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四十二章你怎麼盡犯事兒?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人物那裡。柳文景,我知道你們這些儒生講究風骨,不過人生在世上,風骨雖重要,活得好更重要……張公公向來極得聖眷,對於合他心意的寵兒,他也十分大方。你成了他的人後,他只要一句話,便能讓你的家人過得比以前好...

兩婢女把柳婧帶入一個精美的院落後,便殷勤地準備熱湯給她沐浴,被柳婧趕出時,她們還恭敬地放了兩套華服在那裡。

柳婧沐浴過後,穿上華服,剛把房門一開,幾個美婢便如流水般湧進來,她們焚的焚香,擺的擺幾,有的更摘下梅花插在房間花瓶里,只是一個轉眼,柳婧所站的這廂房裡,便變得潔凈而高雅,彷彿是世家郎君所居。

本來柳婧以為,她們弄出這樣的排場,是三公子要過來了。可沒有想到,一直到入夜,也沒見三公子的人影。

這時,派往柳府的僕人也來了,他們拿了兩套柳婧的衣裳。因是普通的青衣布衫,一送來便被婢女們收了,說是三公子最喜府中人穿得富貴,要是見他如此樸素,會責怪於她們。柳婧本也不是固執之人,自不會為了一套衣裳與她們爭持。

她是在用過晚餐后,飲了一小盅酒便暈暈睡去的。

她睡得並不久,不一會,有人用冷毛巾敷了她的臉,把她強行弄醒。

柳婧睜開了眼。

睜著迷茫地眼四下望了望后,柳婧發現,她還在自己的房間,站在床榻前後的,依然是那兩個婢女。只是在她轉眼看來時,一婢女躬身說道:「三公子,柳家郎君醒來了。」

什麼?三公子來了?

柳婧掙扎著想爬起。

誰料她剛一動,便發現自己手腳酥軟,整個人沒有半點力氣。不信邪的柳婧用肘撐著床榻又是一陣用力后,她臉色刷地一白。

迅速抬頭,柳婧抿著唇警惕地看向那個站在房門處的高大男子。

那男子背著光,她看不清他面容。只是在柳婧看來時,男子,也就是三公子朝她走近兩步。

站在柳婧榻前,三公子低頭看著她慢慢說道:「柳文景?想來你現在也應該知道了,我對你用了葯。」

一句話令得柳婧臉色蒼白一片,令得她目光憤怒地盯向自己后,三公子不等她質問,便用他那有點虛弱,過於緩慢地語調說道:「你可能知道,吳郡來了一位大人物?我現在要把你送到那大人物那裡。柳文景,我知道你們這些儒生講究風骨,不過人生在世上,風骨雖重要,活得好更重要……張公公向來極得聖眷,對於合他心意的寵兒,他也十分大方。你成了他的人後,他只要一句話,便能讓你的家人過得比以前好十倍,好百倍的日子。」

三公子耐著性子說到這裡,盯向柳婧認真地說道:「柳文景,本公子乃是一番好意,不知道你明不明白?」

好意?把一個才華過人,年輕俊秀的儒生送到一個太監手中任其折辱,這叫好意?

柳婧想要冷笑,可她在抬頭對上三公子的雙眼時,那冷笑便再也擺不出來了……那雙背著光看向她的眼,木然無神,彷彿他眼中看著的不是一個他準備送入火坑的儒生,甚至,不是一條生命。那種如看死人一樣,完全漠視,毫無感情的雙眼,讓柳婧生生打了一個寒顫:她毫不懷疑,只要她說出一句含著怨恨的話,這三公子便會讓自己在這世上消失!死了一個柳文景,他還可以去再騙一個送給張公公。

這種完全沒有波瀾,只有死氣和漠視的眼神,實是太過可懼!

瞬時間,柳婧收回了要說的話,她垂下眸,委屈的,忍耐的,低低地說道:「我明白了。」

她的話一出,三公子便滿意的一笑。

他說道:「看來柳家郎君是個真聰明的。既然你明白了,那我就連夜把你送到張公公府中去了。你放心,你的父母親人,我會替你照料好。」說到這裡,他聲音一沉,森寒地說道:「到了張公公那,記得好好聽話,柳文景,你的父母親人,是死是活,是富貴還是成為一堆白骨,都在你一念之間1

說罷,他滿意地看著柳婧灰白恐懼的表情,向後退出一步,轉頭問道:「馬車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

「把柳文景抬過去吧。」

「是。」

兩個大漢走了進來。他們拿著布條先把柳婧的嘴封上后,把她連人帶被子地抬起,走出房間來到了院落里。而院落處,正停放著一輛馬車。

他們把柳婧朝馬車中一放,把車簾一拉,不一會馬車便動了。

感覺到馬車格支格支地駛出了苑門,柳婧睜大雙眼看著漆黑的馬車頂,咬著唇想道:別慌,柳婧,現在不是慌的時候……

馬車緩緩而行,馬車旁,似有四個騎士策馬跟隨。聽著馬蹄踏在青石板上發出的「噠噠」聲,柳婧極力地讓自己鎮定下來。

也不知過了多久,突然間,原本漆黑一團的馬車外面,突然變得燈火通明。伴隨著那明亮的火把光的,還有一陣馬蹄聲。

那馬蹄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轉眼間,那陣陣馬蹄聲便追上了馬車。在柳婧睜大雙眼中,只聽得一個粗豪的聲音問道:「咦,怎麼是三公子府中的?喂,那率裁矗要你們這些人夜間護送?」

馬車旁一騎士諂媚地回道:「稟大人,我家三公子新得了一個美少年,準備送給張公公……」

他的話音剛落,一個優雅低沉的,柳婧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聲音傳來,「掀開車簾給我看看。」

這聲音一傳來,柳婧一顫,也不知怎的,瞬那間她的眼淚已是奪眶而出。

幾個騎士顯然不敢違背這人的意思,馬上應道:「是是,您儘管看,儘管看。」說罷,他們退了開去。

然後,一個馬蹄聲靠近來。

再然後,一隻修長的手伸了過來,輕輕地掀開了車簾。

漫天星光之下,明亮的火把光中,一人探頭朝著柳婧看來。黑暗中,這人眸如星空。

……柳婧是如此渴望,那麼強烈的,全身心地渴望著這人能看清她是她。於是,在這人看來時,她努力地睜大眼,努力地扭轉臉迎向這人。點點火光下,她的眸中有淚,她看向他的眼波中,儘是乞求,渴望,還有希翼……

對上柳婧這含淚的眼,他低嘆一聲,伸出修長的手抬起柳婧的下巴,在細細把她臉上的淚水和乞求看了個遍后,他伸指抹去她眼角的淚水,溫柔地說道:「上次在碼頭讓你從西邊走,就是要你避開張公公。你怎麼還是落到了他手中?嗯?柳文景,你怎麼盡犯事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