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三章時機和婚約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0-24 21:30  |  字數:3577字

柳婧這時心生厭惡,腳步加快,轉眼便出了陽府大門。

不過這次與陽子遠相遇,她還是大有收穫,至少知道閔三郎已經不必再放在心上。要救出父親,她已沒有了阻力。

柳婧叫了一輛馬車,朝著監牢的方向前進。

這一路走來,時不時可以看到一個個被放出的儒生。據柳婧細細觀察後發妯,這些被放出的儒生要麼是有些名氣讓官家忌憚的,要麼就是家境富裕的。

不一會,馬車來到了監牢外面。

守在外面的獄卒,對於柳婧是很熟悉的,因為先入為主地把她當成一個貴介郎君,她一襲布衣時,他們也不敢輕視。

看到她緩步走來,兩個獄卒同時迎上前來,點頭哈腰地笑道:「小郎君又來看望柳公了?」

柳婧笑了一笑,她從袖袋中掏出兩碇金錁子塞在兩人手中,在他們的笑逐顏開中,柳婧一邊朝前走去,一邊隨口問道:「這陣子怎麼放出了這麼多人?」

一獄卒殷勤地回道:「郎君有所不知,那些人都是前陣子的刺客案中被拿進來的。現在聽說已查知了真兇,所以那些蒙冤入獄之人也可以放了。」

「哦。」柳婧止步,他回過頭看著兩獄卒,壓低聲音說道:「卻不知柳大人,可以成為那蒙冤入獄中的一個么?」

看向兩人的柳婧,笑得輕淡,語氣溫和平靜,可她的手心,此刻已然汗濕。

兩個獄卒相互看了一眼,他們都是老於世故之人,平素里經歷的冤獄錯獄不知多少。柳婧這話一出,他們便明白意思的。

眼前這位郎君,不就是想把那柳大人也混在那些人被冤枉的人當中,給順帶出牢嗎?

柳婧見兩人沉默,馬上又各塞了五個金錁子過去。

有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軟』,這兩人得了她的好處,那笑容更殷勤了。一獄卒朝四下看了一眼,拉著柳婧朝角落裡一站後低聲說道:「應該可以。」另一獄卒也介面說道:「郎君可以去找主管邢部司獄的黎君。」

這兩人的口氣十分肯定,一時之間,柳婧的心跳不可自抑地加快起來。

退後一步,柳婧朝著兩人一揖,低聲道:「具體要如何做來,還請兩位教我。」她一個貴氣不凡的郎君,對這兩個上不得檯面的獄卒行此大禮,這種尊敬,讓兩獄卒大為激動起來。

一獄卒感動地說道:「郎君重我啊。」

另一獄卒也嘆息道:「當今天下,許多儒生都是目中無人,只有郎君還保有古君子之風。」

感嘆過後,一獄卒馬上又道:「郎君要救柳大人的話,現在確實是大好時機。黎君在這吳郡管了多年刑獄,家裡有一妻五妾,那錢財,他是很喜歡的。」

另一獄卒也說道:「昨日有一殺人入獄的罪犯,也趁這個洗冤的機會放出去了。據說他們共拿出了六百兩金。」

聽到這裡,柳婧完全明白了。她朝著兩人再次一揖,說道:「多謝兩位教我。」

「應該的應該的。」

「不知郎君還去不去看過柳大人?」

「自是要去,還請兩位帶路。」

「郎君請跟上。」

一進牢中,柳婧才發現,這時刻的牢房,比以往的任何時侯都要熱鬧。一個個犯人緊緊抓著欄杆,眼巴巴地盯著外面。看到獄卒過來,他們一個個扯著嗓子嘶叫「冤枉啊,大人,我冤枉啊。」「大人,那些人能放出去,我也是無罪,也應該放出去啊。」「求大人明察秋毫啊。」

在這種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叫的嘶喊聲中,兩獄卒大為不耐煩,他們揮動著手中的鐵根,『砰砰砰』地敲打著鐵欄杆,在發出一陣陣刺耳的金鐵交鳴聲時,有些人被他們的鐵棍抽中,給痛得縮成了一團。

這種地方,總是充滿了陰暗和血腥,柳婧不敢細看,腳步一提朝著柳父的牢房走去。

外面這麼熱鬧,柳父也站出來了。看到柳婧,柳父急步走近。

「父親,孩兒來看你了。」柳婧看了一眼還在喝令著眾犯人的兩個獄卒,低聲道:「父親,孩兒問了他們,說是交六百兩金給主司刑獄的黎大人,父親也可以出牢。」她努力了這麼久的事,曦光就在眼前,柳婧的聲音因為激動而微顫。

柳父伸出手來。

他輕輕撫摸著柳婧的頭,一臉的溫柔慈祥,這個女兒,幾乎是一生下來他便親手把屎把尿,他這個父親對她的疼愛,那是遠遠勝過她的庶兄和三妹。

慈愛地撫著女兒,柳父說道:「姓黎的在這吳郡管了多年刑獄,我當時進來,也是經他的手。通過他放人,應該可行。」

見到得到了肯定的女兒神采飛揚,柳父一陣心酸。他慈愛地說道:「婧兒,跟父親說說外面的情況吧。」

「恩。」

柳婧知道,柳父之所以想知道外面的情況,是想替她把關護航,是怕她年幼不知世事而做出什麼錯誤的決定。

話說回來,讓柳婧來述說外面的事,那還真是她的內行。想她從來到吳郡後,一直都雇了二十個浪蕩子幫她收集消息。雖然重要的消息他們是收集不到的,可這吳郡的閑雜是非,那她比一般人還要清楚。

把自己知道的事一一訴說了一遍後,柳婧想了想,又把這次鄧九郎與顧呈會面的事說了說。

她越是說到後面,柳父便越是眉頭暗皺。當她說完,柳父已一臉凝重。他看向柳婧,低聲道:「孩子,按你這樣說來,現在的吳郡一團混亂,各方派系夾雜在一起,只怕一動不如一靜。」

頓了頓後,他盯著柳婧認真地說道:「讓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