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三十九章處理貨物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打扮地收買了一個小乞丐,招來了鄧閻王。因為她知道,知道的人越多,露出破綻的機會也就越多。 招來鄧閻王時,柳婧是想,價值七八千兩黃金的私鹽,在鄧閻王的眼皮底下冒出來,他無論如何也會治罪閔府的。而...

茫茫大霧中,貨船實在不敢走快。

望著前方,一老僕說道:「大郎,天要亮了。」

柳婧抬頭看著前方茫茫的大霧,道:「恩,天要亮了,霧也散了一點了。」

這時,幾個僕人歡喜著從底艙衝出來,「大郎大郎,好多鹽,整個艙中都是鹽1「大郎,我們統計了這一下,這鹽怎麼也能賣出二千七八百兩黃金。」

二千七八百兩黃金啊,這可是一個他們以前想也不敢想的財富。上一次,自家大郎也是這般黑吃黑,不過那一千多兩黃金,剛到手便全部還了債。而眼下這一筆巨大的財富,卻能真正屬於柳府所有。

樂到這裡,一僕人哇哇叫道:「大郎大郎,有了這麼多金,就是用錢砸也可以把大人砸出來了。再處濫話,還可以憑著這筆錢讓柳府東山再起。」

僕人們歡喜得眉開眼笑的,柳婧卻顯得過於沉靜。當下,她身側的老僕擔心地問道:「大郎,你在擔心什麼?」

柳婧沒有回答。她只是看著霧氣漸漸彌散,漸漸變得明澈的東方,蹙著眉不停地計算著。

一個時辰不到,隨著東方升起了紅艷艷的太陽,霧氣正式散去。柳婧看著一望無際的太湖,命令道:「升起所有風帆,全力驅動船隻。」

「是。」應過後,一僕人問道:「大郎,我們這是往哪裡去?」

柳婧沉默了一會,回道:「先全速航行個二日再做決定。」

「二日?」僕人們驚叫出聲,要知道這船隻順風行駛,那速度最是驚人,全速航行二日後再停下時,只怕離吳郡已是數百上千里之遠了。這,也走得太遠了吧?

柳婧回頭看了看煙波千里,並無船隻跟上的湖面,道:「我們面對的不止是吳郡的地頭蛇閔府,還要防著鄧閻王。走得遠一點他們就追不上,我們也就安全一點。」

她這話一出,眾仆明白了,一個個點頭應是。

足足經過兩日兩夜的疾行后,第三天上午,一行人已來到了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望著前方隱隱出現的城池,柳婧突然說道:「注意一下,看看這附近有沒有可以掩藏船隻的地方。」頓了頓,她又吩咐道:「找到了地方,我們就把船藏起來。然後在入夜之間,在這附近或租或買一個宅院。弄好之後,你們去雇牛車。」

「是。」

眾仆應過不久,一仆叫道:「大郎,那裡有一片樹林。」

柳婧抬頭看去。

右前方出現了一片樹林,那樹木全部長在湖水裡,一眼看去遮天連地,少說也有幾百畝。柳婧雙眼一亮,說道:「就是這裡,我們把船盪進去。」

「是。」

一行人把貨船開向那樹林中,因貨船過大,他們不得不砍伐樹木,再掩藏行跡。當一切弄好之後,太陽已然下山了。

當下,弄得濕淋淋的一行人背著包袱,在一處乾淨地方換過衣裳后,便急急朝著這個名叫羅水城的小城趕去。

他們沒有進城,任何城池,一到夜間都會關閉城門,不利於他們行事。四處找了一會,柳婧拍板租了一個靠近羅水城的宅院。這宅院很大,不過草木凋零,房屋倒塌了好幾間,但是靠近他們藏船的地方,用來處理貨物很是不錯。付了五兩黃金的定金,說是租上二年後。一行人便趕著去借牛車和驢車。

整個東漢一朝商業都相當發達,因這裡鄰近大湖,本是魚米之鄉,地方富裕的同時也商人頗多,所以柳婧一行人的運氣很不錯,隨便便租了四輛。

當下,每一個僕人都趕著一輛牛車,來到了樹林中。

因此行實在關係重大,從頭到尾,柳婧都不敢動用外人。一行總共才五個人,這麼一船貨,整整搬了一晚才搬空一角。天一亮,柳婧便讓大夥把行蹤掩蓋,全部回到租住的宅院里休息,晚上再繼續搬運。

如此搬了四天,總算把船上的貨一搬而空。命令會開船的兩個僕人開著那貨船重新駛上太湖,讓他們在一個離這裡遠一些又沒人注意的地方把貨船一把火燒毀后,柳婧這邊,開始和眾仆在宅院的後花園處挖起地窖來。

足足用了將近二十天挖好地窖,再把所有的鹽都放進去藏好。又花了四十兩黃金把這院子買下,並派兩個最為信任的老僕留守,並給他們十兩黃金,給他們吃用,並在必要時好好處理鄰居的關係,不至於讓人生疑后。柳婧一行人,在與燒船的兩仆會合后,坐上了回往吳郡的船隻。

