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五十三章時機和婚約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大人,可以成為那蒙冤入獄中的一個么?」 看向兩人的柳婧,笑得輕淡,語氣溫和平靜,可她的手心,此刻已然汗濕。 兩個獄卒相互看了一眼,他們都是老於世故之人,平素里經歷的冤獄錯獄不知多少。柳...

柳婧這時心生厭惡,腳步加快,轉眼便出了陽府大門。

不過這次與陽子遠相遇,她還是大有收穫,至少知道閔三郎已經不必再放在心上。要救出父親,她已沒有了阻力。

柳婧叫了一輛馬車,朝著監牢的方向前進。

這一路走來,時不時可以看到一個個被放出的儒生。據柳婧細細觀察后發妯,這些被放出的儒生要麼是有些名氣讓官家忌憚的,要麼就是家境富裕的。

不一會,馬車來到了監牢外面。

守在外面的獄卒,對於柳婧是很熟悉的,因為先入為主地把她當成一個貴介郎君,她一襲布衣時,他們也不敢輕視。

看到她緩步走來,兩個獄卒同時迎上前來,點頭哈腰地笑道:「小郎君又來看望柳公了?」

柳婧笑了一笑,她從袖袋中掏出兩碇金錁子塞在兩人手中,在他們的笑逐顏開中,柳婧一邊朝前走去,一邊隨口問道:「這陣子怎麼放出了這麼多人?」

一獄卒殷勤地回道:「郎君有所不知,那些人都是前陣子的刺客案中被拿進來的。現在聽說已查知了真兇,所以那些蒙冤入獄之人也可以放了。」

「哦。」柳婧止步,他回過頭看著兩獄卒,壓低聲音說道:「卻不知柳大人,可以成為那蒙冤入獄中的一個么?」

看向兩人的柳婧,笑得輕淡,語氣溫和平靜,可她的手心,此刻已然汗濕。

兩個獄卒相互看了一眼,他們都是老於世故之人,平素里經歷的冤獄錯獄不知多少。柳婧這話一出,他們便明白意思的。

眼前這位郎君,不就是想把那柳大人也混在那些人被冤枉的人當中,給順帶出牢嗎?

柳婧見兩人沉默,馬上又各塞了五個金錁子過去。

有所謂『吃人嘴軟,拿人手軟』,這兩人得了她的好處,那笑容更殷勤了。一獄卒朝四下看了一眼,拉著柳婧朝角落裡一站后低聲說道:「應該可以。」另一獄卒也介面說道:「郎君可以去找主管邢部司獄的黎君。」

這兩人的口氣十分肯定,一時之間,柳婧的心跳不可自抑地加快起來。

退後一步,柳婧朝著兩人一揖,低聲道:「具體要如何做來,還請兩位教我。」她一個貴氣不凡的郎君,對這兩個上不得檯面的獄卒行此大禮,這種尊敬,讓兩獄卒大為激動起來。

一獄卒感動地說道:「郎君重我埃」

另一獄卒也嘆息道:「當今天下,許多儒生都是目中無人,只有郎君還保有古君子之風。」

感嘆過後,一獄卒馬上又道:「郎君要救柳大人的話,現在確實是大好時機。黎君在這吳郡管了多年刑獄,家裡有一妻五妾,那錢財,他是很喜歡的。」

另一獄卒也說道:「昨日有一殺人入獄的罪犯,也趁這個洗冤的機會放出去了。據說他們共拿出了六百兩金。」

聽到這裡,柳婧完全明白了。她朝著兩人再次一揖,說道:「多謝兩位教我。」

「應該的應該的。」

「不知郎君還去不去看過柳大人?」

「自是要去,還請兩位帶路。」

「郎君請跟上。」

一進牢中,柳婧才發現,這時刻的牢房,比以往的任何時侯都要熱鬧。一個個犯人緊緊抓著欄杆,眼巴巴地盯著外面。看到獄卒過來,他們一個個扯著嗓子嘶叫「冤枉啊,大人,我冤枉埃」「大人,那些人能放出去,我也是無罪,也應該放出去埃」「求大人明察秋毫埃」

在這種震得人耳朵嗡嗡直叫的嘶喊聲中,兩獄卒大為不耐煩,他們揮動著手中的鐵根,『砰砰砰』地敲打著鐵欄杆,在發出一陣陣刺耳的金鐵交鳴聲時,有些人被他們的鐵棍抽中,給痛得縮成了一團。

這種地方,總是充滿了陰暗和血腥,柳婧不敢細看,腳步一提朝著柳父的牢房走去。

外面這麼熱鬧,柳父也站出來了。看到柳婧,柳父急步走近。

「父親,孩兒來看你了。」柳婧看了一眼還在喝令著眾犯人的兩個獄卒,低聲道:「父親,孩兒問了他們,說是交六百兩金給主司刑獄的黎大人,父親也可以出牢。」她努力了這麼久的事,曦光就在眼前,柳婧的聲音因為激動而微顫。

