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七章跟我去洛陽吧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透著種軍旅之將的精幹凜冽。可這一刻,他卻是白玉為冠,墨發披肩,他裡面一襲月白色裳服,外面是鑲著金邊,著大片牡丹和喜鵲的翠綠色外袍。 這時的他,哪裡還像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鄧閻王?他容顏絕世,舉...

柳婧原想著,第二天就去見過鄧九郎。

可她沒有想到,隨著張公公死去已有兩月,隨著離陛下頒發旨意之日越來越臨近,整個吳郡城,越來越風聲鶴唳。一股無形有質的沉凝,如濃墨一樣籠罩於眾人頭頂。這個時候,便是柳婧也感覺到了那種張而不發的殺氣,嚇得她乾脆縮在家裡哪裡也不敢去了。

如此老實了近十天後,一個銀甲衛找上了她,說是他家郎君想見她,還吩咐她帶上「綠綺」古琴。

柳婧想到也是時候了,便換了一襲月白色長袍,抱著琴上了馬車。

當她來到鄧九郎的府第時,院落中婢女來來往往,說話聲隱隱傳來,竟是很熱鬧的樣子。

柳婧加快了步伐。

一步入鄧九郎所在的院落,她一眼便看到,院落里擺了五六個榻幾,幾個打扮華貴的郎君正品著酒作著詩賦,那酒香熏香是如此濃郁,令得這精緻的院落,都帶上了幾分奢華氣。

柳婧一眼便看到了鄧九郎。

他正端坐在主榻上。

他與往時的他完全不同。

往時的他,緊衣束衣,妝扮於利落之外,透著種軍旅之將的精幹凜冽。可這一刻,他卻是白玉為冠,墨發披肩,他裡面一襲月白色裳服,外面是鑲著金邊,著大片牡丹和喜鵲的翠綠色外袍。

這時的他,哪裡還像那個殺人不眨眼的鄧閻王?他容顏絕世,舉止都雅,眉目深邃中隱有笑意,那翠綠色的袍服,越發襯得他面容白皙明透得宛如美玉,分明是一個翩翩濁世佳公子!

這般的俊逸無雙,這樣的都雅華麗!

在柳婧被他的姿色晃得眼花時,鄧九郎目光一轉看到了她。

當下,他揚chn一笑,聲音清冽地喚道:「楞著做甚?進來。」

他本是主人,這一開口,嗖嗖嗖,院落中的十數人,同時轉頭向柳婧看來。這時,有幾個少年對上柳婧的面容時,微微怔了怔。

對上這幾人的目光,柳婧也微微一怔。這幾人,她還真有點面熟,不正是那天顧呈帶著她去見過的那些洛陽子弟?

柳婧斯文地朝眾人一揖后,抱著琴安靜地走向鄧九郎。

在他的身邊,早就備有一空榻,柳婧安安靜靜地坐了下來。

鄧九郎顯然心情不錯,他拍了拍手,命令道:「拿瑟來。」

「是。」

一個美人抱著瑟,恭敬地放到了鄧九郎的幾前。

鄧九郎把瑟置於膝前,他斜睨了柳婧一眼,轉向院中眾人說道:「自古琴樂最是風雅,諸位今日前來,鄧某人不勝歡喜,便在此奏一曲以記之,何如?」

說罷,他也不等眾人回應,也不跟柳婧打招呼,只有修長的手指一拔,一陣瑟音便飄dng而出。

就在那瑟音飄出時,鄧九郎朝著柳婧瞟了一眼。

這一眼的意思,柳婧自是明白。她垂著潰閡膊恢會也不交待,瞟我一眼就要我跟上,當我是你肚中蛔蟲啊?

這般隨興伴奏,對伴奏之人的技術要求非常之高,幸好柳婧確是高手。

於是,在鄧九郎那一眼瞟來后,她也把綠綺置於膝前,素手一彈,一陣悠揚清雅的琴聲,便纏繞著瑟音飄dng而開。

鄧九郎的瑟,彈得非常普通,再加上他也不按曲譜來,興之所致,樂音胡亂瞎轉。這便苦了與他配合的柳婧了。

可偏偏柳婧還真是箇中高手,不管他的瑟音怎麼轉,她中正平和,清揚空靈的琴聲,總是能恰到好處的飄轉而上。瑟音生澀時,琴聲古樸,這古樸襯得那生澀,便如那遠古時的生靈,隨意描繪的雕刻,明明拙劣,卻透著無窮生命之氣。而他的瑟音由大開大闔,突然轉為細膩時,柳婧的琴聲飄逸空靈,如娓娓相隨的明月,讓人想到無論是塞北的沙漠,還是江南的小橋,天上那一輪明月,總是相依相隨……

鄧九郎原本奏這個曲,是一時心血來潮,他沒有想到柳婧還當真跟上了。不但跟上了,她還化腐朽為神奇,楞是把他這隨心所欲的瑟音,給哄托成了別具一格的靈動之樂。

一時之間,眾少年不停地朝著柳婧看去,那幾個一開始就神色不對的世家少年,更是表情有點古怪。前陣子,顧呈也向他們介紹了眼前這個柳氏小郎,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鄧閻王這裡,這柳郎依然是座上賓,他們更沒有想到,這柳郎竟然彈得如此一手好琴!

