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六章消息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說道:「那人說,你三伯父現在在豫州過得不錯,你三伯父還我接我們全家過去。說到了那裡,他可以給你父親安排一個官職。婧兒,母親估莫著,那顧府雖然不肯說退婚,可他們對於什麼時候讓你和顧呈成親。也沒個定信。上...

「才沒有1柳婧紅著臉急急地吐出這兩個字后,頭一低避開他的目光,「別說這個了。」

鄧九郎歪著頭凝視了她一會後,突然一笑,「好。」

他顯然心情很好,伸手放在她依然泛紅的耳垂上,輕輕揉了兩下,鄧九郎的聲音清冷中透著一點溫柔,「柳文景,這一次你逆我行事,我不想追究……不過沒有下一次1

柳婧不敢對上他的臉,只是乖乖地點著頭,乖乖地應道:「我知道了。」

「真知道?」

「真知道1

也許是柳婧此時的模樣特別乖巧,那水潤烏亮的大眼特別有誠意,鄧九郎便放過了她,「記住你說的話。」

正在這時,一個銀甲衛大步走來,在那銀甲衛身後,還跟著兩個官員,柳婧見他們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便向後退出了幾步。

站在角落裡,看著鄧九郎與那三人低語了幾句后,轉身朝著書房走去。柳婧鬆了一口氣,想道:這一關是過了吧?

當下,她轉身朝外走去。

出得府門時,柳婧沒有回府,而是直接轉向監牢,對上好整以暇的父親,柳婧低聲說道:「父親,我有金了,現在是出來的時機嗎?」

她仰著臉,孺慕而期待地看著柳父。

柳父慈愛地看著女兒,他伸手撫著她的頭髮,笑道:「應是可行的,你要是不放心的話,可以問過那鄧九郎。」

父親這話提醒了柳婧,當下她大點其頭。說道:「好,我去問他。」

看著女兒的表情。柳父唇動了動,他想問女兒。她與那鄧九郎,是不是關係不一般了。不過話到了嘴角,他又沒有開口了。說起來,女兒還有婚約在身,他知道她不會胡來。

從牢中出來后,柳婧一陣輕鬆。她高興地想道:明天就去問鄧九郎,如果他說可以的話,我就把父親接出來。

想到父親就要出獄,她興奮得雙眼放光。

她的牛車剛剛走過一個巷子。一側突然衝出來一人。那人直直地衝到柳婧的馬車前。馭夫一驚,急急把馬一勒,令得車廂一歪,柳婧幾乎從馬車摔出后,馬車才停了下來。

柳婧肩膀給撞了一下,疼得直冒冷汗,她用另一隻完好的手掀開車簾,忍著痛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馭夫還沒有回答,一側傳來一個女聲。「是我,柳文景,是我找你。」

說話之人,正是那個突然冒出來。害得她馬車險些失控的。

柳婧抬頭看去。

見到對方的面容,柳婧眉頭一蹙,不耐煩地說道:「是你?」

「是我。」

那女子衝到她的車窗邊。她原本姣好青春的面容。因為臉色青白,身形暴瘦。顯得有點脫形。這女子就是成了陽子遠妾室的閔氏小姑。

閔氏小姑緊緊地攀著柳婧的車窗,咬著唇壓著聲音說道:「柳文景。我要見顧郎,我要你帶我去見顧郎。」

柳婧冷著一張臉看著她。

閔氏小姑顯然知道她在冷笑什麼,咬著唇認真地說道:「我知道我不願意……不過柳文景,陽子遠從來都是做事不擇手段的人。我要是告訴他,你本是女子,你說他會不會對你做出什麼事來?」

她生怕這話還是不能威脅到柳婧,又咬唇道:「我還可以跑到你府門口哭鬧,告訴別人你對我始亂終棄,說我懷了你的孩子……柳文景,你如果不答應我,我有的是辦法給你添麻煩。」

見柳婧還是冷著臉看著自己,閔氏小姑突然眼一紅,她吸了吸鼻子,牙一咬把自己的衣袖朝上一扯。

露出兩條青紫相間,又是牙印又是鞭痕,還有不少剛剛新添的傷口的白皙臂膀后,閔氏小姑哽咽著求道:「我沒辦法,我實是給他逼得沒辦法了,再這樣下去,我會死的,我一定會死的……柳文景,你就當行行好,帶我去見顧呈好不好?」

柳婧卻還是一派斯文淡漠地看著閔氏小姑。

她手臂上的傷痕,確實是觸目驚心。她的威脅乞求,也有點力量。

可是,柳婧想,閔府是她自己弄倒的,她不能讓這閔氏小姑有翻身的機會……萬一顧呈真要了她,萬一她還跟顧呈有了孩子,萬一有一天她知道是自己害的閔府,那會有什麼後果?

所以,柳婧垂著眸尋思了一會,朝著馭夫說道:「還不走?」

在馭夫的朗應聲中,柳婧轉過頭對上閔氏小姑,盯著她煞白的臉,柳婧輕輕地說道:「我不想助你……閔氏,你想鬧就去鬧。你做了什麼,讓我願意助你?」

丟下這一句后,柳婧揚聲道:「我們走。」

馬車剛啟動,後面便傳來了閔氏小姑的哭罵聲。不過她才哭罵了兩聲,柳婧便看到幾個人從巷子里鑽出來,一把堵著她的嘴把她拖上了一輛車。

目送著閔氏小姑被帶走,柳婧納悶地想道:這閔氏小姑都能找到我,怎麼不直接去找顧呈?

