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四十三章我非常喜愛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好你個顧郎,原來好的是這一口1 於這目光灼灼,一室皆歡中,柳婧只聽得顧呈那動聽到了極點的聲音響起,「恩,她很不錯,我非常喜愛。」 隨著顧呈這句『她很不錯,我非常喜愛』的話一出口,眾少...

在那小乞丐朝這個方向指來時,柳婧其實站在另一個陰暗角落。

她得確定那信送到了鄧閻王的手中。

現在,她按了按紗帽,盡量不動聲色地混入了人流中。等過了一個巷子再出來時,更是衣裳換盡,面目已改。

就在剛才,隔了那麼遠她對上鄧閻王那遙遙一眼時,也是心驚肉跳,甚至到了現在,她那顆心還是砰砰亂跳著。

柳婧沒有辦法讓自己平靜下來。她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彷彿從他把那屍體上拔出的劍架在她脖子上起,她在他面前,就再也無法鎮定。

可再是害怕,那封信也必須送出。因為,閔府偌大的家族,追根究底便是敗在她手中。一旦讓閔三郎喘過氣來,讓他恢復了元氣,她柳婧也罷,柳府這麼多口人命也好,都是死無葬聲以,她必須『趁他病要他命』,必須斬草除根,哪怕讓招上了鄧閻王!

恢復柳文景面目的柳婧,腳步加快地朝府中走回,她低著頭,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

剛剛走過一條街道,突然的,一個僕人擋在了她面前。朝柳婧一禮,那僕人客氣地說道:「對面可是柳郎?我家郎君有請。」

他朝著一家酒樓一指。

見柳婧疑惑地看向那酒樓,僕人又道:「我家郎君姓顧。」

原來是顧呈,柳婧點頭道:「請前面帶路。」

「是,郎君跟我來。」

柳婧點了點頭,跟在那僕人的身後朝那酒樓走去。酒樓中正是用餐的高峰期,人流來來往往。柳婧穿過一樓大堂,走上了二層閣樓。

還沒有上得二樓,一陣笑語聲便撲面而來,遠遠的,柳婧聽到一個操著洛陽口音的少年笑道:「好你個顧呈,說是到處走走,怎地呆在這吳郡就捨不得回了?」另一個同樣洛陽口音,聲線略細的男子接著說道:「這你們就不知道了,顧郎風流倜儻,傾慕者無數,他這不是被洛陽那些小姑追逐得沒辦法了嗎?」第三個也是洛陽口音,只是略略帶了些揚州腔,「吳郡這等小地方,食無好食美人也無,真不知有甚得意處,能勾得住風流顧郎?」

在這陣陣笑聲中,那僕人快走幾步,然後柳婧聽到那僕人大聲稟道:「郎君,柳郎過來了。」

「恩,讓她上來吧。」

「是。」

這個是字一出,不想讓那僕人大呼小叫的柳婧,已加快步履,出現在二樓上。

二樓,已儼然成了華堂殿宇,地上鋪了厚厚的紅緞,角落上焚起了香,一個個美貌的,風姿各異的少女,正站在眾人之後肅手而立。甚至連放在各處的屏風,也統統工精絕,全然是名家頂尖之作。

而在樓堂當中,散放著六個榻幾,每個榻几上,都坐著一個衣著華貴,氣宇不凡的世家子弟——這必定是世家子弟,光看那氣度,那眼神,那衣著,便給人一種朱門風流,繁華在握的感覺。

萬萬沒有想到,這一上來面對的是這麼一個場景,柳婧不由一怔。

不過,她雖然對著鄧閻王時惶恐,對上顧呈時心不靜,可柳府曾經也富貴過,一些場面,柳婧還是經過的。

當下,她安安靜靜地走了過去,等到眾世家子說笑了一會後,她才朝著坐在左側的顧呈一揖,輕聲道:「柳文景見過顧家郎君。」

她自陰暗處來,直到出聲,這些目無餘子的世家子們,才注意到她的存在。

當下,一個個轉頭看來。

只是一眼,他們的目光便凝了凝,一少年更是輕咦一聲,叫道:「誰說吳郡無美人?眼前這位可不就是難得的美人兒?」

柳婧雖是一襲布衣,卻舉止端雅,俊美秀絕,一看就是好人家出來的子弟。那少年卻把她一個『好人家的大男人』直稱美人兒,語氣生生帶著幾分輕保

在這個時候,顧呈應該出面,因為柳婧是他叫來的,他對她的態度,決定了這些人的態度。可他沒有出面,他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一雙深濃的眸光,瞬也不瞬地凝視著她。

他的眼神很專註,專註得彷彿在想把柳婧看清看透,也彷彿想把她這個人永遠銘記——真不愧是風流顧郎,這種眼神,定力稍差一點的小姑,都會以為他對自己情根深種,而忽略了他不曾出面的事實吧?