不說他的背影如何,光他這一手琴技,就能傾倒洛陽了。

柳婧沒有注意到他們的目光,她依然垂著眸,依然神態專註地撫著琴。白皙的手,精美的顏,古仆的琴,風雅高笆疲這一刻,柳文景的舉手投足,眉宇眼間,都帶著遺世獨立的高岸之美。

鄧九郎又瞟了她一眼后,突然雙手一按,瑟音戛然而止。

他雙手放在瑟上,似笑非笑地向眾少年問道:「諸君,此曲如何?」

直到柳婧的琴音也止息了,少年們才由衷地嘆道:「實是無上倫音。」

聽到眾人的讚美,鄧九郎卻是長嘆一聲,面l鬱悶之色。

他慢慢站起,揮了揮手后,也不多話地說道:「好了,曲也聽了,酒也喝了,各位可以走了。」

這簡直是毫不留情的驅趕,可在座之人,誰也不敢對他使臉色,一個個恭敬地行了一禮后,低頭退了出去。

目送著那些人消失在眼前,鄧九郎轉過頭看向柳婧,他神色複雜地盯了她一陣后,嘆道:「本是想震一震他們的,可你這琴也彈得太好了……」語氣不無失望。

柳婧先是一怔,轉眼就明白過來。鄧九郎的瑟鼓得很一般,他原本是想胡亂彈琴幾下,再問眾人他彈得好不好。有膽敢說彈得不好或者遲疑著不願回答的,他自是有雷霆手段使出逼得這些同樣出紹懼他服他。可他沒有想到,隨便叫著配合的柳婧,竟是琴道高手,竟把好好一曲威懾之事,給弄成了表演。

見他語氣悶悶,柳婧咬著chn想笑。

她走到他身側,輕聲道:「這些人你看不慣?」

鄧九郎懶洋洋地點了點頭,道:「他們信口開河,原本是想給個教訓的。」

說到這裡,他轉過頭看向柳婧。

對著陽光下,她精美的,溫馴的眉眼,他說道:「來,坐下與我說說話。」

「恩。」柳婧老實地在他身側坐了下來。

「靠近一些。」

「是。」

柳婧挨著他身邊坐下后,鄧九郎放鬆地向後一倚。

他明明是叫她過來與他說話的,可他這麼放鬆地一靠後,卻閉著雙眼休息起來。

他閉上雙眼一動不動的,明燦的陽光透過樹葉叢,斑駁陸離地照在他的臉上,把他剛剛還開朗著的眉眼,刻畫出了幾分沉凝。

時間在安靜中流逝,就在柳婧以為他已經睡著時,鄧九郎突然說道:「天使就要到吳郡了。」

柳婧一怔,迅速地抬頭看向他。

鄧九郎依然閉著眼,依然這般仰著。甚至他的聲音,都透著幾分寧靜,「天使到來時,便是我離開吳郡之日……柳文景,你跟我一道去洛陽吧。」

什麼?

柳婧心頭一顫。

也許是她沉吟太久,鄧九郎睜開眼來。

他深邃的眸子,定定地看著她,「你不願意?」

柳婧chn動了動,卻沒有發出聲音。

鄧九郎懶洋洋地說道:「你不願意也沒有用。柳文景,你的賣身契還在我手上呢。」說到這裡,他聲音微凝,「你真不願意?」

柳婧遲疑著,半晌才小小聲地說道:「我……洛陽我不熟。」

語氣十分委婉,可任何人一聽,便知道她這是不願意去的意思。

鄧九郎已沒了絲毫睡意,他側過頭,他專註地凝視著她。

盯了她一會後,他道:「柳文景,你不畏我了?嗯?」

最後一字『嗯』一出,清楚地感覺到他話中的威脅之意的柳婧,不由打了一個寒顫。過了一會,她嚅嚅地說道:「我,我替郎君打理在吳郡的產業……」

話還沒有說完,鄧九郎便低笑出聲,未了,他淡淡地說道:「我怎不知我在吳郡還有產業?」

一句話說得柳婧咬著chn低下頭后,他溫熱的大手,輕輕覆蓋上了她的手。

體溫交融間,他的聲音放得很輕,「你怕什麼?洛陽雖是天子腳下,可你別忘了我是什麼人……有我在,誰敢欺負你?」聲音真的很溫柔很溫柔。

柳婧chn動了動,還是沒有說話。

見她苦著一張臉,鄧九郎慢慢眯起雙眼。

他盯著她,向後一仰,重新閉上雙眼,「你不去也行,」柳婧還來不及喜悅,便聽到他輕輕柔柔地說道:「正好這次前往洛陽,我得押送幾個犯人。柳行舟膽敢販賣s鹽……」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柳婧馬上說道:「我去1

她睜大烏黑的,隱有水光的眼,咬著chn憤憤地瞪著他,說道:「我跟你去洛陽。」

鄧九郎冷著臉,「不勉強?」

「不勉強。」

「很高興?」

柳婧哭喪著臉,軟趴趴地說道:「我,我很高興……」

鄧九郎似是想笑,不過轉眼他又強行忍住,「你屁顛屁顛地非要跟著我去洛陽,是為了何事?」

她屁顛屁顛?她非要跟著他去洛陽?

柳婧瞬時雙眼瞪得溜圓地看著他。

對上她的眼神,他雙眼微陰,「嗯?難道不是?」

柳婧重又低下了頭,她悶悶地應道:「是。」

「你去洛陽,是為了何事?」

柳婧咬著chn,半晌才道:「是,是為了追隨郎君左右。」

這個答案顯然很得鄧九郎的心,當下他雙眼一彎,在不經意間l出一個明燦的笑容后,他伸手撫著她的頭髮,語氣中儘是心滿意足,「乖,我會讓你如願的。」

##

送上例行更新。加更章節隨後送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