柳父伸出手來。

他輕輕撫摸著柳婧的頭,一臉的溫柔慈祥,這個女兒,幾乎是一生下來他便親手把屎把尿,他這個父親對她的疼愛,那是遠遠勝過她的庶兄和三妹。

慈愛地撫著女兒,柳父說道:「姓黎的在這吳郡管了多年刑獄,我當時進來,也是經他的手。通過他放人,應該可行。」

見到得到了肯定的女兒神采飛揚,柳父一陣心酸。他慈愛地說道:「婧兒,跟父親說說外面的情況吧。」

「恩。」

柳婧知道,柳父之所以想知道外面的情況,是想替她把關護航,是怕她年幼不知世事而做出什麼錯誤的決定。

話說回來,讓柳婧來述說外面的事,那還真是她的內行。想她從來到吳郡后,一直都雇了二十個浪蕩子幫她收集消息。雖然重要的消息他們是收集不到的,可這吳郡的閑雜是非,那她比一般人還要清楚。

把自己知道的事一一訴說了一遍后,柳婧想了想,又把這次鄧九郎與顧呈會面的事說了說。

她越是說到後面,柳父便越是眉頭暗皺。當她說完,柳父已一臉凝重。他看向柳婧,低聲道:「孩子,按你這樣說來,現在的吳郡一團混亂,各方派系夾雜在一起,只怕一動不如一靜。」

頓了頓后,他盯著柳婧認真地說道:「讓為父出獄之事,你先別急。再觀察幾天再做決定1

見柳婧迷糊地看著自己,柳父嚴肅地說道:「有時局勢不明之時,不如靜而旁觀。現在父親在牢里很安全,你不用擔心。明白了么?」

柳婧楞楞地點頭。

半個時辰后,柳婧出來時,還有點迷糊。不過雖然想不明白,她還是決定按照父親所說的行事。也許正如父親所說的那樣,局勢不明之時,不如靜而旁觀。現在雖是營救父親的良機,可那六百兩黃金,家裡根本拿不出來。要救父親,她得去取出一些鹽貨,再給換成金。可那樣就動作太大了,在這個混亂時候,還真不是妥當之舉。

在蹙眉思索中,馬車停了下來。柳婧伸頭一看,原來已到了柳府所在的街道了。

她連忙下了馬車,朝著家門口大步走去。

剛剛進入府門,一陣說話聲便從裡面傳來。看到柳婧走來,一僕婦煥:「大郎大郎,王叔回來了。」

「什麼,王叔回來了?」柳婧一喜,大步沖了進去。

就在她急沖而入時,明顯消瘦了不少的王叔,一個箭步從裡面沖了出來。來到柳婧面前,他屈膝便是一拜。在柳父急忙扶住時,王叔抬頭打量著柳婧,哽咽地說道:「大郎,我回來了。」

「叔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歷時三個月,王叔從吳郡趕到洛陽,又從洛陽趕回。不用說,這一路必是風塵僕僕,日夜兼程的。

柳婧扶著王叔坐好,一邊示意僕婦上酒菜,她一邊在王叔的對面坐下。

見王叔要說話,柳婧搖了搖頭,示意他先用過酒菜。

王叔匆匆吃了兩口,又要說話時,柳婧道:「叔別急,你離開吳郡多時。而在你離開的這段時日里,吳郡發生了很多事。」她把這幾個月發生的大小事簡略地說了一遍后,又提到今天去見過父親的事,然後說道:「王叔你看,現在情況如此,只怕顧公就算願意援手,也是無用了。」

王叔哪裡還吃得下?他放下碗筷,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遞給柳婧,苦笑道:「這信是顧公寫給吳郡太守的……本來這一路我還想著,有了這封信,大人就可出獄了。不過大人既然說了要等幾天,那就等幾天吧。這信還請大郎收好,怎麼用,全憑大郎做主。」

王叔一口氣說到這裡,人有點喘,拿起一側的酒喝了幾口。

一直在旁邊傾聽著的柳母,這時突然說道:「老王,你見過顧公后,有沒有提到顧二郎與我婧兒的婚約一事?他們有沒有提到說要解去婚約?」

做為母親,最關心的永遠是兒女。因此在這個節骨眼上,柳母想到的卻是這件事。

王叔匆匆咽下幾口酒,點頭道:「老奴說了,也問了。」

他這話一出,一旁的婢僕都側耳傾聽起來,便是柳婧,也定神望去。

王叔又咽下一口酒,順通了氣后,他認真地說道:「夫人有所不知,我這次在顧公那裡,並不曾遇到冷落。」頓了頓,他嚴肅地說道:「顧公對我十分客氣,我問及婚約一事後,顧公便說:當初定下婚約時,兩兒女是彼此有心的,去年時,顧公曾經就婚約一事問過二郎。當時二郎的回答是:他會娶柳氏阿婧,但不是現在1

一句話令得柳母和柳婧面面相覷后,王叔又道:「顧公還跟老奴說,他們顧府,其實不曾因昔日戲弄之事而怪罪阿婧。他還說,小女孩天資過人,性子驕縱在乎難免,聽說這幾年親家公親家母一直在嚴加管教,想來現在的阿婧,是既聰慧又可人了。」

##

例行更新送上,我繼續去碼加更章節。我看了一下,美人溫雅離新書第一隻有七八十票了,大夥再幫我一把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