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四十章虛驚一場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來。 那騎士衝到鄧閻王身邊后,湊上前低語了幾句。 那話一出,鄧閻王便『恩』了一聲,點了點頭,命令道:「收隊1 掉轉馬關,他看到老老實實站在原地的柳婧,又命令道:「叫一輛馬車過來...

一步,一步半,二步,二步半,三步……

就在柳婧不由自主的腳步加快時,突然的,一個優雅低沉的聲音從上空傳來,「你,過來一下1

這聲音一出,柳婧只覺得嗖嗖嗖,無數雙目光釘向了自己的方向。

刷地一下,她慘白了臉,反射性的,柳婧閉上雙眼暗暗默念道:不是我,不是我……

可就在她的默念聲中,只聽得那個優雅的聲音轉為了無比的溫柔,「嗯?柳文景,你想裝作沒有聽到?給我過來1

從來沒有一刻,讓柳婧發現,原來溫柔的聲音,也可以讓聽的人寒毛倒豎。

她閉了閉眼后,狠狠一咬牙,轉過身,腿軟軟地走向了眾銀甲騎士的中間。

來到那廝的馬前後,柳婧行了一禮,待要說話,發現聲音澀得幾乎發不出聲來。索性,她閉著唇一言不發,趁著一揖之際,乾脆這樣彎著腰不抬頭。

馬蹄聲響。

一個升所有的陽光,接著,一隻手伸出,它扣住柳婧的下巴,令得她不得不抬頭與他直視后,鄧閻王對上柳婧烏黑水潤的眸子時,饒有興趣地挑了挑眉……

然後,他的目光轉向了她額頭上的冷汗,她冰冷的下巴,她那緊握成拳,卻無法抑制的顫抖的手上。

若有所思地盯了她一陣后,他放開她,直起身來。

便這麼居高臨下地盯了柳婧一陣,鄧閻王面無表情的命令道:「把她押后1

「是。」

兩個銀甲衛上前,一左一右地把柳婧押到了後面,站定后,一銀甲衛低聲道:「老實站好。」

這麼兩個大漢杵在自己左右,柳婧哪敢不老實站好的?

四下依然很安靜,看到鄧閻王目光如電地掃過來往的眾人,看到兩側的銀甲衛們如狼似虎地盯著前方。柳婧突然想道:不對,我還沒有暴露!

是了,她如此暴露了,這些銀甲衛們不會是這個態度!

想到這裡,柳婧陡然一松,整個人差點吐出一口長氣來。

在四下依然的安靜中,也不知過了多久,一個騎士策馬急奔而來。

那騎士衝到鄧閻王身邊后,湊上前低語了幾句。

那話一出,鄧閻王便『恩』了一聲,點了點頭,命令道:「收隊1

掉轉馬關,他看到老老實實站在原地的柳婧,又命令道:「叫一輛馬車過來。」

「是。」

馬車很快就到了。

馬車一停,鄧閻王便翻身下馬,他邁開長腿,單手扣住柳婧的手臂,便這麼一推,她就身不由已地倒在了馬車上。就在柳婧雙眼滴溜溜轉了幾下,急速地尋思著怎麼應對時,只見車簾一晃,姓鄧的這廝,帶著漫身暖陽,長腿一抬,居然也上了馬車。

他在榻上坐好,伸手把車簾一拉,優雅地丟出一句命令,「回府。」

「是。」

銀甲衛們清朗的應過後,便是整齊的馬蹄聲響,於馬車緩緩而行中,鄧閻王轉過頭,朝著柳婧看來……

他就這麼雙手交握在胸,高深莫測地盯著柳婧。

柳婧白著臉,她低著頭坐在他對面,咬著唇把自己這一趟的經歷從頭到尾想了一遍,越想,她越是覺得,自己不曾暴露。

就在柳婧的一顆心七上八下地跳得慌時,鄧九郎優雅溫柔的聲音傳來,「額冒冷汗,手足冰冷,目光躲閃……柳文景,你又做虧心事了?」

柳婧心頭一松,想道:他是真的不曾發現。都怪自己在他面前時表現得不夠鎮定,讓他起了疑心。

當下,她咬著唇,聲音如同蚊蠅地說道:「沒。」

「嗯?沒有?」

聽到他語氣中的威脅,柳婧一急,她白著臉連忙說道:「誰讓你每次出現,從來都不帶好事,我心裡害怕。」

這理由很充足。

鄧九郎身子後仰,微眯著雙眼靜靜地打量著柳婧。

過了一會,他輕柔地問道:「去哪兒了?」

「鄱陽郡。」

「去幹嘛?」

「找父親的一個故友。」

她剛說到這裡,驀然的身上一寒,卻是鄧九郎傾身而來,他低頭盯著她的臉一會,伸手慢慢抬起她的下巴,細細瞧了一眼后,鄧九郎哧笑道:「撒謊1

就在這時,外面一陣輕敲聲。

接著,一個騎士低聲稟道:「郎君,張公公派人來了,說是刺客已然抓到。」說到這裡,那騎士冷笑一聲,又道:「前兩天還要死要活的,非說什麼刺客會從碼頭遁逃,又說刺客見他不死,必會再派人來,還用話擠兌著我們來碼頭盯著……這一轉眼,刺客居然就抓到了。」

濾九郎長腿懶洋洋的交疊在一塊,他微眯著雙眼,淡淡地說道:「上跳下躥,胡亂攀咬,本是閹賊的長項。」

一側,柳婧老老實實地坐在那裡,等兩人說了幾句話后,她整個人都是一陣放鬆:原來鄧閻王到碼頭上,真不是沖自己來的……她就說嘛,此事她做得夠隱匿的了,怎麼可能這麼快就讓他抓著現形了?

