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十三章準備搬家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她說歡喜,柳母卻是不信的。一個小姑子背負了家庭這麼大的壓力,她又不是神人,哪能若無其事地去歡喜。一切,不過是女兒在安慰自己罷了。 想到這裡的柳母,也不想再自怨自艾,增加女兒負擔了。她摟著...

這一次,柳婧足用了近三個時辰,才把所有的債務,還本帶利地還清。

隨著最後一張借條被撕碎,最後一個債主告辭離去,柳府的僕人們同時發出一聲歡呼,他們笑鬧著圍向柳婧。柳母也是喜笑顏開,她連連揮開眾人,笑道:「你們有事明天再問。」轉眼她又向柳婧命令道:「孩子,你隨母親進來。」

柳母帶著女兒回到寢房坐下,撫著柳婧的頭髮,還沒有詢問她這一路的辛苦,柳母想到剛才便嘆息起來,「孩子,你還真還了一千金給趙宣啊?你不是用話拿住了那人嗎?就不能少給一點?」言下,隱有肉痛之意。

柳母也曾富貴過,更是一個有見識的,可這幾年相對貧窮的生活,還是讓她對那二百五十金變成一千兩金,念念不忘起來。

柳婧溫馴地跪在母親膝前,感受著母親溫柔的撫摸。她低聲道:「那趙宣找過父親幾次,女兒都僥倖見過。那人,眼呈三角,鼻頭尖而無肉,是個狠毒奸詐之人。這種人,女兒擔心如果不把事情做到讓他無話可說,無理由可找,他會不停頓地為難我們。父親如今在牢里,柳文景更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小姑。母親,我不敢與他周旋埃」

柳母聽到這裡,也心痛起來。她摟緊柳婧,哽咽著說道:「是母親無能,累了我的婧兒了。」

柳婧搖了搖頭,調皮地笑道:「母親你是不知道,孩兒這次出了門,才發現外面天地如此之廣。而且,與那些各行各業的人打交道,孩兒甚是歡喜。」

她說歡喜,柳母卻是不信的。一個小姑子背負了家庭這麼大的壓力,她又不是神人,哪能若無其事地去歡喜。一切,不過是女兒在安慰自己罷了。

想到這裡的柳母,也不想再自怨自艾,增加女兒負擔了。她摟著柳婧,沙啞地說道:「孩子,說說你這一次的經歷吧。」

「恩,我們這一次,是直接趕往歷陽的。一到歷陽……」從柳婧口中,她這一次的事,那自是順利得不得了。在寥寥幾句把事情交待清,於當中遇到的困難隻字不提后,柳婧雙眼有點昏沉。用臉摩挲著母親的膝頭,她迷糊地說道:「母親,我好睏……」話音一落,她打了一個哈欠,而當柳母想到她話中那些言辭含糊的地方,想要問清時,一低頭看到女兒竟倚在自己膝頭睡著了。

這一次,柳婧死裡逃生,又成功地解去了家中的危機,整個人放鬆到了極點,因此連沐浴凈身都不曾,便這般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她這一睡,便是整整一天一夜。當柳婧神清氣爽的起了塌時,柳母也從吳叔那裡知道了詳情。幾乎是她一醒,柳母便急急走了進來,朝著柳婧喚道:「婧兒,聽說那些浪蕩子打過你們的主意?你還得罪了一個殺人魔王?」

柳婧正在繫上腰帶,聞言她回過頭說道:「母親,以後記得喚我文景。」然後,她才回道:「是……這些詳情,我沒有想過要瞞著母親,我現在正在想,我這次的事,做得並不隱密,我總擔心那些浪蕩子會泄露風聲。」柳婧穿好衣裳,再在腰間掛好玉佩,咬了咬牙斷然說道:「母親,我們把這宅子賣掉吧。這次還了債,還結餘了七十五兩金,除去花費應該還能剩下一點,再加上這宅子和綢緞莊的錢,正可用來營救父親。」

