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七十八章自己洗乾淨送上去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浩浩dngdng。 不過這時,眾汝南人也反應過來了,當下,他們連忙快步迎上,朝著這位男子和兩位小郡王便是一禮,一官員帶頭殷勤地說道:「太守大人知道幾位郎君過來了,特令我等前來相侯。」...

在兩位小郡王開口時,另外幾輛履世家子,也走了下來,而隨著他們一動,他們的護衛僕人,便同時提步,隊列森嚴地站在了兩位小郡王的護衛后側。

安靜中,那被眾人圍在中間的馬車車簾晃了晃,然後,一個低沉優美的男子聲音輕緩地傳來,「也罷。」

話音落下,不等一側的護衛僕人動手,那兩個小郡王已恭恭敬敬地走上前,替那人拉開了車簾。

於漫天雪光中,一個俊美絕倫,頭戴金冠,貴氣逼人的青年,緩步走下了馬車。

幾乎是這人一l面,圍在他四周的人,便自然而然地低下了頭。

這青年權貴,俊美得出奇,金冠束髮,腰懸玉佩,眉目飛揚,有一種說不出是凜然,還是華貴的氣度。光是站在那裡,便讓人自然而然的氣為之奪,神為之消。

一眾汝南官員,以為前來迎接的人中,最貴重的也就是兩位小郡王,他們斷斷沒有想到,這麼一個超大世家的嫡子,天下年輕一代的魁首人物,居然也隨了行。一時之間,一個個既是j動,也有點緊張。有兩人更是被其風采所m,目眩神m地驚嘆道:「這才是洛陽子弟,權貴中人礙…」

這些人如此j動,也就沒有注意到,正小心地向後縮去,不停地向後縮去的柳婧。

自那美男子出現后,柳婧便拚命地想把自己縮成一團。在眾人圍上去時,她則是四下顧盼,想著怎麼才能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掉。

可這冰天雪地的,官道上本來就沒有行人,這裡站著的每一個人,每一輛車都非常顯目,她張望了半天,卻是無處可逃。

既然無處可逃,柳婧只得悻悻轉頭,只是心裡頭,她在恨苦地想道:我與這人,怎麼就有緣到了這個地步?這一而再的狹路相逢,難道是天要絕我?

雖是恨著,努力還是要做的,於是她努力地縮成一團,努力地讓自己躲在眾人之後。

那一邊,那華貴俊美的男子與兩位小郡王說了幾句話后,轉過頭來看向眾汝南官員。

他的目光所到之處,眾汝南人齊刷刷低頭,其實這位權貴年紀既輕,氣勢也不迫人,可他們就是感覺到,在他面前,似乎矮了一截似的。

朝著這邊瞟了一眼后,那華貴俊美的男子緩緩提步。

他一走,上百人跟著他同時開動,一時之間,倒是腳步沉沉,浩浩dngdng。

不過這時,眾汝南人也反應過來了,當下,他們連忙快步迎上,朝著這位男子和兩位小郡王便是一禮,一官員帶頭殷勤地說道:「太守大人知道幾位郎君過來了,特令我等前來相侯。」

不過,不管是這個官員,還是這官員口中的太守大人,在這些人的眼中,都什麼也不是。

眾汝南官員雖是殷勤,兩位小郡王卻理也沒理他們,徑自圍著那俊美華貴的男子,一邊朝前走去,一邊殷勤地說道:「豫州兩大城池,汝南為其一,鄧兄雖是走遍西南東南,這豫州之地,還是第一次到吧?過幾天春暖花開,咱們願意領著鄧兄四處賞一賞。」

兩位小郡王客氣恭敬,那俊美華貴的男子卻只是淡淡一笑,他可有可無的應承了一下后,目光轉向了眾汝南官員。

當下,他目光一凝。

然後,他微微一笑。

這一笑,格外的矜持貴氣,負著雙手,那俊美華貴的男子朝著人群中的一人點了點頭,淡淡地命令道:「你,過來一下。」

隨著他一開口,眾人齊刷刷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眾汝南官員也是,他們也回頭看去。

然後,他們看到了貓在後面低著頭,恨不得縮成一團,變成隱形人的柳婧。

一見這位貴人看的是柳婧,為首的汝南官員笑了起來,他迫不及待地叫道:「柳文景,叫你上前呢。」心下則想道:柳行風非要抬舉他這個侄子,沒想到這小子上不得檯面。這小子平素里舉止也算端雅得體,長相氣度更是不丟我汝南人的臉,可關健時候卻變成一隻縮頭鵪鶉了。

那俊美華貴的男子只是這麼一句話,這麼一點頭,當下,數百人的目光,給齊刷刷落到了柳婧身上。

這時刻,擋在她前面的人全部退到兩側,把她一個人晾在正中,柳婧便是想藏,又哪裡藏得住?

