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五十七章誰說不是好事?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睡意的命令聲傳來,「我倦了,安排幾個銀甲衛在外面守著。」 「是。」 「任何人來了,一律不見。」 「是。」 「把柳文景的僕人都放了。」 「是。」 「以後柳...

當然不好!

也許是他越溫和,柳婧就越有底氣。

見她不停地只是搖頭,鄧九郎不耐煩起來。

他退後一步,冷冷地瞅了柳婧一眼后,突然聲音一提,喝道:「來人1

兩個銀甲衛走了進來。

他也不看向那兩人,一雙眼睛只是盯著柳婧,聲音輕柔,「柳府的那幾個僕人,還關著吧?」

「是的,郎君。」

「很好……通知下去,把那幾人通通打入死牢1

他剛說到這裡,柳婧猛然抬頭。

在柳婧白著臉看向他時,鄧九郎也在看著她。

他的臉上毫無表情,靜靜地瞅著她,柳婧甚至覺得,他在冷笑。

對上柳婧那烏黑眸子里又湧出的淚水,鄧九郎走到她身後,他微微彎腰,讓自己籠罩著她,一邊打開那賣身契,一邊拿過一側的毛筆塞到她手中。

他的手握著她的,來到那簽名的地方,他聲音低沉而溫柔地說道:「柳文景……我或許暫時還不想對你怎麼樣,不過你那幾個僕人,我卻斷斷不會憐惜。」說到這裡,他含著笑看向她,輕輕問道:「三年,簽不簽。」

柳婧眨著大眼看著他。

其實她有點不明白,他為什麼執意要自己簽出賣身契。從上面的條約來看,他對她並不苛刻,所要求的,也就是隨叫隨到,以及婚嫁舉業要經過他。

見到柳婧還是看著自己,鄧九郎垂下眸,眼神銳利鋒寒地說道:「三個選擇,你自己挑,一,死,二,簽三年賣身契,三,給關進死牢,與那些重刑犯在一起。」他哧地一笑,冷冷說道:「柳文景,閔府一門七十三口,如今全在重犯牢中……」

聽到這裡,也不知想到了什麼的柳婧,抽泣了一下,「我簽。」

幾乎是這兩個字一出,原來冰冷的堂房中瞬時春暖花開。鄧九郎心情很好的瞅著她笑了笑后,抬頭說道:「行了,沒事了,都退下吧。」

他重新拿過一份紙帛,刷刷刷幾下,在龍飛鳳舞地寫下賣身契三個字后,便按照前面那份重新寫了一遍,只是前面一份上寫的年限是十年,這裡,他給改成了三年。

寫完后,他把原來那份順手撕了扔入火盤,然後把毛筆強行放入柳婧的手中。再然後,他湊上前,握著柳婧的手,一筆一劃地在那右下頁上,簽上她的名字。

柳婧的手抖動得厲害,她的淚水一滴一滴的滾下。

瞟了那晶瑩剔透的淚珠兒一眼,鄧九郎暗中想道:這廝甚是狡猾,她在我面前哪次不是臉色腿軟的,轉過頭來該算計地照樣算計……你心軟做甚?

這樣一想,他唇角噙起了一朵冷笑。

柳婧在淚水汪汪中,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簽完后,她拭了拭淚水,哽咽著說道:「能不能給我一份,我,我好收著。」

鄧九郎斜睨了她一眼,蹙眉道:「這東西你要收著做甚?」

他長手一伸,從几上拿過那紙帛,動作優雅地吹乾了上面的墨跡后,鄧九郎微笑道:「恩,很是不錯。」他轉向柳婧,對上淚盈於睫的她,心下一軟,不由淡淡說道:「本來你們那一船鹽,我是要收回的。」看著柳婧,他面無表情地說道:「你改天從我這裡拿走一些鹽引,去光明正大地處理掉。」

說罷,他也不再理會雖是有點驚喜,卻還委屈著的柳婧,把那賣身契捲成筒,他放入袖袋中,然後小小地打了一個呵欠,鄧九郎長腿一提轉身就走。

不一會,他便出了堂房,柳婧站在裡面,怔怔地聽到他不掩睡意的命令聲傳來,「我倦了,安排幾個銀甲衛在外面守著。」

「是。」

「任何人來了,一律不見。」

「是。」

「把柳文景的僕人都放了。」

「是。」

「以後柳文景入內,不必阻攔。」

「是。」

在一連串的命令聲,柳婧慢慢走了出去。她站在鄧九郎的寢房外,看著他從懷中取出那賣身契,隨手放到左側第三排的書架後面。看到幾個婢女上前收起他脫下的外袍鞋履,聽到他那輕細的鼾聲在安靜中傳來。

柳婧垂下眸,向後退出幾步后,轉身朝著外面走去。她一邊走一邊恨恨地想道:這廝逼著我簽下那賣身契,他自己倒好,原本幾天幾夜都沒有睡意的,這下子卻呼呼大睡了!