柳婧垂眸斂目,卻身姿挺拔如竹,她轉向那少年,溫文爾雅地說道:「小郎用錯詞了,柳婧一介儒生,豈能形容為婦人?」

她的聲音輕而溫柔,明明是在訓斥那少年,卻讓人如沐春風。

那少年卻理也不理她,徑自嘻嘻而樂。另一個青年則轉頭朝著顧呈笑道:「我說顧二,這美人雖是不錯。不過我們兄弟好不容易相聚,你叫一個外人作甚?」轉眼他聲音一提,樂道:「難道,這姓柳的不是外人?」

這人的話,依然帶著幾分輕薄和戲謔,顧呈靜靜地凝視了低眉斂目,不動不怒風姿不減的柳婧一眼后,優雅地抿了一口氣,輕應道:「恩,她不是外人。」

什麼?柳婧赫然抬頭。

而一眾洛陽子弟們,則是哄然大樂。那少年更是怪叫著站了起來,朝著顧呈哇哇直叫,「好你個顧二,原來你小子還真就是個凡人。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就是為了這廝才停留在吳郡這麼久的1

在少年怪叫時,另外幾個青年也是大樂,便是從柳婧上來后,瞟過她一眼便頭也不抬的另外三人,這時也定定地朝著柳婧打量而來。然後,一青年笑道:「好你個顧郎,原來好的是這一口1

於這目光灼灼,一室皆歡中,柳婧只聽得顧呈那動聽到了極點的聲音響起,「恩,她很不錯,我非常喜愛。」

隨著顧呈這句『她很不錯,我非常喜愛』的話一出口,眾少年同時哨出聲,那少年更是哇哇怪叫。

柳婧先是瞪大滾圓的雙眼,錯愕地看了顧呈一會。轉眼見到眾世家子還在哇哇叫著,不由垂下眸來。

轉眼,柳婧尋思道:顧呈不是有風流之名嗎?怎麼他承認喜愛一個人,竟會引得這些同伴如此驚奇?

就在她沉默之時,顧呈站了起來。

他步履優雅地走到柳婧面前,低頭凝視著她,他輕聲說道:「來,一道坐坐。」說罷,他伸手握向柳婧的手。

柳婧抬頭看向顧呈。

她幼小時是對眼前這人有心,不過自從事發后,她一直知道,眼前這人嫌惡自己,更何況再遇之後,他的嫌惡從來不曾掩飾,所以柳婧覺得,現在的他,並不真實。

迎上他深濃溫柔的眸子,柳婧斯文地說道:「顧家郎君可是有話要與我說?」她聲音輕細,「如果沒事,柳某就先告退了。」說罷,她慢慢抽出被顧呈握著的手,朝他行了一禮,緩步後退。

退出兩步,柳婧挺直腰身,步履平穩氣質嫻靜地朝樓梯走去。

竟是他剛剛那般看她,眾子弟那般起鬨,對她來說,都是耳邊虛言,完全不縈於懷!

真不愧是柳婧!

顧呈面無表情地盯著她,眸光越發深濃專註。

看著柳婧走下樓梯,那少年怪叫道:「顧二,你這懷中人可不給你面子哦。是了,人家是讀書人嘛,便是與你相好,也是偷偷的來,你這般當眾表白情懷,也怪不得人家給惱了。」完全當兩人是小情人鬧脾氣的口氣。

顧呈卻只是眸光深邃而又專註地看著柳婧離開,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他也沒有叫回她。

大步走下樓梯的柳婧,聽到一個青年在問道:「阿呈,便這麼讓你的情兒走了?」

隱隱間,顧呈那惑人心魂的磁沉聲音響起,「恩。我從不勉強她的。」聲音真真多情到了極點。

聽到這對話,已下了樓的柳婧,不由停下腳步回頭看去。

看著上面,她暗暗想道:那些人與顧呈一樣,都是一個圈子的,我實是格格不入。

轉眼她又想道:顧呈今日為何態度大變,都與平素不一樣?

不過看顧呈的樣子,像是有話要說?不知是什麼話?

她想不明白便也不想,當下柳婧搖了搖頭,朝著柳府急步走回。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