來時日夜兼程,整整一個月柳婧都不曾睡過一個好覺,這去時,她已全然放鬆。

小小的客船,裝了五六十號人,俊美斯文的柳婧在這些人中特別顯目,一僕人擋住四下朝柳婧打量的目光,壓低聲音悄悄地說道:「郎君,我們就這樣回去?」、

柳婧看了他一眼,恩了一聲,道:「先回去。這個地方,這半年就不用過來了。」頓了頓,她慢慢解釋道:「等洛陽來的那些大人物回去了,閔府忘記了這回事了,我們再來處理它。」

「大郎了得。」

面對僕人的誇獎,柳婧一笑。

這時的她,笑容是明亮的。要說前陣子她還在為生計發愁,還在想著怎麼去賺打官司所需的巨額黃金,現下她卻是不再擔憂了。有了那麼一船鹽,只要找到恰好的時機把它們銷售出去,她還有什麼後顧之憂?

如柳婧一樣,二個僕人也是愉快的。早把柳府當成了家的他們,想到柳府熬到今天,總算要出頭了,一個個都是歡欣至極。

這種歡喜,一直持續著來到吳郡碼頭,望著碼頭上來來往往的人流,一僕人咧嘴笑道:「夫人肯定做了好吃的等著我們了。」「是呢,這半年我都沒有睡過好覺了,嘿嘿,現在好了,我也可以睡個幾天幾夜了。」就在他們的話音落下時,前方碼頭處一陣騷動,然後,原本擠擠攘攘的人流,像是看到了什麼似的,整整齊齊地向後退去,退去……

在柳婧騰地抬頭,睜大眼盯去時,只見一陣整齊的馬蹄聲中,一隊銀甲騎士的身影出現在碼頭處,在陽光的照耀下,他們身上的銀甲,散發著耀目的流離的銀光。

然後,銀甲騎士們向兩側退去,一個同樣身著銀甲,宛如天神一般的青年郎君越眾而出……

柳婧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廝銀甲白衣的,一時之間,似乎連陽光都被他吸盡了過去。

看到柳婧臉色發白,兩僕人小心地問道:「大郎,你怎麼了?」「大郎,是不是風太大,你不舒服了?」

出於對鄧閻王和閔府的絕對畏懼,這一次行動,柳婧並沒有告訴僕人,說是自己在偷走閔府一船鹽貨的同時,還喬裝打扮地收買了一個小乞丐,招來了鄧閻王。因為她知道,知道的人越多,露出破綻的機會也就越多。

招來鄧閻王時,柳婧是想,價值七八千兩黃金的私鹽,在鄧閻王的眼皮底下冒出來,他無論如何也會治罪閔府的。而失了巨大錢財,又被鄧閻王盯上的閔府,怎麼著都會敗落……

而閔府一旦敗落,自己相救父親,阻力也就會小上很多。

這才是:若敵勢眾,削其羽翼,用敵之敵!

只是,鄧閻王怎麼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

這廝每次出現,都能讓她心驚肉跳啊!

在兩仆的詢問中,柳婧垂下眸來,她緊緊握著自己的手,試圖藉由這個動作驅去手心的冷汗,以及不由自主間發出的輕顫。好一會,她才低澀地回道:「沒事,河風有點大。」

兩仆心頭一松的同時,柳婧低低地警告道:「若是有人問你們什麼話,記得什麼也不要說。」

這話一出,兩仆都笑了,一仆壓低聲音說道:「這個大郎你就放心吧,我們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哪會這麼經不起事?」

聽到這話,柳婧自失的一笑。莫名的,她的心頭放鬆了些。

這時,碰的一聲,客船碰上了碼頭,船家在扣上勾鏈后,開始擺放木板讓客人上岸。

自從那一隊銀甲騎士出現在碼頭上后,四下里都很安靜。只有這客船中,從來沒有到過吳郡,沒有見過鄧閻王威風的少男少女們,在那裡嘰嘰喳喳的,好奇不已地打量著,說笑著。他們幾乎是目眩神迷地注視著那個陽光下的那個身形挺拔,腿型修長,面目完美宛如天神的男子,表情中滿是興奮和好奇。

在這種異常的氣氛中,柳婧三人,開始混在人流中向碼頭上走去。

碼頭不大,不管是從哪條船上下來的人,都必然會經過銀甲騎士之前。悄悄抬眼,看著那陽光反射下流離的銀色光芒,柳婧咽了咽口水。

她安靜的低著頭看著地上,安靜的順著人流向前走去……

兩個僕人一前一後地跟著她,這時,他們也發現了自家大郎的異常,也一個個小心起來。

於這種無比的安靜中,柳婧聽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的鬧得歡。

不知不覺中,她的背心已是濕了一遍,她的腿在發軟,她無比的渴望,這一段距離能快點過去,無比希望,那個人永遠看不到她。

這時,她的眼角瞟到,那些銀色的反光離她只有三步不到的距離了。

也就是說,輪到她經過這些銀甲騎士的前方了。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