在柳婧走出大門時,吳叔等人也在外面。見到她,他們都是慚愧地低下頭。吳叔更是差點下跪。扶著柳婧的手,吳叔氣憤地說道:「大郎,那鄧閻王真沒有君子之風。他居然把我們分開關押,用話來訛詐我等。他們對我說,老陳全部招了,又對老陳說,阿識都把事情說了。這樣一詐,我們一下沒有禁住,一不小心便把事情說漏了……」

柳婧本來是有點怨言的,此時聽到他們這樣一說,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苦澀地說道:「這也是無法,歸根結底,這個錯誤在我。」是她露了破綻,招了他的懷疑埃

吳叔等人見她不怪自己,一個個既鬆了一口氣,也更加羞愧。

走了一會,吳叔小聲問道:「大郎,那鄧閻王,有沒有說處置這事?」

柳婧搖了搖頭,道:「沒事的,我都處理好了。」

見她這麼一說,吳叔等人雖是不太相信,卻還是笑逐顏開。

柳婧一回到府中,便急急朝書房走去。

她一入書房,便把房門關上。拿出筆墨和紙帛等物,她沾了沾墨后,提了一口中氣,便在那紙帛上書寫起來。

不一會,一行筆峰冷峭,隱有縱橫之氣的隸書便出現在紙帛上。她所寫的正是:「賣身契。柳文景,吳郡陽河縣人氏,其父為柳行舟……」上百個字,在她筆下龍飛鳳舞地出現,仔細一看,赫然與鄧九郎所寫的一模一樣!

把那份賣身契寫完后,柳婧歪著頭看了看,提筆在那行字上劃了一個圈,嘟囔道:「這個收尾時要略向上揚。」

轉眼,她又自言自語道:「需要一模一樣的紙帛,紙帛鄧九郎的書房中有,隨時可以摸一份來。關健是印鑒。」

她走到窗邊,凝視著外面的窗景,心裡不停地尋思著:鄧九郎的那印鑒,是由最上等的田黃石雕刻而成,字是秦篆,周圍的花紋細品起來,正是一個鄧字。田黃石是難得的珍品,找個一樣的可能做不到。不過這不重要,重要是上面的雕工和字體花紋。我得找一個擅長金石雕刻的人,跟他學一學。只專心學著雕刻『南陽鄧擎』四個字的話,並不難。應該是一個月之功。

垂下眸,柳婧走回几案前。她伸出右手食指,用指甲在那賣身契下,原本放置印鑒的地方描了描后,柳婧唇角微微一揚。

她的指甲,轉向了那三年的字樣,在那年上輕輕按了按,她心裡尋思道:就改成三月吧……

她想,她現在出入自由,那麼要偷出那份原件賣身契,再換個調了包的,不是難事。

恩,本來她還急著救出父親,現在看來,原來屬於吳郡地頭蛇的吳郡太守已死,局勢已變。那些被放出獄的,不一定就真自由了。正如父親所說的那樣,他暫時繼續呆在牢里,靜觀其變最好。

救父親不用急,那她現在就等鄧九郎把鹽引給她。有了鹽引,那一船鹽就是官鹽,就是在吳郡也可以敞開賣的東西。甚至,有了這些鹽引和鹽,她還可以讓那些販鹽的商家倒過來求著自己……恩,正可以藉此結識一些商家。

就這樣辦吧。先把鹽處理了。結識一些商家多一些路后,再救出父親。然後再把那賣身契調包。

三個月時間並不長,說不定那些向朝庭報告張公公之死的人,重新回到吳郡時,三個月已經過去了。

到得那時,那一船鹽已售盡,父親也已救出,她們一家帶著金連夜逃走,他鄧九郎勢力再大,又能奈她何?

越是尋思,柳婧越是振奮。一時之間,剛剛在鄧九郎面前受到的鬱悶委屈憤怒,已全然消去。

對柳婧來說,她於金石一道本來研究,她又本來就擅寫各家字體,能夠模仿他人字體。所以,她對重新雕出一個『南陽鄧擎』的假印鑒出來,那是信心十足。

關在書房中,柳婧把自己下面的動作前前後後尋思一遍,越想越有信心之後。她一臉陽光地推開了房門。

房門外,她的三妹柳萱正在探頭探腦。看到許久沒有理會過的小妹,她上前一步就把她舉了起來。

柳萱先是受驚之下尖叫一聲,轉眼格格笑了起來。柳母正在旁邊的房中繡花,聽到小女兒的笑聲,不由探頭一看。

見到柳婧這模樣,柳母不由笑道:「怎麼今兒倒高興了?」

柳婧轉過頭,朝著柳母斯斯文文地笑道:「母親有所不知,孩兒是想明白了一個道理。」

柳母這下好奇了,她驚奇地問道:「什麼道理。」

柳婧尋思著文靜地說道:「是禍福相依這個詞。有時候呢,一件事就算是禍,擅加利用也可以變成福。」便如這次的賣身契,表面上她是失去了自由,可實際上呢?她得到了鹽引,她還可以利用『經常出入鄧九郎府第』這一身份,逼迫那什麼主管刑獄的人放了父親。然後,她只需要花點出精力學習一些雕刻之功,便可以把那賣身契由三年變成三月……等到那鄧九郎發現時,他們一家已逃之夭夭。他能奈她何?

??

粉紅票一百的加更章節送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