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四十九章三人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某早在洛陽時,便聽聞了鄧郎的大名。世人都說,鄧氏有子,閻王有怒……鄧郎如此大名,顧某直到今日才得見真顏,真是萬分榮幸。」 此刻的顧呈,風度翩翩,蒼白俊美的臉上,透著一種詩書滿腹,金馬玉堂的高雅...

新書初入V,求正版訂閱,求粉紅票。恩,粉紅票每增加二十,便加更一章。

##

顧呈這般站在房門口,修長的身影擋去了大半日頭。

見他一進門便一動不動了,依然低頭行雲流水般提筆書寫著的鄧九郎,頭也不抬地問道:「顧郎遲遲不入,何也?」

這個時候,不管是堵在門口不入內的客人,還是提筆書寫連頭也不抬的主人,都透著一種不合禮儀的傲慢。在一邊研墨的柳婧抬起頭,她先看了一眼鄧九郎,從他的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后,又抬頭看向顧呈。

顧呈正在陰著眼睛盯著她,四目相對時,不知為什麼,柳婧生生打了一個寒顫……

見到柳婧的目光有點躲閃,顧呈這才提步。

他大步走入堂房,卻在該止步時不曾止步。便這般一直走入堂房中,一直來到柳婧身側。盯了她一眼后,他解去自己的外袍,輕輕地披在了柳婧身上。然後,他白而瘦長的手指輕輕地拂了拂,在把柳婧的烏髮全部置於掌中后,他三兩下把它挽了起來。然後順手從几案上拿起一根閑放的毛筆定住成髻……

做完這一系列的動作后,他又開始給柳婧扣上外袍。

柳婧木楞楞地站在那裡,直到顧呈那低沉悠揚的聲音,在堂房中宛轉流蕩,「看你冷成這樣……也不注意一些。」聲音極動聽,卻有一種格外的冷凝,彷彿在警告,也彷彿在冷酷的告誡她什麼。

柳婧猛然清醒過來,她睜大水潤烏亮的眸子看著他。感覺到他給自己系的外袍過緊,那繩結都鎖住她的咽喉了。當下,柳婧反射性地伸出手,想要把外袍脫下。

就在這時,她那正在解去繩結的右手,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柳婧低頭一看,這一看,她對上了顧呈那重重握著她右手手腕的大掌。只這麼一會,她那白皙的手腕,便已變得青紫!

疼痛中的柳婧迅速地抬起頭來。

她再次迎上了顧呈的目光,此時此刻,他那深濃中泛著紫光的眸子,如此溫柔多情地看著她,那眼神專註得,彷彿她從來就是他的唯一。

只是……

她的手腕好痛!真的好痛好痛!

就在柳婧的眼中不由自主的湧出水氣時,鄧九郎低沉含笑的聲音傳來,「文景,過來給我研墨。」

鄧九郎這一句話十分簡單,甚至還含著笑。

可不知為什麼,隨著他這一句話一出,柳婧簡直是條件反射的向後猛退一步,迅速地與顧呈拉開了距離。而背對著鄧九郎的顧呈,也是身軀一僵,那雙多情的眸子,這時似是受到了什麼威脅一樣,警惕地陰了起來。

這時,鄧九郎帶著幾分散漫的笑聲響起,「真沒有想到,顧郎竟與文景相識?」

鄧九郎越是這般散漫這般微笑,柳婧就感覺到,顧呈越是警惕。當下,顧呈收回放在柳婧臉上的目光,微笑回頭,「恩,相識多年了。」

他轉過身去。

他對上了鄧九郎。

鄧九郎正懶洋洋的倚在几上,雙手抱胸地也在看向顧呈。

如以往,不管是在洛陽還是在吳郡偶然遇到時一樣,鄧九郎那比很多美女還要扎眼的臉上,有著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他那亮如星辰的眼中,也盪著一種笑意,只是這笑意是如此的冷,冷得直讓顧呈能感覺到這人流露出的殺氣。

顧呈與他對視良久后,提步走到鄧九郎的對面的榻幾坐好,便這麼大賴賴地坐下,也不寒喧,顧呈便姿容高雅斯文地開口道:「顧某早在洛陽時,便聽聞了鄧郎的大名。世人都說,鄧氏有子,閻王有怒……鄧郎如此大名,顧某直到今日才得見真顏,真是萬分榮幸。」

此刻的顧呈,風度翩翩,蒼白俊美的臉上,透著一種詩書滿腹,金馬玉堂的高雅。從窗口透過來的陽光下照耀下,他不管是一舉一動,還是一抬眸一含笑,都恰到好處,彷彿是那玉雕成的像,無一處不完美,卻也無一處不透著一種匠心!

