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五章鎖上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始張惶起來。 就在這時,鄧九郎轉過身去。 他目光所到之處,張惶鼓躁的柳府眾仆不由自主的呼吸一窒,不由自主的啞了聲慌了神。把所有人都掃視一遍后,他盯向柳二,問道:「你是何人?」 ...

鄧九郎右手撐著柳婧身後的牆壁,把她整個人都置於懷中。低頭看著她,他輕柔地說道:「陛下是張公公看著長大的,也是他為主扶持著陛下登上皇帝之位的……」柳婧瞪大眼傻呼呼地看著莫名其妙解說起來的鄧九郎,在她受了驚后那烏黑滾圓的瞳仁反光中,鄧九郎的聲音溫柔輕細得宛如嘆息,「所以,當今天下,不給張公公面子的,真沒有幾人。前陣子他遇到了刺客,先是抓了一大批人,后又說抓到真的刺客后,前兩天,他又說那刺客是假的,真的刺客還隱藏在吳郡。直到今兒晚上,張公公放出來的一處餌,被人吞了。」

他低下頭盯著柳婧,左手伸出,一邊用手背撫著柳婧冰冷的臉頰,一邊溫柔地說道:「柳文景,這麼個風聲鶴唳的時候,你與那吞餌的人同時落網……」

這下,柳婧完全明白了。

對上她煞白的臉,鄧九郎莫測高深地盯了她一會後,抽身後退。

便這樣退開幾步,鄧九郎負著手,面無表情地命令道:「來人1

幾個銀甲衛大步走到他身後。

鄧九郎盯著柳婧,聲音沒有半點起伏高低地說道:「柳文景涉嫌綁架他人,行跡十分可疑,鎖上了1

這命令聲一出,幾個銀甲衛大聲應了一聲,提步朝柳婧走來。這般走到她身側,「噹啷」一聲鎖鏈一套,那沉重的鐵鏈便重重地掛上了柳婧的頸項,直壓得柳婧身子一矮。

看到自家郎君竟被鎖鏈套上,幾個柳府僕人開始張惶起來。

就在這時,鄧九郎轉過身去。

他目光所到之處,張惶鼓躁的柳府眾仆不由自主的呼吸一窒,不由自主的啞了聲慌了神。把所有人都掃視一遍后,他盯向柳二,問道:「你是何人?」

柳二強撐著站起,朝著鄧九郎躬身一禮正要回答,被押在角落裡的柳婧說道:「他是我家舊仆,前陣子我父親入獄,便是他所害,我這次抓他,就是想拷問詳情。」

鄧九郎回頭向她看去。

在他沉沉的目光中,柳婧白著臉,她明明身段頗高,卻因那沉重的鎖鏈套在頸上,整個人顯得無比怯弱,特別是那雙對上鄧九郎時,格外烏黑水潤,彷彿隨時會流淚的眸子,更有幾分我見猶憐的軟弱。

可真正軟弱的人,這番話不會說得這麼有條有理,這麼清晰流利吧?

見鄧九郎冷漠地盯著自己,柳婧咬著唇,雙眼越發睜得滾圓。她煞白著臉強自鎮定地說道:「我說的是真的,這廝叫柳二,是我父親從鄉下收的僕人。他勾結外人圖謀我父親的產業,后又害得我父親入獄……」說到這裡,她低聲下氣地求道:「郎君,文景實是不知刺客的事,抓住這廝,只是想替父親申冤。」她眼巴巴地看著他,嚅嚅求道:「還請郎君明察秋毫,放過我等。」

剛才鄧九郎明明說了,她犯的錯,是在這風聲鶴唳的時候出來蹦噠,是引起了那些官兵的注意,是犯了張公公的禁忌。可不過轉眼,她便裝作不知,一開口便把事情簡化,只是這般可憐巴巴地求他。彷彿這樣求了他,她的過錯便可以一筆勾銷。

當下,鄧九郎一笑。

明明那般俊美得無與倫比,彷彿能把所有光芒囊桓隼刪,這般一笑,卻令得房間中生生冷了幾分。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打了一個寒顫。

柳婧的臉越發白了。

她哪裡不明白,自己那番話是在裝聾作啞混淆視聽?可眼前這人有多大能量她也偶有所聞。柳婧想,只要眼前這人願意放過她,外面的官兵算什麼,便是號稱皇帝之下第一人的張公公,也完全可搪塞過去……只要他願意放過自己!

鄧九郎一瞬不瞬地凝視著她。

在他的目光下,柳婧終於撐不住,慢慢低下了頭。

鄧九郎深深地盯了她一眼后,轉頭看向柳二,對上這個鼻青臉腫,衣著卻比柳婧還有得體精緻的青年人,他淡淡問道:「柳文景所言可是屬實?」

柳二看了一眼柳婧,唇動了動,可他的唇動來動去,卻半晌半晌什麼聲音也沒有發出,最後低下了頭。

這就是默認柳婧所言屬實了。

鄧九郎朝他看了一眼,長腿一伸朝外便走,「把他們全部押上。」

「是。」

他翻身上馬,頭也不回地命令道:「把他們押上蠻有人等一律關押在院子里,柳文景打入大牢1

最後一句話一吐出,四下一靜,只有幾個銀甲衛認真地應道:「是。」

不一會,馬蹄聲噠噠地響起,馬車也開始滾動。

柳婧等人都被押到了同一輛馬車上。望著戴著沉重的鎖鏈,臉色白得都能反光的柳婧,侯叔顫聲道:「大郎,這可怎麼辦?」他們原以為這個鄧閻王會對自家郎君手下留情,現在看來,竟全是枉想了。好端端的,他們給押在院子里,大郎卻要打入大牢!那牢房是什麼地方?進去了有幾個能出來的?一時之間,幾仆已亂成一團。

柳婧哪裡知道怎麼辦?她搖了挑頭,啞聲道:「先別亂,到時會有辦法的。」卻是安慰起他們來。

外面,望著鄧閻王那行走在黑暗的,越來越遠的背影,幾個官兵湊近銀甲衛,陪著笑說道:「幾位大人,這天也晚了,不如這些犯人就交給我等,大人們去歇歇?」卻是討好起這些從天子腳下過來的大人們來。

一銀甲衛瞟了那幾個屁顛屁顛的官兵一眼,哧地一笑,「你們懂什麼?這別的犯人也就罷了,馬車裡的這幾人,卻不能交由你們欺凌了。」這些官兵對待犯人的態度,那是無人不知的。落到他們手中的犯人,就沒有討過好的。

可這個大人的話是什麼意思?明明都抓起來了,主犯還要打入大牢了,怎麼還怕被人欺負?

那幾個官兵一怔,他們相互看了一眼后,一人朝馬車中望了望,諂著笑嘿嘿說道:「大人的意思是?」

那銀甲衛卻不似剛才那麼和顏悅色了,他臉一沉,低聲喝道:「問這麼多幹嘛?總之,馬車裡的這幾個人,你們就當沒有看到……明白么?」

眾官兵自是不明白,可這並不影響他們的行事圓滑,當下幾人忙不迭地點頭,哈著腰說道:「是是是,小人等就是在附近轉了轉,喝了幾盅酒,啥人也沒有遇到,啥人也沒有看到。」

那銀甲衛點了點頭以示讚許后,挺直腰背看著前方自家郎君的坐騎,半晌咧嘴一笑。

##

今晚有點累,本書只一更。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