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三章被盯上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俠兒相互看了一眼后,其中一人悄無聲息地退出了客棧。 不一會功夫,那退出客棧的遊俠兒回來了,他朝著幾人臉色難看的搖了搖頭,在一人悄悄湊近時,那人壓低著聲音,既憤怒又鬱悶地小聲說道:「大夥都給這廝...

柳婧蹙眉尋思一會,垂眸說道:「叔,別管了。」

「可是大郎,他是你以後的良人……」

「他不是1柳婧垂著眸,吐出的話卻分外清冷,她輕輕說道:「過不了多久,他就會願意退婚的。」

「可是……」吳叔看著柳婧,對他來說,不管顧呈如何,已經年滿十七的柳婧,是不可能再找到比他更好的夫婿了。所以,在知道顧府並沒有想要解去婚約時,他們其實是很開心的。

柳婧搖了搖頭,示意吳叔不用再說。

一行人用餐時,王叔有事下去了一趟,不一會他上來后,臉色卻有點不對勁。

在柳婧的身側坐好后,王叔低低地說道:「大郎……有人盯上我們了。」

「什麼?」在吳叔地低叫聲中,柳婧端著酒盅的手晃了晃。

王叔小小聲地說道:「這酒樓中也有,不止一批。」

他這話一出,吳叔幾人臉色都是大變。

柳婧垂著眸,好一會她才說道:「父親告訴過我的,君不密失其國,臣不密失其身……是我疏忽了。」吸了一口氣,她冷靜地說道:「我們是外地人,突然帶著一大批官鹽販買,人數不多卻攜帶幾千兩金……被那些浪dng子盜匪盯上,實是正常。」

她咬著chn低低地說道:「是我的錯,我以為是官鹽,便失了警醒。」頓了頓,她又說道:「這幾天我們按兵不動,大夥警惕一點,不要落單。」幸好她為了讓那些鹽商覺得她真有來頭,租住的酒樓是歷陽最好的,一行人又是單獨住了一個院落,不用擔心有人敢明目張地衝進去強搶。

王叔帶來的這個消息,讓幾人吃起東西來都索然無味。

胡亂用了幾口后,吳叔突發奇想「大郎,要不要與顧家郎君一道?」他是想那顧家郎君前呼後仰的架式,跟著他應該是十分安全的。

卻不料,柳婧卻是搖了搖頭,她垂著眸聲音平靜地說道:「不行……他是讀書人,又是官宦子弟,卻與一大遊俠走得近,這其中怕有緣故。我們還是避而遠之,不要讓他發現我們也在這裡的好。」

吳叔雖是不懂,卻還是愕愕地應了一聲「是。」

當下,一行人結帳離開。

在人流中來到自家所住的酒家時,王叔走到柳婧身後,小小聲地說道:「有三批人,大郎,至少有三批人盯上了我們。」

柳婧臉色不改的『恩』了一聲后,低低回道:「以後說話注意些,說不定這酒樓中的廝仆婢女,也有被收賣了的。」

這話一出,幾仆一凜,他們同時應了一聲「是。」轉眼,柳婧又道:「吳叔,你現在就去另外租一家酒樓,讓眾浪dng子住到那裡去。」這時刻,任何信不過的人,都要隔離。

吳叔應了一聲手,接過柳婧給的金大步離去。

一行人回到院落後,柳婧讓人把門一關,便在書房中轉悠起來。

她轉了一會,又轉了一會,這時的她,一遍又一遍地念著「待天以困之,用兵以yu之,往蹇來返。」

「若敵勢眾,削其羽翼,用敵之敵……」

她沒有接觸過兵書,從顧呈那裡得來的這兩句,是她唯一知曉的。現在,她只能不停地重複著這兩句話,希望從中找到應對之策。

幾個僕人擔憂地看著自家郎君,一個個又是緊張又是咬牙切齒。

這大半年來,柳府差點覆滅,他們算是深刻的明白了沒有錢財的痛苦。這一次,大郎好不容易賺了二三千兩金,他們便是拼了這條命,也不會讓人把那些金劫了去……

就在眾仆一個個暗中咬牙時,柳婧腳步一頓。

她回頭看向他們,低低地說道:「各位叔叔,今天晚上凌晨時,你們一起動手,在這院子里挖坑……」

她才說到這裡,一仆輕叫道:「大郎想把金就地掩埋?」

「不1柳婧垂著眸,斯文冷靜地說道:「我只是想讓他們以為,我們把金就地掩埋了。因此,今晚上挖出的坑,不得少於十處,全部在挖開之後又重新壘平,上面鋪以青草,盡量做到從來沒有被挖過的樣子。記著,挖坑的地點越隱秘卻讓人看不出挖了坑為好。」

幾仆雖然不明白她的具體用意,此刻聽到這裡,還是一個個信心大增。他們認真地點著頭。

這時,柳婧又道:「明天一大早,我們就出發。我們一行七人,就分七路,從七個方向入官道。每個人帶幾輛馬車和十來個浪dng子,馬車中裝上石頭冒充有金。」

幾仆相互看了一眼后,王叔輕聲問道:「那大郎,那金由誰帶出歷陽城?」

「這個?」柳婧輕輕地說道:「由誰帶金,明早再說。」卻是對著他們也不明說。

眾仆雖然不解,卻也沒有多問。畢竟這件事實在太大了,大得他們願意拼出性命來,大得大郎防範得越嚴越好。

在眾仆離去時,柳婧又與他們敲定了一下細節。

晚上很快就到了。

將近凌晨時,眾仆按照柳婧的吩咐,開始在他們租住的這院落隱秘密處挖起坑來。而每挖過一個足可以藏起數千金的深坑后,他們又煞有介事的掩蓋好,上面鋪以草木樹枝或雜物,盡量不讓任何人發現疑點,做這事時,柳婧還派了人警戒。

