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五十二章告誡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急急站起,她剛朝著顧呈一揖想要告退,顧呈已深深盯了她一眼后,不屑地哼了聲,「你走吧。」 「是。」柳婧連忙應了,轉身急急忙忙地朝樓梯口走去。 望著她迅速得近乎倉惶的身影,顧呈的雙眼越發深...

柳婧一坐好,顧呈便慢慢收起竹簡,抬頭看向她。

柳婧依依不捨地盯著那竹簡一眼,心中想道:這是什麼書?我以前看過的那兩本法家書,似乎遠遠不及它讓人振聾發聵!

那法家書,是她十一歲之前看的,那時她也就是閑著無聊瞟了幾眼,自負聰明的她,對學習並沒有那麼用心,雖是喜歡,卻也只是走馬觀花地翻了一道,到得現在,書中的內容已全然忘記。結果她被關起來后,那法家書是想看也看不到,至於現在,便是求之若渴,也只是徒勞。

柳婧收回目光后,馬上轉向顧呈。顧呈卻正慢條斯理地品著盅中酒,陽光下,他不說話時,顯得格外冷漠。

柳婧唇動了動,低聲道:「顧郎如果沒事,阿婧就先告退了。」

「你很急?」

聲音依舊很冷。

柳婧搖了搖頭。

「那就再坐會。」冷冰冰地丟出這幾個字后,顧呈直直地盯向柳婧,姿態傲慢地說道:「那婚約一事……」

四字一出,柳婧迅速地抬起頭迎上他。

對上她的表情,顧呈的臉色刷地又是黑沉下來。他冷冷說道:「上次我跟你說過的話,你這麼快就忘記了?留著那婚約對我還有大用1

可是,明明上次你說的話有假,本朝根本沒有待嫁的公主!

不過這話,柳婧對上他陰沉沉煞氣密布的臉色,卻不敢說出來了。

見她老老實實地坐在那裡,低眉斂目地倒真是個純良溫雅的女子,顧呈又是冷笑一聲,他突然問道:「那閔府外走來晃去的,是你家的僕人?」

什麼?

這話直如九天雷霆,震得柳婧一驚。

看到她臉色一變,顧呈嘲諷地說道:「閔府自身最擅長乾的就是見不得光的事,也只有你這等無知婦人,才會派幾個同樣愚蠢的僕人去盯著人家大門……趁他們還沒有起疑,馬上收回去1

柳婧咬著唇馬上應道:「是,我回去就會把他們叫回。」

這時,下面傳來了一陣小姑們的喧嘩聲。

一聽到這喧嘩聲,柳婧便是急急站起,她剛朝著顧呈一揖想要告退,顧呈已深深盯了她一眼后,不屑地哼了聲,「你走吧。」

「是。」柳婧連忙應了,轉身急急忙忙地朝樓梯口走去。

望著她迅速得近乎倉惶的身影,顧呈的雙眼越發深邃,當年,那個年方十一歲的小女孩,長得既美,又聰明膽大,任性驕縱,那時的她,可不會聽到有什麼女人來了就急急避開……是了是了,那時的她,眼珠子一轉便想了七八個主意,她早在這些女人出現之前,便已把男人的心意搓來揉去的玩弄了,哪裡還會有讓自己狼狽避讓的時候?

一想到這裡,他那雙深濃泛紫的雙眼,又滿滿都是憎惡了!

柳婧剛下到一樓,便聽到三個小姑嘰嘰喳喳地說話聲,當下,她連忙避讓柱子後面。

三個小姑的心,顯然全在顧呈身上,也沒有注意到她,她們嬌俏的,爭先恐後地跑上閣樓,人還沒有到,一聲聲嬌軟的喚聲便傳了來,「顧郎。」「顧二哥哥,你在埃」……聲音軟綿綿中,盛著少女們純粹的歡樂,以及無盡的情意和渴望。

柳婧聽到她們這般羞喜交加的聲音,不由一怔,想道:不管她們家族的意思如何,這幾個小姑,是對顧呈動了真情的。

就在她如此想來時,閣樓上,傳來顧呈低沉的,直能勾魂蕩魄的溫柔聲音,「來了啊?陪我喝兩盅。」這聲音,真的太溫柔太溫柔,直能勾得人心口痒痒的,直能讓人從心臟酥到足底去。柳婧聽著三女越發嬌軟甜蜜的聲音,微微一笑,搖了搖頭后,走出了酒家。

柳婧直接回了柳府。

一回到府中,她便交待一個僕婦,讓她趕緊通知在閔府外守著的僕人們,告訴他們情況有變,讓他們馬上回來。

那僕婦離開后,她把自己關在書房,把「待天以困之,用兵以誘之,往蹇來返。」和「若敵勢眾,削其羽翼,用敵之敵。」一筆一筆地刻在一個空白竹簡上。

她刻得緩慢,一個字一個字的反覆品味。

而她越是品味,越是覺得這兩句話中,含著無盡的意味。

這般反覆默念了大半個時辰后,柳婧走到一側,把記錄眾浪蕩子收集到的口舌是非的帛書拿出來,細細地,一個字一個字的品讀起來。

柳婧這一讀,直是入了迷入了痴,當她欣喜地把帛卷一放,猛然站起身時,才發現外面已然天黑。

可能是聽到裡面的動靜,一個僕婦輕聲喚道:「大郎,你好了?」

柳婧應了一聲,道:「我好了。」

那僕婦連忙說道:「我早就過來了,見大郎讀得入神,便不敢驚擾……大郎,他們回來了,你要不要見一見?」

柳婧溫和地說道:「讓他們到書房來吧。」

「是。」

不一會,四個壯仆便走了進來。他們一見到柳婧,便迫不及待地問道:「大郎,怎麼不讓我們盯著了?」

柳婧手一伸,示意他安靜后,她站起來慢慢在書房中轉起圈來。

這般轉了一個又一個圈子,直把把思路完全理清后,柳婧放下那些事,轉過頭看向眾仆,說道:「有人提醒我,說是閔府有高人,會看穿你們的身份。」

解釋到這裡,柳婧轉向那個專門負責盯著柳二的僕人,道:「柳二那廝可有異動?」

那僕人上前一步,應道:「柳二今天從閔府出來后,直接回了家,他神色怏怏,還在那對面的酒家喝了些酒,說了些醉話。小人怕自己的陽河口音驚擾了他,也怕他還記得我,不敢靠近詢問。」喝醉酒說了醉話?柳婧眉心一跳。

她又問了這人幾句,再與另外三人交流了會,見沒有特別值得關注的事後,便揮手讓他們退下休息幾天。

就在當天晚上,柳婧會見眾浪蕩子時,從一個浪蕩子的口中打聽到了柳二所說的醉話。而那一句「若不是你慫恿,我怎會害我前主?如今又說我品性不良,讓我好自為之……」的醉話,就正正式式地讓柳婧肯定了,暗算自己父親的,果然有閔府一份!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