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四十八章鄧顧會面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鄧九郎那格外沙啞慵懶的聲音在她耳邊低沉地喚道:「柳文景?」 變成了木頭的柳婧想要應一聲,卻喉中乾澀發不出聲音。 這時,她的肩膀上響起他低沉溫柔的聲音,「我發現還挺喜歡你的……」 ...

關在地窖這三天,柳婧已習慣了黑暗,只是畢竟目不視物,走起路來便跌跌撞撞,歪歪扭扭。

她右手被牽,左手便小心地揮舞著,直到碰到東西才敢走下一步,偏這個時候,鄧九郎這廝走得飛快,拖得她的步子也不由不加快。

就在她剛摸到牆壁,卻來不及收步而生生撞上去時,那被她撞上的牆壁在眨眼間變成了一堵肉牆,還發出一聲悶哼。

是鄧九郎,他替她擋了一下……

柳婧一怔時,被她重重撞了一下的鄧九郎,又發出了一聲悶哼。

兩人同時止步,柳婧心驚地抬起頭,歉意地問道:「是不是撞得疼了?」

黑暗中,她雙眼被蒙,一張精美的臉在陰暗下顯得格外雅緻,可能是睡得不好,她的嘴唇發白,這般仰著頭張著嘴詢問的樣子,頗有幾分說不出的誘惑。

鄧九郎本是習過武的,身體強健得很,這般小小的撞一下,他哪有什麼感覺?剛才那兩聲悶哼,不過是提醒她讓她記得他的好……

不過她這麼充滿歉意的一問,這麼仰起頭努力想看他,卻什麼也看不清的小模樣,倒讓他起了興緻。

陰暗中,高大的鄧九郎低頭看向她。他揮了揮手,示意兩個銀甲衛先行離開后。他一手撐著牆壁,一張臉與柳婧越來越近,越來越近,漸漸的,兩人已呼吸可聞。

果然,感覺到他地接近,柳婧的一張臉,慢慢地開如沁紅。

鄧九郎越發興緻大起,他湊近她,薄唇輕輕在她鼻尖觸了觸。

他這個動作剛一做出,柳婧便似受了驚嚇一般,她先是僵硬得一動不動,轉眼臉蛋頸項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暈紅,接著,她的額頭卻是冒出汗了……

好端端地出汗做什麼?

鄧九郎悶笑出聲,在柳婧越發僵硬中,他把臉湊近她的耳朵,閉上眼把暈沉疲憊的腦袋朝她肩膀上一擱后,鄧九郎那格外沙啞慵懶的聲音在她耳邊低沉地喚道:「柳文景?」

變成了木頭的柳婧想要應一聲,卻喉中乾澀發不出聲音。

這時,她的肩膀上響起他低沉溫柔的聲音,「我發現還挺喜歡你的……」

柳婧先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轉眼,她的心臟開始砰砰砰砰跳了起來,她的手腳發軟,這廝那吐在她耳畔的那句『喜歡你』,令得她的臉都像火燒一樣燙紅。

就在這時,鄧九郎離開了她。

他的手探上她的額頭,放了一會後,他驚咦一聲,「怎地這般燙了?柳文景,你不會是聽了我的話,羞赧成這樣的吧?怪了,你柳文景堂堂一男兒,怎地聽到我這同樣身為男兒的一句『喜歡』就羞成這樣?難道,你真是天生的兔兒爺?」

柳婧:「……」

看到柳婧臉上的紅暈迅速地消退,看到她緊抿雙唇強忍羞怒,鄧九郎輕嘆一聲,奇道:「怎麼臉又不紅了?咦,你居然生氣了?」

她就不該生氣么?

柳婧越發咬緊牙關不說話。

鄧九郎饒有興趣地端詳著她的表情,直欣賞了一會後,他正準備再說些什麼,外面傳來了一陣說話聲。傾聽了下,鄧九郎說道:「行了,別磨蹭了,走吧。」說罷牽著她的手朝前走去。

這一次柳婧一邊走一邊低著頭,感覺到他那握著自己的溫熱的大手,她在心裡憤憤地磨著牙,恨恨地想道:總有一天,總有一天我……

不一會,兩人來到了地窖入口。

洞口的木板已然打開,鄧九郎牽著柳婧走了兩步樓梯,見她腳試探地掂了掂,踩上一層后另一隻腳再跟上,卻在上到第三層時腳一滑,整個人向下一倒。他連忙手一伸摟著她的細腰。感覺到他手掌的溫熱,柳婧臉孔又要漲紅,不過因為這廝先前的戲弄,她生怕他發現了自己的異常,便咬著牙儘力忽略腰間的觸感。

鄧九郎這時卻不耐煩了,他半摟半提地帶著她上完樓梯,出了洞口,又上了一輛馬車后,這才把她放到一側忙活起來。

聽到身側的衣袂移動聲,以及翻動紙帛的聲音,柳婧微微側頭,凝聽著外面的動靜。

在她這般凝聽中,不一會功夫,馬車停了下來。接著,柳婧蒙眼的布條被人一扯,她的眼睛便光亮大作。

三天了,整整三天,柳婧終於重見光明,她先是眯了眯眼,過一會才四下張望著。

這時,鄧九郎已跳下了馬車,似乎從出了地牢開始,他整個人便嚴肅起來。此刻也是,他那俊美的臉,氣色稍黯,下頜處有青青的鬍渣冒出來,眼下呈著青色,雖是腰身挺拔,氣度不凡,可任何人一眼就能看出,他定是幾天沒有休息好。

