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二十七章見面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口看向外面。看著看著,陽子遠突然輕嘆一聲,喃喃說道:「如此人物,才稱得上世家子弟,雍容都雅吧?」 柳婧順著他的目光一瞅,嚇得再次頭一縮。 陽子遠還在目送著那個腿長長的,正在...

柳婧這六年來,被父母關在深閨中養性,倒真是把她的人磨得文靜而不喜與人交際了。此刻聽到陽子遠地提議,她下意識便想拒絕。不過她馬上想道,要救出父親,把希望完全寄在吳叔等人身上並不好。萬一吳叔等人沒有在吳縣下河村查出什麼,那他們又會重新陷入僵局。

現在,她既對姓閔的有了點懷疑,一道見識見識也是可以。

當下,她朝著陽子遠一禮,笑道:「那,在下冒昧了。」

「哈哈,柳兄不必多禮。來來來,時辰不早了,我們上車吧。」

說罷,他迎著柳婧,一同上了他的馬車。

陽子遠的馬車剛剛駛出這條街道,掀開車簾張望的柳婧,便看到前方出現了一人。只是一眼,她便嚇得手一痙攣,那車簾也刷地一下給拉了個嚴實。

她的動作,陽子遠沒有留神,他正從另一個窗口看向外面。看著看著,陽子遠突然輕嘆一聲,喃喃說道:「如此人物,才稱得上世家子弟,雍容都雅吧?」

柳婧順著他的目光一瞅,嚇得再次頭一縮。

陽子遠還在目送著那個腿長長的,正在人群中迅速地穿梭,似是在尋找著什麼人的美少年。他盯了一陣后,又神往地說道:「柳兄,這才是真正的貴介子弟吧?縱[email protected]儒袍,也掩不去那張揚之氣,富貴之姿。」

這一次,他的感慨才落下,便聽到柳婧咬著牙冷笑道:「子曰,以貌識人,失之子羽。」

陽子遠自從識得柳婧以來,她說話總是斯斯文文,整個人也是內斂的,甚至因為過於內斂,而顯得有點懦和。他還是第一次聽到柳婧以這種譏嘲冷笑的語氣說話,不由怔了怔。

對上陽子遠驚訝的目光,柳婧側過頭去。她看向晃蕩的車簾,咬牙想道:我都跑得這麼遠了,那人居然還在追,還在找……

想到自己和他同在吳郡,而這吳郡只有這麼大。猛然的,柳婧打了一個寒顫。

見柳婧扭過頭去不與自己說話,以為她在鬧脾氣的陽子遠笑了笑。他打開車壁,拿出一樽酒朝著柳婧晃了晃,「柳兄,要不要喝一杯?」

柳婧搖了搖頭,低聲道:「多謝,我不喝。」

陽子遠給自己斟上一盅酒後,隨口問道:「對了柳兄,你說過你父親入了獄的,現在那事怎麼樣了?」

柳婧現在懷疑了閔府,哪會再跟他提這個。當下笑道:「家父一知交趕過來幫了忙,現在家父已經出來了。」

「當真?」陽子遠笑呵呵地說道:「這可是大好事啊,柳兄,來,干一杯吧。」

柳婧搖了搖頭,道:「我真不喝。」

「柳兄這可不行啊,丈夫在外面行走,豈能酒也不沾?」陽子遠說是這樣說,倒也不再勸,自顧自地斟了一點,慢慢品了起來。

不一會,馬車來到了一個酒家外。陽子遠帶著柳婧一邊朝二層閣樓走去,一邊說道:「柳兄可別小看了這酒家,它位於吳郡最繁華的幾條街道的要道處,人流眾多,生意極好。」

就在這時,柳婧突然說道:「陽兄,上次那個洛陽來的貴客可在上面?」

「你說那位貴客啊?」陽子遠語帶敬畏地說道:「說是在的。」

說話之際,兩人上了閣樓。這二層閣樓分成數個廂房,一個廂房外站著幾個身著幹練而布料極為精良的廝仆。這些人雖是廝仆,卻氣勢逼人,令得柳婧這個陡然貧賤的人這一對上,也有點壓力。

不過柳婧一轉眼,才發現有壓力的不止是她。一側的陽子遠這時腰也佝了,笑紋也綻開了,整個人比起平時,都猥瑣了三分。

就在陽子遠帶著柳婧,掛著諂媚地笑朝著那幾個廝仆所在的廂房走去時,突然的,廂房門大開,三個青年和一個三十來歲的華服中年人帶著一個管事一個儒生退出了廂房。柳婧瞟了一眼,那三個青年中,並沒有上次見到的那個洛陽來的高雅青年。

這行人步履匆忙。看到陽子遠,也沒有心留神走在陽子遠身後角落處的柳婧,那走在前面,一個柳婧有點面熟,顯然是閔三郎的青年朝著陽子遠壓低聲音急急說道:「快走,我看到姓鄧的那廝了。」

「姓鄧的?」陽子遠驚問道:「是那位嗎?他在哪裡?」他都沒有見過呢。

「剛才出現在樓下面了。這廝很難對付,我們分散下去,這陣子就不要聚堆了。」閔三郎急急地吩咐到這裡,率先下了樓。

而走在閔三郎幾人的後面的,那個華服中年走著走著,一眼看到了站在角落處的柳婧,陡然的,那華服中年雙眼一亮。不過這亮光持續不了二息又給熄了下來。

一側,陽子遠把那中年人的眼神都看在眼中,暗暗想道:嚴大人果然就好這一口,可惜了。而另一側,柳婧也把那華服中年的目光看在眼裡,她暗暗想道:這人怎地如此看人,他是誰?轉眼她看向陽子遠,暗暗警惕地忖道:難道說,這姓陽的把我請到這裡來,本是不懷好意?

就在兩人各懷心事時,閔三郎一行人已經下了閣樓。因他吩咐過要分散走的,所以陽子遠與柳婧還留在閣樓上。

站在閣樓,見閔三郎若有所思,柳婧突然問道:「那中年人是誰?他很有來頭么?」陽子遠的目光太火熱,簡直就像盯著一大堆金子。

「他啊?」閔三郎嘆道:「嚴大人是來自歷陽的豪強。整個歷陽的浪蕩子,三分中他可以管到一分,許多白的黑的生意,他都有份。這一次妹夫能請到嚴大人來,可是花了大氣力的。哎,只是時運不濟,這姓嚴地剛請來,洛陽也來人了。」

柳婧雙眼微亮,她似是無意地說道:「閔三郎這麼了得啊,那這吳郡的豪強時,他也是一個?」

陽子遠瞟了柳婧一眼,曬道:「柳兄你這就錯了。要是閔三郎只是吳郡的豪強之一,我用得著大把的金子灑下去,趕著倒貼嗎?閔家啊,在這吳郡都是數一數二的。」

柳婧有心想引出他的話,便疑惑地說道:「可是我昨日聽說那吳郡首富常勇給抄拿鎖拿了……閔三郎比起這常勇如何?」

聽她提起這個,本來興奮激昂,得意洋洋的陽子遠便是一僵。過了一會他意興索然地說道:「鎖拿常勇的是洛陽的大人物,我們吳郡只是小地方。」頓了頓,他嘆道:「雖是小地方的豪強,也夠我仰望的了。而柳兄你比我還不如,你是連仰望也沒有資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