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七十四章鄧九郎的憤怒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入大牢的,所以,這數百雙目光,只盯著鄧九郎一人,對別的人是來是去,他們並不在意。 於是,柳婧輕而易舉地退到了側門口,退到了這些宮中sh衛看不到的地方。 就在柳婧後退時,鄧九郎突然轉頭...

感覺到鄧九郎盯在自己身上的視線,讓自己格外冰冷,柳婧白著臉又道:「我不是故意要騙你的。」

鄧九郎盯視她良久后,突然提步。

他大步走到她身前,伸手抬起她的下巴,細細地凝視她一會後,鄧九郎微微傾身,他湊近她,眸光深邃語氣溫柔地說道:「傻孩子,這麼一件小事,怎麼怕成這樣?」

很溫柔很溫柔地說出這句話后,他放下柳婧,直起身微笑道:「不過,這事兒也不校這樣吧,在那賣身契上,把柳婧兩字也添上如何?」說罷,他tu一提,竟是轉身便朝著那放置賣身契的廂房走去。

看著他轉身,柳婧臉色煞白。

她算好了顧呈的反應,也算計著讓顧呈完全對她冷了心,可她就是沒有算到鄧九郎這個反應。

這真真是節外生枝。

眼看著鄧九郎就要離去,柳婧突然撲了上去。

她緊緊揪著了他的衣袖。

柳婧這個動作,十分的突然,這是平時的她完全不可能做得出的。

鄧九郎一怔,轉過頭來看向她。

對上他溫柔的表情,柳婧結結巴巴地說道:「我,我……我騙了你。」

「騙了我?」鄧九郎轉過身來。

他深深地凝視著她,道:「你騙了我什麼?」

柳婧煞白著一張小臉,害怕得眼眶都紅了,牽著他的衣袖的手,更是抖動的,「我我,其實我,」

奇怪的是,鄧九郎這個時候倒不急了,他傾身凝視著她,輕柔地哄道:「別急,慢慢說……」他的手,撫上她蒼白的臉,聲音中帶上了幾分滿意和期待,「恩,慢慢說,我等得及。」

對上他期待的眼眸,柳婧哆嗦著說道:「我,我喜歡你。」

這幾個字一出,鄧九郎一僵。

柳婧也不敢看他了,她低著頭,chn瓣顫抖著,喃喃說道:「我喜歡你……可我也不能喜歡你,九郎,把我留在吳郡吧。求你了。」

鄧九郎聽不清她後面說的話。

他只是低頭看著她,只是溫柔地看著她,只是慢慢的雙眼彎起,只是慢慢的,臉上笑容開始流dng。

低下頭,他用自己的額頭抵著她的額頭,吐著溫熱的氣息,磁沉的,含笑地說道:「你喜歡我啊?恩,我知道了。」

側過頭,他歡喜地凝視著她,見她的臉還白著,不由伸出雙手捂熱一點,他蹙著眉,人卻是眉開眼笑著,「既然喜歡我,更是要留在我身邊埃乖,別賭氣了。」

說罷,他抽回手,繼續提步,聲音則清悅中有歡喜在流dng,「乖乖坐下,我馬上過來。」

看到他還是朝廂房走去,柳婧膽戰心驚地叫道:「你去幹什麼?」

鄧九郎頭也不回,只是笑著,「拿賣身契啊,不是說了要把你另一個名字加上去嗎?」

什麼?

