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十章居然是你?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兩黃金。」 「哦?」黑衣首領饒有興趣地問道:「那你怎麼弄錢的?」 「我,我截了一船鹽……」 「鹽啊?」黑衣首領低吟一聲,繼續輕柔地問道:「鹽在哪裡?」 他這話一出,柳婧...

黑衣首領盯著柳婧,他面巾下的雙眼再次微微一陰,似是低笑出聲。

如今,柳婧外袍中衣都被削破,只有裡面那層雪紗織就的內裳伏貼地裹在她晶瑩如玉的肌膚上。

黑衣首領似乎不忙著殺她,他用那粘著血的劍鋒,不緊不慢地在她的玉頸和下巴處游移,而冰寒的劍鋒所到之處,陽光下柳婧那幾乎看不到毛孔的細白肌膚,便激起了一串串的雞皮疙瘩。

一滴又一滴的汗水,順著她的額頭,她的眼角流下,偶爾有幾滴濺落在劍鋒上,還盪開了那劍面上的血花。

感覺到那在自己頸間不緊不慢摩挲著的劍鋒,柳婧唇動了動,於極至的恐懼中,她隱約想到了什麼,可那點什麼,卻因她的大腦太過渾沌,而根本記不起來。

她只能無助地看著這黑衣人,等著他對她的死亡判決。

這時,黑衣首領的劍鋒再次下移,它慢慢移到柳婧的咽喉下,輕輕向下一割,「茲」的一聲,布帛碎裂聲再次響起,柳婧的內裳也被割破,露出了她雪白的胸頸!

黑衣首領目光下移,盯了一會後,他突然輕柔地問道:「這是什麼?」他修長圓潤的指尖上,捲起了一根金鏈,金鏈的下面,便是一個長命鎖……這是柳婧自小佩帶的,從來沒有離過身。

黑衣首領拈起她的貼身佩飾時,靠得她如此之近,那呼吸之氣,那說話時,噴出的淡淡的男性氣息,都撲在柳婧的頸間。

她唇顫抖了一會,哆嗦著說道:「是,是長命鎖。」

「長命鎖啊,」黑衣首領的聲音特別溫柔,他輕聲道:「很精緻。從小就帶的?」

「是……」柳婧回答的聲音中,含著牙齒相擊的叩叩聲。

黑衣首領似乎再次笑了笑,他轉過那長命鎖,用食指摩挲著上面的花紋,輕柔地說道:「你姓柳?」也不知怎麼的,這句雖是問話,卻也更似是在肯定,隱約中,更似含著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恨意。

柳婧櫻唇粉白地顫抖了一下,「是。」

她佩帶的這個長命鎖,似乎很讓黑衣首領感興趣,他細細地欣賞了一會後,又輕柔地問道:「你好好的家不呆,跑這地方來做甚麼?」

此刻,他手中那血淋淋的劍鋒,還時不時地劃過柳婧的耳畔,時不時地晃過她的秀髮。柳婧白著臉瞟了一眼那劍鋒,驚恐到極點的她,此時只想著能從這人手中逃得性命,哪裡還顧得那點錢財。當下她顫聲說道:「我父親欠債又入了牢房,我得弄點錢還債。」

「欠了多少?」

「一,一千四五百兩黃金。」

「哦?」黑衣首領饒有興趣地問道:「那你怎麼弄錢的?」

「我,我截了一船鹽……」

「鹽啊?」黑衣首領低吟一聲,繼續輕柔地問道:「鹽在哪裡?」

他這話一出,柳婧似乎振作了一點,她白著臉咬著唇,壯起膽子問道:「我告訴你那鹽的地方,你能不能放過我們?」她哽咽道:「我們什麼也沒有看見,什麼也不會說出去的1

看著淚水順著臉頰流下的柳婧,黑衣首領笑容微斂,他冷冷地盯著她,從鼻中發出一聲輕哼,「嗯?」

這聲音一出,這表情一做,一股煞氣油然而生。柳婧本來怕到極點,說出那話已是鼓出了她所有的勇氣,被這人一盯,她嚇得緊緊閉上了雙眼,兩行淚水不由流了下來。

那黑衣首領側了側頭,他欣賞了她這表情一會後,慢條斯理地松下那摩挲著她長命鎖的手,手一揮命令他的手下,「帶著他們,找到那船鹽的所在。嗯,是了,如果他們不願意說的話,那就砍了算了。」

「是1

隨著這人命令一出,柳婧的幾個僕人都被黑衣漢子們推到了一旁。看到屬下們被帶走,柳婧聲音一提,啞聲道:「別推他們,我帶你去。」

黑衣首領聞言低低一笑,他讚許地撫了撫柳婧的臉,輕喃道:「這才乖埃」說罷,他聲音一沉,命令道:「在前面帶路。」

柳婧連忙走到他前面,她低著頭,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向河灘。這麼渾渾噩噩地上了筏子,又把那藏船的地方指那黑衣首領后,柳婧整個人腿一軟,再也沒有半點力氣了。

那黑衣首領跳上貨船,他到貨船轉了一圈后,重新跳上竹筏,不一會,柳婧與他便回到了山坡上。

站在山坡上,黑衣首領慢條斯理地命令道:「那船不錯,你們把這裡打掃一下就上去。」

「是。」

「時間不多,馬上動身。」

「是。」

連續下達兩條命令后,黑衣首領轉向一直在哆嗦的柳婧,笑了笑后,輕柔地說道:「鹽不錯……看在它的份上,我可以放你們一條生路1

幾乎是他那句『一條生路』一出口,包括魯叔在內,包括柳婧在內,都是一松。柳婧更是整個人軟倒在地,死里逢生,令得她歡喜至極,可想到辛苦弄來的鹽全部沒了,家人生存再無著落,她又是一陣悲苦。不由的,柳婧坐在地上,雙手捂著臉,嗚嗚咽咽地哭泣起來。

想她柳婧,雖然一直被人贊為聰明,可她之前的十幾年,哪天不是被父母捧在手心裡養大的?平素做的事,也就是讀讀書,彈彈琴繡花的,陡然遇到這麼大的變故,她能夠冷靜下來籌謀生計,已是十分難能了。到了現在,她實在是撐不下去了,整個人似是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便無法自制的哽咽起來。

就在她低聲嗚咽聲,突然的,一人向她湊近了些。

那人動作溫柔優雅地拂開她的秀髮,手指輕輕拂去她眼角的淚水,溫軟的唇慢慢湊上她的耳廓。

他湊近她,他的呼吸之氣噴在她的臉上,他那優雅動聽的聲音,帶著呢喃地輕嘆道:「你,可真是讓人失望埃」聲音一字一字吐出,力道雖輕實重,彷彿這黑衣首領,是真的真的對柳婧的表現非常失望一般。彷彿他曾期待過他們的重逢,彷彿現在的柳婧,真的出乎他意料之外。

黑衣首領說出這句話后,他伸出雙手,輕輕捧起柳婧的臉,這般近距離地凝視著她,他用大拇指颳去她臉頰上的淚水,然後,他慢慢伸出右手,揭下了自己的蒙面巾,露出了他的面容。

一對上他的臉,柳婧便怔住了,她也不哭了,睜著淚眼,傻傻地問道:「是你?」

眼前這人,有著一張極俊極美,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臉孔,有著長期居於高位的人,那種頤指氣使的凌人之氣。

這個美男子,可不正是她剛剛抵達歷陽時路遇的那個首領?當時她還想著,這人俊到這種程度,不知金冠束髮白玉為佩是何光景呢。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