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十八章見面就逃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p> 對上柳婧的眼神,陽子遠咳嗽一聲,他有點羞愧地說道:「柳兄責怪得對,在下先前是有點失禮了。」嘆了一口氣,他又道:「不瞞柳兄,我陽府舉家搬到吳郡,要不是舍妹嫁與了閔三郎,吳郡哪有我一家子的立足之地...

這樣想著,柳婧急匆匆出了家門。

她現在去的地方是當鋪,她身上這身華服,可都是租來的,現在應該還了。同時,她也得想一想,怎麼才能賺到更多的錢。

柳婧坐在牛車中,走了一會,眼看當鋪就要到了,剛把自己的青布外袍拿出來,拉下車簾準備脫去外面的那件華貴外袍時,突然的,她目光一凝。

前方的一家玉器店中,小二正笑容可掬地迎進幾個青年人。走在中間的,是一個眉目俊美至極,一襲藍色布袍,做普通儒生打扮的青年……那青年,可不正是駭了她兩次的黑衣首領?

這人,她見了五次,一次是普通富家郎君,一次是黑衣首領,一次與兩個太監巡察使一塊,一次是抄人家產的貴介郎君,這一次,他卻變成了一個儒生了……真是好笑,吳郡就這麼大,他以為他換了一件衣裳,人家就以為他真是一個斯文儒雅的讀書人不成?呸,這個殺人魔王!

柳婧對這人畏懼太深,只好奇地看了一二眼,她便慌亂地把車簾給拉下,直到牛車駛到了當鋪面前,她才吁出一口長氣。

進了當鋪,柳婧把華服原封不動的奉還后,那當鋪的掌柜一邊送出來,一邊殷勤地說道:「郎君放心,那套裳小人給你留著,你要穿,隨時過來說一聲就可以了……」

掌柜的話還沒有說完,前方處,傳來一個極為優美動聽的聲音,「什麼裳給她留著?」

這話一出,掌柜的一怔,柳婧則是剎那間臉白如雪。

她不敢置信地抬起頭,木獃獃地看著那個倚在當鋪門口,正抱胸而立,溫柔地凝視著她的俊美男子一眼后,突然的,柳婧嗖地一聲,二話不說拔腿就沖!

她這個決定,做得非常乾脆利落,簡直是毫不拖泥帶水。那個掌柜嘴裡還在說著話呢,就見到寒喧的對象招呼也不打一聲,腿一提就如被人追魂一樣,在捲起一陣風從那俊美儒生面前刮過,然後狂奔而出,轉眼間那身影便消失在街道的人流中。當下,被這情景給搞懵懂了的掌柜瞪大了眼,直傻瞪著那個遠遠逃出的身影久久回不過神來。

過了好一會,那掌柜才看向那同樣愕然著的絕美男子,傻傻地提醒道:「閣下,小郎君跑掉了。」

美男子回過頭來,他收回因錯愕而微張的唇,不屑的冷笑道:「見也不敢見就逃?比起以前可差太遠了。」話是這樣說,他還是雙眼亮晶晶的一哼,「想逃?沒門兒。」說罷,他長腿一伸,追了出去。

一出當鋪,就是來來往往的人流,柳婧剛從虎口中出來,對她來說,見到那黑衣首領,便意味著他一個不高興,就會把自己當成常勇的同夥給送到監牢。便是他出於她不明白的心裡不曾如此對她,可前途乃至性命都被別人掌控,生死都在別人一句話的感覺實在太差,她現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避得那人遠遠的,越遠越好。

所以,她連自家的牛車也顧不得了,哪裡人多,便朝哪裡鑽去。如此狂奔一陣后,她抽空一回。,站在那街道的中央,正蹙著眉昂著頭四下搜尋的,可不正是那魔王?

當下,她身子一矮,越發朝著人多的地方鑽去。

如此跌跌撞撞地跑了一陣后,柳婧再回頭時,終於沒有看到了那人。當下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放鬆之餘,她人向牆壁一靠,彎著腰雙手撐著膝,大口大口地喘起氣來。

柳婧所站的地方,是街道旁的一家鋪面旁。這鋪面來往的比較少,柳婧撐著膝喘了一陣后,感覺到額頭上汗水淋淋,連忙從袖袋中掏出一個手帕來。

她剛準備拭汗,陡然的,一輛馬車一馳而來,那馬車馳速甚快,吳郡昨天晚上又剛剛下過雨。車輪一衝,便帶得泥水濺起,在柳婧的衣裳下擺上灑了一灘。

陡然遭遇到這種變故,愛乾淨的柳婧眉峰微蹙。這時,那馬車也在衝出兩步后停了下來,接著一個聲音傳來,「那位郎君身上給弄髒了呢。」這聲音很熟悉,似乎是陽子遠的三妹的聲音。

這聲音剛落,另一個少女傲慢不屑的聲音傳來,「不過是個著布袍的窮酸儒生,給他幾枚鐵錢就是。」

「阿妍不可這樣說,儒生最重風骨,你這樣會讓他生氣的……」不等她說完,那傲慢少女冷笑道:「儒生最重風骨?你大兄好象也是儒生啊,他好象不重風骨啊,這不,上趕著把你送到我三哥哥房裡做妾了?」這話太過傷人,幾乎是話一出口,馬車中便是一啞,接著,一陣強自壓抑的哽咽聲從馬車中響起。

柳婧抬起頭來。透過大開的車簾,看到那個被嗆得低頭落淚的少女,可不正是陽子遠的三妹?

