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五十二章陽府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p> 隨著這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閔氏被扇得身子打了半個轉,見狀,柳婧打了一個寒顫,而陽子遠卻興奮得呼吸有點急促起來。 他右手扣住閔氏的衣襟,一把摸向她高聳的胸乳,重重抓了一把后,陽子遠吃吃...

陽子遠說到這裡,又恢復了斯文俊雅,只見他朝著外面的馭夫說道:「走,回府去。」

「是。」

在馭夫的朗應聲中,陽子遠轉向柳婧笑得爽朗「柳兄千萬別惱,實是這陣子,我這心裡著實快活。可這吳郡雖大,我陽府人雖然不少,能與我分享這快樂的人實在不多。今日既然遇上了柳兄,那咱們兄弟也就聚一聚,呆會,我讓我那小妾弄幾道拿手的烹肉給你吃。」

柳婧睜大眼,奇道:「閔府小姑也會烹肉?」僅有的幾次見面,那閔府的小姑一直是驕縱橫蠻自信的,那樣的一個地方豪強的嫡女,分明是錦衣玉食的主,她還真不信閔府小姑會做這皰廚之事。

陽子遠聞言哈哈一笑,道:「當然不是那閔姓小妾,是我另外一個小妾。」

柳婧聞言心中想道:這陽子遠年紀不大,妻妾都有幾個了。

見柳婧也不惱自己,陽子遠心情非常快活。他翹起一隻腳晃啊晃,慢慢品著盅中的酒,高興地說道:「柳兄說真箇的,這陣子我一直在琢磨你給我出的那主意。」

他晃蕩著足,語氣也慢悠悠地透著輕快「當時我和閔三都覺得那主意很有道理,都覺得這是閔府唯一的一次翻身機會。可這事不知怎麼地讓鄧閻王知道了,傳到他口中后,這麼好的主意,卻生生成了催命符咒。鄧閻王覺得,明明他放了閔府一手,閔三卻依然不知好歹,明知有他在這揚州一天,就要禁這私鹽販運一天。可閔三卻依然故我,硬要打了他的臉,他不拿下閔三,在這吳郡之地將沒有威懾力…這道理,我也是閔三被抓后,才突然悟透的。當鄧閻王知道這事的那一刻起,閔府就徹底玩完了。」

說到這裡,陽子遠斜眼看向柳婧,笑道:「柳兄,你當時有沒有想到會出現這個後果?」

柳婧低眉斂目,她慢慢抿了一口酒後,搖了搖頭,輕聲說道:「有所謂君不密失其國,臣不密失其身。閔三連自己的秘密也守不住,丟失性命也是活該。」

語氣冷淡,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她這話一出,陽子遠倒是神態端莊了。他正襟危坐地看著柳婧,良久后,他朝著柳婧施了一禮,說道:「柳兄說得甚有道理,子遠受教了。」這時的陽子遠,心裡在暗暗想道:以前與這柳文景打過幾次交道,看起來也就是一尋常儒生,卻沒有想到他有這般見識,看來這是一個值得交往的有出息之人。

這時的他,倒有點不敢輕視柳婧了。

兩人說說笑笑,很快便來到了陽府外。

比起閔府,陽府只是一個普通的府第。陽子遠停下馬車后,領著柳婧朝著書房走去,一邊走,他一邊叫道:「去把閔氏叫來。」

「是。」

那僕人退下時,柳婧突然想道,閔府小姑是知道自己本是女子的。她沒有想到一進府,陽子遠便讓人叫閔氏來見自己,不由想要退縮。

就在柳婧尋思著找個什麼借口離開時,一個女子的聲音從右側hu園中傳來「大哥呢,我要見大哥。」

剛叫到這裡,那女子一眼看到了陽子遠,便急沖而來,朝著他凄然叫了一聲「大哥,我有話要跟你說。」

這女子,正是陽子遠的三妹,那個嫁給閔三做妾的可憐女子。此刻,她一身素服,身形消瘦,眼圈紅紅的,整個人顯得十分憔悴。

看到自家三妹出現,陽子遠卻有點不耐煩,他蹙著眉頭說道:「你不是染了風寒嗎?不在院子里休息著,跑來這裡幹嘛?」

陽三妹流著淚哽咽地求道:「大哥,當初是你無論如何,也要把我配給閔三的。現在他出了事入了獄,你怎麼能就此置之不理?大哥,他是你給我找的丈夫啊,求求你,去救救他好不好?」

陽子遠臉色很冷,他不耐煩地叫道:「說你蠢你還真是蠢,他閔三風光時,哪裡看重你了?你又不是人家正經妻室,才這麼一二個月的夫妻,還念什麼恩道什麼不舍?還有,他閔三可是犯在殺人不眨眼的鄧閻王手中,你以為你哥哥有多大能耐,能從鄧閻王手中把他撈出來?」

