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二十五章見面就逃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上了馬車。 柳母一上馬車,便默默地垂淚。柳婧知道母親心裡難受,她自己此時也是心潮起伏,更何況,今天與父親說了這麼多話,她要細細記憶一遍,多咀嚼幾道,也就沒有心情去安慰柳母。 ...

柳婧對父親一直是敬重的,她認真地傾聽著,等柳父說完,她二話不說便乖巧地點頭應道:「我知道了。」

柳父看到女兒聰明乖巧的樣子,眼中一紅。他伸出手在她肩膀上拍了一下,久久久久,都說不出話來。

這時,柳婧低聲問道:「大人,你這腳,是誰弄傷的?」

柳父疲憊地說道:「前陣子抓了很多人,我與那些浪蕩子給關在一起,爭持中被打傷了。」見到柳婧眼中的淚光,他抬起頭輕輕說道:「孩子,真是難為你了。」

他有很多話想說,可所有的話到了嘴邊,只有這句『難為你了』的感慨。

柳婧連忙搖頭,她走開一步,把位置讓給不停地拭著淚的母親。

一家人說了不到一個時辰的話,便有獄卒過來趕人了。臨走時,柳母給柳父留下了一堆衣裳和一些吃食,柳婧則是掏出五十兩黃金放在眾獄卒面前,請他們幫忙照看一下柳父,並找一個大夫給他治治腳。

她氣派足,拿出五十兩金時眼睛也不眨了下。眾獄卒心中不知她的底細,未免敬畏,當下一個個連迭聲地應了,還一直把她送上了馬車。

柳母一上馬車,便默默地垂淚。柳婧知道母親心裡難受,她自己此時也是心潮起伏,更何況,今天與父親說了這麼多話,她要細細記憶一遍,多咀嚼幾道,也就沒有心情去安慰柳母。

柳婧等人一歸屋,便讓僕人去還租來的馬車,就在柳婧想著自己身上的華服也應該歸還時,正好遇上了大步而來的吳叔。

見到吳叔,柳婧緊走幾步,她急聲問道:「叔,可有知道顧二郎的行蹤?」

吳叔搖了搖頭,苦澀地說道:「全無頭緒。」

這個回答其實在柳婧的意料當中。

見她沉吟,吳叔問道:「大人在獄中可好?」

柳婧簡要地把今天的見面說了一遍后,道:「吳叔,顧二郎怕是難以找到。我們還是自己想辦法吧。這樣,你明天帶著家中的三個男僕趕去吳縣下河村,阿五和柳二的老家去看看。記著,此行至關重要,你們一定要掩藏行跡,最好是扮成行腳商人悄悄地打聽,千萬不要驚動了阿五和柳二的家人。」

她想,如果真是這兩個人陷害自己父親,多半會以為,柳家無男丁撐著,早就被債主逼得家破人亡了,說不定正放心大膽的逍遙著呢。這種情況下,自家可不能打草驚蛇了。

吳叔重重點了點頭,「大郎放心。」

柳婧又交待他幾句后,示意吳叔先行離去。看著吳步離開的背影,柳婧暗暗想道:從常勇那裡得來的一百金,今天見一次父親就花去了六十五兩。這也就罷了,如果那些獄卒真善待父親,真給他找了大夫看傷也就罷了。如果那些人陰奉陽為,少不得又有一通計較。

想來想去,當務之急有二件事,一件事已讓吳叔帶人去辦了,另一件事,則是繼續掙錢。這一百兩金用不了幾日,她也再找不出第二個常勇那樣,可以讓她輕鬆得一筆錢的主。

自古以來官司之事最是費錢,她還需要很多很多的錢財埃

這樣想著,柳婧急匆匆出了家門。

她現在去的地方是當鋪,她身上這身華服,可都是租來的,現在應該還了。同時,她也得想一想,怎麼才能賺到更多的錢。

柳婧坐在牛車中,走了一會,眼看當鋪就要到了,剛把自己的青布外袍拿出來,拉下車簾準備脫去外面的那件華貴外袍時,突然的,她目光一凝。

前方的一家玉器店中,小二正笑容可掬地迎進幾個青年人。走在中間的,是一個眉目俊美至極,一襲藍色布袍,做普通儒生打扮的青年……那青年,可不正是駭了她兩次的黑衣首領?

這人,她見了五次,一次是普通富家郎君,一次是黑衣首領,一次與兩個太監巡察使一塊,一次是抄人家產的貴介郎君,這一次,他卻變成了一個儒生了……真是好笑,吳郡就這麼大,他以為他換了一件衣裳,人家就以為他真是一個斯文儒雅的讀書人不成?呸,這個殺人魔王!

柳婧對這人畏懼太深,只好奇地看了一二眼,她便慌亂地把車簾給拉下,直到牛車駛到了當鋪面前,她才吁出一口長氣。

進了當鋪,柳婧把華服原封不動的奉還后,那當鋪的掌柜一邊送出來,一邊殷勤地說道:「郎君放心,那套裳小人給你留著,你要穿,隨時過來說一聲就可以了……」

掌柜的話還沒有說完,前方處,傳來一個極為優美動聽的聲音,「什麼裳給她留著?」

這話一出,掌柜的一怔,柳婧則是剎那間臉白如雪。

她不敢置信地抬起頭,木獃獃地看著那個倚在當鋪門口,正抱胸而立,溫柔地凝視著她的俊美男子一眼后,突然的,柳婧嗖地一聲,二話不說拔腿就沖!

她這個決定,做得非常乾脆利落,簡直是毫不拖泥帶水。那個掌柜嘴裡還在說著話呢,就見到寒喧的對象招呼也不打一聲,腿一提就如被人追魂一樣,在捲起一陣風從那俊美儒生面前刮過,然後狂奔而出,轉眼間那身影便消失在街道的人流中。當下,被這情景給搞懵懂了的掌柜瞪大了眼,直傻瞪著那個遠遠逃出的身影久久回不過神來。

過了好一會,那掌柜才看向那同樣愕然著的絕美男子,傻傻地提醒道:「閣下,小郎君跑掉了。」

美男子回過頭來,他收回因錯愕而微張的唇,不屑的冷笑道:「見也不敢見就逃?比起以前可差太遠了。」話是這樣說,他還是雙眼亮晶晶的一哼,「想逃?沒門兒。」說罷,他長腿一伸,追了出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