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二十一章要不要投懷送抱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道:「如今棋藝如何?」 咦,怎麼問她如今棋藝如何?難道他以前跟她下過?她的印象中,可不記得自己還識得這般俊又這麼狠的人。 見她總是不答,貴介郎君挑了挑眉,冷冷問道:「你不屑說?」...

也許是駭到極點,貴介郎君這句誅心之言一出,柳婧便睜大了泉水般的眸子。

她漲紅著臉,雙目水盈盈地瞪著他,啞聲說道:「照郎君這麼說來,這常府中便不得有生意來往,不得有客人出入了?」她聲音沙沙的,「我不過是與常勇做了一筆生意,這一百金是他付出的酬金罷了。」

柳婧剛才那膽怯惶恐的樣子也就罷了,她現在這般氣肥膽粗的模樣,生生地讓貴介郎君眯了眼。

他這般眯著眼,一言不發地盯著她,那眸光實是暗沉,實是讓柳婧膽戰心驚。

可她知道,現在自己是沒有退路了。無論如何,便是死,也斷不能按照這人的話說下去,斷斷不能讓人以為她是常勇的同夥。

因此,她漲紅著臉昂著頸,努力顯得俯仰無愧地瞪向他。

兩人對視良久。

慢慢的,貴介郎君伸手放上她的眼,他的手指在眉眼間游移著,吐出的聲音恁地冰冷,「可會下棋?」

下棋?好好的這人提下棋幹嘛?

因這人話題轉折得太猛,完全讓柳婧意想不到,一時之間,她給問傻了。那雙好不容易露出了一點凶光的眼,因為聽不懂而顯得茫茫的,配上那泉水般的溫潤澄澈,倒頗有幾分可愛。

這種可愛,令得貴介郎君臉更冷了。他咬牙問道:「如今棋藝如何?」

咦,怎麼問她如今棋藝如何?難道他以前跟她下過?她的印象中,可不記得自己還識得這般俊又這麼狠的人。

見她總是不答,貴介郎君挑了挑眉,冷冷問道:「你不屑說?」

他貴她賤,怎又用到『不屑』兩字了?

強行按住心中的迷惑,柳婧眨著迷糊的眼,老實地回道:「小時候善弈,可有六年沒曾碰過棋。」

「為什麼?」

「家父家母不許。」

「為何不許?」

柳婧抬眼疑惑地看著追根究底的這人,還是回道:「他們說我太過頑劣。」

這話一出,貴介郎君從鼻中發出了一聲冷哼。

正在這時,身後幾個腳步聲傳來,一人叫道:「郎君,常府眾人已經鎖拿,裡外也都抄查完畢。」

貴介郎君頭也不回,輕緩地說道:「行了,退下吧。」

「是。」

眾人一退。他轉向柳婧,盯著她這會又變得煞白的臉,輕緩溫柔地說道:「柳家郎君,你與常勇關係不明,且身邊有來路不明之財物……跟我走一趟吧。」

跟他走一趟吧!

跟他走一趟吧……

饒是柳婧先前做了很多假設,可當她真正聽到這句話時,她還是再次體會到了絕望。這種絕望,便與上次眼前這人把那血淋淋的劍架在她頸項上時的絕望一樣。

她怎麼能跟他走一趟?

她的父親還有牢中,她還要設法營救。如果今天她被人刀劍加身走出常府,招搖而過,那以後,就算她證明了清白,給放了出來。還會有誰相信她,願意與她合作,她還有什麼名聲去與官府周旋,去救出她那受苦的父親?

見到柳婧臉色蒼白如紙,站也站不穩了,貴介郎君眼中精光四溢。

他慢條斯理地撫著腰間的佩劍,慢條斯理地說道:「柳家郎君如果不想被鎖拿,不想被人認出,我這裡還有一個建議。」

幾乎是他話一吐出,柳婧雙眼便亮了,她雙眼亮晶晶的,期待的,渴望地看著他,那眸子中神光閃動,生平第一次,貴介郎君明白了那句『眸子會說話』的含義。

當下,他淡淡一笑,優雅地說道:「柳家郎君可想知道?」

柳婧點了點頭。

「大聲點1

「是!還請郎君吩咐1柳婧是從善如流。

貴介郎君聽著她的回答,看著她的表情,慢慢的,他的唇角一彎。他明明臉上帶笑,可隨著他唇角這一彎,不知怎地,柳婧給生生激出了一個寒顫來。

貴介公子放低聲音,他優雅中透著一種惡劣地說道:「我呢……性喜男色。若是柳家郎君自願投懷送抱,或許我會不讓小郎君戴上鎖鏈,也願意用袍子幫郎君遮去面容。」

說罷,他頓住了。便這麼含著笑,姿態從容地看著柳婧。

如他所願,柳婧的臉再次刷地雪白。不過這一次的雪白之外,隱隱還透出一股羞怒了的潮紅。

柳婧羞怒地瞪著他。

他這話是什麼意思?讓她獻身於他么?呸!堂堂男子漢,居然喜歡同樣是男人的同性,真是不知羞!

不對,不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眼前這人並不知道,自己是女兒身埃不說別的,自己要是真的對他投懷送抱,以後還有什麼面目嫁給別人?

可是,如果自己不依從他,真被這人鎖鏈拿著招搖過市怎麼辦?她還有父親要救,還有母親妹妹要等著她去撐腰。她不能只想著自己,她不能……

貴介郎君迎上了她的眼。她那因為憤怒和羞赧而晶亮生輝的眸子,襯得柳婧整個人有種特別的生氣,簡直流光四溢。

看著她這模樣,貴介郎君雙眼眯了眯。然後,他哧笑道:「怎麼,怕我要了你的身子?哎,這吳郡遍地貧賤,幾無美色。閣下在這裡或許是個人物,真到了洛陽長安,不過是下下之姿……本郎君也就是與你玩耍一番罷了,就你?」他從鼻中發出一聲冷哼,「本郎君還不中意呢。」

在柳婧越發瞪大了眼,一臉猶豫不決,一臉羞憤氣惱時,貴介郎君先是眯著眼享受地打量了她一陣,再裝模作樣地看了看沙漏,轉頭說道:「時辰不早了。來人1

「在。」幾個銀袍士卒站了出來。

「給柳家郎君戴上鎖鏈,押出常府大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