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二章前因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隱隱間,顧呈那惑人心魂的磁沉聲音響起,「恩。我從不勉強她的。」聲音真真多情到了極點。 聽到這對話,已下了樓的柳婧,不由停下腳步回頭看去。 看著上面,她暗暗想道:那些人與顧呈一樣,都是...

隨著顧呈這句『她很不錯,我非常喜愛』的話一出口,眾少年同時哨出聲,那少年更是哇哇怪叫。

柳婧先是瞪大滾圓的雙眼,錯愕地看了顧呈一會。轉眼見到眾世家子還在哇哇叫著,不由垂下眸來。

轉眼,柳婧尋思道:顧呈不是有風流之名嗎?怎麼他承認喜愛一個人,竟會引得這些同伴如此驚奇?

就在她沉默之時,顧呈站了起來。

他步履優雅地走到柳婧面前,低頭凝視著她,他輕聲說道:「來,一道坐坐。」說罷,他伸手握向柳婧的手。

柳婧抬頭看向顧呈。

她幼小時是對眼前這人有心,不過自從事發后,她一直知道,眼前這人嫌惡自己,更何況再遇之後,他的嫌惡從來不曾掩飾,所以柳婧覺得,現在的他,並不真實。

迎上他深濃溫柔的眸子,柳婧斯文地說道:「顧家郎君可是有話要與我說?」她聲音輕細,「如果沒事,柳某就先告退了。」說罷,她慢慢抽出被顧呈握著的手,朝他行了一禮,緩步後退。

退出兩步,柳婧挺直腰身,步履平穩氣質嫻靜地朝樓梯走去。

竟是他剛剛那般看她,眾子弟那般起鬨,對她來說,都是耳邊虛言,完全不縈於懷!

真不愧是柳婧!

顧呈面無表情地盯著她,眸光越發深濃專註。

看著柳婧走下樓梯,那少年怪叫道:「顧二,你這懷中人可不給你面子哦。是了,人家是讀書人嘛,便是與你相好,也是偷偷的來,你這般當眾表白情懷,也怪不得人家給惱了。」完全當兩人是小情人鬧脾氣的口氣。

顧呈卻只是眸光深邃而又專註地看著柳婧離開,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他也沒有叫回她。

大步走下樓梯的柳婧,聽到一個青年在問道:「阿呈,便這麼讓你的情兒走了?」

隱隱間,顧呈那惑人心魂的磁沉聲音響起,「恩。我從不勉強她的。」聲音真真多情到了極點。

聽到這對話,已下了樓的柳婧,不由停下腳步回頭看去。

看著上面,她暗暗想道:那些人與顧呈一樣,都是一個圈子的,我實是格格不入。

轉眼她又想道:顧呈今日為何態度大變,都與平素不一樣?

不過看顧呈的樣子,像是有話要說?不知是什麼話?

她想不明白便也不想,當下柳婧搖了搖頭,朝著柳府急步走回。

回到府中,柳婧又安靜了好些天。

一直到那一天,她從一個浪蕩子口中得到一個消息后,才下令侯叔等人對柳二動手。

正是夜靜人深時。

吳郡在揚州各郡中,算不得繁華也算不得富有,這一到夜間,大多數街道更是黑漆漆的沒有點上燈籠,更不會有人插上火把照明。

幸好今天晚上,明月高懸,銀光四泄,大地一片銀白。

因入夜不久,四下還不時傳來陣陣笑鬧和笙樂聲。一隊騎士噠噠噠地走在街道上時,那馬蹄走動的聲音,也給那笑鬧聲掩蓋了。

就在這時,從一處黑暗的巷道中,閃過幾個人影,伴隨著那些人影的,還有人的口鼻被捂住時發出的『唔唔』聲。

嘩地一聲,眾騎士同時止步,他們齊刷刷地看向走在最前面的那個黑衣郎君。見他盯著那方向,一騎士壓低聲音說道:「郎君,今天真是運氣,你說就近走走,居然也能釣到魚兒?」

那黑衣郎君凝視前方,輕柔的命令道:「跟上去1

「是。」

幾人翻身下馬,悄無聲息地跟了上去。

柳婧正在租來的一個房間里等著,待聽到侯叔的聲音時,她迅速地走出來打開了房門。

一眼瞟到正被幾人拖進來的柳二,柳婧的臉上露出一抹厭惡之色。

她的父親有多重視這個人,從柳二這個名字上便可以看出,一個三餐難繼的少年,父親提攏他,請先生教他識字,手把手告他做生意,借錢給他成親安頓雙親。結果他卻是這樣報答父親的!

這人,還真是狼心狗肺!

當下,柳婧走到被綁住手腳,嘴也被堵著的柳二面前,朝著他的背便是重重一踢。

這一踢,把正四下扭動著的柳二弄得清醒過來,當下,柳二抬頭看向柳婧。

對上柳婧那張臉,他先是一怔,轉眼間,年方二十,臉皮白凈的柳二雙眼大亮。

看到他迫不及待要開口的樣子,柳婧厭惡地說道:「拿下布條,讓他說話。」

「是。」

侯叔上前,把柳二堵在嘴裡的布條扯了下來。

嘴一得到自由,一直在楞楞地盯著柳婧的柳二,便啞聲喚道:「小姑?柳,柳婧?」

柳婧現在這副男裝模樣,外人沒有認得出的,倒沒有想到,這個白眼狼卻是一眼便把她認出了。

看著眼神中帶著激動和難以言說的複雜的柳二,柳婧無法掩飾她的厭惡,她板著臉冷冷地說道:「柳二,你父親是被你陷害入獄的?」

一句話問得柳二眼神一黯后,柳婧咬牙切齒地低喝道:「你說!我父親到底哪點對你不住,你竟如此陷害於他1

柳二直楞楞地看著柳婧,沒有回答她的話,而是獃獃地說道:「小姑,我一個月前去了陽河,可你們都不在了,我還問了好些人,可連趙宣也不知道你們的去向。真沒有想到,你們居然早就來到了吳郡。」

趙宣?那個訛了她一千兩黃金,還想買她的豪強趙宣,柳二也識得?

柳二似是沒有感覺到柳婧的厭惡,他還在怔怔地看著柳婧。明明柳婧已塗黑了臉修飾了眉眼扮成男子,他卻直覺得眼前的小姑,還是那個眼如清泉,在春風上讀書的小少女。想六年前,柳府剛剛搬到陽河縣不久,乞丐一般衣衫襤褸,縮手縮腳卑微的他,自一眼看到那個站在柳樹下,眉目如畫,明麗張揚的少女后,一顆心便再也無法自持。

可是,他再努力又有什麼用?他就算是大人身邊最得力的一條狗,那也只是狗。只能隔得遠遠的朝自家小姑這麼望上一眼。

這一日一日的煎熬,一年一年地苦痛中,四年前巧遇的閔三郎說了一句話,從此推翻了他的想法。閔三郎說:「男人要是想當狗,那就一輩子只是狗,在誰的眼中你都是狗。而要是當了狼,那你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

於是,他就當了狼。在閔三郎的示意下,算計大人入獄后,他就與豪強趙宣通了消息,讓他逼著柳府還上一千兩黃金的巨債,柳府還不上的話,就拿小姑來還債。在他迫不及等地等著接收小姑時,卻傳來了柳府一錢不少的還上了那債務的消息!當時趙宣說,柳文景還錢太過爽快,他找不到理由。

##

謝謝衣錦褧衣的屢次打賞。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