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四章他?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雨還在啪啪地砸打著屋頂,裡面,柳婧所帶的所的遊俠兒便已倒了個乾淨。 聽到響聲后,柳婧嗖地回頭。現在看到這一幕,她哪有不明白的?柳婧騰地站起,她手中還舉著半塊羊肉,那拿著筷子的手,卻不可自抑的顫...

經過這麼一曲后,眾遊俠兒完全安份起來。

一行人休息過後用過餐,便繼續上路。

望著前方,柳婧想道,再在官道上走個二天,便可以通過水路直接抵達吳郡了。

只是柳婧沒有想到,第二天下午時,天空突然烏雲籠罩,原本明亮的大地越來越黑暗。

柳婧朝天空張望一眼后,叫道:「大夥走快一點,看看前面有什麼落腳的地方先借個宿。」

一個遊俠兒聞言笑道:「大郎不用擔憂,這裡已經了羅城附近,我記得前方不遠處有個客棧的。這方圓五十里,可就這麼一個客棧。不過這天變得突然,客棧應該不曾住滿。」

知道前方就有客棧,眾遊俠兒都鬆了一口氣,一個個扯著嗓子說笑起來。

不一會功夫,柳婧的眼前,便出現了一個二層客棧,那客棧掛著一面旗幟,上面寫著「客來客棧」。

這時,天空已越來越黑,越來越黑,眾遊俠兒一個哨,便沖入了客棧中,小二剛從柳婧手中接過馬車「啪啪啪」的傾盆大雨便從天而降。

柳婧走得雖急,卻還是濺濕了一點。

不過這個客來客棧甚是不錯,裡面早就燒起了大盆大盆的炭火,令得人一進去便渾身暖暖的。

同樣叫了幾鼎羊肉一大樽酒,柳婧便在主位上坐了下來。

當遊俠兒三三五五地坐好時,大雨啪啪地擊打著窗門,天空便潑了墨似的黑沉一片。

在這個時候,旁邊燒著炭盤,吃著熱騰騰的羊肉,還真是人生之一大享受。

因此,那邊小二剛把羊肉端出,這裡已大呼小叫起來。看著吃得香噴噴的眾遊俠兒,柳婧笑了笑。

緊接著,小二開始上酒。

他們遞給遊俠兒的,都是那種小號的酒樽,一人就一樽。

輪到柳婧時,小二殷切地沖她笑道:「郎君一看就是個貴氣人兒,不如嘗嘗小人這裡特製的甘漿看看爽不爽。?」

柳婧一女子,還真不太願意與這些大男人一道喝酒,當下她點了點頭。

不一會,一大碗透明的帶著甜香的漿便擺在了柳婧面前。這漿上來時,眾遊俠兒瞟了一眼便沒有理會。

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的,一個正在大口喝著酒的遊俠兒晃了晃,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正與他對飲的遊俠兒見狀笑道:「你小子這酒量還真淺……」豈料他話音剛剛落下,自己也是一摔。這一摔實是猛,直拖扯得所坐的榻也砰地一聲滾落在地。

他這一摔,便帶了個頭,只聽得「撲通」「撲通」聲中,眾遊俠兒一個接一個地接倒在地。

外面的大雨還在啪啪地砸打著屋頂,裡面,柳婧所帶的所的遊俠兒便已倒了個乾淨。

聽到響聲后,柳婧嗖地回頭。現在看到這一幕,她哪有不明白的?柳婧騰地站起,她手中還舉著半塊羊肉,那拿著筷子的手,卻不可自抑的顫抖起來。她不敢置信地看著倒了一地的同伴,不敢置信走了這麼久,做了這麼多準備,還有人半路埋伏於她。

就在這時,一個大笑聲從客棧里傳來。大笑聲中,十幾個身著布衣,背負長劍,一看就特別有氣勢的漢子從客棧裡面走了出來。

那大笑之人是個中年漢子,他盯了柳婧一眼后,咧著一口白牙直搓手。而在他的身後,幾個漢子已大步走出。

不一會功夫,一漢子地沖了進來,看到那中年大漢便叫道:「頭兒,那履是一車石頭1

「什麼?」那中年大漢一怒,他朝著柳婧把劍一指,大怒道:「小子,你敢消遣我們?」

柳婧被寒氣一沁,整個人都清醒過來,她向後退出一步,艱澀地說道:「……不敢。我,我們在歷陽時,便發現有人盯著。我們沒辦法,就把金,就地埋了。」

那中年大漢怒極。他瞪了柳婧一眼后,鐵青著臉正待舉劍,聽到身後傳來腳步聲,馬上端起了表情。只見他急急回過頭行禮道:「大哥,小弟料差了,沒想到那金居然不在這小子身上。」

頓了頓后,那中年漢子瞅了柳婧一眼,朝著那戴著紗帽的大哥繼續叫道:「不過大哥,那些金雖是不在,這小子姿色倒是不差……」

他剛剛說到這裡,只見那大哥便是手一抬。

他那手十分潔凈修長,這般抬起手,制止了眾人的喧囂聲,柳婧只聽得一個悠揚到了極點的聲音傳來「把這些人料理乾淨。」

這聲音?

