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三章路遇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因此,她雖是溫厚斯文地陪著禮,可不管是表情還是語氣中,隱隱都帶上了幾分委屈。 這種委屈,令得正要大步離去的那群人中的首領抬了抬斗笠,而在他向柳婧看來時,柳婧恰好也在向他看去。 四目相對...

柳府雖然抵押出去,不過柳父承諾還債的日期還沒有到,所以柳婧也沒有對家人做什麼安排。現在的情況是,她如果在三個月內賺到還債的錢,自是一切好說,如果賺不到,那安排什麼都沒有用。

第二天,柳婧帶著家裡的幾個老僕,還有那雇來的二十個浪蕩子,浩浩蕩蕩地離開了陽河縣。

她前往的地方是揚州的治所歷陽城。歷陽是揚州最繁華的城池,是揚州刺史地駐地,那裡人文薈萃,儒生成群,商人數不勝數,是所有揚州人最神往的城池。

揚州一地河道眾多,從陽河縣到歷陽,選擇水道,可以節省一點時間,雖然走不了多久,又得走一陣官道的。

自從出了陽河縣后,柳婧便很沉默,她站在船艙處,靜靜地看著外面奔涌的河流,眉峰一直不曾舒展。眾浪蕩子雖是她雇來的,不過隨著天下越來越太平,他們這些崇拜遊俠兒,一心一意想做個郭解一樣的浪蕩子們,日子其實並不好混。再則,如郭解那樣的大遊俠,平生最信奉的,不就是『一諾千金』『願為信義拋頭顱』么?所以,柳婧雖是他們的僱主,這些漢子還是一個個對她恭敬順從,真如一個地道的家族護衛一樣,非常的盡職盡責。

如此日夜兼程,一行人終於在半個月後趕到了歷陽。

一入歷陽,看到那高高聳立的城門,柳婧便吩咐眾牛車停下,她從懷中拿出一些金,交給那些雇來的車夫,目送他們離去后,再轉向眾浪蕩子,大聲說道:「諸君,此番到了洛陽,柳某在租好院落後,你們馬上各就各位。」

她盯向眾人,溫和地說道:「無論是花樓酒坊,還是各大市場,或是碼頭和刺史府外,諸君

就按我在路上安排的,蹲守在那裡,張著耳朵認真地聽,認真地看。你們只需記住我一句話,你們的任務,就是把當天聽到的每一句話記住,對那些特色的人多加上心。你們記著,不管是小到婦人打架,還是大到官員入境,全部都要記下來,一到晚間,便稟報於我。」她頓了頓,微笑道:「當初在吳縣時,柳某選擇諸君,便是知道你們記憶超群,如今到了歷陽,還望諸君全力助我1說罷,她深深一揖。

眾人連忙亂七八糟地還禮,一個個爽快地應道:「小郎放心。」「此是小事。」「此事甚易。」

得到他們的應承后,柳婧帶頭朝著城門走去。緊跟在她身後,她從柳府帶來的僕人魯叔低聲說道:「大郎,你這是想做什麼?」

不管是王叔,還是包括魯叔在內的幾仆,都是跟隨柳母多年的忠僕,因柳父柳母都對他們恭敬客氣,所以從小到大,柳婧也把他們當成了長輩。

聽到王叔的問話,柳婧搖了搖頭,低聲回道:「到時叔就知道了。」她說是這樣說,可神色有點虛,王叔突然想起,眼前這個看起來行事果斷,很有主見的小主人,實際上還只是一個待字閨中的小姑子,再說,柳府欠的可是巨債,要在短短三個月內賺到還清這筆債的巨款,那簡直是不可能的事。她多半是也想到什麼主意,想碰一碰運氣,哪裡真有什麼確切的主張了?

當下他嘆了一口氣,不再追問。

很快的,一行人入了歷陽城。

東漢天下十三州,揚州為其一,而歷陽城,又是揚州的治所,可以想見,這歷陽是何等繁華。看著眼前的車水馬龍,以及一個個頗具江南特色的瘦弱白凈的少年少女穿行其中,柳婧深深吸了一口氣,她把目光移開,低聲說道:「也不知那長安洛陽,是何等繁華?」

秦漢以來,天子重視武功和軍功,以強壯為美,霸天下而橫四方。雖然到了如今,儒學文風開始盛行,可綿延了數百上千年的思想,還是烙印在每個人心中。如此刻,包括柳婧在內的眾人看著這滿街瘦弱秀氣的男男女女,下意識里便有點鄙薄,便覺得這歷陽人長得太過秀氣,他們渾然忘記了,自己也長得並不雄壯高大。

眾人挑了個擺在街角的小攤子胡亂吃了點東西后,王叔等僕人已忙著去租院子。而柳婧,則緩步穿行在這擠擠攘攘的人群中,一邊觀望著這新鮮的城池,一邊留神著看到的每一個人。

如今邊走邊看,柳婧的腳步便有點亂。走著走著,她的腳踩上了一人的衣袍,接著,一個薄怒地斥喝聲傳來,「瞎了你的眼么1

這斥喝聲極端傲慢,柳婧迅速地轉過頭去,她一邊收回腳步,一邊連人也沒有看清,便溫厚斯文地道著歉,「是小人無禮。」

柳婧這人,自小到大都是被父母當成寶貝疙瘩慣大的,本又是個女兒家,要不是現在家裡遇難,她哪裡是這般被人辱罵還小心道歉的角色?因此,她雖是溫厚斯文地陪著禮,可不管是表情還是語氣中,隱隱都帶上了幾分委屈。

這種委屈,令得正要大步離去的那群人中的首領抬了抬斗笠,而在他向柳婧看來時,柳婧恰好也在向他看去。

四目相對間,柳婧不由一怔,這人雖是戴著斗笠,身上也只[email protected]普通的青色布衣,長相卻是極俊極美。他的這種俊美,實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彷彿是冷,也彷彿是寂然,更彷彿是極致的張揚和俯視。可奇怪的是,這種種彷彿交雜在一起,卻奇異的中和了,再配上他那雙明凈溫柔的眸光時,只讓人感覺到,眼前這少年,是個極溫柔極多情的人。

柳婧長得這麼大,還真沒有想到過,男人能俊美成這樣。特別是,他還只著一身普通庶民才著的青布衣。要是金冠束髮,白玉為佩,卻不知是何等風采?

在柳婧對上他的臉,眸光微愕時,那人則是朝她淡淡地瞟了一眼后,朝她點了點頭,重新壓下斗笠,他一邊走一邊輕柔地說道:「回去吧,以後不用來了。」

他說的,是那個剛剛對柳婧斥喝的僕人,那青年僕人大驚,他猛然抬頭看著少年,雙眼一紅便要哭了。

沒有人理會他,所有人都任由那僕人要哭不哭,張惶茫然地站在原地,徑自籌擁著那斗笠人,轉眼便不見了蹤影。

而在他們的身後,柳婧也站在原地,她蹙了蹙眉,喃喃說道:「好似有點眼熟。」嘀咕到這裡,她也不再多想,提步繼續朝前走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