他說出這話,是要她再次肯定一番。可柳婧就是不想回答,於是她把臉埋在他的下裳處,閉著眼睛一動不饋

這一次,鄧九郎卻不逼她了。

他便這般蹲著,伸手輕撫著她的秀髮,他聲音特別溫軟,甚至隱隱流l出一股愉悅,「恩,你原來是女子埃那你的妻妾,是怎麼回事?」

真是明知故問!

埋著臉,使勁把自個臉朝他的小tu上按著的柳婧,聲音瓮瓮的,「父親怕我誤了那些女子,讓買來的婢女假扮我的妻妾。」

「恩。」鄧九郎輕輕應到這裡,話音一轉,「那在吳郡,你改掉賣身契,也是因為女子身?」他聲音稍提,慢慢又道:「或者,另有緣故令你如此?」

柳婧雖是沒有抬頭,卻還是清楚地感覺到,他沉沉盯來的目光。

過了一會,她咬了咬牙,低聲說道:「我,」她咽了咽口水,又道:「我,是因為我是女子身。」其實還有而且,可她不敢說下去。

得到她的回答,鄧九郎輕撫著她的秀髮,低低說道:「還有一個問題,最後你說的那句話,是真話,還是虛晃一槍?」

最後她所說的那句話?

柳婧先是一怔,她細細回想了又回想,突然間想到了。

他問的是,是他們在吳郡時,既將分別那一瞬,她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吧。當時她那句話說的是,「我不喜歡你。」

在柳婧回思時,小小的書房中,空氣特別沉凝,似乎整個空間都被凍結,只等著她吐出一句話,這天地元氣才恢複流通。

柳婧先是漲紅了一張臉。

幸好她運氣不錯,雙手一直抱著她的小tu,臉也給自己用力地擠在他的tu彎處,他沒有察覺到她的羞臊。

過了一會,柳婧才以一種詫異的,不解的,天真語氣地問道:「哪一句啊?我不記得了。」

一句話吐出,本來就停止流通了的書房空氣,一下子凝固起來。

直過了好一會,鄧九郎那特溫柔特溫柔的聲音,才危險地傳來,「真的不記得了?」

柳婧用力地點了點頭,特純潔地回道:「恩,我不記得了,那是句什麼話啊?」

這一次,她的話音剛落,下巴便是一痛,然後整張臉被他狠狠地抬了起來。

實是他不得不用力,因為柳婧那臉埋在他tu間時,埋得太深了,簡直就是粘在一起。他費了老勁,才把這張臉抬起來對上自己。

不過,給她這麼一蹭,原本溫雅精美的小臉,給擠壓得紅通通的,鬢角還有兩根髮絲掉下來,給粘在她的雙頰。

這樣的柳婧,哪裡還有半點剛才那溫雅君子樣?倒是秀色可餐起來。

不過此時此刻,鄧九郎可沒有心情欣賞這份秀色。他緊緊錮著她的下頜,語氣輕柔,極為專註地問道:「真不記得了?」

柳婧垂著眸不敢與他直視,長而密的睫毛眨了眨后,她嚅嚅地說道:「這麼長時間,我,我忘了。」

「很好。」

鄧九郎站了起來。

他居高臨下地看著她,雙手抱xing,低沉地喚道:「來人。」

聲音一落,兩個腳步聲從外面迅速地傳來。

見有外人要來,柳婧自是不敢再像之前那樣賴在地上,抱著人家小tu不放。她迅速地站了起來,低著頭肅手而立。

轉眼間,兩個護衛走了進來。

鄧九郎目光兀自盯著柳婧,頭也不抬,「怎麼是你們?讓婢女進來。」

「是。」

再次響起的,是一陣輕碎的腳步聲,不一會,四個婢女入了房。

鄧九郎定定地凝視著柳婧,語氣親昵卻又危險,「去張羅一下,柳文景今天晚上要與我抵足共眠。」

##

算第二更吧,昨天是四千字,這裡少了一千字,嘿嘿,兩相抵消,算還上第五章欠帳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