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二章二算鄧閻王

作者:林家成  |  更新時間:2013-10-21 10:24  |  字數:3710字

柳婧看著他,目光複雜地想道:這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真是誰也說不出誰明天是怎樣。

真說起來,閔府落到現在的境地,便是她的功勞,而令得陽子遠痛苦的罪魁禍首便是她本人。由她來憐憫陽子遠,怎麼想,都怎麼透著虛偽。

可這人生在世,誰有資格能夠不虛偽?

在陽子遠時不時用額頭撞向幾面,發出砰砰的巨響中,柳婧站了起來,她走到陽子遠的身側,拉過一個榻靠著他坐下後,她伸手在陽子遠的肩膀上輕輕拍著,低低的,溫柔地說道:「哭出來也好……換過來想想,你還只是損失了一些錢和時間,要是你是閔府中人,只怕現在……」她沒有說下去。

陽子遠還在一下一下地用額頭撞著幾面,他嘴裡則哽咽地說道:「柳兄,你不懂啊……我一家三代在莫縣經營多年,才積累下這點家業。這一次,我是帶著一大家子來吳郡的,產業,家人,我統統都帶到吳郡,押在閔府了。便是我嫡親的最疼的妹妹,我也送到閔府做妾。柳兄,這不是一點點損失啊,這是傷筋動骨之痛啊。柳兄,我真是好悔,好悔……」

看到他開始拚命地灌酒,生恐他喝醉了什麼也不說的柳婧,便壓低聲音溫柔地說道:「閔府也不是全沒了啊,你看閔府還在……」

在她的誘哄之下,陽子遠語無倫次地說道:「是啊,閔府不是全沒了,閔府的老大人和閔公把所有的罪都擔下了,把所有的家業都送給了鄧閻王,得那姓顧的幫助,總算保住了閔三郎。閔三郎還在,我陽子遠也不算太對不起我妹妹。只是,只是,他閔三郎平時再狠辣最有才,他也難為無米之炊啊。閔府偌大的家業都沒了,他閔三郎還在又有什麼用?」

原來閔三郎沒事!

柳婧微微蹙起了眉,她是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了,可這個消息,卻也是她最不願意聽到的!

閔府居然借顧呈的力量保住了最為優秀的子弟閔三郎!

而那閔三郎,卻最有可能是陷害自家父親的主謀啊!

怎麼她做了這麼多手腳,卻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怎麼可以?俗話說,斬草要除根,這閔三郎卻萬萬留他不得!

一時之間,柳婧轉過千百個思緒。這時刻,她身側的陽子遠還在嘀嘀咕咕,又哭又笑的。

突然的,柳婧心神一動,一個主意浮出心頭。

當下,她發出一聲清脆的哧笑聲。

這一笑雖輕,其中的輕視味兒卻流露分明,陽子遠行商多年,可以說是酒水中泡大的,他雖是喝了這麼久,腦子卻還清醒著。聽到柳婧的哧笑聲,他不由停止了哭聲,迷迷糊糊地朝柳婧看來。

柳婧自顧自地倒了一盅酒,淡淡說道:「既然閔三郎沒事,你陽子遠也沒事,這閔府要重新站起,那就只是等閑之事!」

陽子遠聞言,重新低下頭去,「柳兄說起這話可真是容易啊。」

他低著頭又朝几上撞了兩下,突然想到了什麼,當下他騰地抬頭看向柳婧,緊張的,激動地問道:「柳兄剛才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有辦法讓閔府渡過這次難關?你有辦法讓我們重新站起?」

在他語無倫次地追問中,柳婧轉過頭定定地看著他,「不錯!我有辦法!」

「什麼,什麼辦法?」

因太過緊張,陽子遠的聲音都結巴了。

柳婧溫雅一笑,她慢條斯理地說道:「敢問陽兄,現在閔府出事的消息,可有傳遍吳郡,是人皆知?」

陽子遠怔怔地搖了搖頭,轉眼他又點了點頭,道:「消息靈通的大府人家還是都知道的。」

「那,外郡呢?」

陽子遠迷糊地說道:「外郡當然不知。」閔府出事到現在不過一個月時間,連吳郡都不是盡人皆知,外郡的人又怎會知道?畢竟,這時代的消息是傳遞很慢的。

柳婧神秘一笑,她咽了一口酒後,又道:「那外地與閔府有合作往來的商客呢?」

陽子遠道:「他們不會這麼快就知情。」

柳婧優雅朝他晃了晃酒,微笑道:「這不就得了?閔府在這吳郡之地經營這麼多年,有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產業雖是被拿走了,錢財一定是還留有一點的。要我是閔三郎,我就會拿著那些錢財,趁外地有合作往來的商家還不知道閔府的情況之時,大大地做一筆生意。反正閔府的信譽還在,他在那些不知情的人面前,依然還是吳郡首富閔府的三郎君。要是運氣不錯,能夠大賺幾筆的話,那閔府丟失的東西,豈不是又回了一半?」

她越說陽子遠雙眼越亮,說到後來,陽子遠已激動得雙手顫抖起來。當她的話音落地時,陽子遠騰地站起,這時的他,雙眼明亮,臉孔漲得通紅,哪裡還有半點剛才的頹廢?

陽子遠站起身,朝著柳婧深深一揖後,嚴肅地說道:「柳兄提醒之恩,陽子遠沒齒難忘。」說罷,他提步便朝外面衝去。看著陽子遠離去的身影,柳婧舉起手中的酒樽,朝著虛空晃了晃後,優雅地抿了一大口。

回到府中時,柳婧得知,那柳二因閔府的事人在外地。侯叔問她要不要動手擄人時,柳婧搖了搖頭,說是再等幾日。

接下來的幾天,柳婧每天都召集那些浪蕩子,記錄著他們所說的閑話。

如此過了十天不到,柳婧在聽到一個浪蕩子所說的閑話後,目光閃了閃。

第二天,她又出了門。

不過這一次,當她從一個巷子走出時,已是面目全非,不但衣裳陳舊,而且整個人明顯高胖了些,至於她的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