當下,柳婧的目光轉向陽小姑旁的另一個少女。

在她的目光看來時,那少女正不耐煩地瞪著哽咽不已的陽小姑。她眉頭一挑正準備罵些什麼,想到真說重了,說不定這個剛剛嫁給三哥,正被三哥捧在手心疼著的愛妾要是想不開給鬧出什麼事來,到時難以下地的可是她自己,便又強行忍祝

正不耐煩之際,她感覺到了柳婧的目光,便眼一橫喝道:「看什麼看?窮酸1幾乎是窮酸兩字才出,她才看清,自己罵著的,卻是一個俊美儒雅,眼如泉水般乾淨的少年儒生。這儒生雖一身布衣,卻清姿秀骨,可與窮酸兩字掛不上鉤,不由的,她唇一抿,把剩下的話吞了下去。

正在這時,一輛馬車沖了過來,接著傳來了陽子遠充滿驚喜地叫聲,「柳兄?小嵐?你們都在這裡?」

叫過之後,陽子遠跳下了蔓大步走向柳婧,目光瞟過自家三妹和那同車的小姑后,他才轉向柳婧笑道:「柳兄,咱們又遇上了,真是巧埃」

與柳婧打過招呼后,他再轉向自家三妹和那個小姑,關切地問道:「阿妍,小嵐,你們與柳兄這是?」

柳婧看了他一眼,見到陽子遠雖是在向自己問話,眼中看著的卻是自家妹妹,那眼神中不無擔憂。便站在一旁沒有說話。

那阿妍瞪了陽子遠一眼,下巴一抬,傲慢地說道:「也沒什麼,就是不小心濺了點泥在他身上。」她朝著柳婧一指后,朝著陽子遠叫道:「陽家大哥,聽說你很會賺錢,這樣吧,你賠一點錢給這個儒生吧。」徑自哈哈到這裡,她朝馭夫叫道:「這裡有人處理了,走吧走吧,還愣著幹嘛?」

在她的叫聲中,那馭夫馬鞭一甩,馬車駛了開來。

目送著那馬車離去,陽子遠蹙了蹙眉。

剛發了一會呆,他轉過頭看向柳婧時,卻發現她早就提步走開了。陽子遠連忙追了上去,客氣地說道:「柳兄,你這個?」

柳婧停下腳步,溫文地回道:「濺點泥算什麼?陽兄無需在意。」她朝陽子遠一揖,淡淡說道:「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柳兄1陽子遠喊住她,蹙眉道:「柳兄可是對我有什麼不滿?」

柳婧回過頭來。她斯文溫潤地看著他,那清澈得像是會說話的眼睛中,明明白白地寫了一句『你明知故問』。

對上柳婧的眼神,陽子遠咳嗽一聲,他有點羞愧地說道:「柳兄責怪得對,在下先前是有點失禮了。」嘆了一口氣,他又道:「不瞞柳兄,我陽府舉家搬到吳郡,要不是舍妹嫁與了閔三郎,吳郡哪有我一家子的立足之地?再說,那閔三郎雖然有正室,可他長相俊朗,才華過人,又與洛陽的諸多世家郎君交好,是個手眼通天的人物。我三妹嫁給他,也不算辱沒了。」

聽著聽著,柳婧似乎捕捉到了什麼。就在陽子遠把話說完,誠懇地看向她時,柳婧突然想起來了,「剛才那位小姑,便是閔三郎的妹妹?」她的聲音溫雅隨意,「不知這吳郡,有幾個姓閔的大家族?」她突然記起來了,父親不是說過,出事那天,官府正要查閔府的船隻,然後不知出了什麼事,官府便跳過閔府,前來搜查父親的。她不知道閔府與父親一案有沒有關係,可在歷陽四十多天的收集消息中,她得到的最大的經驗便是,不管看起來多麼不起眼的小事,都有可能為她所用。

聽到柳婧的問話,陽子遠一曬,他微笑的,有點得意地說道:「吳郡就只一個閔府1說到這裡,他盯向柳婧,在對上她那內斂清雅的風姿,那清柳般柔軟修長的身段時,心神一動,提議道:「柳兄,我正受邀與妹夫他們一道用餐,你要不要去見見,也好結識結識?」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