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章此九郎彼九郎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之人。 這一邊,柳婧一下馬車,還真雇了一輛牛車,轉身便向監牢走去。 這陣子吳郡著實有點人心惶惶,她到來時,那幾個獄卒也無精打採的。見她來了,只是行了一禮便把她送到了關押柳父的牢房外。<...

柳婧無法回答,她不能跟顧呈說,她已跟鄧九郎簽了賣身契。

其實也不是不能,而是這樣一說后,她又得向他解釋,為什麼她會跟他簽賣身契,他們是什麼時候有這麼多糾葛的。現在的她,與現在的顧呈,連普通朋友也算不上,她不想向他交待那麼多。

而且,剛才他詢問那些被殺之人的衣著,也令得她不樂意再深說下去……這兩個人,不管誰有什麼來頭,都與她無關。她只想救出她的父親,這節外生枝的事,斷斷不能做。

柳婧這般低下頭什麼話也不說,那就是在沉默的抗議了……他讓她離那姓鄧的遠一些,她竟然跟他沉默抗議!

顧呈的雙眼越發濃黑,而這麼片刻,馬車中也變得寒冷之極。

柳婧打了一個寒顫后,突然不想再這麼與他呆下去:對她來說,他與她遲早要解去婚約的,到時就算相遇也是陌生人。有了這種想法,柳婧連在他面前維持形像的想法也沒有。

當下,她垂著眸輕輕地說道:「我該走了。」她也不看向顧呈,伸出頭朝著那馭夫叫了一聲『停下』后,轉向顧呈,也沒有看向他,只是福了福,低聲道:「顧家郎君,我得去牢中見過父親了。」

她曾經向他求助,請他幫忙救出自己的父親,卻被他所拒絕……這對有婚約在身的人來說,顯得相當的冷漠無情。所以,柳婧這話雖然說得平常,卻實是擠兌顧呈。讓他不好強求於她。

在說出這句話,令得馬車停下來后。柳婧低著頭便跳下了馬車。一下馬車,她也不向回看一眼。提著步便擠入了人流中,不一會,便混入滾滾人流,不見蹤影。

……果然都是那無情之人。

這一邊,柳婧一下馬車,還真雇了一輛牛車,轉身便向監牢走去。

這陣子吳郡著實有點人心惶惶,她到來時,那幾個獄卒也無精打採的。見她來了,只是行了一禮便把她送到了關押柳父的牢房外。

那獄卒走後,柳婧扒著鐵欄杆,輕聲問道:「父親,這吳郡可有你識得的精通金石雕刻之人?」

柳行舟這陣子吃好睡好,還長了一斤,看到女兒過來,這個年已三十好遠的美男子,溫文地轉過頭來。那雙鳳眼中,滿滿都是對女兒的慈愛。

聽到女兒的問話,柳父先是一怔后,轉眼點頭道:「有兩個。其中一人就在吳郡城中。與父親有點交情。」

柳婧聞言雙眼一亮,高興地說道:「還請父親手書一封,我想求他為師。」說罷。她把從街中購得的一堆紙帛遞給了父親。

柳父在這牢中無事,柳婧每次前來。都會帶上筆墨書冊之類。現在他這小小的一間還擺了一幾一榻,再配有這上等監牢特有的天窗。還真有了書房的感覺。

「好。」柳父也不詢問,他溫和地朝女兒一笑后,提筆書寫起來。一邊寫,柳父一邊交待道:「這位趙公是前朝大族,你小時我帶你見過他,你說出自己的名字,他應該會喜歡你。對了,趙公還擅長醫道,你讓他給你母親診診。」

「是。」

又交待了幾句后,柳父捧起那封信,吹乾了墨后交到柳婧手中。柳婧把它貼身藏了后,又詢問起父親的衣食住行起來。

父女倆說了一會話后,柳婧看了看時辰,見已不早了,正想著要告辭離去時,柳父突然說道:「阿婧……南陽鄧氏一族,無論嫡庶本家分支,是統一排行。」

在柳婧迷惑的回頭時,柳父看著她,輕聲說道:「南陽鄧氏,只有一個鄧九郎。」

「什麼?」柳婧喃喃輕叫出聲。

柳父撫著她的頭髮,輕輕說道:「你這次遇上的鄧九郎,便是你小時候遇到的那一個。當年因為你得罪了他,我們一家還連夜趕路,你記不記得?」

柳婧嘴唇有點木,其實一直以來,她隱隱有那麼點感覺,可是,可是,她一直都無暇深思……

見到女兒呆楞楞的,柳父又道:「南陽鄧氏,在這整個天下間都是龐然大物。婧兒與那鄧九郎相處,記得小心一點。」

柳婧低下頭來,半晌,她點了點頭。

這時,柳父又說道:「婧兒,你從小就聰慧,於奕棋一道極有天賦。庸人走一步算一步,聰明人走一步算三步,你則是走一步算七步。」他認真地看著柳婧,語氣慈愛中透著提點,「為父要早知道今天,斷不會讓你棄了棋道。不過,你現在還小,拾起來應該不難。不管如何,婧兒,你得永遠銘記一句話:君不密失其國,臣不密失其身,凡事走一步想三步,下一著棋,七步之內的變化都瞭然於心1

