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三十六章相對而坐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p> 「恩。」 吐出這個字后,卻是一陣長久的沉寂。 就在柳婧直覺得這地方沉悶得讓她坐立難安時,顧呈那弦樂般的,動聽到了極點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到吳郡多久了?」 「啊?」柳婧被...

那酒家生意很好,一樓坐了濟濟一堂,柳婧原本以為二樓也是如此同,走上去才發現,二樓偌大的空間里,只坐著顧呈一人。

在柳婧上去時,他正側對著窗口,眼望窗外。陽光照在他蒼白的臉上,越發映得他烏髮黑亮,玉冠佼然,越發襯得他這個人有一種貴族式的冷漠和矜持。這一種冷漠矜持,配上他那俊美高雅的姿容,真真讓人一見便難以忘懷。

也許是感覺到柳婧上來了,顧呈緩緩轉過頭來。

他轉過頭來,用那雙深濃得彷彿泛著紫光的眸子,定定地注視著她。

這一刻,柳婧突然明白了,為什麼顧呈這麼受小姑們的歡迎,實是這個俊美高雅的男人這般定定地看著你時,那眼神是如此深邃,如此專註,彷彿天地雖大,浮雲萬千,他的眼中,卻只看到了你這麼一個人,只印進去了你這麼一張容顏!

這樣的專註,這樣近乎深情的專註,配上他這般出眾的儀容,也怪不得小姑們前仆後繼,如痴如醉了。

在顧呈那彷彿能把人吸進去的深紫眸光中,柳婧走了過去,她朝著他一揖,低聲道:「柳文景見過顧家郎君。」

顧呈垂下眸來。

他這一垂眸,那雙有著勾魂蕩魄的力量的眸光,便不再落在柳婧身上,令得她無形中鬆了一口氣。

低著頭,顧呈優雅地舉起酒盅抿了一口,淡淡地說道:「柳氏阿婧,這裡只有你我兩人,便不必裝模作樣了。」語氣依然嘲諷至極,不過比起前兩次兩人初遇時那種陰煞,卻是好多了。柳婧看著他,心下想道:原來他也會把對我的憎惡掩藏起來。

當下,她朝他福了福,從善如流地說道:「是,柳婧見過顧郎。」

顧呈晃了晃酒盅,命令道:「坐吧。」

「多謝。「柳婧在他對面的榻几上坐下。

「可餓了?我給你叫幾樣酒菜?」

聽到他這與前兩次完全不同的,讓她驚喜的平和聲音,柳婧迅速地抬起頭來。她看到的,是眼睛微垂,表情冷漠,並沒有向她看來的顧呈。

他是如此的冷漠,柳婧收起歡喜的心,低聲道:「不用了,我用過餐的。」

「恩。」

吐出這個字后,卻是一陣長久的沉寂。

就在柳婧直覺得這地方沉悶得讓她坐立難安時,顧呈那弦樂般的,動聽到了極點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到吳郡多久了?」

「啊?」柳婧被他突然而來的問詢嚇了一跳,轉眼她老老實實地回道:「過完年便來了。」

顧呈提起酒樽,給自己和柳婧各把酒盅滿上后,依然沒有看向她,依然聲音是如此冷漠,「說說吧。」

「什麼?」

「說說這六年的事。」

柳婧睜大眼,她朝著顧呈看了一會後,收回了目光。雙手捧起酒盅,她小小地抿了一口后,低聲說道:「我,我們與你家別過後,便在陽河縣定居了,父親跑商。我,」她頓了頓后,低低說道:「父親嫌我過於頑劣,收起了我的書,也不許我下棋,不許我出門,只許我繡花彈琴。過了半載,他給了一些修身養性的書給我。就這樣一直到他入獄。」

她低聲說到這裡,慢慢抬起頭來。

抬著頭,她溫潤如泉的眸子專註地看著顧呈,澀聲說道:「二郎,昔日之事,是我錯了……我真是不該那般……」不該那般任性妄為,以為天下的人都如自己父母一樣能包容她,不該為了留住他,而動歪心思。她原以為憑著手段,可以穩穩地得到一個人的心,到得頭來,卻正是她那手段,才令得事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也許,這世上的人心,能夠被你操控的,便是你不曾用手段也能為你所有,不屬於你的,你用盡心機也是白費。

終於,顧呈抬起頭來。

他凝視著她。

他的目光如此專註,那深邃的眸光,彷彿能懾人心魄,在這種目光盯視下,柳婧發現自己無法移眼,無法動彈……

他盯著她一會,慢慢揚了揚唇,輕聲道:「你錯了?你不該?」

柳婧無力地與他對視著,良久,她乾澀的唇動了動,啞聲說道:「是。」

「你悔了?」

柳婧苦澀地說道:「是,我悔了。」

她這話一落,顧呈卻是低低笑了起來。

這笑聲,竟是恁地冰寒,任地陰森……

柳婧心臟一緊,忍不住說道:「我是真的悔了。」她喃喃說道:「阿呈,我們解去婚約吧,以往的事,就當噩夢一場,你,你別再放心上了。」

幾乎是她這句話一出口,一股陰煞之氣便籠罩上了顧呈的眉眼,令得他在剎那間宛如羅剎。柳婧給他這突如其來的陰森給懾住了,當下給嚇得一動不能動。

就在空氣都被凝固之時,顧呈突然閉上了雙眼。

而隨著他這眼一閉,籠罩在柳婧身上的壓力陡然一松。

顧呈這眼一閉,便是好一會,直過了良久,他才再次睜開眼來。信手從一側拿過一卷竹簡,他側了側身子,似乎柳婧並不存在一般,看起書來。

柳婧本能的知道他很不高興,知道他在藉由這個動作壓抑著自己的怒火,便不敢說什麼話。只是在他看了好一會竹簡后,悄悄朝他打量了一眼。

這般側對著她的顧呈,俊美的臉蒼白得近乎透明,他手拿竹簡,沉浸在書本中的模樣,不像她自己那般斯文,反而透著一種說不出的,讓人憐惜的脆弱。

柳婧悄悄打量了他一眼后,便目光一移,對眼前這人,她現在是完全只感覺到陌生,已根本不敢多看。

就在她這目光一移間,顧呈手中的竹簡上的一句話映入了她眼帘,「待天以困之,用兵以誘之,往蹇來返。」

咦?這句話?

只是最簡單的一句話,柳婧卻有一種被人當頭一棒的感覺。不由自主的,她頭一昂朝著那竹簡靠近了些許。

就是這一湊,她又看到了一句話,「若敵勢眾,削其羽翼,用敵之敵……」

就在她心神大動時,顧呈拿著竹簡的手突然動了動。柳婧見狀,連忙收回了目光,重新安安靜靜地坐好了。

a

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a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