處理完這些坑,又把包裝得緊密的石頭搬上各輛馬車時,天色已亮。

一行人在用過早餐后,便開始按照柳婧的吩咐行事。他們先是叫來眾遊俠兒,然後七人分七次離開酒家。每個人離開時,帶走幾輛馬車和十幾個遊俠兒。

柳婧是第三批離開的。

她的車隊在走出歷陽城時,她自己雖然沒有看到有任何異常,可一側的浪dng子中,有人時不時回頭看上一眼。其中一人更是策馬來到柳婧的馬車旁,小聲說道:「柳家郎君,我們被人跟上了。」

柳婧『恩』了一聲,問道:「有多少個?」

那浪dng子回頭看了一眼后,警惕地說道:「出城門時是三四個,現在有七個了,我估量著,前面只怕還有。」

說到這裡,他見柳婧臉色一變,不由提醒道:「郎君,不如我們回返歷陽?」

柳婧搖了搖頭,半晌后說道:「這樣吧,我們先不走了,看看有沒有大隊人馬離開歷陽,有的話,我們就上去搭個伴,沒有的話,就回返歷陽再做打算。」

她這個主意確實穩妥,眾遊俠兒都頻頻點頭。

於是,一行人就在出城門不到二十里的地方停了下來。

他們這般停在道旁,不走不動的,那些跟蹤他們的人就有點辛苦了,一時之間,停也不是,不停也不是。

那伙人猶豫了一會後,急急策馬離去,想來是去跟上面稟報了。

中午時,柳婧等人欣喜地看到,從歷陽城中,還真地出來了一個大商隊。

這是一個足有數百人的隊伍,這隊伍浩浩dngdng的,隊伍中不但有大量的牛馬,還有絲綢之類,看起來頗有來頭。

這個時候,柳婧這陣子在歷陽的風光l面便顯出好處來了。她一上前,那車隊的人便認出她來了,對於柳婧搭夥的要求,車隊的主人很爽快的應了。

跟在這樣的大車隊後面,那些跟蹤的人就只能遠遠的望著了。他們在足足跟了五天時,終於撐不住離開了。

望著那些離開的跟蹤子,眾遊俠兒欣喜不已,柳婧卻是神色如常。

接下來,他們又與這大商隊同行了十天,這才因為道路不同而不得不分開。

轉眼又是一天過去了。

這一天太陽白晃晃地掛在天上,望著前方出現在官道上的小客棧,眾遊俠兒朝著柳婧叫道:「大郎,這喉嚨都冒出煙了,歇歇吧。」

柳婧壓了壓斗笠,微笑道:「也好。」

她這一答應,幾個最是年輕的遊俠兒便歡叫一聲,趕著馬朝那客棧賓士而去。

這個客棧不大,約可以坐二三十人的樣子。柳婧一行人十七八個,坐了個大滿。煮茶賣酒的店家看到他們進來,笑眯眯地迎上。

這種地方,吃食自是不多,眾人在點了一大鼎羊肉和一大樽酒後,那些遊俠兒便三五成群地喲喝嘻鬧起來。

趕了這麼久的路,柳婧也有點累了,羊肉上來后,她低著頭夾起一小塊嚼了嚼……

她沒有注意到,就在這時,有幾個遊俠兒相互看了一眼后,其中一人悄無聲息地退出了客棧。

不一會功夫,那退出客棧的遊俠兒回來了,他朝著幾人臉色難看的搖了搖頭,在一人悄悄湊近時,那人壓低著聲音,既憤怒又鬱悶地小聲說道:「大夥都給這廝騙了!那履哪裡是金?分明是一堆石頭1

「什麼?可看清切了?」

先前一人朝一直低著頭,動作斯文舉止儒雅地品著羊肉的柳婧盯了一眼,憤憤地低聲回道:「不信?不信你可以去看埃」這話一出,那人還真就出去了。

不一會,那人也回來時,也是臉色難看。見他這個臉色,另外二個同伴都是一陣垂頭喪氣。幾人鬱悶了一陣后,拍著幾叫店家又給上了十斤肉三瓮酒,狠狠地吃喝起來……一行人離開歷陽已經這麼遠了,便是知道不在這小白臉身上,便是能脅迫這小白臉說出在哪個身上,他們也趕不回去。反正臉還沒有撕破,乾脆就當什麼也不知道,繼續把這小白臉送到吳郡得了。

在巨額的錢財面前,有很多人都會見利忘義,可在錢財落空又沒有撕破臉的情況下,這些遊俠兒還是願意維持自己的『義氣之名』的。

沒有人注意到,這個時候,一直低著頭安靜地吃著肉的柳婧,低頭朝著自己斜放在几上的佩劍劍面瞅了一眼,在劍面的光影中,瞅到了那幾個遊俠兒的舉止表情后,她滿意的一笑,專心地低下頭,開始大口吃肉。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