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四章閻王的由來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0-25 04:00  |  字數:3430字

柳婧聽到這裡,騰地站了起來。她走到一側的樟樹下,撫著那粗糙的樹皮一會,她蹙眉說道:「這其中有點不對。」

什麼不對,她也說不清,可她清楚地記得,每次與顧二郎見面時,他眼神中的對她的嫌惡,他語氣中對她的不屑就沒有掩飾過。

她不覺得他那樣子,是還願意娶自己的模樣。

想了想後,她轉向柳母說道:「母親,這婚約一事還是等救出父親後再說吧。現在不必尋思這個。」

柳母點頭道:「自是如此。」

這時,王叔站了起來,他解開放在一側的包袱,朝著柳婧說道:「大郎,這次我回揚州,顧公賺了我五十兩金的路費,途中用去三兩,還剩四十七兩,大郎你拿著。」

柳婧接過包袱,她從中拿出二兩金推到王叔的面前,剩下的交給柳母,轉向眾仆認真地說道:「我們都是一家人,多餘的話就不用說了。等救出父親後,家裡會拿出一大筆金,讓大夥松泛松泛。」

她那裡還藏了二三千兩金的鹽貨,自是有底氣說這個話。這裡的僕婦雖然不知詳情,平素從吳叔等人的對話中,也隱約知道自家大郎有了一筆了不得的財富。因此,雖然他們沒有私心,此刻聽到柳婧的承諾,還是歡欣起來。

在笑聲中,柳婧柳母和王叔又說了近一個時辰的話後,才放了王叔去休息。

而柳婧,則是身子一轉,朝著鄧九郎所在的府第走去。

吳叔他們還在那人手中呢,家裡的情況處理得差不多了,她也得去面見那人了。只是那人離去前,恰好懷疑了她,不知這一次見到自己不告而別,會不會大為惱怒?

只要一想鄧九郎,柳婧的心跳便有點亂。

於是,耽擱了大半天的柳婧,也無法保持淡定了。她乾脆朝著那鄧府大門快步走去。

不一會,柳婧便來到了大門口。

與去時不同,此刻那大門口,整整齊齊地站了兩列銀甲衛。這些手持寒戟,銀衣銀甲的高大侍衛,這些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冰寒中透著傲慢尊貴的皇城腳下來客,光是站在那裡,便讓人感覺到一種難以形容的威煞。柳婧一看,也像另外幾個訪客一樣,有點打退堂鼓了。

她猶豫來猶豫去了好一會,才一咬牙朝著那兩隊銀甲衛守著的大門走去。

看到柳婧走來,這些人依然面無表情。看到她渾若無事地走到了隊列中,另外幾個做官員打扮的中年人,也提步跟了上來。

他們剛一動,嗖嗖嗖幾聲尖哨的長戟划動地面的響聲傳來。卻是幾個銀甲衛同時把乾尖在青石地板上長長一拖,在發出一陣讓人牙酸的刺耳鳴叫後,他們的戟尖,齊刷刷地指向那幾個中年官員的腿腳處!

那幾人赫了一跳,同時向後一退。在他們退下時,幾個銀甲衛又齊刷刷收起了長戟。

眼睜睜看著柳婧無阻無攔地入內,一官員低聲問道:「那年輕人是誰?」「甚是面生。」「定然是個與鄧閻王有大交情的。這個時候,她居然都可以入內?」最後一人的話,引起了另外二人的共鳴。他們看著柳婧的背影,同時想道:是啊,這年輕人居然可以在這個時候入內,只怕是有點來頭。

柳婧哪裡知道這些人的所思所想?她正手腳發軟地朝院落中走去呢。

她現在也理不清自己對鄧閻王有什麼感覺。反正,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她就一直畏他……

走過大門,走過huā園,走過林間小路,柳婧來到了她出來的院落。

院落大門緊緊關上,門外同樣站著兩列銀甲衛。

與外面的銀甲衛不同,這些銀甲衛看到柳婧走來時,同時向兩側移了移,一人更是體貼的把院門拉了開來。

這樣子,分明是讓她入內啊。

柳婧膽戰心驚地想道:莫非,他給知道了什麼,所以在那裡等著對自己三堂會審?

雖是害怕,可她已走到這裡來了。當下,柳婧硬著頭皮朝前走去。

當她來到苑門口時,拉開一角的院落里,正傳來一個中年男子的冷笑聲「鄧家郎君,你再是huā言巧語,矯是飾非,於今也是於事無補!我看你還是把怎麼刺殺張公公一事,給從頭到尾說個清楚吧。」

柳婧這是第一次聽到,居然有人敢這樣跟鄧九郎說話。她不由腳步一頓。

回頭看了眾銀甲衛一眼,見他們無喜無怒,那鎮定自若的模樣,簡直一點也不為裡面的鄧九郎操心,不知怎麼地,柳婧也鬆了一口氣。

就在她站在苑門口,一時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入內時,另一個儒雅清朗的中年男子也開口了「鄧郎是權貴子弟,是世家郎君,換做平時,我們斷斷不會對你不敬。不過一次,實在是重關重大,張公公死後,所有的人證物證都指向了鄧郎。」

這人的聲音還沒有落下,與柳婧有過一面之緣的吳郡太守也端著臉呵斥道:「鄧家郎君,這世間是非曲直,全在人心。你身後雖有鄧氏一族,可這關係帝心震怒,關係吳郡蒼生的大事,還由不得你搪塞推拖!」

這三人,都是一副官員打扮。在三人的身後,還坐著十來個地方豪強。而在這些豪強的身後,又站了二三十個護衛。

這些人,全部以吳郡太守為首的三人馬首是瞻。在吳郡太守的聲音落下後,一個個都雙眼銳利,表情激昂地看著鄧九郎。那架式,渾然有一種「不懼豪強,便是權貴之子,也要與其抗爭」的凜然慷慨之態。

不知不覺中,柳婧目露擔憂之色地看向了坐在主榻上的鄧九郎。

這個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