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二章再至歷陽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郎后,柳婧才猛然驚醒過來。她騰地站起,「叔,你來了?」 王叔奇道:「大郎在尋思什麼?怎地失神至此?」 柳婧的臉紅了紅,低聲道:「沒什麼。」她緩緩坐下,定了定神后說道:「叔,你看看這些鹽...

柳婧回到家中時,柳母一眼看到她抱在手中的古琴,不由放下針線走了過來。

才瞟了一眼,柳母便驚叫道:「綠綺?」

沒有想到母親一眼便認出了這古琴的來歷,柳婧好奇地問道:「母親,你以前見過這琴?」

「沒,我沒有,我沒有見過1柳母急急向後退出兩步,倉惶地沖回了房中。柳婧一怔間,只聽得她砰地一聲重重把房門關上。

柳婧萬萬沒有想到,母親會這麼失態,她蹙眉尋思了一會後,大步走到後院里正在忙碌著的吳叔。

「叔。」

吳叔聽到她的叫喚,連忙放下手中的忙活跑了過來。一眼看到柳婧抱著的古琴,吳叔呵呵笑道:「大郎這是要彈琴啊?彈琴好彈琴好,彈琴可以讓大郎放鬆放鬆。」

這一院子的僕人,除了王叔和另外兩仆外,其餘都是跟著柳母的僕人。特別是吳叔,他年紀最大,跟隨柳母時間最久。

柳婧低聲道:「母親剛才一眼便認出這琴是『綠綺』,我不過問了她一聲,母親便大為慌亂。叔,母親這是怎麼啦?」

吳叔表情凝重,他輕聲回道:「大郎,你想知道夫人的事,還是去問大人吧。」說罷,他朝著柳婧無聲地行了一禮,向後退了出去。

柳婧蹙了蹙眉,不過轉眼,她便搖了搖頭,想道:罷了,母親的事還是以後再說吧,現在當務之急,是救出父親。

想到這裡。她轉身朝著自己的書房走去。

回到書房中,她把古琴端端正正地放好。然後拿起那些鹽引,獃獃地看了起來。

……王叔進來時。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情景,柳婧坐在窗邊,眉頭微蹙,表情說不出是悲是喜。她一雙烏黑的眼定定地看著那些鹽引,似是神遊物外。

王叔清咳一聲,喚道:「大郎?」

柳婧沒有反應。

王叔又叫了一聲,「大郎?」

直到第三次,他提高聲音叫了一聲大郎后,柳婧才猛然驚醒過來。她騰地站起,「叔,你來了?」

王叔奇道:「大郎在尋思什麼?怎地失神至此?」

柳婧的臉紅了紅,低聲道:「沒什麼。」她緩緩坐下,定了定神后說道:「叔,你看看這些鹽此。」

王叔跟在柳父身邊做了多年生意,於行商一道,算是柳府眾人中最有經驗的。

當下,王叔走了過來。他低頭看了一眼,欣喜地低叫道:「大郎,這是哪裡來的?這些都是朝庭頒發的,用於揚州道的鹽引。有了這些鹽引。整個揚州道的鹽商,都會樂意與我們打交道。」他怕柳婧不懂,耐心地解釋道:「大郎有所不知。鹽引雖然只有一個名稱,卻分為兩種。一種是大郎面前的,由朝庭直接頌發的。叫正鹽引。另一種,則由各州郡私下制定的,名副鹽引。在外行商時,身懷這種朝庭所發的正鹽引,那就是身份的象徵。大郎,有了這些東西,便是大郎你一文錢也不拿出來,也有的是人願意出金與大郎合夥。」

說到這裡,王叔又問道:「大郎,這些鹽引是哪裡來的?」

柳婧垂眸說道:「鄧九郎給我的。」

「哦。」王叔有點失望地說道:「這麼大的人情,老奴還以為是顧家郎君呢。」

聽到這話,柳婧搖頭笑了笑。她收起鹽引,清聲道:「叔,我叫你來,就是說與這鹽引有關的事。想來吳叔也告訴了你,我們前不久得了一批鹽貨,現在,我們去處理那些鹽貨吧。」

「是。」

柳婧看向窗外,低聲道:「明早,我們就起身。」

「是。」

第二天一大早,留在柳府的六個僕人和柳婧,都準備好了行囊,不一會,他們便上了碼頭。

他們所乘的這客船屬於最大型號的,吳郡只是第一站,客人還只上了個三分之一。

柳婧幾人共定了三個艙房,柳婧獨自一間,六仆共住二間。

在客船重重一晃,於船工們的叫嚷聲中駛入太湖時,柳婧正坐在窗邊看書。

她的手中捧著的,是一本《雕玉刻石》,正是她臨行時,趙公塞到她手中的。

在趙公來說,好不容易遇到柳婧這麼一個聰明有悟性的學生,自然是恨不得把所知所學一股腦兒塞給她,各種奇石美玉辯別,各種風雲際會的自然絕景,他都巴不得能在柳婧的刀下出現。可對柳婧來說,她目前最想學的,只能是章櫻現在,於那刻印一事,她已有了三分把握。她本來就有書法根底,這大半個月里,又重點了解各類玉料的特性,如硬度、韌度、光澤等。然後要做的,是尋找一塊與田黃石性質最像的玉或石頭,再以熟悉的刀功,一氣呵成的刻出『南陽鄧擎』四個字。

