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四十八章他又來了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咕。沒有想到柳文景倒真是個有才的。」 哈哈大笑聲,吳郡知府喚道:「來人,給柳家郎君備座。」 望川亭外,柳府的馭夫守著自家牛車,眼看著太陽漸漸西沉,不由眺了又眺。 這般遠遠望去,...

這是一個皓首窮經的時代,這也是一個信奉『書讀百遍,其義自現』的時代。這麼一個時代里,每一個有著過目不忘之能的天才,最後都會成為一代大儒。

所以,柳婧那句『文景自小有過目不忘』之能的話一出口,四下便安靜下來。

當她把話說完后,吳郡太守開口了,他喚道:「柳文景。」

「學生在。」

「此是我一朋友新作之賦,你把它背下如何?」

「是。」

柳婧恭敬地應了,伸手接過那賦。

這賦是另行抄寫的,墨跡才幹,顯然是剛傳到吳郡不久。賦名寫著《二京賦》,下面標明為:南陽張衡作。

張衡?看來是同時代的俊彥了,在眾人地盯視下,柳婧慢慢展開賦文,認真地閱讀起來。

她看得很快,看賦時,唇瓣微動。不過一刻鐘,柳婧便把賦文收起,恭敬地交給吳郡知府——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她考的不止是記憶,還有速度。她是可以拖延時間,把賦文記上二遍,直到沒有半點遺漏,可那樣就達不到讓人震撼的效果了。

吳郡知府收起賦文後,微笑道:「我這位朋友,出身於南陽望族。他才智非凡,精於算術,地理,繪畫,有魯班之能。他最擅長的,莫過於天文。」在這位長者滔滔不絕時,柳婧臉帶恭敬的微笑,心中則在努力地摒棄掉他的聲音,默誦著剛才記下的賦文。

吳郡知府顯然談起那個姓張的朋友很是興奮,繼續說道:「他製造了指南車、自動記里鼓車。所做木馬可飛行數里,現正在琢磨一種叫侯風地動儀的神秘之物。柳文景,如果你真能通曉雜務,老夫或許能把你推薦到他的門下。」

說到這裡,吳郡知府撫須笑道:「好了,現在文景可以把剛才看到的那篇《二京賦》誦一誦了。」

柳婧知道他剛才提到張衡的出身學識是什麼意思。強行記下的東西,最怕是耽誤時間。耽擱得越久,忘得也就越多。吳郡知府這麼故意耽擱,還是在考較她的記憶力。

當下,她垂眸應道:「是。」

應過後,柳婧誦道:「有馮虛公子者,心侈體汰,雅好博古,學乎舊史氏,是以多識前代之載……自我高祖之始入也,五緯相汁以旅於東井……」柳婧一口氣滔滔不絕地背到這裡時,眾人已然色變,那吳郡太守閉著雙眼撫著長須,暗暗點頭。要知道這賦文辭藻華麗,用典頗多,最是難忘難誦。通常一篇賦,平常的人要讀個一二百遍才能記祝這時,柳婧的背誦聲還在滔滔不絕地傳來,「……**則用昭陽飛翔,增成合歡,蘭林披香……」聽到這裡,不止是吳郡知府,便是周圍的儒生,也都露出佩服的表情來。眼前這個柳文景,確實只是過了一下目,這一會功夫,已背了千字有餘,真真當得上『過目不忘』四個字。

在四下鴉雀無聲中,又過了一刻鐘,柳婧還在滔滔不絕地背著,「……前開唐中,彌望廣橡。顧臨太液,滄池,滄池……」滄池連續念了幾遍后,柳婧臉帶羞郝地說道:「大人,下面的學生忘不全了。」

「好!好好1

吳郡知府卻是哈哈大笑,他站起身來。走到柳婧面前在她肩膀上拍了拍后,贊道:「不錯,不錯,張平子用了十年時間寫成了這兩京賦,你柳文景不到一刻鐘便把它記了個十之七八,不錯,不錯。想那洛陽顧二說是要引薦有一才之士時,老夫心中還真犯嘀咕。沒有想到柳文景倒真是個有才的。」

哈哈大笑聲,吳郡知府喚道:「來人,給柳家郎君備座。」

望川亭外,柳府的馭夫守著自家牛車,眼看著太陽漸漸西沉,不由眺了又眺。

這般遠遠望去,他恰好看到湖光山色中,一襲青袍的柳婧正倚著玉欄杆吹著簫。那簫聲嗚嗚咽咽而來,卻只有無邊寥闊和空靈,彷彿與這山,與這水溶為了一體。便是隔了這麼遠聽到,馭夫也不由心中一靜,他回頭一看,見身周原本忙忙碌碌的人都在側耳傾聽,不禁得意地想道:還是我家大郎有才!轉眼他又激動起來:看來大郎是得了吳郡太守的賞識了,這下我家大人出獄有望了!

就在他心跳如鼓,又是激動又是興奮時,突然的,一個騎士策馬過來,朝著他命令道:「你是柳府的僕人?」

「啊?是,是的。」

「我家郎君有話問你,過去吧。」

「是。」

馭夫連忙下了牛車,跟著那騎士朝著停放在官道上的一輛馬車走去。

一來到馬車旁,那馬車車簾便是大開,看著端坐在裡面的黑衣郎君,馭夫頓時被那貴氣逼得迅速地矮了半個身子。說起來,這馭夫跟在柳母身邊,年輕時也見過不少世面,見過不少權貴的。可眼前這位年輕的郎君那渾然天成的氣勢,還是令得他不由自主地佝起了腰。

在馭夫拘謹地行禮時,履郎君開口了,「你是柳文景的車夫?」

這權貴識得自家大郎?

馭夫小心地應道:「是。」

「她在望川亭里?」

「是。」

「她此次前來,是想結識吳郡太守?」

「是。」

馬車中安靜下來。馭夫小心地抬起頭朝他看去。開始暗沉的夜幕下,履年輕權貴向後微微仰著,他雙眼微閉,神情高深莫測。

過了一會,那權貴聲音輕柔地說道:「你退下吧。」

「啊?是,是1馭夫糊裡糊塗地退下了。

旁邊的騎士抬頭眺向望川亭中眾儒生的身影一會,轉向履年輕權貴說道:「郎君,你不想去明公府中了?你這是想去望川亭湊熱鬧?」

年輕權貴聲音輕柔地說道:「是礙…我一聽到柳文景也在,便想過去湊湊了。聽聽這簫聲,這孩子,現在志得意滿著呢。」他優態優雅,風度翩翩地走下馬車,含著笑續道:「她現下這麼得意,不知看到我出現,會是什麼表情?」

那騎士明白自家郎君的意思,他哈哈一樂,笑道:「是呢是呢,那小兒每次犯事,郎君都會出現。不知這一次她見到郎君,會不會嚇得顛倒在地?」

##

鳳月無邊的實體書在噹噹卓越有售哦,喜歡那本書的同學,可以去買了。對了,還是只有上部,下部還要過幾天才能出來。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