柳婧從小到大,她的父親只會說她心思過於靈活,而有意壓制。這還是第一次,她的父親對她說,你要學會算計,要步步為營,要處事謹密……

當下,她猛然抬頭看向父親。

對上父親慈愛中,又似乎瞭然一切的眼,沒有告訴過他,自己與鄧閻王簽了三年賣身契的柳婧,對父親的洞徹百感交集。她朝著父親無聲地行了一禮后,這才轉身離去。

念著父親所說的謹慎行事,柳父在見過金石大家的趙公,得到他同意收她為徒后,便提出把他接到家中,給母親診病的事。

趙公與柳父乃是君子之交,都對對方心存敬意。在跟著柳婧回了柳府後,才教了她三天雕刻,他便對柳婧的舉一反三,記憶超群而欣喜不已。這時的他,成天與這個小徒弟窩在房裡玩著那些金石雕刻,哪裡還記得回家了?因他淡泊的性格,也對柳婧朝外宣布,說她只是跟自己學醫的借口。也渾不在意。

時間在柳婧一心一意學著雕刻印鑒中,飛快地流逝。

轉眼二十天過去了。

這二十天中。吳郡城中,一天比一天壓抑。柳婧聽人說,現在的吳郡城,都是許進不許出。那些豪強官員,更是人人自危。

在這樣的氣氛中,不管是誰,都變得老實而本份。從那些浪蕩子傳過來的消息中可以看出,便是喝花酒的官員也變少了。很多紅樓還怨聲載道呢。

在這樣的情況下,柳婧越發的不出房門了。

如此又過了五天,她接到鄧九郎的命令。說是讓她前去見他。

柳婧爽快地應了后,坐上了馬車,不一會便來到了鄧九郎所住的府第外。

此時,已是陽春四月,暖暖的太陽鋪在身上,湖面上,一股春意流溢而出。柳婧走在林蔭道上,前一次來時,還一片淺綠新綠的樹木。這時已是枝葉繁茂,抬眼一看,處處繁花似錦。

她來到鄧九郎所在的院落時,他正在院子中彈著琴。

一襲銀色衣袍的俊美絕倫的男子。渾如玉樹銀花,他正低頭專註地奏著古琴,在他的身側。還有一個樂伎和一個樂師,各自鼓瑟彈琴相合。

春風徐來。它揚起鄧九郎飄拂在兩側的墨發,它吹起他那長長的銀色外袍。令得他既遙不可及,又俊美高貴,宛如神祗……

此情此景,倒似是夢中常見。

不過,這個念頭剛剛浮出,柳婧便一驚而醒,她連忙低下頭來,紅著臉恨恨地對自己說道:這廝不過托生了一副好皮囊,我怎地能想到『夢中常見』這樣不知羞臊的話?

在她一時呆楞,一時咬牙時,一銀甲衛走了過來,朝著柳婧說道:「柳家小郎,你且過去吧。」

「是。」柳婧應了一聲后,挺直腰背地提步上前。

不一會,她便來到了鄧九郎的右側。

想了想,她還是來到他身後站著。這時,原本流暢的琴瑟相合中,一個瑟音拐了一下,卻是那鼓瑟之人彈錯了音符。

柳婧朝那鼓琴的樂伎看了一眼,見她臉紅紅的時不時朝鄧九郎瞄過來,不由蹙起了眉頭。

終於,在那樂伎第三次出現彈拔錯誤時,柳婧走了過去。她朝著樂伎點了點頭后,伸手把她懷中的瑟抱了過來。

在她抱起古瑟時,眾人流水般的演奏自是一斷。正專註地彈著琴的鄧九郎,抬眸朝她看來。

柳婧沒有看向他,她示意那樂伎退下后,自己在她的位置上坐下。素手一挑一拔,一勾一轉間,原本還帶著幾分匠氣,和幾分喧嘩玩鬧的院落里,驀然清光流溢,萬丈華光鋪泄而出……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柳婧這絕高的瑟樂一出場,四下便是一靜,不知不覺中,剩下的琴師放下了樂器,旁邊觀賞著的眾樂伎樂師,都專註地傾聽起來。

鄧九郎抬起頭,他定定地看了一眼柳婧,在嘴角噙起一朵笑后,雙手一按,琴音再響。

琴音瑟樂,本來最是和諧,配合得好的,能給人『此音過後再無音』的無上華美。

而此刻,柳婧的瑟音一起后,眾人便覺得眼前的柳樹喧囂,通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輪一泄千里的明月,是那月光下飄然而響的樂音。這種溶聲入景的絕妙技巧,一時讓他們心曠神怡之餘,也油然而生出不枉此生之感。

於這樣的樂音中,一縷高雅空曠的琴聲飄然而來。琴聲宛轉,中正,飄蕩而起,明明月色如水,眾人卻只覺得千古輪迴,萬世桑田,盡在其中!

一時之間,瑟音流蕩飄逸,琴聲輾轉穿梭,周圍眾人,都是如痴如醉,直到一曲終了……

一曲終了,鄧九郎抬頭看向柳婧,陽光下,她那濃密的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眸,在她白皙無暇的臉蛋上,投射出一個神秘的陰影。當下,他把那名貴的琴一推,站了起來。在眾目睽睽之下,他長腿一提朝著柳婧走去。

##

送上例行更新,加更章節隨後送到。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