既然藏不住,那就只能抬頭迎上了。

深吸了一口氣后,柳婧抬起頭,提步走到這華貴俊美的郎君面前,柳婧白著一張臉,垂著一雙眼,朝著對方深深一揖,輕聲道:「小人柳文景,見過郎君。」

那華貴俊美的郎君一雙深邃略沉的眼,定定地凝視著柳婧。

他盯著她發白的臉,盯著她那游移而不敢抬頭看來的眸子,chn角略略一扯后,低沉冷漠地問道:「你也是這負責接待的?」

柳婧還沒有回答,站在她身後的那官員馬上恭敬地應道:「回郎君的話,柳文景只是暫為接待,還不曾正式上任。」

「是么?」那俊美華貴的男子淡淡地說道:「那就既刻上任吧,以後我地接待之事,交由他來做。」

這話一出,那官員馬上應道:「是是是。柳文景能得到郎君的看重,實是他的榮幸。」說到這裡,他朝著呆若木雞的柳婧盯了一眼,恨鐵不成鋼地說道:「柳文景,怎麼還不謝過?」

柳婧聞言,朝著面前的郎君深深一揖,低聲道:「柳文景謝過郎君提拔之恩。」

「謝恩就不必了。」眾人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這俊美華貴的男子,那聲音特別冰冷,「以後好好sh侯,若有差錯,誰也保不了你。」

這聲音中的冰寒,是柳婧從來沒有體會過的,她低著頭應道:「是。」

那男子冷笑一聲,「聲音怎地這麼小?」

柳婧一驚,連忙提了聲音,「小人不敢。」

「目光低垂,眼神遊移,你是做了什麼虧心事,以致於不敢看我不成?」

柳婧連忙抬起頭來。不過,她的眼一抬,便對上對方那深深沉沉的眸子,不由自主的又是一垂。然後她吸了一口氣,再次抬起頭來。

抬頭看著對方,柳婧雪白著一張臉恭敬地說道:「郎君乃是貴人,小人不敢不敬。」

「是么?」那男子哧地冷笑一聲。他盯了柳婧一眼后,衣袖一甩轉過身去。

隨著他提步,眾人馬上跟上。而被他專門提點過的柳婧,自然不能落後,只能緊緊跟在後面。只是這一行人太多,她雖是跟得緊,還是落了一小段距離。

經過剛才這麼一曲,兩個小郡王和幾位世家子,一邊走一邊頻頻地回頭打量著柳婧。

他們圍著的這個人是個什麼性格,他們是一清二楚的。以這人的身份地位,能得他說上一句話,都是天大的榮幸,而剛才,這位可是與這俊美精緻,頗有點雌雄莫辯之美的柳文景說了好一通話的。

這可真是耐人尋味。

打量了柳婧一會,年長一點的小郡王朝著一人使了個眼色。

當下,那得了他眼色的官員,腳步稍快跟上柳婧。走到柳婧身側,他壓低聲音說道:「柳文景。」

柳婧轉頭看向他。

那官員一臉嚴肅,他小聲說道:「呆會你也不必回去了,就跟著那位貴人,記著,他要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哪怕是他要殺了你,你也馬上洗乾淨脖子湊上去……柳文景,你現在一大家子都在汝南,你要想一家人得到安生,就去討好他,sh侯他,讓他滿意……聽明白沒有?」

柳婧的臉刷地變得煞白。

她chn動了動,半晌才低頭說道:「聽明白了。」

「看來你還不是一個蠢的。你家裡,我會派人知會一聲,你的行李,我也會讓人搬過去。總之你記著一句話,你一大家的榮華安樂,生死存亡,都在前面那位的一念之間……過一會,我會讓人送點東西給你。對了,你知道怎麼sh侯男人嗎?」

柳婧的臉越發白了。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總覺得前面那位,腳步慢了下來,那模樣,似乎在傾聽著她兩人的談話?

在這官員地盯迫中,柳婧白著臉嚅嚅地搖了搖頭。

這人突然說起這個,她實是有點羞怒。

可她不但什麼都不能做,還得老老實實地忍著,老老實實地傾聽,老老實實地回答。

那小官員也感覺到了前面的大人物似乎在聽,見沒人阻止,他想了想,還是繼續朝著柳婧說著,只是聲音又壓低了些,「你家有妻妾,不是個好男風的,這種事可能是真不明白。不過,不管你明不明白,這事你在今天之內都必須學會。我會讓一個當紅的小倌兒前來教你。你儘快學會了,今兒晚上自己洗乾淨送上去,無論你怎麼做,總之要讓他高興……」

見柳婧一張臉由白轉紅,似乎在忍著羞怒,那官員冷笑出聲,他低低的,嘲諷地說道:「你們兩個柳府幾百口人,就不值得你洗乾淨屁股讓人睡一次?柳文景,關健時候你可別犯m糊。」頓了頓,他看著面前這鐘靈毓秀的少年郎,想到與自己交好的柳行風,忍不住還是安慰道:「你也別想太多,鄧九郎名動天下,卻從來不在美色上犯m糊,我們都沒有聽過他也好男風。所以,你也別太害怕。」

說到這裡,他問道:「柳文景,我的話,你明白了?」

柳婧低著頭,咬chn說道:「我明白。」

「明白就好。」這官員輕嘆一聲,伸手在柳婧的肩膀上輕拍一下,低低說道:「別難受了,這人生在世,誰沒個不得已的時候?怪只怪你怎麼就入了那位的眼,還讓他有點不高興?」說罷,他低嘆一聲,悄無聲息地退到後面。

##

送上例行更新。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