在柳婧望去時,鄧九郎對她理也不理,他手揮了揮,召來兩個婢僕后,命令道:「去抬一桶熱湯,給柳郎準備一套衣裳,讓他沐浴后就來見我。」說罷,他沉著臉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不一會便消失在柳婧的視野中。

柳婧目送著他的背影一會,在婢僕們的恭侯中下了馬車。

在等著婢僕們給她準備熱水沐浴時,她還在那裡擔心,這些婢女會強行要求服侍於她。不料她們提也沒提,把所有的東西放好擺齊后便行了一禮全部退出。

柳婧迅速地把門鎖好,一邊解著腰帶一邊從懷中掏出一個牛皮包。這裡面,裝的自然是她易容之物。自從那一日被顧呈逼著洗臉換回女裝,最後不得不以真面目走回家后,她便隨身帶著這些東西,以防意外發生。

躺在浴桶中,柳婧把自己從頭到足都搓洗得乾乾淨淨,直似把那地牢中的陰暗晦氣都沖個一乾二淨后,這才換好衣服塗好面容走了出來。

因頭髮沒幹,柳婧此時還是披著一頭烏髮的,至於她身上的藍色裳袍,則明顯大了不少,穿在身上顯得空蕩蕩的。

見她出來,兩婢女立刻上前,朝她一禮后說道:「柳郎,請。」卻是要帶她去見鄧九郎。

柳婧也不掙扎,她順從地跟在兩婢身後朝著前方的院落走去。看到這院落中人來人往的甚是熱鬧,卻每個人都拉著一張臉嚴肅的模樣,柳婧輕聲問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也不知鄧九郎怎麼交待的,一婢恭敬地回道:「回柳郎,三天前張公公被刺客刺中,重傷不治。眼下,這吳郡都有點亂。」

什麼?張公公死了?還是三天前?

柳婧回想著,她在入牢之前,可是沒有聽到張公公被刺死一事的,現在看來,那事情是發生在她入獄后了?

想到這裡,她打了一個寒顫,突然對自己在牢里住了三天感到慶幸。以張公公的地位和權勢,吳郡現在的大官小官和各路豪強,只怕是人人自危。說起來,整個吳郡,只怕只有牢里是最安全的。

這時她甚至慶幸父親還沒有出獄。

在柳婧的胡思亂想中,兩婢停了下來,朝著她笑道:「柳郎,大人就在堂房中。」說罷,她們向柳婧福了福,緩緩退下。

柳婧看著這並不顯華貴的堂房,提步朝裡面走去。

明亮的堂房中,鄧九郎顯然也沐浴更衣了,他一襲黑袍,烏髮也披散在肩膀上,有一滴水珠還順著他完美的額頭,慢慢滾下他高挺的鼻樑,沁入他那形狀完美的薄唇中。陽光照耀下,這人眉頭微鎖,俊美絕倫的臉上帶著幾分嚴肅,整個人透著一種朱門華堂的都雅和權勢在握的冷酷。

只看了一眼,柳婧便迅速低下頭來。

彷彿知道她已到來,把堂房當書房,正動作優雅地沾了沾墨開始書寫的鄧九郎聲音沙啞的命令道:「進來1說這話時,他頭也沒抬。

柳婧提步走了進去。

她來到他身前五步處,剛要停下,鄧九郎不耐煩的低沉聲音響起,「給我磨墨。」

柳婧看了他一眼后,低下頭,老實地走到他身側,慢慢地研起墨來。

這時正是午後,春日的陽光暖暖的透過紗窗,照在這兩個人的身影,頗有一種說不出的寧靜和諧。

就在這種寧靜中,又是一陣腳步聲傳來。然後,一個僕人在外面恭敬地叫道:「大人,顧家郎君到了1

什麼?顧家郎君?

正在磨墨的柳婧那手一頓。

鄧九郎沉靜的聲音在室內響起,「讓他進來。」

「是。」

外面那僕人的聲音傳來,「顧家郎君,我家大人請你入內。」

「是。」這一次,顧呈的聲音與以往都不同,特別乾脆,正因為過於乾脆,便少了以往那扣人心弦,宛如弦樂般的魔力,而多了幾分文人雅客的斯文從容。

聲音一落,一陣腳步聲傳來,然後,裡面是月白色長袍,外面披著一件暗紅色披風,臉色蒼白,俊美高雅的顧呈走了進來。

顧呈一入房門,便目光一轉,然後,他清楚地看到了站在鄧九郎身側,正披著濕淋淋的長發,為他研墨的柳婧!

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地方,會在這閻王之名揚於四海的鄧九郎身畔,看到自個那未婚妻。而且這兩人,都是剛剛沐浴過,都是頭髮披散,至於柳婧,身上的衣袍一看就有點大,分明就是鄧九郎穿剩下的……顧呈一怔之後,雙眼慢慢陰沉起來。

##

明天美人溫雅就要入V了,這個時候,我的心砰砰跳得又亂又慌。各位朋友,看一篇文用不了幾毛錢,平時你們都是丟在地上都懶得撿的,請把那幾毛錢扔到美人溫雅裡面好不好?另外,明天是二十二號,算一算我下個月雖然還有二十幾天算在新書期內,可真正能求新書粉紅票的,只有這個月。我想請大夥把粉紅票都扔給新書。恩,每多二十張粉紅票,新書便加更一章,也讓大夥能看個過癮。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