說罷,她走到柳母面前。一邊扶著沉思中的母親,一邊推開房門朝外走去。陡然打開房門,她才發現外面一片雪白……竟是在她睡死過去的這一天一夜,天降大雪。這大雪如此之厚,直把院子里的樹木房屋都給掩住了,舉目望去,只有一片茫茫白色。

看到這大雪,柳婧吐出一口含著白霜的氣息,轉向柳母輕聲解釋道:「母親,我想這樣,等過了年,咱們一家子便住到吳郡去,一可就近救助父親,二來也可以避禍。」頓了頓,她咬牙說道:「我們到吳郡的邊郊,先租一個小院子住下,以後的生計,我會想到辦法解決。」

她認真地看著柳母,「母親,你要相信我,這次我能弄來一千五百金,到了吳郡,也能把這個家撐起來。」她垂下眉,遮住眸光,聲音有點啞,「我一定能行1這時的柳婧,卻是不由自主地想到那黑衣首領那嘲諷的話,『你,可真是讓人失望埃』

柳母這陣子,那心一直是亂的,把柳婧的話尋思一遍后,她心下忖道:那些浪蕩子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角色,可不能讓他們尋到這裡來,可不能讓他們害了我的阿婧。這麼一想,她便連忙點頭,應道:「好,一切聽你的。」真說起來,柳母到這清河縣也只幾年,這裡本不是她的家鄉,所以,她也沒有故土難離的概念。

得到柳母的同意后,柳婧便安排起來。她找到掮客,提出把柳府和那叫綢緞莊的店鋪出售的意願。

不過,這出售一事從來急不得,柳婧也只是掛出牌子后,便安心在家等候起來。

眼下就要過年了,再加上大雪紛飛,柳婧想,那些浪蕩子便是知道自己的老家所在,也不會在這車馬不能行的大雪天趕過來。所以,她們一家子,是可以安心過一個年的。

在柳婧沉睡的那一天,善於持家的柳母已拿著剩下的那幾十兩金,給自家布置了一下,又添置了些過冬過年的物什。如今,這大雪不斷地降下,柳府諸人,倒也不至於凍著餓著。

這一天,柳婧彈了一會琴后,走到窗前,一邊呵著氣搓著手,一邊看著外面白茫茫的大地發怔。

這時,一陣腳步聲響。

王叔輕輕地走到柳婧身後,直過了一會,他才喚道:「大郎。」……得了柳婧的囑咐,現在柳府的所有人都喊她大郎。而僕人們在外人詢問柳婧的去向時,統一的說辭是,她嫁到鄱陽郡去了。

柳婧沒有回頭,只是低聲說道:「叔找我有事?」

王叔看著她單薄高挑的背影,啞著嗓子說道:「大郎,那顧公如今身為朝庭重臣,你說主君的事,是不是可以找找他?」

柳婧苦澀一笑,低聲說道:「叔,顧公遠在洛陽埃」

「可,那顧家二郎不是說來到了吳郡嗎?如果我們找到顧家二郎,也許他看在故人的顏面上,會願意幫忙。」王叔只說了『看在故人的顏面上』,而沒有說,『看在你們是未婚夫婦的情面上』。

雖是過了六年了,可他還清楚地記得。那一年,在十一歲的柳婧把十三四歲的顧家二郎哄得團團轉,騙得他落入陷阱,第二天再裝作同生共死的義氣模樣一併被救時,那顧家二郎對柳婧是那麼那麼的溫柔,他當初鼻尖都是紅的,顯然悄悄地落了淚。可這美好的一切,在他知道從頭到尾都是柳婧的戲耍時,那少年郎那難看的臉色,是那麼的讓他這個旁觀的人心驚肉跳。

直到現在,王叔還清楚地記得,顧家二郎緊握雙拳,鐵青著臉盯向柳婧時的眼神,那眼神,充滿了恨意和無邊的憤怒,以及無邊的羞辱和痛苦!

那樣的眼神,至今王叔還歷歷在目。因此,他不敢相信,顧家二郎在對上柳婧時,還能有當年之情!

divclass=bookopt

divclass=pageopt

tr

td

快捷鍵←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