柳婧剛剛回到府中,遠遠便聽到了柳母和吳叔的說話聲。當下,她腳步加快,朝著兩人走去。

看到她來了,吳叔搶先叫了一聲「大郎。」

柳婧應了一聲,她走到母親身前,詫異地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母親這麼高興?」

自從柳父入獄后,柳母就沒有笑過。而她現在,卻是目光明亮,唇角微揚。

柳母彎了彎眼還沒有回答,一側的吳叔已興高采烈地說道:「大郎,大人的家裡來信了。」

父親的家人來信了?

對於父親的家人,柳婧其實很陌生,她轉過頭好奇地問道:「來什麼信了?信中都說了什麼?信使呢?」

吳叔笑了起來。「大郎行事可越來越有大人風範了,這話問得可真乾脆。是這樣的。信是你的三伯父派人送來的,他說。他們現在在豫州當了大官,託過多人打聽,找了數年才知道大人到了陽河縣。因此他派的人也去了陽河縣,在不知我們去向後,那信使本已經放棄,要不是你三伯父還有事要找趙公,那送信之人還會與我們錯過。大郎,你說這麼巧的事都遇上了,我們柳府是不是時來運轉了?」他嘴裡的趙公。就是教柳婧雕工之人。

柳婧驚訝地說道:「是夠巧合的。」轉眼她又說道:「看來三伯父還是很有心埃」

「是埃老奴與夫人剛才也在說這個。」吳叔的聲音落下后,柳母在一側說道:「婧兒。」

柳婧轉頭看向母親。

柳母雙眼很是明亮,她高興地說道:「那人說,你三伯父現在在豫州過得不錯,你三伯父還我接我們全家過去。說到了那裡,他可以給你父親安排一個官職。婧兒,母親估莫著,那顧府雖然不肯說退婚,可他們對於什麼時候讓你和顧呈成親。也沒個定信。上次你王叔帶來的消息中,顧公說什麼,顧家二郎會娶你,但不是現在的話。你現在都十七了。他們還沒有一個確信,還這樣連個具體時日都沒有拖著你,實是欺人太甚。等到了你伯父那。由他出面給你退婚,再有了你伯父的面子。定然還能給你找到一個不太差的婚事。」

柳婧聽到這裡,哪裡不明白。母親之所以這麼高興,還是因為自己的婚事有了指望?

當下她尋思了一會後,點頭道:「孩兒都聽母親的。」

一句話令得柳母喜笑顏開后,柳婧又道:「不過母親,吳叔,今日之事暫時不要說出去。」

這句話,兩人雖是不解,這陣子對柳婧已言聽計從的兩人,還是點頭稱是。

又與母親寒喧幾句后,柳婧提步回到書房。

把房門關緊后,她從一側角落裡,把那日從鄧九郎那裡摸來的紙帛展開,研好磨,吸了一口氣后,龍飛鳳舞地走了起來。

不一會,一封筆鋒凌厲的《賣身契》便出現在几上。

一氣呵成的把那封她早就熟背如流的賣身契寫出來后,她從懷中掏出一個木盒,拿出一個玉制印鑒來。把那印鑒在那賣身契的下方重重一按后,頓時,「南陽鄧擎」幾個古樸的章印花紋便出現在契約書上。

把這一切都放好后,柳婧的額頭不知不覺已滲出了汗。她把印鑒放在一側,雙手捧起那賣身契細細看了看,半晌后,柳婧垂著眸似笑非笑地自語道:「這契書便是擺在鄧九郎面前,他只怕也以為是他自己親手所書。」她的模仿,還真是出師了。

慢慢放下卷帛,柳婧有點累。她無力地坐在榻上,撐著下巴怔怔地看著那賣身契,看著那「南陽鄧擎」四個字,心中想道:其實那人,也不是那麼壞。

不過最壞也罷,最好也罷,都與她無關。不管如何,她是女子,她現在年已十七,不可能白白給誰做三年家僕,浪費三年光陰。

直發了好一會怔后,柳婧才站起來,她無精打采地收起這卷帛印鑒,心裡則在想道:正如母親所說的,顧府對婚約太沒有誠意,非解約不可。看來我得想個法子,最好能利用鄧九郎,令得顧呈自願放棄婚約。

至於這事具體怎麼操作,她還得想想。

這個晚上,柳婧明明沒做什麼事,可就是疲憊不堪。她倒在榻上蒙頭便睡時,還在想著:金到手了,父親隨時可以出獄了,我們一家人有了本金,到了哪裡都能從頭開始,我應該高興。是的,我現在很高興。

##

人還沒有完全復原,今天新書舊書五千來字寫得很費力。可能今天就只有這一更。不過大夥放心,欠下多少債我會記下,這個月還不完,還有下個月呢。最後,本月最後一天了,求大夥的粉紅票,求大夥幫我保住新書月票榜第一的位置。我現在多了約莫四十來票,就怕到時有個反轉什麼的,所以請大夥幫我頂祝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