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七章三天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他自是不動如山。側過頭靜靜地打量著她,他開口道:「如何?可有想交待的?」 這一次,他的聲音雖然依舊動聽,格外沙啞,似乎幾天幾夜沒有休息好一樣。 被寂寞都要逼瘋了的柳婧,這時低下頭輕輕應...

鄧九郎吹乾新寫的這一行字后,慢慢抬頭。

燈火中,他的雙眸明亮而沉靜,這是一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沉靜。朝幾人掃了一眼后,鄧九郎溫聲說道:「我尋思著,那些人動手也就是這幾天……」

這話一出,乾三驚叫道:「郎君,你早料到了?你怎麼會料到的?」

鄧九郎沒有理會,他提步走出案幾,伸手把前一個銀甲衛舉在手中的那張名單拿了后,抬了抬眼說道:「恩,自我來到吳郡后,便發現這裡似潛伏著一股暗流,有一波人隱在其後。張公公就是被這波人刺殺的,接下來他們應該會把罪名安在我身上。」頓了頓,他又說道:「他張公公深得聖寵,我鄧九也是世家中人,陛下便是真疑我,也不至於要了我的性命……而替國君除去閹賊這樣的名聲,等於是讓我鄧九在百姓中和士林里踱了層金光。是以,張公公是死是活我無需在意。」

他低下頭,慢慢打開那份名單,此時光線甚為明亮,名單第一個名字,就寫著顧呈……

鄧九郎修長的手指,輕輕在這名字上敲了敲后,唇角慢慢浮起了一抹笑容來。

過了一會,他把名單上的名字默記於心后,順手把名單扔到火盤上燒了,嘴裡則命令道:「張公公被刺客所殺是天大的事,想來吳郡中的大小官員和各路豪強都已經趕去,我們也走吧。」

「是。」

一行人走著走著,乾三突然抬頭看向鄧九郎,想道:郎君對那個柳家小郎還真是上心了。知道會發生這樣的大事,便提前把那小兒給弄到地窖里去了。這樣也好,免得閹賊一黨和吳郡的大小官員尋找替罪羊時,把那小兒給順帶了進去。

這時的乾三,對自家郎君那真是佩服到了極點。對著月光下郎君那籠罩著銀光,帶著幾分神秘的側影,他又想道:陛下春秋鼎盛,那伙賊人真把刺殺張公公的罪名安在郎君身上,便是以郎君的家世,也討不了好去。可郎君明明知情卻任其發生,只怕是另有打算了……

柳婧睜大雙眼,無神地看著黑暗的前方。

這裡可真是黑啊,黑得見不到一絲的光,而且特別安靜,明明來時她注意了的,侯叔等人也給關在不遠處的。可現在,她是一點聲音也聽不到,一點光亮也見不到。

黑暗中,她在稻草堆上翻來覆去,這稻草鋪得雖然厚,可她睡慣了被褥床榻,那草割得身上痒痒的睡不著,而且沒有被子蓋,身上還很冷。

要她鑽到稻草當中,把草當被子,柳婧又做不到。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

黑暗中,柳婧一遍一遍地回想著鄧九郎那張臉,回想著他的眼神,想著他對她說的話。

她在想著,如果那人來審問她,她要怎麼說話,才會令得那人願意放了自己和侯叔等人。

自從父親出事後,柳婧一直疲於奔命,她似乎很久很久沒有這般在黑暗中睜大雙眼,默默地琢磨一些事了。

恍惚中,她想到了小時候,想到了父親沒有入獄前,想到了最愛粘著她的三妹。是了,自從父親出事後,自己與三妹加起來也沒有說過五句話了。昨天回去,她站在桃樹下,烏溜溜的大眼睛巴巴地看著自己,裡面盛了滿滿的孤單。自己一眼瞟過去,她扁了扁嘴,淚水都在眼眶中滾動了。

可她當時就算見了,就算有點心痛,一轉眼又去忙正事了。

還有母親……

翻來覆去了一會後,柳婧輕嘆了一口氣。

這個時候的柳婧,自是不知道,這個晚上,整個吳郡城都已天翻地覆,上到官員下到儒生,已是人人自危!

柳婧在這陰暗的所在,一呆就是三天。

她一直眼巴巴地看著門口,想著有人經過,哪怕是來提審她也好。可一直等一直等,除了送飯的一個僕人定時來過後,就再也沒有人經過。而那送飯之人不知是得了誰地交待,不管柳婧說什麼,他是一個字也不說。

直到第四天,她睡得迷迷糊糊之際,感覺到有人來到了她身邊。

柳婧嗖地睜開雙眼,巴巴地望去。

她對上了一個高大挺拔的,站在這陰暗的地下牢房還要微微微腰的郎君。饒是光線暗淡,可這人那張俊美絕倫的臉,還是能吸聚光線,他一雙眼高深莫測地看著自己,可不正是鄧閻王?

他總算來了!

柳婧利索的從草堆上爬起,她那烏黑水潤的眼,睜得大大地看著他,也許是因為激動,也許是因為她無意識在向他討好,她那本來烏黑的瞳仁,這會顯得更大更黑了,那水汪汪的眸子,此刻顯得格外的討喜。

一邊忙了整整三天,疲憊得都想倒下去就睡個不起的鄧九郎,這時唇角一揚,人倒是放鬆舒服了些。

不過表面上,他自是不動如山。側過頭靜靜地打量著她,他開口道:「如何?可有想交待的?」

這一次,他的聲音雖然依舊動聽,格外沙啞,似乎幾天幾夜沒有休息好一樣。

被寂寞都要逼瘋了的柳婧,這時低下頭輕輕應道:「有。」真是乖巧得不得了的樣子。

鄧九郎盯了她一會,啞然失笑,「這下倒是聰明了。」說罷,他退後一步,朝著一個銀甲衛命令道:「蒙上她的眼睛,帶出大牢1

「是。」

那銀甲衛聲音特別響亮地應了后,大步走到柳婧身後,用一塊厚緞布蒙在柳婧的眼睛上后,一隻大手伸出,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這手……

柳婧不由自主的一僵時,鄧九郎特別溫柔特別多情地開了口,「嗯?捨不得這裡,還想再待幾天?」

柳婧打了一個寒顫,也顧不得這廝正牽著自己的手,連忙跟著他跌跌撞撞朝外走去。

只是這廝的手,怎麼這般暖和?

也許是雙眼被蒙,感覺就變得特別靈敏,柳婧不想自己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那隻溫熱有力的大手上,低著頭一邊緊緊跟著他的腳步,一邊暗暗想道:他要我交待什麼?難道說是那借他刀宰閔府的事?不對,如果他知道了那件事,不會這麼溫和地對我。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