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十四章前往吳郡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候,包括柳母在內,都在寄望遠在洛陽的顧公,想他能不能看在昔日交情和兒女親家的份上援手相助。至於對柳婧,他們不敢抱希望。 大年初五一過,初六那天,柳婧在留下兩個忠僕看守柳府,又細心地交待他...

柳婧尋思了一會,說道:「大雪一停,我們就上路。到時,你和吳叔一個去洛陽救顧公相助,一個去找到顧二郎。剩下的事,就交給我。」

王叔點頭道:「也只能這樣了。」兩人又閑聊了一會,王叔這才告辭離去。

柳婧又出了一會神,這才提步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她身為柳府二姑子時,是有個書房的,可做任何事都要做得滴水不漏才是成事之道。現在柳府二姑子不是『出嫁』了嗎?做為兄長,柳文景自不能住回胞妹的房間。於是柳母把她原本的書房和另一個廂房打通,給變成了柳文景的寢房。

柳婧一路穿過光禿禿的林蔭道,踩著厚厚的雪堆,在『茲茲』聲中,不緊不慢地回到了她的房間。

把房門掩上,她走到席案旁,上面,一本《女誡》正端端正正地擺在那裡。做為一本伴了她近六年,讓她抄了無數遍的書,柳婧對它實在印象深刻得很。

信手拿起這本書,柳婧翻過它黃而髮捲的邊角,輕嘆一聲,信手一拋,扔入了房間角落的火盆中,看著火焰騰地一下冒出老高,又燃燒一陣后漸漸熄滅,柳婧溫潤如泉的眸子中流露出一抹冷意——這玩意兒,不能幫她救得她的父親,也不能幫她安置她的母親和妹妹,要來有什麼用?

在大年二十九那天,天空終於放晴了。

天一放晴,柳婧便帶著兩個僕人上了街。

陽河街上,到處都是積得厚厚的,剛剛開始溶化的冰雪。無數衣衫單薄的庶民,凍得哆哆嗦嗦地走出家門,佝著腰搓著手在街頭上閑逛,彷彿這樣逛著逛著,就能找到一些緩解他們目前衣食無著的困境的錢財。

遠遠看到柳婧走來,不管是街坊鄰居,還是這些庶民鋪主,都在朝她張望,朝她指指點點。隨著柳婧走近,不時有聲音飄入她的耳中,「這個就是柳府的大郎君?」「長得可真是俊埃」「是個很有才能的。他那父親可是欠了整整一千五百兩的巨債呢。結果這柳家大郎只用三個月就賺足了錢還清了欠債,還有積余呢。」「真是了不起的少年郎埃」

眾人一邊議論著,一邊尊敬地看著緩步走來的柳婧。自古到今,真正在能力的人,永遠是被人敬服的,現在的柳婧,在這些街坊心中,也是那麼一個極有才能的少年郎。

在柳婧路過一個包子鋪時,那中年鋪主搓著手咧嘴笑道:「柳家大郎,出來走走啊?」

柳婧回過頭來,她朝著那鋪主客氣地點了點頭,微笑道:「是埃」幾乎是她的笑容一綻放,四周的婦人們,那眼睛嗖地變得灼亮起來。

那包子鋪主咳嗽一聲,繼續搓著手咧嘴笑道:「柳家大郎,定親了沒?」他問這話時,柳婧直覺得四周靜了靜,轉眼一看,只見一個個人都雙眼如狼似虎地直盯著她,那眼神都要冒綠光了。

本來想說『沒有定親』的柳婧,見狀打了一個寒顫,連忙說道:「定了呢。」

「你定了親?」那包子鋪主失望地『哦』了一聲,嘆道:「怎地好兒郎都被人家定走了?」

柳婧勉強笑了笑,隨便寒喧幾句后,腳步加快,朝著自家的綢緞莊走去。

柳府的綢緞莊,位於陽河縣最顯要的街道,店鋪的面積也不小,前不久這綢緞莊還是人來人往,現在卻房門緊閉,上面甚至還積起了一層蛛。

柳婧站在綢緞莊前,負著手靜靜地只是看著。

見她這樣,吳叔上前一步,小聲說道:「大郎,一定可以救出大人的。」

「恩。」柳婧點了點頭,過了一會,她才輕聲問道:「掮客可有回話,是否有人願意購買?」

「有倒是有,不過那些人知道我們府落了難,一個個死命地壓價。」

柳婧哼了聲,說道:「不急。到時可以留兩個僕人在這裡等消息。」說到這裡,她長嘆一聲,道:「回去吧。」

轉過身,她率先走在前面,一邊走,她一邊靜靜地看著這個生活了六年的地方。這裡的一草一木都是那麼親切,可她馬上就要離開了。這一離開,只怕再回來時,也只是以客人的身份,匆匆而來匆匆而去罷了。

因男主人入了獄,柳府的這一個新年,過得毫無笑聲。

雖然,婢僕們都認同了他們大郎的才能,可這與官府打交道,從來都是極困難的,那可是比賺上一千金還要難得多的事。這個時候,包括柳母在內,都在寄望遠在洛陽的顧公,想他能不能看在昔日交情和兒女親家的份上援手相助。至於對柳婧,他們不敢抱希望。

大年初五一過,初六那天,柳婧在留下兩個忠僕看守柳府,又細心地交待他們在遇到不知來路的外人該如何應對后,便帶著剩下的人,雇了十幾輛牛車,再把傢俱衣被器皿等物事,大部份都裝上牛車,於傍晚時分,一家人浩浩蕩蕩地上了路。

這一路,不時有鄰居上前詢問他們往哪裡去,柳婧統一口徑,讓大夥回答說是往江流縣找親戚。

她這般小心了又小心,就是防著那些她曾經雇傭過,來過她的家,又打過她那一船鹽的主意的浪蕩子。

這般冬雪剛融,新年剛過,天氣還非常寒冷之時,路上的行人和車隊很少。偶爾遇到,也是來去匆匆。

如此在路上走了十天後,從右側通往莫縣的岔道處,也駛來了一個車隊。那車隊浩浩蕩蕩,人數足是柳府的十倍有餘,還隔得老遠,便能聽到那隊伍中傳來的笑鬧聲和喧囂聲。

因隊伍食宿等事,都是吳叔王叔處理,柳婧便窩在牛車裡想著到了吳郡后的種種。就在她愁眉苦思時,突然的,一個清脆的格格笑聲順著風飄入她的牛車裡,「大兄,這個隊伍好好笑哦,連那麼破爛的柜子也帶著。還有還有,大兄你看那邊,那個椅子上破了一個大洞呢……嘻嘻,大兄,他們這樣是不是窮得要行乞了?」

隨著那少女『行乞』兩字一出,柳府的隊伍中同時一靜。

柳婧知道這種安靜是什麼意思。在這個講究風骨,人人都以傲氣,連行為最不堪的浪蕩子,也以『信義』為榮的時代,『行乞』兩字,那是赤裸裸的羞辱。她便是不掀開車簾也知道,柳府的所有人,都在等著她出面,等著她這個柳府主人來處理!

於是,在一陣安靜中,柳婧緩緩拉開了車簾。然後,轉過頭對上一個十分俊雅的青年,以及正嬌儂地看著那青年衣袖的驕縱少女。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