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六十一章鄧九郎的喜悅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0-30 05:25  |  字數:3671字

鄧九郎大步走到柳婧身前。

他那麼高大,直把陽光擋去了半邊,被他的陰影完全籠罩的柳婧,慢慢抬起頭來。

她剛剛鼓瑟時,神態端嚴,動作優雅舉止間自有一派風流。這一抬眼,卻又變成了以前的柳婧了。

於是,對上她重新變得烏黑水潤,一看就讓人覺得可喜可愛的眸子,鄧九郎突然咧嘴一笑,他湊近她,輕輕地說道:「卿因何突然想著為我鼓瑟?悅我乎?思我乎?妻子好合,如鼓琴瑟乎?」

他說,你突然跑來為我鼓瑟,是喜歡我了,是思念我了,是與我鼓琴弄瑟,便如那恩愛夫妻了?

柳婧烏黑的眼越發瞪得溜圓。

她這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鄧閻王也會調戲人。

不對,他一直喜歡調戲人。只是這一次的調戲,是最正宗的登徒子那樣的調戲,對象還是她這個『男人』。

還有,他以前面對她時,沒有現在這般放鬆……好似她簽了那賣身契,在他眼裡,便與以前不一樣了。

她雙瞳烏黑的倒映著他俊美的臉,感覺到他的呼吸之氣噴在臉上,柳婧終於紅了臉。

紅著臉,她吭哧著說道:「分明是琴瑟友之,鐘鼓樂之。」

她說,這琴瑟和鳴,分明是朋友相得之舉。

鄧九郎朝著她漲紅的臉瞅了半晌,突然低低一笑。笑聲中,他把她的手一抓,說道:「跟我來。」說罷,他牽著她的手。朝著書房走去。

此時這院落里人來人往的,他這般親親密密地牽著她。這般大步而行,柳婧要小跑著才能跟上。在對上四周曖昧明了的目光時。她耳垂又有點火燒了。

鄧九郎卻是沒有理會,他牽著她來到書房外,走到一側角落,他打開一個做工精美的木盒,抱出一面古琴放在柳婧面前。

低頭撫著這古琴,鄧九郎含著笑說道:「這是先秦古琴,名喚『綠綺』,你看看喜歡不?」徑自說到這裡,他走到一側給自己斟了一盅酒。他背倚案幾,修長的右腿相互交叉著,一邊品著酒水,他一邊抬眸瞅著柳婧直樂,「你瞅著我做什麼?不是讓你看琴嗎?」

柳婧低頭朝那琴看了一眼,又抬頭看向他,烏黑的眼眨巴著,輕聲說道:「這綠綺既是名琴,自然不凡……這樣的琴豈是我能品鑒的?」總之一句。就是不明白他把這上古名琴擺到她面前,是想她做什麼。

鄧九郎哧地一笑,他仰頭飲下盅中的酒,清冽地說道:「誰讓你品鑒?我把這琴送給你。你喜歡么?」

幾乎是他的聲音一落,柳婧的雙眼便瞪得滾圓。

鄧九郎慢慢放下酒盅,雙眼微眯。盯著她聲音溫柔地問道:「嗯?不喜歡?」

「不,不是。」因驚嚇過度。柳婧的聲音都結巴了,「有所謂無功不受祿。」

鄧九郎打斷了她的話頭。「你有功!」對上她迷糊的表情,他似笑非笑地說道:「你簽了那賣身契,我很高興,所以,你有功。」

果不其然,他這話一出,柳婧臉色一白,馬上聳拉了腦袋。

鄧九郎忍不住哈哈一笑。

他大步走到她身後,伸出雙手放在几上,把柳婧完全包圍在他懷抱中後,他樂道:「柳文景,不過送你一張琴,不用張惶至此。」

柳婧白著臉,半晌才吭哧地說道:「實是,鄧郎的態度,前後相差太遠……這前倨後恭,不對不對,這前倨後禮的,如何讓人不驚惶?」聲音糯得真挺可憐的。

鄧九郎聞言哈哈一笑,道:「你別擔心,真是賞你的。現在你也是我的人了,賞你一樣物事不為過。」說到這裡,他又道:「那日望川亭聽你吹簫,實是平生僅聞。今番你的瑟也鼓得很是不錯。這琴送給你,回去多多練習一下,我要是煩了你就在旁彈上一首。」

他滔滔不絕地說到這裡。

這個人平素里給的感覺,也是沉穩而不可接近。看來他是真的高興,不然,怎麼話這麼多了?

柳婧呆了半晌,才嚅了一句,「我不是你的人……」

「你不是我的人?」鄧九郎哧地一笑,道:「賣身契都簽了,還不是我的人?哦,你的意思是三年時間太短了吧?」

這話一出,柳婧馬上忙不迭地說道:「不短,不短……」

「哦?不短啊?」

「是,是不短。」

「那麼說來,你是我的人?」

有這樣威脅人的么?柳婧欲哭無淚,見她又呆楞楞的了,鄧九郎不高興的「嗯?」了一聲。

柳婧凜然而醒,她忖道:我再堅持下去,說不定他就會說賣身三年太短,逼著我改回賣身十年,或者賣身一輩子,完完全全成他的人……想通了這一點,她點頭如搗蒜,「是,我是你的人。」

見她承認,鄧九郎心情大好,他摸了摸她的頭髮,直笑道:「乖……以後不可口是心非。」

柳婧垂頭喪氣地應道:「是。」

「來,叫聲主人聽聽。」

柳婧的眼眶中迅速地浮上了水氣,半晌,她才白著臉嚅了一聲,「主人。」

「好孩子。」鄧九郎的手摩挲著她的臉,輕笑道:「叫聲『汪——汪』給我聽聽!」

他聲音一落,柳婧雪白的臉立馬漲得通紅,見她迅速地端起一副憤怒的,義正辭嚴的凜然之相,鄧九郎右手成拳,放在唇邊低笑起來。

他笑得起勁,整個人都差點伏在柳婧的背上了。

見他笑成這樣,柳婧的怒氣又轉成了羞憤。她緊緊抿著唇,想道:我要是再順著他說話,再被他的話牽動表情。我,我就是不可救藥的極端蠢笨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