鄧九郎也懶洋洋地坐了下來。

他整個人向後一倚,靜靜地瞅了顧呈一會後,鄧九郎傾身。他這般傾著身,這般含著笑,認真地看著顧呈,鄧九郎聲音輕柔地說道:「鄧某倒是慚愧了。直是來到吳郡,鄧某才知道,原來那個在洛陽風流冷煞的顧呈,卻原來是個了不起的兒郎。」

他給自己和顧呈各把酒盅滿上后,舉起自個的酒盅,抬頭抿了一口,然後,他把那酒盅朝著顧呈晃了晃,微笑著說道:「顧郎為人,便如這酒。這酒名為『血色之月』,它初初看時,色呈青碧之色,宛如世間有德之士,光風霽月幾可見底。不過晃上一晃,這酒便有縷縷血絲滲出。」

說到這裡,他含著笑雙眼熱切地看著顧呈,認真地說道:「顧郎以為如何?」

他這話,分明含有很多柳婧所不知道的信息。柳婧瞪大眼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不知不覺中,她已屏住了呼吸,全神傾聽起來。

鄧九郎這話,顯然說中了什麼,當下,顧呈那蒼白俊美的臉色,微微一滯。不過這種表情只是一晃而過,要不是柳婧特別注意他,根本不曾發現。

在鄧九郎熱切地笑容下,顧呈端起那酒品了一口。

慢慢咽下,顧呈放下酒盅,微笑道:「原來這就是『血色之月』,果然是盛名之下,其實難符。看這酒色,何等青碧鮮紅,便如那玉宇瓊樓,天生便是不凡。可惜,可惜,終是醞釀時少了時侯,味失於青澀,色過於華艷,空負盛名,其實不如草芥。真是可惜!可惜1

「是么?」鄧九郎揚起了唇。只見他目光微凝,一瞬不瞬地盯住了顧呈。

然後,只見他舉起那裝有『血色之月』的酒樽,略略抬高后,五指那麼輕輕一松。

『叭』的一聲,酒樽從他手指間滑落,重重砸向地面,轉眼間那秦朝傳下來的,造價昂貴的酒樽和樽中美酒,全部碎成了片。

一樽酒份量不少,這般打碎了,直染濕了一大片地毯。

在堂房中變得安靜無聲中,鄧九郎拿出一塊手帕,動作優雅中,帶著絲絲冷意地拭著他自個的手。

一邊擦拭,他一邊聲音輕柔地說道:「顧呈,二月初五丙申日,你在何處?」

在顧呈慢慢陰沉的目光中,鄧九郎姿態優雅,舉手投足間,透著一種無法形容的凌人貴氣地說道:「今日請來顧郎,鄧某隻是想問顧郎一事,二月初五丙申日,顧郎身在何處?還有,二月二十三日凌晨之時,與顧郎會面的,又是何人?」

這番話,鄧九郎說得緩慢,斯文又優雅。

可是,不管是他身邊的銀甲衛,便是柳婧也已發現,當鄧九郎以這種輕柔的,甚至帶著溫柔的語氣說話時,其實是他最可怕之時。

顧呈陰著眼睛與鄧九郎直直相對。

過了一會,顧呈騰地站起,他雙手伏在几上,低著頭緊緊地盯著鄧九郎,森寒地說道:「鄧家郎君這話,顧某聽不明白。」

嘴裡說著不明白,他身子一轉,竟是提步就走。

安坐在榻上的鄧九郎,身子微微後仰,以一種閑適而又洞察一切的眼神,微笑地看著顧呈離去。

顧呈走著走著,眼看就要走出房門了,他像想到了什麼似的,緩緩轉頭。

轉過頭,他盯著柳婧,冷冷地說道:「柳文景,你不準備離開這裡么?」說這句話時,他的聲音非常沉。

柳婧沒有想到,他人都要走了,卻又停步說上這麼一句。她眼角瞟到了鄧九郎,想起柳二和吳叔等人都還在他手中,便搖了搖頭,說道:「我,我還有事……」

幾乎是她的聲音一落,顧呈的臉色便是一冷,他目光陰寒地盯著柳婧那隻揉搓著青紫右手腕的手……

他只是盯著,他什麼話也沒有說話。

可是剎那間,柳婧那揉搓手腕的動作一僵,同時,她也猛然想起:是了,顧呈是知道我本是女子的,我與他的婚約還不曾解去,就這樣背著他與別的男子孤男寡女的同處一室,確實於禮不合。

可是可是,我現在情況特殊,吳叔他們還在鄧閻王的手中呢!

於是,她在顧呈的逼視中,慢慢垂下雙眸,避開了他地盯視。

顧呈臉一黑,他衣袖重重一甩,大步走了出去。

而一側的鄧九郎,卻是用拳頭抵在薄唇邊,像是嗆住了似的,一邊笑一邊咳嗽起來。

目送著顧呈遠去的身影,咳嗽了一陣的鄧九郎慢慢收了聲,他溫柔地喚道:「柳文景?」

每當他用這個語氣與柳婧說話,便意味著沒有好事。當下,柳婧寒毛一豎,警惕地瞪向他。

鄧九郎也沒有回過頭,他還在含著笑看著顧呈的背影,頓了頓后,他輕聲說道:「你好象得罪了你這個……咳,相熟之人了。」說這話時,他明顯頓了頓。柳婧一怔,想道:難道他知道了什麼?

不過現在不是想這個的時候,當下她眨了眨眼,迷糊地問道:「你們剛剛說的話……鄧家郎君,顧呈他是不是有點來歷?」

「是啊,」讓柳婧吃驚的是,鄧九郎居然爽快地回答了,他微笑道:「他的來歷,可大著呢。」

顧呈大有來歷?這她怎麼不知道?柳婧眨了眨眼,整個人都迷惑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