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八章她跑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聽說當時他殺得一條河都給鮮血染成了紅色,從此成就了閻王之名……別看他平素言笑晏晏,語態輕柔的,有時還tng愛開個玩笑的,那心思手段沉著呢。總之,咱們以後犯不著惹上他。」 眾少年顯然對顧呈極...

……我一點也不想如這個願。

心裡叫著苦,柳婧在他地盯視下,只得雙眸越發烏亮水潤地瞪圓,越發悶聲悶氣地回他「多謝郎君成全。」

鄧九郎微笑道:「不必口頭說得這麼好聽,心裡銘記便是。」

聽到這裡,柳婧都沒有力氣看他了,頭一低,又聳拉起來。

鄧九郎看著頭頂的樹葉,過了一會,他聲音輕緩地說道:「我這次只怕會被陛下免去職務,成為白身。」

什麼?

柳婧抬起頭來,不知不覺中,她看向他的眼神中,有了些擔憂。

鄧九郎轉過頭看向她。

他雙眼亮晶晶的,在對上她擔憂地眼神后,鄧九郎輕嘆一聲,伸手撫著她的頭,摩挲著她的烏髮,憐憫地說道:「年紀輕輕卻滿懷憂慮眉頭深鎖,真是個可憐的。」

柳婧臉上表情一僵,她想磨牙,最後卻還是不敢,只能瞪圓了眼憤憤地盯了他一眼后,扭過頭懶得理會這廝。

鄧九郎握手成拳,放在chn邊咳嗽一聲后,清了清嗓子,娓娓說道:「我年方二十,卻得了個閻王之名,二年前在西南那一役……著實殺了太多人。」他表情端凝起來,聲音也低而沉「年少成名,爬得越高根基越是不穩,更何況,殺戮之道本是易傷天和。」

柳婧怔怔地看著這個向她認真解釋的青年,不知不覺中,她已凝起神來。

而鄧九郎說到這裡,又是一陣沉默,過了一會,他才低聲說道:「這次雖是被人陷害,卻也是一個機會。此次,朝中眾人都以為,我與吳郡太守等人因憎惡閹黨,便合謀殺死了張公公,上次吳郡太守幾人之死,是為了掩護我,保護我這個首惡者。」

這,這也與事實相差太遠了吧?親眼看到鄧九郎殺死吳郡太守的柳婧,瞪大烏黑的眼錯愕地看著他。

對上她這眼神,鄧九郎端凝的表情又是一松,他忍不住伸手在她白nn的臉上掐了一把,留下兩個通紅的指印后,在柳婧迅速地捂著臉,忍著痛控訴的,雙眸泛著水光地瞪著他時,鄧九郎低低笑道:「傻孩子,吳郡早就我封鎖了,凡傳到朝中的消息,都是我想讓他們知道的。」

也就是說,說他與吳郡太守合謀殺害張公公一事,實是他自己泄l給上面的?

頓了頓后,鄧九郎閉上眼說道:「陛下震怒之下,我便是南陽鄧氏之人,也是死罪難免活罪難饒。所以,我成了白身那是肯定的,說不定回到洛陽,還得給關上一陣。不過,陛下越是震怒,我越是被罰,我在士林儒生中的名聲,就更好聽……我先休息兩年,等時機到了,再讓陛下知道我是被冤枉的,等欺了上,我再來個瞞下,再去官場上玩玩。」

他懶洋洋地說到這裡,聲音放輕「柳文景,天下諸州,你最喜歡哪裡?」

柳婧一怔,想了想后,她回道:「長安。」

「這樣啊?我想想。」過了一會,他高興地說道:「你先跟我回洛陽,等我從牢中出來后,就帶你去長安玩吧。高祖斬白蛇得天下,在長安建都,那地方可真是雄偉繁華。你是南方人,想都想不到那北方的景色是何等壯麗的。那時我是白身,也沒這麼多事壓著,就帶著你去長安風景最美的地方玩耍,去味道最好的酒樓用餐。」

說到這裡,他側過頭,眼神熠熠生輝地看著她,溫柔地說道:「這樣,你喜不喜歡?」

柳婧有點不敢對上他的眼,她紅著臉嚅嚅地說道:「喜歡。」

「等長安呆煩了,我們就去長安以北,我們去看當年秦始皇修建的萬里長城。喜歡么?」

柳婧低著頭,臉都要擱到xing口了,半晌,她紅著臉軟軟地說道:「喜歡。」

就在這時,突然間,她耳邊一熱,卻是鄧九郎傾身而上,他朝著她耳邊吹了一口熱氣,令得柳婧的耳朵都紅得要滴血后,他低低的,溫溫柔柔地說道:「暈生雙頰,雙目躲閃,低頭含笑兮溫柔流轉,羞於顧盼兮眸光如醉……柳文景,這可怎麼辦?你這樣子好似傾心於我了……」

