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七十七章接待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是誰弄傷你的?」 「娘1陳若霜身後的張士傑猛的衝過來,撲到陳會英懷裡,哇的一聲哭開了。 凌鋒呆了,手停半空許久,慢慢的垂了下去,愣愣的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那孩子痛的在地上打滾...

陳會英一聽,更加大吃一驚,嬌軀一震,眉頭緊皺著,簡直不敢相信她的話。陳若霜抬起頭,疑惑道:「姐姐,你和凌大哥到底是什麼關係,他說他和你只是很普通的朋友,」又低下頭,輕輕道:「那他弄傷士傑,你怪他嗎?」

「娘,是街上看到的一個壞人,他把孩兒的胳臂都扭斷了。」張士傑指了指自己的右肩,在陳會英懷裡繼續撒嬌道。

「什麼沒事了,我現在還疼呢1張士傑不滿道,「都是那個可恨的人,下次見到他我一定要好好修理他一頓1他年少的小臉掛滿了怒氣,不得現在就出去找凌鋒拚命。

「好了,一定是你太頑皮了惹了人家,才會受傷。」陳若霜推了推他,微笑道,「現在不是沒事了嗎,出去玩吧1

許久,那面無表情的臉才慢慢道:「不用,隨便你們怎麼想,告辭1轉身飛快的離開了。周圍的行人紛紛議論著他這麼大的人了怎麼跟一個小孩計較,都遞給他鄙疑的目光。

「姐姐1一個清甜的聲音打斷了她的思緒,她連忙用那纖纖細手在眼角一抹,又微笑的轉過身來看著突然闖進的陳若霜。

凌鋒咬了咬牙,又看了看那張士傑,臉上微微抽動著。解釋?跟她解釋?與她十二年來第一次見面就要說這些嗎?

陳若霜見此,猜想張士傑孩子脾氣極重,凌鋒又是性格古怪之人,兩人肯定發生了爭執。連忙安慰道:「士傑別哭啊,讓姑姑送你回家。」牽起他的左手,又轉身朝凌鋒道:「凌大哥,你要不要也跟我們回去,跟姐姐解釋一下?」

「真的,小勝哥哥沒死,他回來了?我要去找他1她高興的跳起來,剛剛準備走發現這已經是晚上了,吐了吐舌頭道:「我明天一大早就去找他。」又抿了抿嘴,道:「姐姐,你知道嗎?這些天來,我是去找凌大哥去了。」

「姐姐,剛剛已經命人把他的骨頭接好了,現在沒事了。」陳若霜安慰道。

「姑姑,我這裡好痛,」那孩子用左手指了指自己的右肩,又指著凌鋒哭道:「是他,是他弄的,嗚嗚。。。。。。」

張士傑擦了擦眼淚,點點頭道:「娘再見!姑姑再見1蹦蹦跳跳的跑了出去。

張士傑卻是一個後退,怒視著他,大聲道:「不要!離我遠點,滾開1

「這。。。。。。」陳若霜因為知道姐姐和凌鋒以前認識,一時間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什麼?讓娘看看。」陳會英心疼的摸了摸他的肩頭,焦急的臉上也起了微微怒容,「是誰弄傷你的?」

「娘1陳若霜身後的張士傑猛的衝過來,撲到陳會英懷裡,哇的一聲哭開了。

凌鋒呆了,手停半空許久,慢慢的垂了下去,愣愣的站在那裡,不知所措。

那孩子痛的在地上打滾,哇哇大叫起來,頓時引來不少行人觀看。

「士傑,你怎麼了?」只見一個清麗少女慌張的跑了過來,連忙扶住他,卻是陳若霜。

淺淺的夜風吹散著深深的嘆息,微暗的燈光下,是伊人孤獨的倩影。臨窗靜坐的寂寞,演繹著一遍又一遍的獨白。

陳若霜卻擔心的望著他的背影,美麗的臉上滑過一絲憂慮,戀戀不捨的牽著張士傑離開了,還不時回過頭去望他。

看著那孩子一臉怒容的盯著自己,他心裡一緊,湧起一陣後悔。連忙走過去,伸出手想幫他把骨頭接上。

「他是?」凌鋒卻是一驚,看著這孩子,他突然覺得似曾相知識,難道他是?

銅鏡下映射的絕美女子是誰?又是誰的淚水在悄悄滴落,停留不下?

「真的,姐姐你真的不怪他?」陳若霜一聽,馬上抬起頭,放心的笑了起來。

「什麼?」陳會英一聽,大吃一驚。知道她口中的那個「凌大哥」就是凌鋒,不由得心裡起了一陣漣漪,愣愣的看著她。半晌,才慢慢道:「那,你找到他沒?」

「霜兒,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些天你到底去哪了,我好擔心你啊1陳會英不解道。又笑道:「那個燕小勝昨天來找過你呢1

凌鋒卻是渾身一震,不由得後退兩步,身體重重kao在牆上。他看著那張士傑,稚氣未拖的臉上果然有她的痕,怪不得他剛才會有莫名其妙的感覺。

「他是姐姐的孩子張士傑,凌大哥,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陳若霜不解的看著凌鋒問道。

「恩,我找到他了,還和他一起回來的。」陳若霜點點頭道。「不過,」陳若霜又為難道,「士傑的胳膊是他弄傷的,我當時走開了,也不知道他們怎麼就起了衝突。」

陳會英愣了一下,望著陳若霜吃驚道:「發生什麼事了?」

那沉重的嘆息聲,又是在哀嘆什麼?那正在枯萎的美麗容顏,到底是為誰而痴?

陳若霜看著張士傑的肩頭好像拖了,連忙安慰道:「士傑,別哭,讓這位凌叔叔幫你接好。」

很普通的朋友?他真的這樣說的嗎?陳會英懍講劍矛盾半天才吐出幾個字:「我們是很普通的朋友。我想,一定是士傑頑皮惹了他,沒什麼好怪他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