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七章分道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話可說,無刺可挑。 在一陣安靜中,柳婧拍了拍雙掌,喝道:「魯叔,去把綢緞和送給諸君的鹽全部搬到甲板上來。」 「好的,大郎。」魯叔大聲應了,帶著眾僕人朝著底艙走去。

眾浪蕩子早就知道,他們截下的這批貨應該不簡單,可是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是一船鹽!

自漢一朝鹽鐵管制便很嚴,可是管製得越嚴,便意味著從中謀的利就越大。鐵器不用說,這鹽可是一本十利的好東西啊!

隨著柳婧聲音一落,眾浪蕩子便接頭接耳起來。

柳婧一邊微笑地看著他們,她在留神這些人的表情舉止之際,暗暗尋思道:天下間的浪蕩子,都以遊俠為目的,以信義這行事宗旨。這些人中就算有小人,更多的卻是真正的義士。

她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她的鹽是從別人那裡截來的,來路就不正,所以,也不能指望那些義士為了保護她這船鹽激奮而起,慷慨相助。而小人打著再從她這裡截走的主意,也不會有心裡壓力。

——她現在的情況,便如小兒拿著巨金在夜市裡行走!

在眾浪蕩子低語了一會後,柳婧朝著他們團團一揖,朗聲道:「此番能夠得到這批貨物,諸君可說是立下了大功。要不是柳某家中出現危難,定當與諸君均分財富。」

在她『均分財富』四字出口時,四下安靜起來,一個個浪蕩子同時轉過頭,他們認真地看著柳婧,屏著呼吸地等著她說下去。

柳婧清咳一聲后,說道:「如今,柳某決定,這艙中有錦一百二十匹,緞五十匹,全部均分給諸位……」

她說到這裡,聲音刻意地停了停。而這時,浪蕩子中已有幾人喜形於色。柳婧忖道:這幾人不是貪得無厭之徒。頓了頓后,柳婧繼續說道:「至於艙中鹽貨,柳某決定,諸君一人可得二袋,共計五十斤。」這次她的話音落下后,浪蕩子中,已有十數人同時歡呼出聲。

看到他們高興,柳婧也是很高興,她微笑地轉向一直目光閃爍,似乎對她的決定不以為然的木季,認真說道:「木君帶領眾人,借來了十幾匹,本來柳某還想著,把這些鹽賣掉后就可以還上這租馬的費用。如今只能麻煩木君多帶一些鹽,到了城中換成金子以抵雇馬之資了……」一句話令得剛才還歡喜得交頭接耳的浪蕩子們一靜,木季等人皺起了眉頭后,柳婧又道:「哎,柳某想了想,還是決定等到了前方水勢平緩處,就與諸君分道揚鑣1

她剛說到這裡,木季騰地跳了起來,他憤怒地叫道:「為何?」瞪著柳婧,他啪地一聲按在腰間的劍鞘著,扯著嗓子厲聲喝道:「你既雇了我等四個月,為何這般中途把我等驅離。你看不起我們?」

在浪蕩子眼中,什麼是他們最看重,是他們拚死也要維護的?那便是名聲,便是面子。而木季的這句『你看不起我們』的話,宛如火線,一經吐出,便令得所有的浪蕩子都沉默起來。他們睜大眼,他們收起喜悅,與木季一道一言不發地瞪著柳婧。

這時刻,不止是柳婧,便是魯叔他們也毫不懷疑,只要他們一個字說得不好,便會引得這些人刀兵相向!

所有人都在看向柳婧。

他們在等著她解釋:明明處境還很困難,為何她卻想趕走他們,難道她不放心他們的人品?難道她還怕他們會圖謀這些鹽貨不成?想他們頂天立地,為了信義可以輕易拋卻這頭顱,眼前這小白臉兒,這是把他們想成了何等人了?

在一眾怒目而視中,柳婧的臉越發白了。她苦笑了下,不由自主地咽了一口痰后,低下頭朝著他們深深一揖,嘆道:「木君錯矣。柳某之所以準備與諸君分開,正是想要諸君為柳某解憂。」她嚴肅地說道:「柳某夜觀天象,料定今晚或者明日,會天色回暖,風向東南,到得那時,我們這帆船便是逆風而行了,不但要降下風帆,還要諸君一道划船方可緩慢行進。而諸君要是能在今日離開,便能帶走一千斤鹽,騎走十幾匹馬,如此一來,我們這船便可以輕上一半,我們的船速也會快上一倍。這樣等到西北風來時,柳某隻怕已經抵達了目的地了。」

說到這裡,她微微笑著,以一種極有誘惑力的聲音說道:「諸君此番回到家中,你們的妻兒父母,定然歡喜之極。此行在外三月不到,不但能回家陪他們過年,還賺了金,還得了可供家裡食用幾年的鹽,還可以給父母妻兒各制幾套衣裳。」這一席話說出,好些人都是心中一動,看向她的目光,不再如剛才那般劍拔弩張。

她的理由十足,畢竟,這船上的人中,只有她柳家郎君是個誓讀書人,現在,她預測到風向會變,眾浪蕩子聽了,有半數都是敬佩,那些懷疑她信口瞎編的,卻又找不出反駁的理由,而且她對他們的態度著實恭敬客氣,讓他們無話可說,無刺可挑。

在一陣安靜中,柳婧拍了拍雙掌,喝道:「魯叔,去把綢緞和送給諸君的鹽全部搬到甲板上來。」

「好的,大郎。」魯叔大聲應了,帶著眾僕人朝著底艙走去。

看著一匹匹綢緞擺在甲板上,望著這些質地不錯的綢緞在陽光下發出的流離華光,眾浪蕩子逐漸興奮起來,特別是當一袋一袋的鹽給搬到甲板上后,有不少人已是臉孔潮紅,笑得嘴都合不攏。

轉眼間,柳婧承諾過的綢緞和鹽都已擺到了眾人眼前,指著其中一小堆食袋,柳婧朝著木季幾人恭敬的一揖,客氣地說道:「這些鹽,就得勞煩諸君把它換成金后,還給那馬場中人了。」說到這裡,她聲音一提,大聲說道:「諸君也知道,我們的這些鹽,是從豪強那裡截來的。那些豪強,不管哪一個,都是視人命如草芥之人。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們這裡的每一個人,都曾參與過對他們的搶奪,那麼,不管是泄憤還是為了維持他們豪強的顏面,都會對我們進行千里誅殺。所以,此次之事,萬望諸君緊閉雙唇,誰也不說,誰也不露。」在一席話說得眾浪蕩子都點頭應是時,柳婧轉向木季等人,嚴肅地說道:「柳某請木君把這些鹽全部換成黃金后再還雇馬之資,也是不想讓那馬場之人起疑。」

木季與她對視了一眼后,低下頭拱了拱手,「小郎君放心。」雖是不甘不願,卻終是應承了。當下,柳婧大大地鬆了一口氣,整個人雙腿都是一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