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二十二章深仇啊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扯,又提步而行。 走著走著,一陣腳步聲傳來。 他再次回過頭去。 這一次,他看到了,他的身後,是亦步亦趨跟來的柳婧。對上他的目光,柳婧微微側過頭去,雙眼亂瞟就是不看他。貴介郎君再...

柳婧臉色大白。

幾個銀袍衛朝著柳婧大步走來。

柳婧看著那越來越近的銀袍衛,額頭上汗如雨下。

貴介郎君神色不動,只是微眯著雙眼,享受地看著她的掙扎。

就在那兩外銀袍衛大步走到柳婧身前,柳婧雙眼一閉正準備朝著他衝過去時。那貴介郎君突然哈哈笑了起來。

他的笑聲十分突然,令得柳婧一怔,睜開了雙眼。

對上她迷茫的眼,貴介郎君手一揮,示意幾個銀袍衛退下后,他走上一步,低頭把唇湊在柳婧的耳邊,他笑了笑后,突然在柳婧頸間一嗅,一個動作令得柳婧僵住后,他在她耳邊溫柔地說道:「柳郎真香礙…」他雙臂收了收,在她腰間摟了摟后,又低笑道:「恩,還這麼軟軟的,幾乎就跟女兒家一樣的軟。哎,可惜你是男兒,如果你是女兒身的話,這麼一抱你,我豈不是要把你娶回家了?」語氣明明傲慢,明明嫌惡,可他這低笑,這聲音,是如此溫柔,簡直是溫柔得近乎呢喃。感覺到他故意湊近她耳邊說話所噴出的熱氣,柳婧不知是羞到了極點,還是憤怒到了極點,一時之間,整個人都僵硬地站在那裡,一張臉紅得要滴出血來,便是那唇,也緊緊抿著,甚至因抿得太緊,那唇都成一線了。

這樣的柳婧,更令得貴介郎君低笑不已。就在他越發湊上前,那唇有意無意地劃過她耳際,就在他享受柳婧的僵硬和顫洱下一個舉動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不一會,一個銀袍衛來到了貴介郎君身後,低聲說道:「郎君,那廝到了。」

那士卒聲音一落,貴介郎君便慢慢鬆開了柳婧。他回過看向那銀袍衛,皺眉道:「怎來得如此之快?」

那銀袍衛一板一眼地回道:「屬下也不知。」這個回答顯然讓貴介郎君不滿意,他輕哼一聲。吩咐道:「貴客都來了,還在這裡耽擱做甚?走吧。」說罷,他把柳婧置之腦後,轉身就走。

他走了幾步后,也不知想到了什麼,腳步微頓,回頭看向柳婧。

柳婧正低著頭,因此,他的目光她沒有看到。

可能事情真是緊急,貴介郎君雖然還想耽擱一下,盯了柳婧一眼后,嘴角似笑非笑地一扯,又提步而行。

走著走著,一陣腳步聲傳來。

他再次回過頭去。

這一次,他看到了,他的身後,是亦步亦趨跟來的柳婧。對上他的目光,柳婧微微側過頭去,雙眼亂瞟就是不看他。貴介郎君再一瞅,果然,那百兩他搜出來的金子,柳婧又給悄悄地拿回去了。

看著跟在自己身後,明顯想混出常府的柳婧,貴介郎君不由哧地一笑。

聽到他的冷笑聲,柳婧汗如雨下。現在,這人只要一句話,便可以把她送入牢房。只要他不允許她跟著離開,她就出不了這大門!

不知不覺中,低著頭站在他身後的柳婧已是掌心汗粘粘的一片。

她咬著牙,緊張地想道:求你了,千萬不要再為難我了……求求你了!

就在她背心都給冷汗浸透時,那貴介郎君盯了她一眼后,轉身又走。而這一走,他就沒有停頓,不一會,三人便先後出了常府大門。

幾乎是一踏出常府大門,柳婧便雙腳一軟,要不是她知道現在還沒有脫離險境,只怕因為虛軟而坐倒在地了。

這時,一輛馬車朝著那貴介郎君駛了過來,而那馬車的兩側,是八個全副武裝的銀袍衛,馬車中,也有一個伴讀打扮的少年,此刻,這些人都在看向他們的主人,等著他上馬車。

而大步上前,眼看就要跨上馬車的貴介郎君,這時想到了柳婧。

只見他踏上了馬車的那條腿收了回來。轉過身,他微眯著雙眼,高高興興地看著貓著腰,正想悄無聲息地溜走的柳婧……

柳婧溜都溜出了四五步遠,陡然感覺到四下一靜,抬頭一看,卻見眾人都在盯著自己,再回頭一看,那貴介郎君正雙手抱胸,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四目相對,他伸出手指朝她勾了勾。

這動作,恁地輕薄!

柳婧低下頭,她強掩羞怒恐慌,慢步走到他身前。還不等她開口,貴介郎君已然居高臨下地問道:「家在哪裡?」

啊?

柳婧抬起頭來看向他。

對上她水漾雙眸,他淡淡問道:「問你呢,家住哪裡?」

「在,在西郊楊樹庄……」

吞吞吐吐把家裡住址說出來后,柳婧鼓起勇氣,低低求道:「我真與常勇一事無關,你……」還沒等她說完,一陣馬車駛動的聲音傳來。柳婧抬起頭來,卻正好對上那貴介郎君坐上馬車,拉上車簾的身影。

只是一眼,那車簾一垂,便隔絕了她的視野。一直到那馬車離去,柳婧才驚醒道:是了,他放過我了!

這個事實,讓她一陣狂喜。狂喜中,為防夜長夢多,柳婧什麼也來不及想,身子一轉,拔腿就跑!

而她跑了幾十步后,從她身邊一衝而過的馬車中,一陣悶悶的笑聲流泄而出。

馬車中,聽到自家郎君的笑聲,那少年好奇地朝柳婧那逃難般的身影看了一眼,轉向他問道:「郎君,他是誰呀,居然能令郎君這麼歡喜?」

這『歡喜』兩字一出,貴介郎君臉上的笑容便是一僵。他看著外面,聲音淡淡地說道:「歡喜?你說反了吧?」他冷冷地說道:「那人呀,與我有仇……那仇簡直太深了,令得我這六年裡,就沒有忘記過。」

頓了頓,他看向那少年,「我自小到大,受到了最大的羞辱,最刻骨的譏諷,便是來自於這人。」少年驚道:「天下間,還有人這般膽大,敢羞辱譏諷於您?」

貴介郎君淡淡一笑,繼續說道:「是啊,天下最有這般膽大之人。最可恨的是,這人贏了我之後,羞辱我之後,譏諷我之後,不等我反應過來,便一逃就是六年。她逃了也就罷了,可因那人之故,我從六年前,便……」他頓了頓,乾脆不再說下去,而是問道:「你說這恨,深是不深?」

那少年張著嘴,他傻呼呼地看著自家郎君,『』半天,才愣愣地點頭道:「看來這仇是結得深。」

聽到這回答,貴介郎君眯著眼睛一聲冷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