說到這裡,陽子遠聲音一提,厲喝道:「把你們小姑拖下去。」

一聲命令使得幾個僕人衝到陽三妹面前,把她一押強行向後退去時,閔三府淚流滿面的凄然叫道:「大哥,大哥,你不能這樣埃三郎他以前也幫過你,你怎能見死不救……」

她還在叫著哭著,陽子遠一張臉已氣得鐵青,他朝著身後一人命令道:「想辦法勸她一勸。要是她執意不聽,就把她送到觀里去。」

「是。」

那僕人應了一聲是后,轉身離去。他才走出十步不到,卻撞上了一人。

隨著那僕人急急的道歉聲傳來,一個女子輕聲回了一句。而那女子的聲音一傳來,柳婧和陽子遠就同時回頭看去。

他們對上了站在桃樹下,正臉色蒼白地任由那僕人道著不是的閔氏小姑。

只是,這時刻的閔氏小姑,與先前完全不同,她臉上再也沒有了那種飛揚的神光,臉色蒼白,雙眼無神,整個人一襲素服,站在風中如一呆小hu同時,她頭上的烏髮也梳成了婦人髮髻。

見到是她,陽子遠一聲冷笑。他朝她揮了揮手,喚道:「過來。」

閔氏小姑低下頭,木然地走了過來。

陽子遠轉向柳婧,笑道:「柳兄,當初她是什麼模樣,你可還記得?我可是直到現在,還記得那一日從閔府出來時,不過擋了她一下路,她就揚起了巴掌要扇我!要不是閔三喝住,我堂堂大丈夫,就要被她一個婦人當著那麼多下人扇了一掌了1

說到這裡,他猛然抓住閔氏的肩膀朝自己一帶。把她扯到身邊后,他右手一反,一個重重的耳光『叭』地扇了過去。

隨著這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閔氏被扇得身子打了半個轉,見狀,柳婧打了一個寒顫,而陽子遠卻興奮得呼吸有點急促起來。

他右手扣住閔氏的衣襟,一把摸向她高聳的胸乳,重重抓了一把后,陽子遠吃吃笑道:「柳兄,這婦人雖說看起來瘦,身子骨還是挺豐潤的。要是柳兄有興趣,今兒與我一道玩玩她?」

這話一出,閔氏身如抖糠,而柳婧則是臉一沉。她朝著陽子遠一拱手,冷冷地說道:「道不同不相與謀,陽家郎君,柳某就此告退了。」

說罷,柳婧身子一轉,大步朝外走去。

柳婧的憤然離去,讓陽子遠有點難堪,但同時也拉回了他的理智。就在他蹙起眉頭時,也不知閔氏與他說了幾句什麼話,當下陽子遠手一松,放任著閔氏朝著柳婧跑來。

不一會,閔氏便追上了柳婧,她回頭看了一眼被濃密的樹夷陽子遠,伸手把柳婧的衣袖一扯「你別走,我有話跟你說1語氣依然和以前一樣,絲毫沒有客氣的成份。

柳婧停下了腳步。

她回頭看著閔氏,見她對上自己時,那倔強中透著惡意的眼神,不由冷冷地想道:原來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閔氏哪知她在想什麼?她四下張望了一眼,還是不放心,把柳婧朝樹林中一扯。轉頭盯著她,低聲說道:「你去找顧郎,告訴他我在這裡,讓他來救我。」提到顧呈時,閔氏眼中神采奕奕,一張消瘦蒼白的臉,如同那就要枯謝的桃hu,流露出最後一縷殘紅。

對顧呈,閔氏曾經有過懼意。不過經過家裡的這種變故,她突然想明白了,在這世上,只有壞人才能過得更強大,顧郎的那一點點可怕算什麼?她現在只覺得,正是顧郎可能有點壞,才意味著他不是一個正直卻無能的普遍男人,而是真有本事保護自己的那種人。

對著直到現在,還在對自己頤指氣使的閔氏,柳婧有點好笑。

她輕聲說道:「我為什麼要替你去找顧郎?」

柳婧這刻意壓低的,帶著譏嘲的聲音一出,閔氏便是一怔。她顯然沒有想到過,以前在自己面前,總是退避的柳婧會如此說話。

怔忡過後,她冷著一張臉威脅道:「你不去,我就把你本是女子的事傳出去,讓所有人都來笑話你1生生一副抓住了柳婧的把柄,所以有恃無恐的模樣。

柳婧慢慢搖了搖頭。

她輕聲道:「隨便你。」

丟下這三個字后,她扯回被閔氏緊緊揪在手中的衣袖,轉身大步離開。

見到柳婧居然真無所謂,閔氏一慌,她連忙跑了出來,追向柳婧。

柳婧對這個女子已生厭煩,更不想在這種地方與她爭持,當下聲音一提,朗聲叫道:「來一個人——」

她的聲音如此響亮,直是遠遠傳出。閔氏剛衝到她身後,聽到她這麼大叫一聲,不由腳步一頓。聽到好幾個人朝這邊走來時,她咬著唇向後縮了縮。

不一會功夫,幾個僕人便出現在柳婧面前。不等他們行禮,柳婧便斯文地一禮,清聲說道:「我迷路了,還請諸君帶我出府。」

「原來如此,郎君請隨我來。」

「多謝。」

看著柳婧跟在一僕人身後,朝著大門走去,看到她步履穩健頭也不回,分明是真不怕她把她本是女子所扮的事叫嚷出去,一時之間,閔氏愣住了。突然的,發現自己又失去了一個機會的閔氏,突然慌亂起來。

粉紅票四十的加更章節奉上。恩,以後的加更章節,會盡量維持在三千字。謝謝大夥這兩天的支持,也請大夥繼續扔粉紅票給我,讓我成為新書月票榜第一。我看了一下,現在約摸還有個一百票就成第一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