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五十九章再次算計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是。」 「這些事一定要做好得隱密,不可泄了行蹤。務必要讓阿二和柳五神不知鬼不覺地落到我們手中。」 「是。」 目送著侯叔出去,柳婧垂眸尋思了一會,再次走了出去。 她...

「顧家二郎?」門子搖了搖頭,聲音沙啞無力,「你是說那位洛陽來的大人物?他早搬出去了。」

「搬出去了?」柳婧一驚,她失望地問道:「什麼時候的事?」

「約有一個月了吧。」

也就是說,閔府事發時?

柳婧暗中算了算后,又道:「那貴府的三郎呢?在下可以一見否?」

一提到閔三郎,門子突然不耐煩起來。他手一揮喝道:「我說你這人有完沒完?我家三郎不在,走吧走吧。」說著說著他把柳婧一推,然後重重把門一帶,把柳婧給關在了門外。

看著那緊閉的閔府大門,柳婧微微一笑,想道:看來情況屬實了。

想到這裡,她轉身就走。

一回到家中,她便叫來一個老僕,說道:「侯叔,你且派一人去下河村通知吳叔,便說,讓他們找機會劫走阿二最喜歡的兒子,藉此引出阿二,然後把這兩父子都帶來見我。」

「是。」

「至於侯叔你,也帶上兩人去把柳五那兒子弄來。」

「是。」

「這些事一定要做好得隱密,不可泄了行蹤。務必要讓阿二和柳五神不知鬼不覺地落到我們手中。」

「是。」

目送著侯叔出去,柳婧垂眸尋思了一會,再次走了出去。

她是突然想起,還有一個有可能知情的故人她不曾拜訪呢,那人,就是陽子遠!

柳婧不知道陽子遠住在哪裡,當下,她朝著陽子遠以前最喜歡去的那兩條街走去。說來也是運氣,她剛剛來到那街道,一眼便看到對面的酒家裡,坐著一盅又一盅,不停地給自己灌酒,時哭時笑的陽子遠。

柳婧壓了壓斗笠,提步走了過去。

在陽子遠的對面坐下后,她取下斗笠,這時,夥計走了過來,彎腰問道:「郎君要什麼?」

「給我一樽酒便可。」

「好!郎君稍侯。」那夥計一走,被兩人的對話驚醒了的陽子遠,便抬起酒氣熏得通紅的臉,雙眼迷糊地看著柳婧,他左搖右晃的,半天才打了一個酒呃,結結巴巴地喚道:「柳,柳兄?」

還認得她,看來也醉得不厲害。

柳婧接過夥計遞上來的酒樽,給自己倒了一盅,又給陽子遠滿上后,回道:「是我。」頓了頓,她輕聲安慰道:「陽兄,閔府的變故我已知曉,你也別太在意,這做生意嘛,總是有賺有虧,便當流年不利虧了一筆吧。」

柳婧氣質溫雅,這般娓娓而談,聲音低而清徹,表情溫柔誠摯,眼神也是誠意十足,這模樣,還真是讓人心中慰貼。

自從閔府出事後,那些閔府的附庸家族和個人,就沒有一個好過的。這陣子,陽子遠也是受夠了眾人的指點和白眼。平素里那些陽兄前陽兄后的酒肉朋友,現在一個也不見了。便是偶爾遇到,不是像避過疫症病人,便是在那裡冷嘲熱諷地,他在吳郡置下的產業,更是被那些所謂的朋友明搶暗奪得差不多了,真真沒有一個好東西。

柳婧在他這般痛苦的時候出現,還這麼溫柔地安慰他,陽子遠一陣感動過後,再也撐不住地啕啕大哭起來。

他用額頭這樣重重地抵著幾,那哭泣聲不斷傳入柳婧耳中,倒真是說不出的可憐。

柳婧看著他,目光複雜地想道:這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真是誰也說不出誰明天是怎樣。

真說起來,閔府落到現在的境地,便是她的功勞,而令得陽子遠痛苦的罪魁禍首便是她本人。由她來憐憫陽子遠,怎麼想,都怎麼透著虛偽。

可這人生在世,誰有資格能夠不虛偽?

在陽子遠時不時用額頭撞向幾面,發出砰砰的巨響中,柳婧站了起來,她走到陽子遠的身側,拉過一個榻靠著他坐下后,她伸手在陽子遠的肩膀上輕輕拍著,低低的,溫柔地說道:「哭出來也好……換過來想想,你還只是損失了一些錢和時間,要是你是閔府中人,只怕現在……」她沒有說下去。

陽子遠還在一下一下地用額頭撞著幾面,他嘴裡則哽咽地說道:「柳兄,你不懂礙…我一家三代在莫縣經營多年,才積累下這點家業。這一次,我是帶著一大家子來吳郡的,產業,家人,我統統都帶到吳郡,押在閔府了。便是我嫡親的最疼的妹妹,我也送到閔府做妾。柳兄,這不是一點點損失啊,這是傷筋動骨之痛埃柳兄,我真是好悔,好悔……」

看到他開始拚命地灌酒,生恐他喝醉了什麼也不說的柳婧,便壓低聲音溫柔地說道:「閔府也不是全沒了啊,你看閔府還在……」

在她的誘哄之下,陽子遠語無倫次地說道:「是啊,閔府不是全沒了,閔府的老大人和閔公把所有的罪都擔下了,把所有的家業都送給了鄧閻王,得那姓顧的幫助,總算保住了閔三郎。閔三郎還在,我陽子遠也不算太對不起我妹妹。只是,只是,他閔三郎平時再狠辣最有才,他也難為無米之炊埃閔府偌大的家業都沒了,他閔三郎還在又有什麼用?」

原來閔三郎沒事!

柳婧微微蹙起了眉,她是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事了,可這個消息,卻也是她最不願意聽到的!

閔府居然借顧呈的力量保住了最為優秀的子弟閔三郎!

而那閔三郎,卻最有可能是陷害自家父親的主謀啊!

怎麼她做了這麼多手腳,卻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這怎麼可以?俗話說,斬草要除根,這閔三郎卻萬萬留他不得!

一時之間,柳婧轉過千百個思緒。這時刻,她身側的陽子遠還在嘀嘀咕咕,又哭又笑的。

突然的,柳婧心神一動,一個主意浮出心頭。

當下,她發出一聲清脆的哧笑聲。

這一笑雖輕,其中的輕視味兒卻流露分明,陽子遠行商多年,可以說是酒水中泡大的,他雖是喝了這麼久,腦子卻還清醒著。聽到柳婧的哧笑聲,他不由停止了哭聲,迷迷糊糊地朝柳婧看來。

柳婧自顧自地倒了一盅酒,淡淡說道:「既然閔三郎沒事,你陽子遠也沒事,這閔府要重新站起,那就只是等閑之事1

陽子遠聞言,重新低下頭去,「柳兄說起這話可真是容易埃」

他低著頭又朝几上撞了兩下,突然想到了什麼,當下他騰地抬頭看向柳婧,緊張的,激動地問道:「柳兄剛才這話是什麼意思?你有辦法讓閔府渡過這次難關?你有辦法讓我們重新站起?」

在他語無倫次地追問中,柳婧轉過頭定定地看著他,「不錯!我有辦法1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