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六章消息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0-31 21:25  |  字數:3729字

「才沒有!」柳婧紅著臉急急地吐出這兩個字後,頭一低避開他的目光,「別說這個了。」

鄧九郎歪著頭凝視了她一會後,突然一笑,「好。」

他顯然心情很好,伸手放在她依然泛紅的耳垂上,輕輕揉了兩下,鄧九郎的聲音清冷中透著一點溫柔,「柳文景,這一次你逆我行事,我不想追究……不過沒有下一次!」

柳婧不敢對上他的臉,只是乖乖地點著頭,乖乖地應道:「我知道了。」

「真知道?」

「真知道!」

也許是柳婧此時的模樣特別乖巧,那水潤烏亮的大眼特別有誠意,鄧九郎便放過了她,「記住你說的話。」

正在這時,一個銀甲衛大步走來,在那銀甲衛身後,還跟著兩個官員,柳婧見他們都是一臉嚴肅的樣子,便向後退出了幾步。

站在角落裡,看著鄧九郎與那三人低語了幾句後,轉身朝著書房走去。柳婧鬆了一口氣,想道:這一關是過了吧?

當下,她轉身朝外走去。

出得府門時,柳婧沒有回府,而是直接轉向監牢,對上好整以暇的父親,柳婧低聲說道:「父親,我有金了,現在是出來的時機嗎?」

她仰著臉,孺慕而期待地看著柳父。

柳父慈愛地看著女兒,他伸手撫著她的頭髮,笑道:「應是可行的,你要是不放心的話,可以問過那鄧九郎。」

父親這話提醒了柳婧,當下她大點其頭。說道:「好,我去問他。」

看著女兒的表情。柳父唇動了動,他想問女兒。她與那鄧九郎,是不是關係不一般了。不過話到了嘴角,他又沒有開口了。說起來,女兒還有婚約在身,他知道她不會胡來。

從牢中出來後,柳婧一陣輕鬆。她高興地想道:明天就去問鄧九郎,如果他說可以的話,我就把父親接出來。

想到父親就要出獄,她興奮得雙眼放光。

她的牛車剛剛走過一個巷子。一側突然衝出來一人。那人直直地衝到柳婧的馬車前。馭夫一驚,急急把馬一勒,令得車廂一歪,柳婧幾乎從馬車摔出後,馬車才停了下來。

柳婧肩膀給撞了一下,疼得直冒冷汗,她用另一隻完好的手掀開車簾,忍著痛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馭夫還沒有回答,一側傳來一個女聲。「是我,柳文景,是我找你。」

說話之人,正是那個突然冒出來。害得她馬車險些失控的。

柳婧抬頭看去。

見到對方的面容,柳婧眉頭一蹙,不耐煩地說道:「是你?」

「是我。」

那女子衝到她的車窗邊。她原本姣好青春的面容。因為臉色青白,身形暴瘦。顯得有點脫形。這女子就是成了陽子遠妾室的閔氏小姑。

閔氏小姑緊緊地攀著柳婧的車窗,咬著唇壓著聲音說道:「柳文景。我要見顧郎,我要你帶我去見顧郎。」

柳婧冷著一張臉看著她。

閔氏小姑顯然知道她在冷笑什麼,咬著唇認真地說道:「我知道我不願意……不過柳文景,陽子遠從來都是做事不擇手段的人。我要是告訴他,你本是女子,你說他會不會對你做出什麼事來?」

她生怕這話還是不能威脅到柳婧,又咬唇道:「我還可以跑到你府門口哭鬧,告訴別人你對我始亂終棄,說我懷了你的孩子……柳文景,你如果不答應我,我有的是辦法給你添麻煩。」

見柳婧還是冷著臉看著自己,閔氏小姑突然眼一紅,她吸了吸鼻子,牙一咬把自己的衣袖朝上一扯。

露出兩條青紫相間,又是牙印又是鞭痕,還有不少剛剛新添的傷口的白皙臂膀後,閔氏小姑哽咽著求道:「我沒辦法,我實是給他逼得沒辦法了,再這樣下去,我會死的,我一定會死的……柳文景,你就當行行好,帶我去見顧呈好不好?」

柳婧卻還是一派斯文淡漠地看著閔氏小姑。

她手臂上的傷痕,確實是觸目驚心。她的威脅乞求,也有點力量。

可是,柳婧想,閔府是她自己弄倒的,她不能讓這閔氏小姑有翻身的機會……萬一顧呈真要了她,萬一她還跟顧呈有了孩子,萬一有一天她知道是自己害的閔府,那會有什麼後果?

所以,柳婧垂著眸尋思了一會,朝著馭夫說道:「還不走?」

在馭夫的朗應聲中,柳婧轉過頭對上閔氏小姑,盯著她煞白的臉,柳婧輕輕地說道:「我不想助你……閔氏,你想鬧就去鬧。你做了什麼,讓我願意助你?」

丟下這一句後,柳婧揚聲道:「我們走。」

馬車剛啟動,後面便傳來了閔氏小姑的哭罵聲。不過她才哭罵了兩聲,柳婧便看到幾個人從巷子里鑽出來,一把堵著她的嘴把她拖上了一輛車。

目送著閔氏小姑被帶走,柳婧納悶地想道:這閔氏小姑都能找到我,怎麼不直接去找顧呈?

柳婧剛剛回到府中,遠遠便聽到了柳母和吳叔的說話聲。當下,她腳步加快,朝著兩人走去。

看到她來了,吳叔搶先叫了一聲「大郎。」

柳婧應了一聲,她走到母親身前,詫異地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母親這麼高興?」

自從柳父入獄後,柳母就沒有笑過。而她現在,卻是目光明亮,唇角微揚。

柳母彎了彎眼還沒有回答,一側的吳叔已興高采烈地說道:「大郎,大人的家裡來信了。」

父親的家人來信了?

對於父親的家人,柳婧其實很陌生,她轉過頭好奇地問道:「來什麼信了?信中都說了什麼?信使呢?」

吳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