他的聲音是那麼那麼的溫柔多情,可這話,卻分分明明是在取笑嘲諷於她。

柳婧暈紅的臉,瞬時刷地一白。

她咬著chn一動不動了。

又過了一會,柳婧騰地站起。也不多話,她竟是轉過身拔tu就跑。

柳婧這個舉動,顯然出乎所有的人意料,於是,在一路上眾銀甲衛瞪大眼看來時,她風一般地衝出了鄧府。

這時,早就站在一側的乾三湊了過來,他朝著自家郎君笑道:「九郎,你剛才那話可說得不妥當。」

「不妥當?」鄧九郎閉上雙眼,半晌后,他輕輕說道:「你不懂。」

……

一跳上自家新置的馬車,柳婧便啞聲說道:「回府1

馭夫回頭看了她一眼,還是一甩馬鞭,掉轉馬車朝著柳府的方向返回。

過不了一會,柳婧恢復平靜斯文的聲音從裡面傳來「不必這麼急,走慢一點。」

「是。」

馭夫應過後,忍不住小心地問道:「大郎,你剛才?」

「沒事。」柳婧的聲音特別平和,她輕聲道:「只是今天的任務,我沒有完成。」

馭夫哪裡知道她有什麼任務,當下胡亂地安慰了她兩句。

得了柳婧的吩咐后,馬車朝著吳郡街中走去。

柳婧一邊探出頭看著外面,一邊靜靜地尋思著。

這般走著走著,突然的,一個聲音從一側傳來「喂,姓柳的1

這聲音?

柳婧轉過頭去。

她對上了幾張剛才還在鄧九郎的府第中見過的面孔。

對上這幾個洛陽來的世家少年,柳婧雖然臉色蒼白,卻斯文平和「見過幾位郎君。」

幾個少年卻只是盯著她直瞅,瞅了一會,一人回頭叫道:「顧二,你上次不是說過,這小子是你看中的嗎?他怎麼與那南陽鄧九攪一塊兒了?」

另一個少年則笑道:「不過這廝的琴倒是彈得不錯。」另一個少年則認真地瞅著她說道:「真看不出這小子,還是個有手段的。」

在這幾個少年你一語我一句中,後面一輛馬車駛了過來。

然後,馬車車簾掀開,顧呈那張蒼白高雅的俊臉,出現在柳婧面前。

陽光下,他正靜靜地凝視著她,那一汪深濃的眸光,裡面似乎b瀾不起,又似乎有千言萬語。

定定地看了柳婧一會後,他轉過眼「一起聚聚吧。」這話是對柳婧說的。

柳婧看了他周圍的那些洛陽少年,本想拒絕,不知想到了什麼,又點了點頭。

當下,眾人的馬車朝著右前方的一家酒樓駛去。

早在他們的馬車過來時,酒樓的小二和掌柜都站了出來。看到他們下車,他們一個個點頭哈腰的,這舉動,引得路人頻頻望來。

在掌柜的親自帶領下,柳婧亦步亦趨地跟在他們後面朝著閣樓上走去。一邊走,她聽到一個少年朝著顧呈一邊抱怨道:「顧二哥,你不知道那鄧九郎還真是一手遮天,他生生把我們困在這吳郡,連出城去轉一轉都不行。」這話一出,柳婧不由自主地轉向顧呈看了一眼。

這時,另一少年也嘆道:「這次真是運氣不好,原本只是到吳郡玩玩,順便看到二哥你。沒有想到攤上這麼一門子事。」第三個少年的聲音有點低,他凝聲道:「那南陽鄧九,也不過二十不到的人,我這次細瞅他的所作所為,發現那廝真是手眼通天。我估莫著,借這次之事,只怕半個揚州的豪強富商,都被他控制了。這廝的人也是狠毒,我們去時,他正好在殺人……這剛殺了人,一轉眼又笑盈盈地彈琴跟我們聽。我現在一想到他那笑,都有點發麻。」

幾人這時已上了閣樓,他們說話時,雖然聲音壓低沒有旁人聽到,卻沒有防備柳婧。這做法讓柳婧有點不安,於是在不知不覺中,她越發退後了幾步。

幾個少年的聲音落下后,顧呈那特別悠揚動聽的聲音響起「天下間,敢看輕鄧九的,早都死光了……陛下性子不愛理事,對大臣和眾世家子弟都厭惡著,唯獨對他態度不同。他十六歲那年,陛下便越過眾臣,要直接封他為荊州刺史。哼哼,十六歲的荊州刺史,當真是天下奇談。當時他拒了,領著一柄天子劍轉到西南殺了三十萬人。聽說當時他殺得一條河都給鮮血染成了紅色,從此成就了閻王之名……別看他平素言笑晏晏,語態輕柔的,有時還tng愛開個玩笑的,那心思手段沉著呢。總之,咱們以後犯不著惹上他。」

眾少年顯然對顧呈極為信服,他們凝神聽到這裡,認真地點著頭,一個個爭先恐後地說道:「我們不會惹他。」「這個顧二哥放心。」……

這時,眾人已來到了閣樓上。

顧呈帶頭在主榻上坐好后,轉頭看向柳婧。

而一直與他們保持著五六步距離的柳婧,這時正暗暗叫苦。這些人明知道她與鄧九郎關係不一般,卻還當著他的面,認認真真討論鄧九郎的行事為人。這讓她怎麼想,怎麼都覺得不安。

粉紅票200的加更章節送上。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