柳婧臉上徹底沒了血色。

她沒有想到,自己連「我喜歡你」都說出來了,卻還是沒有mhu住他。他還是要去拿那賣身契,

廂房就在隔壁,很近,就在柳婧滿頭大汗地尋思著另一個讓他打消主意的理由時,鄧九郎手一伸,已把那捲帛掏了出來。

他邁開長tu,一邊朝書房走來,一邊打開卷帛笑道:「別慌成這樣,不過是加個名字……」

才說到這裡,微笑著的,行進著的,看著卷帛的鄧九郎,像是被按住了定身開頭一樣,整個人一僵,一動不動了。

良久良久,他慢慢抬起頭來。

一瞬不瞬地凝視著柳婧,這個時候,鄧九郎臉上的笑容也罷,光芒也罷,齊刷刷地消失了。

他一瞬不瞬地盯著柳婧,雙眼微陰,語氣輕柔地說道:「柳文景,我好似眼花了。」

吐出這句話,看到柳婧白著臉站也站不穩了,他chn角噙起一朵笑容來,「原來,不是我眼花了埃」

慢慢的,他收起了所有的表情。而從這一刻起,書房似乎抽去了大半空氣,令得柳婧都呼吸困難起來。

繞過柳婧,鄧九郎大步走到几案后,把那捲帛放在上面,他低頭一字一字地看了起來。

看了一會,他聲音輕淡地問道:「這字不錯,誰寫的?」

柳婧白著臉低著頭,沒有回答。

鄧九郎也沒有看向她,他逐字逐字地看了一會後,又道:「原來通篇都不是我的手筆了,模仿得幾乎一模一樣,文景果然大才1

在他的誇獎聲落地時,柳婧哆嗦了一下,眼眶紅得淚珠兒都要出來了。

鄧九郎依然沒有看向她。

他的目光轉向後面。

盯著那章印看了一會,他輕淡地說道:「這章刻得不錯,雖細節處仍然拙劣,卻頗具靈氣……你這一二個月一直在家,就是學這門手藝去了?」

柳婧身子晃了晃,依然沒有回答。

就在這時,鄧九郎抬起了頭。

他的臉上,沒有了絲毫笑意。

便這般一瞬不瞬地盯著她,他的眸光,有一種讓殺氣,這是柳婧第一次見到黑衣mng面打扮的他時,他劍架在她頸項時的那種殺氣。

再也抗不住,柳婧tu一軟向後倒去,在碰到門框時,她強迫自己穩了下來。

鄧九郎還在看著她。

這時的柳婧,一張臉雪白雪白的,一雙黑多白少的大眼,烏黑水潤的,那眼角還是紅的,彷彿下一秒,便有淚水從那眼眶中破堤而出。

她緊咬著chn,因咬得太用力,水潤的下chn都沁出血來了。

她站在自己面前,想跑又不敢跑,想站又站不穩,哆哆嗦嗦,楚楚可憐……

如往常一樣,她這副模樣,他一見到就覺得可愛可喜:這麼軟軟的,他隨隨便便伸出手指,便可以讓她哭得斷氣,或者一揮手,便能扼住她的咽喉,令得她求生不能欲死不得的小東西,真真是楚楚可憐埃那眸光,幾乎是朝他瞅一眼,他的心就能s成一團去。

可就是這麼一個楚楚可憐的小東西,對著他時,彷彿站也站不穩,一轉背,卻把他算計得無反應之力!

鄧九郎盯了她半晌,垂下眸,凝視著自己指節修長,生有薄繭,殺人無數的手,輕柔地說道:「你剛才說喜歡我,是真喜歡呢,還是想拖住我,不讓我去翻出賣身契來?」

他的聲音很輕很輕。

柳婧低著頭咬著chn,還在猶豫間,陡然的,他聲音一提,暴喝道:「回話1

他一直與她慢條斯理地說話,便是有怒,也是和風細雨的,這麼驟然提起聲音,驟然暴怒,柳婧哪裡想得到?

她給他炸雷般的聲音駭得向後一退,差點一屁股坐倒在門外。

柳婧抬頭對上鄧九郎的目光。

她從來沒有見過他這樣的表情,這樣的目光。

這讓她不由自主地向後挪去。

這時,鄧九郎垂下眸,目光凝視著她,聲音卻回歸溫柔,「柳文景,回答我。」

柳婧chn顫抖著。

可此時的她,在他的目光下,不但不敢動,還不敢不看著他,不敢不答了。

她白著臉,喃喃說道:「我,不喜積從來都不可能與他站在一起,她也從來沒有想過要與他在一起,而且他還不知道她是女子……還有,一有機會,她還是要離開這裡,離開他的……再則,她對他,也只是有那麼一點點心動罷了。