在柳婧專註地一邊閱讀,一邊無意識地用手指在几上描畫時,外面的甲板上,一陣喧嘩聲傳來。

不一會,王叔出現在艙門外,「大郎,官兵們過來查探身份了,說是沒有官府開出的憑證,就不可以離開吳郡。」

這事柳婧隱隱聽過。

可她沒有想到,這是真的。

當下,她站了起來,剛剛站起,她又重新坐下,「拿兩張鹽引讓他們過過目。」

「是。」

好一會,王叔又來到了外面,這一次,他的聲音樂呵呵的,「大郎大郎,沒有想到那些鹽引還真能成為憑證呢。」

果然。

柳婧鬆了一口氣,她恩了一聲以示知道后,心中暗暗想道:看來這些鹽引,我還得私藏幾張,免得到時一家人逃走時,又被官兵卡祝

其實,既然有了鹽引。柳婧同不同行都是一樣,王叔他們同樣可以辦好。

只是自從父親出事後。柳婧隱隱覺得,自己懂得越多。這個家便越安全。

接下來的事情很順利,一行人於三天後來到了羅水城。在雇來十幾輛牛車和幾十個浪蕩子相護后,他們把藏在地窖里的鹽一一搬出。

在引得附近的居民都跑來圍觀時,柳婧還讓吳叔掛出出售這院子這字樣……他們一家都要離開吳郡了,這間院落,已沒有了意義。

四十兩黃金購得的房子,二十五兩金就把它當場售出后,柳婧一行人,坐著浩浩蕩蕩的牛車。朝著揚州治所歷陽趕去。

因有鹽引在身,這一路,他們出入都很高調,而每過一城,王叔只要拿出鹽引,那城裡的官差還一路相護。這官鹽的方便和官家的威風,這一次,柳婧算是清楚地感覺到了。

半個月後,一行人來到了歷陽。入了歷陽城。向當場官府報備之後,柳婧便讓王叔吳叔等人拿著鹽引去見過當地的鹽商了。

……本朝的開國皇帝劉秀,重德治之功,於今東漢天下已有百年。這百年間,天下民風淳樸,各處官府清廉。清正之道慰然成風。因此,柳婧手頭握著價值二三千金的官鹽。一路行來不但不用上下打點,還處處得到官府的照應。這樣吏治清明。不貪不上下打點,在很多時代,是想也不能想的。

接下來的事就更容易了。各級鹽商紛紛尋到柳婧落腳的客棧,因他們開出的價碼差相彷彿,柳婧便交由王叔等人處理了。

如此不到三天,整整十數車的鹽,便處理一清,柳婧的手頭,已多了二千八百兩金。直到把一船鹽都處理完了,柳婧手頭的鹽引,還剩下約五百斤的。看來是鄧九郎怕她因鹽引過少而誤了事,便多給了些。

把鹽貨處理完后,一行七人都大大鬆了一口氣。在把得到的金放入一隱密所在,為了防止盜賊盯上,柳婧一行人還特地換了裝扮,再去酒樓用餐。

坐在歷陽有名的望月樓中,王叔看著下面如川流不息的人群,品著美酒說道:「大郎,那鄧九郎對你還真是不錯。」

柳婧垂著眸小小地抿了一口酒後,良久,才輕聲說道:「他是還好……」看著下面,柳婧有點失神。

自那天知道這個鄧九郎,便是她小時候遇到的鄧九郎后,她便控制不住自己的胡思亂想。她一時想道,不知他還記不記得自己?一時又想著,他對自己的態度一直有點古怪,是不是記起了什麼?一時又有點發怔,不自覺間,便把眼前這人與記憶中那個高瘦美貌的少年聯繫到了一起。

就在柳婧出神時,一側的吳叔突然輕聲說道:「大郎快看那邊。」

柳婧順著他的話低頭看去。

進入她眼中的,是幾輛漆成青色,卻給人的感覺特別華貴的馬車。那馬車旁,各走著二十幾個身形彪悍的大漢。

讓人奇怪的是,這麼一支說不出特別顯目的隊伍,所到之處,竟是人人退避,個個讓步。

就在柳婧尋思之時,她的身後不遠處,一個聲音低低地說道:「你說什麼?那就是縱橫東南西南五州,天下遊俠袼錒?」

另一個聲音回道:「不錯,就是他,孫振我見過。」

第三人馬上冷笑道:「先朝的郭解郭公何等了得?最後不也被朝庭給誅殺了?孫振雖然在天下遊俠兒心中威望極高,有所謂一呼百諾無敢不從,可他最了得,難道還能比得上朝庭?」

聽著後面的對話,看著下面的馬車,柳婧有點迷糊,她轉向吳叔,奇道:「叔,你叫我看什麼?」

吳叔的表情有點凝重,他四下警惕地看了一眼后,湊近柳婧,悄悄地說道:「大郎,剛才那孫振的馬車掀開了一下,我看到了顧呈坐在那馬車裡。」頓了頓,他又低聲說道:「其實前幾天也看到了,當時還以為是眼花了呢。大郎,你說奇不奇怪,他們不是說那什麼孫振是天下遊俠兒的頭嗎?可我那天見到的孫振,對那顧呈特別恭敬小心……」

??

今天上午我還想,今天我要新書三更老書一更,可到開寫時才發現,狀態十分不好。現在先送上例行更新,看看接下來的三天,我能不能夠更努力一點。不過大夥放心,你們投了多少粉票我都有數,總之一定不會欠債的。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