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八十章柳文景,你有什麼話要說?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據,臉白手顫,我倆還是第一次見到呢。大郎你與那鄧九郎,有很大的過節么?」對這兩個深知自己底細,算是很親近的家人,柳婧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心情平緩了一些后,喃喃說道:「是有些過節其實他是一個好人,是我的...

『柳婧的回答很輕,卻也明徹。

這個不敢與自己直視的柳文景,膽子倒真是大起來了。

鄧九郎深深地凝視著她。

突然的,鄧九郎伸出手,輕輕地放在了柳婧的肩膀上,把她朝自己摟了摟后,他以一種無奈又寵溺地口氣說道:「不過數月不見,你我何必生份到這個地步?」

一句話令得四下眾人都驚住后,鄧九郎在柳婧的背上輕輕一拍,轉向眾人笑道:「我與柳文景本是故交,自揚州一別後,我還以為此生再無相見之日。今次見面,我一眼便認出她來了,可她倒好,故作不識。」說到這裡,鄧九郎苦笑著連連搖頭。

眾人恍然大悟,年長的小郡王正是樂呵呵地說道:「原來如此,怪不得怪不得了。」「原來是故人埃」「柳文景,這就是你的不是了。」此起彼伏的笑鬧聲中,這個俊美高華的鄧九郎,似是完全放下了架子。他一邊回答著幾人的話,一邊拍了拍柳婧的手背,極親密地笑道:「罷了,往日之事我也有錯,如今好不容易再見,就當好好聚聚。

這樣吧,你先把她們送回去,記得帶點衣物過來,今天晚上咱們徹夜長談。」他在說到「徹夜長談,四個字時,語氣加重。不出意外地看到柳婧呆若木雞后,鄧九郎輕輕鬆開了她,轉身領著眾人朝梅園裡面走去。

直過了好一會,兩個小郡王的鬨笑聲和儒生們的清談聲,還從梅園裡面隱隱傳來。

見到柳婧一動不動的,一個妾室靠近她,低聲說道:「大郎,你怎麼啦?」柳婧這才驚醒過來,她白著臉低低地苦笑道:「沒事」

「怎會沒事?」另一個妾室溫軟地開了。她輕聲道:「大郎一向鎮定,便是與那些豪強打交道,也舉止從容。這般進退失據,臉白手顫,我倆還是第一次見到呢。大郎你與那鄧九郎,有很大的過節么?」對這兩個深知自己底細,算是很親近的家人,柳婧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心情平緩了一些后,喃喃說道:「是有些過節其實他是一個好人,是我的問題,我也不知怎麼的一看到他就心膽俱虛,無法自制。」說到這裡,她彎腰抱起琴,道:「走,先回去吧。」

「好的大郎。」

走了兩步后,柳婧輕聲說道:「我本以為把你們兩個叫來,讓他們都知道我有妻有妾,美人環繞就能擺脫這男色sh人的難堪。沒有想到,他還是給來了這麼一手。」

兩女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後,聞言相互看了一眼后,都是chn動了動,有心想安慰她一句卻又不知從何安慰起。

回到家中后,柳婧神色鬱郁,她在書房中像困獸一樣轉來轉去了大半個時辰有心想跟父親說一說,可轉眼又付道,現在這個情況,跟父親說了又有什麼用?平白的讓他煩惱起來。

柳婧又想道,這一次情況真是不大妙,以前在吳郡時,他們一家還可以隨時抽身而退可這一次,一大家子都在這裡另外幾個伯父還在絡續搬來,這汝南註定了是柳府的大本營。這一次她倒真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了。

然後她又異想天開著:吳郡時,歸根究底是自己對不起鄧九郎,要不幹脆今天晚上她來個負荊請罪,自承過錯,讓他出一口氣?

才想到這裡,她又連連搖頭。負荊請罪可是要脫掉衣裳的罷了,罷了,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柳婧咬著chn想道:反正這一次我乖一點,老實一點,讓他欺負個夠,等他出了火氣,也就可以相安無事了。

…可她畢竟是女子,這讓對方欺負個夠,光是想想就怪怪的。

所以柳婧從上午到上午,一直在書房中像中困獸一樣轉來轉去,腦袋裡想了千百種主意,可沒有一種主意能解除現在她的處境。

饒是柳婧百般不願意,時間也一點點流逝,轉眼傍晚到了。

眼看再也躲不過了,柳婧咬著牙,讓人把自己的東西搬上馬車,然後朝著梅園方向駛去。

她進入梅園時,正是夕陽西下,紅艷艷的晚霞染紅了半邊天空,照得這粉雕玉琢的大地,美得驚心動魄。

柳婧走下馬車時,一眼便看到了,那個站在梅樹下,正靜靜向她凝視而來的白袍金邊,玉冠高束的俊美高華的男子。

他在定定地看著她,饒是隔得這麼遠,柳嬉也能感覺到他目光的深邃,冰冷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