柳婧騰地轉頭,定定地看著那戴著紗帽的『大哥』。

那大哥沒有看她。他一動不動地站在那裡,卻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孤絕之感。眾漢子顯然都有點怕他,聞言低頭應是。

柳婧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聽到身後傳來「」「」長劍入肉,鮮血四濺的聲音傳來。

柳婧駭然轉頭。

在她瞪大的瞳仁中,只見隨她前來的遊俠兒,此時已齊刷刷被刺了一劍,剛才還只是昏m著的十幾人,這下已變成了十幾具屍體!

柳婧的臉刷地煞白一片,她不可自抑的顫抖起來。

就在這時,那中年人走上前把她一扯,他扳著她的臉,扯著她的頭髮朝那大哥面前一拖后,一腳踢得柳婧朝那大哥撲通跪下,咧著嘴直笑「大哥,這小子姿色真不錯。小弟知道大哥你喜歡的是女人,不過走後門也大有樂趣,大哥你要不要嘗嘗?」聲音中,滿滿都是殷勤討好。

那大哥低下頭來。

他盯著頭髮被扯的柳婧,那冒著冷汗的臉,盯了一眼她蒼白的chn。半晌,他垂下雙眸,慢條斯理地說道:「是還不錯。」

吐出這四個字后。那中年人剛咧嘴一樂要說話時,只聽得『錚——』的一聲,長劍出鞘的聲音傳來,恰好這時「轟隆鹵一陣巨響,卻是天空中猛然炸開了一個驚雷!

驚雷聲中,那大哥右手一揮,『』的一聲,只見他手中的長劍,深深地刺入了那中年漢子的背心。這一劍實是刺得狠,劍尖從背心而入,透xing而出,竟是刺了個窟窿!

這一幕,比外面黑沉的天空,比那一聲接一聲的炸雷還要可怖。一時之間,所有的漢子都失了聲。

於無比的沉寂中,那中年漢子張了張嘴,在汩汩的滿口鮮血中,他右手無力地垂下,撲地一聲,屍體倒在了柳婧的身側。

這時,那大哥悠揚得勾hndng魄的聲音再次輕輕響起「都殺了——」

聲音一落,站在他身後的幾十個漢子大步走出,這中年漢子帶來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便被他們一人一劍給刺中了xing口。也有幾人掙扎著向外衝出,剛剛衝到大門口時,幾柄劍嗖地射出,又把他們釘在了當地。

當最後一具屍體落地時,四下再次恢復了安靜。

那大哥慢條斯理地從懷中掏出一塊手帕。

他動作優雅地拭去手上沾著的鮮血后,那手帕輕輕一扔,於飄飛間落到柳婧臉上。然後,那大哥一邊拉了拉紗帽,一邊朝外走去。

這時,外面大雨傾盆,在那大哥推開大門出去時,恰好一道閃電劃破天空,照得四下一片通明。

於炸雷的轟隆聲中,那大哥身後,有一人跟上說了句什麼話。那大哥回頭朝柳婧瞟了一眼后,收回目光,提步踏入了暴雨中。

轉眼,他和他帶來的幾十人,便消失在那傾盆大雨和一道接一道的炸雷閃電中。

偌大的客棧,除了幾十具體溫猶存的新鮮屍體,便只剩下柳婧一個大活人了。

這時,柳婧驚醒過來。只見她尖叫一聲,慌亂地沖入了暴雨中。雨下得如此之大,豆大的雨滴直是打得柳婧的臉一陣生痛。同時天空黑沉視線被阻,她直尋了好久,才在左側看到了那些就要跨上馬背的人。

柳婧急沖了過去。她衝到了那大哥的身邊,抬著頭,一道一道的雨水從她的臉上交錯縱橫而過。柳婧眨巴著眼乞求地看著那人,見到他低頭瞟了自己一眼后,馬韁一甩便要離開。她連忙扯住了他的衣袖。

巴巴地扯著他,柳婧求道:「我不會駕車,別拋下我……」

大雨像水一樣從那大哥的紗帽下垂泄而下。

他低頭一動不動地看著柳婧。

盯視良久后,他悠揚又冰冷的聲音傳來「去把緊要地收拾一下。」

「是是。」柳婧二話不說轉身就跑,她爬到馬車上把自己的包袱和緊要東西胡亂卷了起來,背在背上后,又衝到了那大哥面前。

那大哥腰一彎,把柳婧提起放在了自己的坐騎上。轉眼間,馬蹄翻飛,於大雨昏mng中,眾人衝上了官道。

柳婧一動不動地坐在那大哥身前,她沒有說話,也沒有多餘的動作,淋得透濕的身子,因寒冷而瑟瑟發抖。

那大哥也從頭到尾都沒有跟她說過話。

於這般疾馳下,一個時辰后,大雨終於停了,天空也開始放晴,這時,那大哥突然提起她,把她朝著地上一放。柳婧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已策著馬,率著眾人消失在相反的官道上。

落湯雞一樣的柳婧呆立良久,這才轉過頭來。在她的前方四百步不到的地方,是一個小碼頭,而在不遠處的水面上,一隻客船正朝著這方向緩緩駛來。

##

是粉紅票160的加更吧?我再查看一下。另外,今天應該會有第三更。只是鳳月無邊的更新,不知道還有沒有時間趕出來。最後,本月最後幾天了,大夥的粉紅票留著也會浪費,給了別人我會妒忌,嗚,都給了林家成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