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五十四章火光和鼓聲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當下,他當機立斷,嘶聲大叫道:「開船!開船1 在他的急吼聲中,清醒過來的船夫們,急急解開鎖鏈,開始撐著船離開。 在楊三所在的最外面的那條船駛出幾十步后,第二條船也駛了出來。可是當...

趁著夜霧,大船走得飛快。

目送著那兩隻漁船一前一後離開,青年靠近絡腮鬍子,道:「楊三,接下來你準備怎樣?要不要按那人說的,到揚子灣侯著?」

這船夜間大霧中行船,非常的不安全,在根本看不清前方的情況下,一不小心就會撞礁或擱淺。

那絡腮鬍子皺著眉頭說道:「不去揚子灣。前方五十里處,不是還有一個平水坳嗎?就在那裡侯一宿吧。」

就在這兩人商量的同時,官道上,也有一輛馬車在急速地賓士著。

見四下無人,那馭夫一邊馬鞭急揮,一邊回頭壓低聲音,朝著呂:「大郎,你說那楊三會在不會在揚子灣等一宿?」

馬車中傳來柳婧清雅的聲音,「不會。」

「大郎為什麼這樣說?」

「那楊三是謹慎之人,你既然提了揚子灣,他就必定不會選擇那裡。他去的,必然是平水坳。這百里範圍,只有平水坳和揚子灣可以停泊那麼大型的貨船。今晚這般大霧,他們一是不敢走出百里之外,二來,留得近些,也可以隨時關注吳郡的情況。所以,他們只能選擇平水坳。」

解釋到這裡,柳婧又道:「侯叔他們早就去平水坳侯著了……」

那馭夫一怔,這才明白,原來自家大郎早把一切都計算好了。

他呆了一會,贊道:「大郎,你可比大人還要了得。你算到今晚有大霧,果然就有大霧了1要是那些人真在平水坳停留,那自家大郎簡直就是神人了。

柳婧聞言卻只是一曬,她淡淡地說道:「我學習陰陽五行星相多年,太多的我無法把握,這明顯的天象氣侯,還是能夠看出來的。」

她雖是說得輕描淡寫,可馭夫卻已經覺得她相當厲害了,一個勁的在那裡感嘆。

馬車在陸地上行走,自是比不上船速,當他們來到平水坳時,遠遠的,便有一個僕人迎上來,柳婧一下車,那僕人便低聲說道:「大郎,那船到了1

這話一出,馭夫雙眼一亮,他歡喜得聲音都顫抖了,「你是說,那三隻大貨船灣到了平水坳了?」

「是。」

馭夫馬上轉頭看向柳婧,雙眼放光,無比敬佩地說道:「大郎果然料事如神。」

柳婧搖了搖頭,她卻覺得這算不得什麼。便不是楊三是別的人,也會選擇平水坳而不是一個陌生人指定的揚子灣。

她吩咐馭夫把馬車藏好,並在馬嘴上堵上東西讓它的嘶叫聲傳不出去后。柳婧一邊走,一邊低聲說道:「通知下去,便說時辰還早,咱們先睡一覺。」

「是。」

……

初春的夜晚是很冷的,而一直到了夜深,那籠罩了整個天地,讓人看不清二十步之外動靜的大霧,還如有形有質一樣瀰漫在湖面上,樹林中,直是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揚三等人看著夜漸漸深沉,人也放鬆下來。事實上,這些年來,他們仗著閔府提供的種種便利,在外行商也罷,還是行陰暗事,都是無往而不利,幾乎從來沒有遇到過危險。因此就算是楊三,也只是覺得自己可以小心一點,而不是真有了什麼危機感才緊張行事的。如此一過子時,一個個便呼呼大睡起來,只有楊三還撐了一會,可不到凌晨,也已沉沉睡去。

就在他們睡去不久,湖面上傳來一陣小小的水波聲,只見幾個黑影從濃霧中竄了出來。這些黑影來到最裡面的那隻大船上動作了一番后,又悄無聲息地退了下去。

他們來來去去,睡得早就死沉死沉的眾船夫自是毫無知覺,便是楊三,也只防著湖道中有什麼異常,給睡到了最外面的那條船上,自然更是什麼也不知道。

就在那些黑影退下約莫二柱香時,突然的,山林中,從遠到近,燃起了一堆又一堆的火光。

就在方圓二十里的樹林中,燃起了十五六堆的火焰時,陡然的,一陣鼓聲傳來!

那鼓聲開始還只是四五個,轉眼間便變成了十來處。「咚咚——咚1「咚咚咚1咚——咚咚1一陣又一陣,急促而激勵的鼓聲,從眾船停靠的後方山林,震天介地傳來。

這種急促的,殺氣騰騰的鼓聲,哪怕是在百萬大軍中,也能人人聽見,何況是在這夜靜人深之時?更何況,響起的並不止是一個鼓聲,而是十數個巨鼓同時響起,便宛如,千軍萬馬藏於山林!

饒是睡得再死沉,眾船夫和楊三,這時也在驚出了一身冷汗后蘇醒過來。他們一睜開眼,便看到自己身後的叢林,那衝天而起的火光,而從那濃霧籠罩的山林中,更有鼓聲砰砰而來。這急促得讓人心膽俱裂的鼓聲,是那麼的殺氣騰騰!

楊三臉一白慌亂地站起時,幾個船夫已沖了進來,嘶聲叫道:「頭兒不好了,我們遇到埋伏了1

不止是他們,此時此刻,楊三也只有一個念頭:我們遇到埋伏了!

這麼多火光,這麼多鼓聲,莫非是官府的人?

可不管是不是官府的人,光憑他們船上的幾十號人,是應付不了的!

當下,他當機立斷,嘶聲大叫道:「開船!開船1

在他的急吼聲中,清醒過來的船夫們,急急解開鎖鏈,開始撐著船離開。

在楊三所在的最外面的那條船駛出幾十步后,第二條船也駛了出來。可是當第三條船上的船夫去划船時,卻發現船似乎被什麼絆住了,他們聽著那越來越近,越來越響的鼓聲,早已心膽俱裂,這般急急地撐了幾下也沒有撐動船時,眼見這般大霧,什麼也看不到了,眼見前面的兩條船漸漸要消失在視野中了。也不知是誰叫了一聲,「棄船!逃了性命要緊1聲音一落,那人率先跳到了河水中,朝著前方的船隻急急游去。

有了那人帶頭,剩下的船夫們也撲通撲通從船上跳了下來。

後面棄船的情況,楊三並不清楚。在這濃霧厚得讓人看不到二十步外的情況的夜晚,饒是兩條大船一先一后地走著,他們也相互看不清楚對方。為了不暴露自己,他們都不敢點燃火把,只能靠著經驗豐富的老船夫,靠著直覺在漆黑的大霧的夜裡行進著。

楊三是大船一口氣逃出了三四十里后,才漸漸感覺到不對的……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