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四十三章救她的條件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都沁出血來了。 好一會,柳婧低聲說道:「請郎君救我。」她再次求助起來,不過比起一開始,語氣倒是冷靜了許多,聲音也平緩了些。澀著聲音,柳婧說道:「柳文景雖是不才,卻擅於分析歸納,無論是先前在歷陽...

口被堵住的柳婧唔唔連聲,雙眼不停地眨動著,淚水巴巴地看著他。點點火把光下,她那雙會說話的眸子,清楚地向他求道:讓我說話。

青年輕嘆一聲,他伸出手來,輕輕把堵在她嘴裡的布條扯去。

布條一扯開,柳婧便啞聲喚道:「救我……」

柳婧這『救我』兩字一出,背著光的青年,那雙宛如星空的眸子中,便蕩漾起了一抹笑……這抹笑很是奇異,彷彿他早就期待著這一刻,也彷彿他很滿意,更彷彿,他在譏嘲……

垂下眸,青年低下頭來,他扣著她下巴的手,轉而溫柔地撫上她的額頭,用袖角輕輕拭去她額頭上因恐懼滲出的冷汗后,青年輕輕的,溫柔地說道:「這事兒有點難……」一句話令得柳婧臉色雪白后,他的眸光定定地看著柳婧,那一點一點沾去她臉上汗水的動作,更是溫柔細緻到了極點。安靜中,柳婧聽他喟嘆道:「你怎麼就這麼莽撞呢?前往三公子劉定的府中,通過他的手入張公公的目……無論是三公子還是張公公,來頭都太大了。柳文景,你這次犯下的事兒,真有點大。」

這正是柳婧所擔心的,所以青年這話一出,她的臉色便雪白得沒有了半點血色。

直過了好一會,柳婧才低低地說道:「張公公他,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句話,完全出乎青年的意料之外。

他萬萬沒有想到,柳婧一聽到他說為難,不是繼續苦苦的乞求,不是流著淚哭泣,而是馬上沉靜下來,向他詢問張公公的品性為人。

這人,還是六年前的她啊,不止是外表繁華,骨子裡也是驕傲的。在她的信念中,永遠只有一句求人不如求已吧?恩,有意思,果然還是那麼有意思。

雙眸微眯,青年輕輕一笑。

輕笑中,他溫柔地說道:「張公公?他是陛下極為信任的人,你也知道的,這當太監的權勢一大,便對自身的缺陷特別在意……他也就是喜歡美貌少年,喜歡極了還是會寵的,不過招了他厭惡的人,後來都不見了蹤影。這人在宮中沒少受女人的氣,最見不得美貌女子,所以他的府中就沒有一個女人,偶爾出現一個,也是莫名其妙失了蹤影。」

他說得緩慢而仔細,彷彿在很耐心地轉訴張公公的人品。可是聽著聽著,柳婧身上越來越冷越來越冷。

從他的話中聽得出,那張公公分明就是個心裡陰暗變態之人啊!他還最見不得美貌女子,那自己僅存的那點僥倖,也給沒了……

想到這裡,柳婧咬緊了唇。

夜色下,火光中,她咬得有點緊,那下唇都沁出血來了。

好一會,柳婧低聲說道:「請郎君救我。」她再次求助起來,不過比起一開始,語氣倒是冷靜了許多,聲音也平緩了些。澀著聲音,柳婧說道:「柳文景雖是不才,卻擅於分析歸納,無論是先前在歷陽時,從豪強手中截下一船鹽,還是到吳郡后,從常勇手中得一百兩金,以及上次碼頭時,在豪強夏君手中賺得一百兩金,都是柳某根椐收集到的閑言是非,進而歸納梳理后得出的消息……文景以為,郎君新到吳郡,以柳某之能或許能助郎君一臂之力。」

沒有人想得到,青年也想不到,會有那麼一個人,這麼衣衫單薄地被被子包著,散著頭髮虛白著臉,脆弱而誘惑地仰躺在履時候,向他自薦!

這自薦時的平緩語氣,這有條有理的論述,倒似她現在不是嬌弱無力,任人宰割地躺在馬車中,而似站在華堂下,玉階前!

……他還說呢,怎麼一個人過了六年,會變化這麼大,原來人還是那個人,本性還是那個本性,只是壓制隱藏起來了。

慢慢的,青年的唇角一掠,似笑非笑起來。

看到他這笑容,柳婧沒來由的背心一涼。

就在她尋思著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對時。青年的手指,輕輕撫上了她的唇瓣,他低頭溫柔地看著她,嘆了一口氣,輕輕地說道:「你礙…救了你,我不但得罪了三公子,還得罪了張公公,文景以為,憑你那點才能,值得我冒如此大的風險?」

很好,她的臉色總算恢復煞白了。

青年滿意地眯著眼睛一笑,他越發湊近了她。也許是靠得太近,他的呼吸之氣暖暖的撲在她的耳洞里,直令得柳婧不由自主地顫慄起來。

如此近如此近地靠著她,他溫柔如水地說道:「不過……」吐出兩個字,成功地令得柳婧雙眼一睜,眸光大亮后,他優雅低沉的,無比輕柔多情地說道:「我向來愛才……這樣吧,文景與我簽一份賣身契如何?嗯?就十年,十年中,你只要對我言聽計從,任勞任怨,做牛做馬,侍奉我如侍奉雙親,願意為我赴湯蹈火,出則做侍童事,入則為奴僕事,日夜不離,端茶倒水,守屋疊被就可以了。」

他說,『只要』對他言聽計從,任勞任怨,做牛做馬,侍奉他如侍奉雙親,願意為他赴湯蹈火出則做侍童事,入則為奴僕事,日夜不離,端茶倒水,守屋疊被就可以了……

這不就是奴隸么?還是最底層的奴隸!他居然還好意思加一個『就可以了』!

柳婧猛然睜大雙眼看向近在方寸的俊美面孔。

她想看清這人,想知道他說這話的意圖。

可是,進入她眼帘的,是那麼溫柔的一雙眼,是那麼優雅高潔的一張臉……這樣的人,應該是那種為國為家不惜一切,是劍柄所指姦邪退散,是世家子們紛紛圍擁,是車騎雍容,衣履風流都雅的人吧?

在柳婧瞪大雙眼,不錯眼地看來時,青年眉頭微蹙,背著光的他,俊美的臉上隱隱帶著一抹無奈和煩惱。似乎,為了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小人物的十年忠誠,他要得罪龍子鳳孫的三公子,還要得罪權勢熏天的張公公,實是令他很頭痛。可他沒辦法,眼前這個柳文景雖然老出差錯,可他畢竟有才,而且他路見不平了,總要助一助。更似乎,頭痛慈悲的他,提出那個要求,只是在付出太大的代價的情況下,心中有點惱火,便用小小的十年來壓榨壓榨柳文景這個罪魁禍首了……

##

謝謝孫國豬投下的那二百張PK票。我原本還沒有在意,直到今天統計數據時才發現,原來新書掛在PK榜單上,與沒有掛著時,那效果是大不同的。謝謝!

C!~!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