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四十四章前因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幾句話。」 等侯叔退下,柳婧便走到柳二身邊,屈單膝蹲下盯著他,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在她做來都透著幾分出身良好,才學滿倫的優雅秀美,雙眼都被侯叔打中,眼淚不可控制的流下不停的柳二,這下又痴了。<...

回到府中,柳婧又安靜了好些天。

一直到那一天,她從一個浪蕩子口中得到一個消息后,才下令侯叔等人對柳二動手。

正是夜靜人深時。

吳郡在揚州各郡中,算不得繁華也算不得富有,這一到夜間,大多數街道更是黑漆漆的沒有點上燈籠,更不會有人插上火把照明。

幸好今天晚上,明月高懸,銀光四泄,大地一片銀白。

因入夜不久,四下還不時傳來陣陣笑鬧和笙樂聲。一隊騎士噠噠噠地走在街道上時,那馬蹄走動的聲音,也給那笑鬧聲掩蓋了。

就在這時,從一處黑暗的巷道中,閃過幾個人影,伴隨著那些人影的,還有人的口鼻被捂住時發出的『唔唔』聲。

嘩地一聲,眾騎士同時止步,他們齊刷刷地看向走在最前面的那個黑衣郎君。見他盯著那方向,一騎士壓低聲音說道:「郎君,今天真是運氣,你說就近走走,居然也能釣到魚兒?」

那黑衣郎君凝視前方,輕柔的命令道:「跟上去1

「是。」

幾人翻身下馬,悄無聲息地跟了上去。

柳婧正在租來的一個房間里等著,待聽到侯叔的聲音時,她迅速地走出來打開了房門。

一眼瞟到正被幾人拖進來的柳二,柳婧的臉上露出一抹厭惡之色。

她的父親有多重視這個人,從柳二這個名字上便可以看出,一個三餐難繼的少年,父親提攏他,請先生教他識字,手把手告他做生意,借錢給他成親安頓雙親。結果他卻是這樣報答父親的!

這人,還真是狼心狗肺!

當下,柳婧走到被綁住手腳,嘴也被堵著的柳二面前,朝著他的背便是重重一踢。

這一踢,把正四下扭動著的柳二弄得清醒過來,當下,柳二抬頭看向柳婧。

對上柳婧那張臉,他先是一怔,轉眼間,年方二十,臉皮白凈的柳二雙眼大亮。

看到他迫不及待要開口的樣子,柳婧厭惡地說道:「拿下布條,讓他說話。」

「是。」

侯叔上前,把柳二堵在嘴裡的布條扯了下來。

嘴一得到自由,一直在楞楞地盯著柳婧的柳二,便啞聲喚道:「小姑?柳,柳婧?」

柳婧現在這副男裝模樣,外人沒有認得出的,倒沒有想到,這個白眼狼卻是一眼便把她認出了。

看著眼神中帶著激動和難以言說的複雜的柳二,柳婧無法掩飾她的厭惡,她板著臉冷冷地說道:「柳二,你父親是被你陷害入獄的?」

一句話問得柳二眼神一黯后,柳婧咬牙切齒地低喝道:「你說!我父親到底哪點對你不住,你竟如此陷害於他1

柳二直楞楞地看著柳婧,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獃獃地說道:「小姑,我一個月前去了陽河,可你們都不在了,我還問了好些人,可連趙宣也不知道你們的去向。真沒有想到,你們居然早就來到了吳郡。」

趙宣?那個訛了她一千兩黃金,還想買她的豪強趙宣,柳二也識得?

柳二似是沒有感覺到柳婧的厭惡,他還在怔怔地看著柳婧。明明柳婧已塗黑了臉修飾了眉眼扮成男子,他卻直覺得眼前的小姑,還是那個眼如清泉,在春風上讀書的小少女。想六年前,柳府剛剛搬到陽河縣不久,乞丐一般衣衫襤褸,縮手縮腳卑微的他,自一眼看到那個站在柳樹下,眉目如畫,明麗張揚的少女后,一顆心便再也無法自持。

可是,他再努力又有什麼用?他就算是大人身邊最得力的一條狗,那也只是狗。只能隔得遠遠的朝自家小姑這麼望上一眼。

這一日一日的煎熬,一年一年地苦痛中,四年前巧遇的閔三郎說了一句話,從此推翻了他的想法。閔三郎說:「男人要是想當狗,那就一輩子只是狗,在誰的眼中你都是狗。而要是當了狼,那你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

於是,他就當了狼。在閔三郎的示意下,算計大人入獄后,他就與豪強趙宣通了消息,讓他逼著柳府還上一千兩黃金的巨債,柳府還不上的話,就拿小姑來還債。在他迫不及待地等著接收小姑時,卻傳來了柳府一錢不少的還上了那債務的消息!當時趙宣說,柳文景還錢太過爽快,他找不到理由。

柳二的眼神中,有著一種毫不掩飾的痴迷,這痴迷,讓柳婧和旁邊的幾個僕人大為噁心。、

當下,侯叔沖了過來,他朝著柳二的腹部重重就是一腳踩下去,直踩得柳二慘叫一聲,在地上縮成一團后,他又撲了上去,掄起拳頭朝著地上的柳二又是蒙頭蒙腦地一頓狠揍!

