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六十章二算鄧閻王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點卷,呶,就這樣卷的。」說著,小乞丐用舌頭抵著上鄂,模仿起那種捲舌音來。 小乞丐說得很仔細,鄧九郎點了點頭后,朝左右說道:「給他幾枚鐵錢,送他下樓。」 「是。」送走歡天喜地的小乞丐后,...

「什麼,什麼辦法?」

因太過緊張,陽子遠的聲音都結巴了。

柳婧溫雅一笑,她慢條斯理地說道:「敢問陽兄,現在閔府出事的消息,可有傳遍吳郡,是人皆知?」

陽子遠怔怔地搖了搖頭,轉眼他又點了點頭,道:「消息靈通的大府人家還是都知道的。」

「那,外郡呢?」

陽子遠迷糊地說道:「外郡當然不知。」閔府出事到現在不過一個月時間,連吳郡都不是盡人皆知,外郡的人又怎會知道?畢竟,這時代的消息是傳遞很慢的。

柳婧神秘一笑,她咽了一口酒後,又道:「那外地與閔府有合作往來的商客呢?」

陽子喳們不會這麼快就知情。」

柳婧優雅朝他晃了晃酒,微笑道:「這不就得了?閔府在這吳郡之地經營這麼多年,有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產業雖是被拿走了,錢財一定是還留有一點的。要我是閔三郎,我就會拿著那些錢財,趁外地有合作往來的商家還不知道閔府的情況之時,大大地做一筆生意。反正閔府的信譽還在,他在那些不知情的人面前,依然還是吳郡首富閔府的三郎君。要是運氣不錯,能夠大賺幾筆的話,那閔府丟失的東西,豈不是又回了一半?」

她越說陽子遠雙眼越亮,說到後來,陽子遠已激動得雙手顫抖起來。當她的話音落地時,陽子遠騰地站起,這時的他,雙眼明亮,臉孔漲得通紅,哪裡還有半點剛才的頹廢?

陽子遠站起身,朝著柳婧深深一揖后,嚴肅地說道:「柳兄提醒之恩,陽子遠沒齒難忘。」說罷,他提步便朝外面衝去。看著陽子遠離去的身影,柳婧舉起手中的酒樽,朝著虛空晃了晃后,優雅地抿了一大口。

回到府中時,柳婧得知,那柳二因閔府的事人在外地。侯叔問她要不要動手擄人時,柳婧搖了搖頭,說是再等幾日。

接下來的幾天,柳婧每天都召集那些浪蕩子,記錄著他們所說的閑話。

如此過了十天不到,柳婧在聽到一個浪蕩子所說的閑話后,目光閃了閃。

第二天,她又出了門。

不過這一次,當她從一個巷子走出時,已是面目全非,不但衣裳陳舊,而且整個人明顯高胖了些,至於她的頭上,更戴上了一頂舊紗帽,便是手,也被她塗黑了。

走過幾條街道,在一個安靜的巷子里,柳婧招來一個十二三歲的乞丐,壓著聲音沙啞地說道:「這是五枚鐵錢,你幫我把這信送給對面那酒樓里的郎君。」站在陰暗處,她朝著百步開外的那酒樓二層上,那個長相俊美絕倫,身邊銀甲衛環繞的貴介郎君指了指。

聽到只是送一封信,那乞丐歡喜得很,他迫不及待地從柳婧手中拿過那五枚鐵錢,接過信封,便蹦蹦跳跳地朝對面酒樓走去。

不一會,那乞丐便來到了那酒樓中,在那酒樓中的夥計上前攔阻時,小乞丐伶牙俐齒地叫道:「小人是來給樓上的那位貴人送信的。」

給樓上的貴人?

就在那夥計一楞時,小乞丐已頭一低,貓著腰從他的腋下沖了過去,轉眼間,他已咚咚咚咚地跑上了二樓。

鄧九郎正在用餐。

他來自大富大貴之家,食必精細,用必講究,這來到吳郡與一大幫子粗漢子處在一起,那生活質量與以前是沒得比。

此刻,他看著眼前擺了一幾的酒菜,直覺得口中淡而無味。不過,便是如此,他的動作依然優雅雍容,不緊不慢中,沒有讓任何人發現他的食慾不好。

就在這時,一個銀甲衛低沉的聲音傳來,「小子找誰?」

那銀甲衛聲音一落,小乞丐便伶俐地叫道:「官爺,小人是來送信的。」他把手中的信封朝那銀甲衛一遞。

銀甲衛伸手接過後,大步走到鄧九郎面前,低聲道:「郎君,你看?」

鄧九郎動作優美地用毛巾拭了拭嘴后,伸手接過那信,只是看了一眼,他便目光一凝,馬上命令道:「等等,把那乞兒叫過來1

把信送出的小乞丐剛剛跑下樓梯,便被一個銀甲衛提著領子扔到了鄧九郎面前。

小乞丐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他慌亂地從地上爬起,叫道:「郎君,小人只是來送信的,小人真的什麼也不知道……」

在小乞丐慌亂的叫聲中,鄧九郎正靜靜地閱讀著手中的信件。不一會,他把那信朝几上一放,低頭看向小乞丐,溫聲問道:「讓你送信的人長什麼樣子?」

「小人也不知,」這幾個字一出,小乞丐便感覺到四周冷了許多,當下他急急地叫道:「那人戴著紗帽,小人沒有看清面容。」他人機靈,跳起來朝著樓下急急一指,「剛才他就在那裡把信交給小人的。」

眾銀甲衛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對面的巷子空空蕩蕩,哪裡還有人在?看了一眼后,一銀甲衛轉向鄧九郎,「郎君,要不要我們去搜一搜?」

鄧九郎搖了搖頭,他再次盯向那小乞丐,沉聲問道:「你可記得那人有什麼特徵?」

「那人偏高,有郎君這麼高,」比劃了一下后,小乞丐結結巴巴地又道:「他的手不大,但是很黑,像是塗了什麼東西,不過指甲很乾凈。他說話時,聲音很清,故意壓低了說話那聲音也很清,很好聽,還有還有,對了,他說到『酒樓』時,那聲音有點卷,呶,就這樣卷的。」說著,小乞丐用舌頭抵著上鄂,模仿起那種捲舌音來。

小乞丐說得很仔細,鄧九郎點了點頭后,朝左右說道:「給他幾枚鐵錢,送他下樓。」

「是。」送走歡天喜地的小乞丐后,一銀甲衛湊近鄧九郎,詫異地問道:「郎君,這信有什麼不對嗎?」

「沒什麼不對。」鄧九郎聲音輕柔,慢條斯理地說道:「只是上次借我的刀來殺閔府之人又出現了,這一次,他還想對閔府趕盡殺絕。」

嘴角揚起一個華美的微笑,鄧九郎眯著眼睛溫溫柔柔地說道:「喲,這人用我這把刀子,用得挺順溜的……關健是,他這還是陽謀,我明知被他所用,還不得不去1他轉向那銀甲衛,微笑道:「你說,這人是不是挺了不得的?」不知為什麼,對上他此刻的微笑,眾銀甲衛刷刷打了一個寒顫。當下,那銀甲衛憤怒地叫道:「這人真是好大的膽子,鄧閻王也是他想用就能用的?郎君,這人一定要抓到,要讓他知道閻王是什麼樣兒的1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