她本已累極,這一放鬆,整個人都是說不出的舒服。

當然,為了不讓自己在他面前露出破綻,柳婧一直低著頭,一直縮在角落裡。

就在這時,鄧閻王溫柔低沉的聲音傳來,「柳文景?」

「恩。」

就在柳婧以為他要說什麼時,卻遲遲沒有聽到聲音。當下,她悄悄地抬起頭來。

坐在她對面的男人,卻似被什麼困擾一樣,微微後仰,手指正揉搓著眉心,顯得十分疲憊的樣子。

這樣的鄧閻王,是柳婧沒有看到過的,哪一次見他,他不是在強勢地掌控一切,就是在沖她恐嚇嘲諷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鄧閻王手一揮,道:「停車吧。」

馬車停了下來。

他眼也不睜,聲音沒有半點起伏的命令道:「下車吧。」直愣了一會,柳婧才醒悟過來,他這是對自己說的。

她忙不迭地爬下了馬車,剛剛站好,馬車中便傳來鄧閻王低沉的聲音,「走。」

「是。」眾馬駛動,這個莫名其妙把她從碼頭拖上車的男人,這一轉眼間便帶著騎士們風捲殘雲的消失在她的眼前。

回頭看著後面木愣愣看來的美少年,一銀甲衛笑嘻嘻地說道:「我就說郎君挺中意這小子的嘛,這不,生怕張公公盯上人家,咱郎君趕緊先下手為強,給這小子蓋上鄧閻王所有的印鑒?」

他的聲音一落,濾九郎便冷冰冰地喝道:「閉嘴1

聽出自家郎君聲音中的疲憊,銀甲衛知道自家郎君有多忙,不管是閔府那案子,還是張公公的事,還是另外幾起事,都接二連三的來,弄得郎君這陣子都沒有睡好。

他也不敢開玩笑了,連忙吐了吐舌頭老老實實閉上了嘴。只是才過一會,他忍不住湊向一側的同伴,壓低聲音好奇地說道:「地五,你說說,咱郎君是不是對那姓柳的小子另眼相看?」

那同伴瞟了他一眼,低聲回道:「你又不是不知道郎君的性子,姓柳的小子以前得罪過他,他這不是還沒有完全消氣嗎?在這個時候,自是不能讓別的人動他。」

身為陛下身邊第一人的張公公,極喜漁獵美少年,這次被刺客刺傷之後,手段更是殘忍了兩分,前幾天從張公公的府第,還抬出好幾具少年赤條條的屍身……因此,自家郎君今兒一見這小子,便當著眾人順手把他撈到馬車上了。這樣做也是個信號,好讓吳郡的那些想討好張公公的大小豪強知道,這姓柳的小子是他鄧閻王護著的。免得一不留神之下,被哪個豪強順手擄了送給了張公公。畢竟一個沒門沒戶又長得這麼出眾的少年,最是容易被人下手。

柳婧自是不知道這一系列的變故。她瞪著那遠去的馬車半晌,實在是捉摸不透那廝的想法,便搖了搖頭。

因怕家裡人擔心,她急忙雇了一輛車,用了不到一刻鐘便回到了柳府。

果然,柳府中大門打開,柳母等人正一臉焦慮地朝外張望著。看到柳婧走來,柳母眼圈又是一紅。

連忙上前安撫了母親后,與她一路同行的兩仆來到身後,關切地問道:「大郎,你不要緊吧?剛才那位大人是?」

柳婧搖了搖頭,道:「我不要緊。他沒有為難我,半路就把我放下了。」對上兩仆疑惑的表情,她低聲道:「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

轉過身,扶著母親坐好后,柳婧召來幾個僕人問道:「這陣子吳郡發生了什麼大事?」

一僕婦回道:「好象幾天前有一個公公被人刺殺了,這幾天還全城戒嚴捉拿刺客呢。」「是啊,那事兒鬧得好大,好些人都被官府抓到了牢里。」「連一些讀書人都倒了霉,說是什麼刺客的同夥給抓走了。」

在眾人七嘴八舌中,柳婧咳嗽一聲,讓他們安靜后又問道:「還有呢?」

眾仆不知道她在問什麼,一個個搖頭直說就這事兒。

柳婧站了起來。

她靜靜地看著外面,想道:閔府現在究竟怎麼樣了?轉眼她又想道此行的經歷,暗暗蹙眉:柳婧啊柳婧,雖然這事你從頭到尾都計算了又計算,稱得上謹慎小心,可你的養氣功夫也太差了。今兒本來是沒事的,結果就因你臉色有異,被那廝給盯上了!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