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三十四章成功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p> 看到她嘴角含笑,馭夫欣喜期待地問道:「大郎,情況如何?」 柳婧坐上牛車,一邊欣賞著街道兩邊的景色,一邊對著驅著車慢慢而行的馭夫說道:「太守大人對我很是讚賞。」頓了頓,她聲音略低,輕輕說...

望川亭在整個吳郡,都屬於一等一的好景緻。這般山水相溶,天地浩渺的美,有著洛陽那等天子之都都不曾有過的極至靈秀。

年輕權貴緩步朝著望川亭走去。

這般緩步而行,聽著廊下水流的聲音,耳畔傳來陣陣悠揚空靈的簫聲,一時之間,便是以他的忙碌,也有一種『今夕何夕,如夢如幻』的想永遠留在這裡的雅興。

不由自主的,他的腳步再放緩了兩分。

朝著茫茫莽莽的山脈,和浩浩蕩蕩的太湖欣賞了一會後,年輕權貴轉向那湖亭當中,正嗚嗚咽咽吹著簫的青年儒生。

此刻,那人正微倚玉欄,一襲青袍被河風吹得獵獵作響。那微垂的眉眼,那持簫的手,在殘陽照耀下,都給人一種剔透如玉,精美至極的感覺。

就在青年權貴暗暗打量時,那人微微側了側身,這一側身,一道金光便照了她半邊身子,以及,半邊烏髮。看著那在烏髮上跳躍游移的金光,看著那微垂的精美面容上,隱帶憂傷,卻因金光掩映而越發顯出一種奢侈之美的美少年,青年權貴笑了一笑,收回了目光。

這時,他身後的騎士低聲嘆道:「這姓柳的小儒生,倒是個真有才的。」這些騎士,雖然在青年權貴身邊甘為侍從,可他們也都是大有來歷的,這些年跟著鄧閻王衝鋒陷陣,沒少見過世面,對於音樂,也有一定的鑒賞之力。

騎士也只是信口說說,卻沒有想到,他家郎君卻跟著輕嘆一聲,「是啊,確實是有才。」柳婧的簫聲有一種奇異的魅力,可以交融天地,把這簫聲和她自己變成為天地間的一景,可以讓人不由自主的失神,進而忘記世俗的一切。

停下腳步,鄧閻王負著雙手抬頭看向前方,河風吹起他的烏髮,一絲一縷地散在他的面孔上,遮住了他那望向柳婧時,複雜至極的眸光。

見他不走了,一側的騎士輕叫道:「郎君?」

鄧閻王依舊負手而立,他只是遠遠地看著柳婧,看著那個人與山水溶為一景的人。過了好一會,他才低聲說道:「阿守。」

「在。」

「你相不相信有一種人,她得志時,可以非常囂張非常刻薄,她所說的話,字字如刀,能刺得你幾天幾夜睡不著,刺得你從此改變自己,恨不得有一天也把她踩在腳下,狠狠地回報過去?」

騎士想不明白自家郎君為什麼說起這個,不由錯眼看向他。

鄧閻王在聲音低緩地說出那番話后,又沉默下來。他靜靜地看著河風中的柳婧,看著那一人一簫一天地的美景片刻,過了一會才繼續說道:「走吧。」

這兩個字一吐,也不知是不是錯覺,騎士直發現自家郎君瞬時冷了很多。

看到自家郎君走到這裡了,卻又轉身返回,騎士先是一怔,轉眼笑道:「回去也不錯。這姓柳的生得太好,要是讓那張公公知道郎君你對他另眼相看,只怕會生出事端。」轉眼他想起自家郎君剛才咬牙切齒所說的話,便又補充道:「嘿嘿,那個,郎君不管對這個姓柳的是喜是煩,只要留了神,都稱得上另眼看看吧。這個,在郎君還沒有捉弄夠之前,還是藏著別讓那張公公發現的好。」

鄧閻王理也不理他的嘮叨,大步流星地走出瞭望川亭,回到了馬車上。

一直到太陽完全沉下去,柳婧才在恭敬地送走了吳郡太守等人後,上了自家的牛車。

看到她嘴角含笑,馭夫欣喜期待地問道:「大郎,情況如何?」

柳婧坐上牛車,一邊欣賞著街道兩邊的景色,一邊對著驅著車慢慢而行的馭夫說道:「太守大人對我很是讚賞。」頓了頓,她聲音略低,輕輕說道:「接下來,他應該會讓人收集我的履歷,再提提拔之事。父親還要獄中,太守大人只要一查,便會對我參加這次宴會的用意產生懷疑,對我的印象也會大打折扣,所以提拔是不用想了。不過也不打緊,我的本意,也只是藉由這次亮相,讓太守大人記住我這個人,也記住我獄中的父親。這樣,等我查清父親冤情,陳情上述時,他就不會被輕易蒙蔽,會給我機會陳冤申述。」有多少人汲汲營營,奉上百金千金,就是為了這個公平申冤的機會?這樣說起來,她今天的目的是完全達到了。

更何況,在座的那些准秀才和准孝廉都是吳郡一地出類拔萃的俊傑,她今日之行,也算是在他們心中留了名,更是正式成了他們中的一人。利用得好的話,這種名聲能給她帶來無邊的財富。

聽到這裡,那馭夫欣喜地說道:「這還得多謝顧家二郎,要不是他給了郎君這個貼子,大郎也沒有機會獲得太守大人的賞識。」說到這裡,馭夫小心地說道:「大郎,你們不是還沒有解去婚約嗎?不如,你再去求他一求?」

「不必了。」柳婧不想多談顧呈,搖了搖頭后便不再說話,馭夫見她不高興了,便也住了嘴。又過了一會,柳婧猶豫地問道:」叔,你剛才有沒有看到有人上瞭望川亭?」她想起自己在吹簫時,隱約看到的身影,不由打了一個哆嗦,喃喃又道:「我好象看到了一個熟人……不過此次來會的都是才德之士,應該沒人犯到他手中……我,我也沒有做錯事犯到他手中。」

馭夫沒有聽清她的後半句,笑呵呵地說道:「是一個美貌郎君吧?小人見過,他還找小人問了你的事呢。當時他還上了廊橋,不過不知為什麼,只站了一會就離開了。」

竟然真是那人來了?

柳婧一呆間,馭夫嘮嘮叨叨地又說道:「小人看那郎君貴氣得緊,肯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哎,要是郎君能結識他,大人的事就更好辦了。」

柳婧不想他再提那個煞星,便打斷馭夫的話頭,「叔,快到家了,你走快一點。」

「哦,大郎肚子餓了?好的好的,我這就快一點,這就快一點。」

不一會,柳府到了。一下牛車,柳母便迎了上來,在知道柳婧此行非常順利時,柳母高興地合掌說道:「這下好,這下就好。上面沒小人擋著,下面行事就容易多了。」說罷,她拉著柳婧的手,慈愛地說道:「孩子,今天擔足了心吧?母親弄了點你喜愛的清蒸桂魚,快去嘗嘗。」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