看到柳二臉孔腫成豬頭,鼻血流了一地,柳婧說道:「叔,你退下吧,我再問他幾句話。」

等侯叔退下,柳婧便走到柳二身邊,屈單膝蹲下盯著他,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在她做來都透著幾分出身良好,才學滿倫的優雅秀美,雙眼都被侯叔打中,眼淚不可控制的流下不停的柳二,這下又痴了。

柳婧對上他這樣的眼神,實在是厭惡,她便冷著一張臉問道:「柳二,你說一說,要害大人的,是不是閔府閔三郎?除他之外還有何人?」

見柳二怔怔地看著自己只是不說話,柳婧冷笑起來,她寒聲說道:「你不想說?別忘了,你那一歲的寶兒還落在我們手中呢1說到這裡,她聲音一提,命令道:「侯叔,把寶兒的手指切一根下來給他父親看看1

柳婧身為女子,又長相俊雅,說這話自是沒有什麼說服力,不過站在她身後的侯叔等人,看著柳二時那痛恨怨毒的眼神,卻讓柳二清楚地明白,他們對寶兒定然是沒有什麼婦人之仁的。

果然,侯叔馬上咬牙切齒地應道:「小姑,不如把那小畜生抱過來,當著這畜生的面砍?」

柳婧應道:「也好。這樣吧,下面的由你們來問,來處理,我出去走走。」說罷,她身子一轉便要離開。

就在她轉身之際,柳二嘶叫道:「等等!小姑,等等1

見到柳婧回頭,半身強行撐起的柳二撲通一聲又摔倒了地上,他痴望著她,啞聲道:「小姑,有什麼話,你問吧,我都告訴你。」

柳婧聞言踱到柳二面前,她低頭對上他,板著臉說道:「那你回答我的問題,害我父親的幕後是誰?是不是閔三郎?」

柳二蒼白著一張臉,他澀聲道:「小姑所料不錯,是閔三郎使的。」

柳婧冷冷地說道:「除了閔三郎還有誰?還有,閔三郎為什麼要迫害我父親?」

柳二抬頭怔怔地看著柳婧,低聲說道:「大人在吳郡也算不得什麼大商人,要動他,閔三郎一個人就足夠了……本來,閔三郎是覺得大人行商雖是不行,卻似是錢財豐厚,說話行事有大家之風,便有意結交。當時他收買我,也只是為了在大人面前有個眼線。那一次閔三郎進了一批私鹽,恰被大人看見。大人雖是沒說,閔三郎卻心下不安,後面,閔三郎就時不時地壞大人的生意。那一次,有上面派來的官員前來查船,查到閔府的船時,閔三郎想著,那船上還有半船私貨呢,查出來閔府就會吃掛落。恰好他見大人的船也在,便讓我趁大人不備,把一些鹽放到大人的船上,再令與他有勾結的本地官員先查了大人的船。」

他喘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大人的船上查出私鹽,四下騷動,上面派來的官員也就放下閔府的船,過來盯著大人這邊。閔府的船就趁亂撤了。」

他頓了頓,繼續說道:「後來大人入獄,閔三郎還四下打點了,說要把大人判個宰立決。」

說到這裡,柳二痴望著柳婧,喃喃說道:「小姑,阿五是被我連累的,你不要恨他……我,我對不起大人,你就殺了我吧。」

柳婧正在尋思他的話,倒也沒有理會。直過了一會,她才冷笑道:「是啊,你一句對不起就夠了!我父親對你的恩德,你一句對不起就夠了1恨恨地罵到這裡,她轉眼想道:不過是個天生的反覆小人,我與這種人說什麼恩德良心?

卻不料,這時刻柳二卻激動起來。他拚命的在地上掙扎著,一邊掙扎,他一邊嘶啞地笑了起來,「小姑,小姑!你怎麼會明白,你怎麼可能明白!六年啊,整整六年啊,我天天念著,天天盼著,有時想著,便是小姑那軟軟的手能扇我幾個耳光也是好的,我那時就想,只要小姑扇了我的耳光,我定然再不洗臉。可我連這個也是奢想。我跟大人說,我想留在陽河,想給大人看家護院,大人不同意。我又跟大人說,小姑眼看就要長大嫁人了,不如由我來給小姑置辦嫁妝吧,大人還是不同意。我有什麼辦法?我天天渴天天想,想到痛了,就用刀割我這手,小姑你看,我這胸口這手上腿上,都是我劃出來的刀印啊!我是忘恩負義,我是沒有良心,我是渴著小姑都要瘋了。我那小妾,就因為眼睛長得有點像小姑,我就千方百計把她弄到手,我把她疼得跟寶似的。我家中那妻室生的兒子,我正眼也不看一下,我就想著,我賺的每一枚鐵錢,全都是小寶的。我就把她想成小姑,就把寶兒想成小姑跟我生的兒子……」他嘶叫著說到這裡時,在一側聽得憤怒之極的侯叔已沖了過來,他朝著柳二的嘴巴就是重重一腳踩下去。

直到這般被侯叔踩得在地上扭動了,直到柳二那張清秀的白臉都被踩得扭曲變形了,顧二還在無聲的大笑,還有瞬也不瞬的看著柳婧。那眼中的紅光,把他整個人都映得有點扭曲瘋狂。

在這樣的眼神下,柳婧不由自主地退後一步。

就在她急急轉過頭不想再看向柳二時,突然的,外面一陣腳步聲傳來。接著,一個僕人踉蹌地衝到她面前,白著臉驚惶地叫道:「不好了不好了!外面來了官兵了1

「什麼?」柳婧臉色一變,她來不及想官兵這個時候趕來,是知道了什麼。只是牙一咬朝著侯叔等人命令道:「快把柳二拖下去,侯叔,你們馬上找個安全的地方躲好。我在外面拖住他們。」她急急命令道:「快1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