所以,這個時候,她真實的答案只能是『不喜歡』。她想,他那麼驕傲那麼不可一世,如果她回答了喜歡他,他或許會原諒她做的一切,可接下來,他就一定會留下她。

她不能留下,她無需他的原諒……

柳婧吐出這句話后,鄧九郎低低笑了起來。

他輕輕笑道:「真是,假話說得跟真話似的……我就說呢,這些日子你天天過來,還說什麼『知君繁忙,故來解憂』,還一反常態,對我百般體貼。原來就是為了這份賣身契啊?柳文景,你倒是作起偽來,比誰都像真……我竟是差點就信了。」

他的聲音很輕很輕,很細很細。

柳婧低下了頭。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她卻反而不那麼恐慌了。

鄧九郎喃喃自語了一會,再抬頭時,眼神冰寒,面無表情。

他盯著柳婧,淡淡喝道:「來人。」

「在。」

鄧九郎凝視著柳婧,緩緩說道:「把柳文景戴上鎖鏈,作為犯人押往洛陽。」

什麼?到了這個時候,他還要帶她去洛陽?

盤算完全失誤的柳婧,赫然抬起頭來。

對上她烏黑水潤的眸中的驚慌,鄧九郎l出雪白的牙齒冷冷一笑,他垂下眸,再不向她看上一眼,「楞著幹嘛?把人拖下去。」

「是。」

幾乎是兩個銀甲衛剛剛應了,剛剛走向柳婧,外面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緊接著,幾個聲音同時叫道:「快稟報郎君,天使到了1

什麼?

眾人齊刷刷轉過頭去。

就在他們堪堪轉頭之際,一陣整齊的腳步聲傳來,轉眼間,只見上百個金槍黑衣的漢子步履森嚴地走了進來。

於鴉雀無聲中,這些明顯來自洛陽,來自宮中的sh衛齊刷刷在院落里站好后,一個太監的聲音尖哨地傳來,「鄧擎何在?陛下有旨1伴隨著這些聲音的,是幾個大步而來的身著紫袍的高官,以及一大群太監和武將。

這陣仗如此森嚴,人還沒有入內,府第已被堵祝這麼明顯的防範,可不正是沖著鄧九郎而來?

就在蹬蹬蹬的腳步聲不斷湧入這院落時,一個銀甲衛湊近鄧九郎,低聲道:「郎君,他們連囚車都帶來了,就在外面。」

那囚車,只怕是給鄧九郎用的。

柳婧看著依舊從容鎮定的鄧九郎,想到他那天跟她說的話,當下退後幾步。

她一個普通儒生,再說,鄧九郎便是犯了國法,以他的身份家世,也斷斷無人敢把事做絕。所以,這些人不是來抄家的,不是在把鄧九郎的人全部打入大牢的,所以,這數百雙目光,只盯著鄧九郎一人,對別的人是來是去,他們並不在意。

於是,柳婧輕而易舉地退到了側門口,退到了這些宮中sh衛看不到的地方。

就在柳婧後退時,鄧九郎突然轉頭,向著她的方向看來。

他的眸光很深,很深,他的薄chn抿得很緊,他在一瞬不瞬地看著柳婧。

他現在,也只能看看了,這時刻,他對她再無制約之力。

於是四目相對間,他的眸中閃過一抹憤怒,於是柳婧在退到眾人不注意的地方時,慢慢跪下下,端端正正地朝他磕了幾個頭……

相助之恩,救命之恩,此生無以為報,請郎君受柳婧一拜。

重重地磕了幾個頭后,柳婧站起身來。

她低下頭,也不再看向鄧九郎,便這麼向外緩緩退去。

剛剛退出側門時,柳婧無意中回頭,卻看到顧呈和幾個吳郡的豪強官員一道,站在了鄧府的大門處,這些人正朝著這個方向看來。

??

送上第三章欠更,只欠大夥三章了。還有,求粉紅票,求大夥用粉紅票把美人溫雅頂在粉票總榜。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