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四十一章勝出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等那青年開口,幾個儒生已站了起來,朝著他們一揖后,告退離常 第二輪比的本應是詩賦,可在那青年宣布比賽吹簫時,幾個儒生看到擺在柳婧幾前,那長長的白玉簫,再對上自個明顯質量遜了一籌的普遍竹簫,也一...

劉婧在一婢女地帶領下,直接來到最左側的一個榻几旁,坐在這裡,她幾乎一抬頭,便與三公子府中的這些妻妾客人面對面了。

對上一雙雙盯著自己打量,眼中神采各異的主人們,柳婧垂下了雙眸。

這時,一婢女娉娉婷婷走過來,她把文房四寶放在柳婧面前後,朝她福了福,巧笑嫣然地問道:「還請郎君將名姓年歲鄉貫以及父母家族身份來歷寫於此處。奴好呈給主人一閱。」

柳婧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手,提著毛筆便寫了起來。看到她一手秀俊圓潤的隸書時,那婢女雙眼一亮,等柳婧寫完,她忙雙手接過,扭著腰朝著主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婢女轉身時,柳婧也抬起頭看去。

主榻上的那堆人中,有四個打扮得或美艷或嬌麗的婦人,她們應該就是劉定的妾室了。

在這些婦人的另一側,是三個衣著華貴得體的青年男子。柳婧的目光在這些青年男子的臉上過了一遍后,暗暗想道:三公子劉定竟然沒在這裡……她是沒有見過劉定,不過在柳婧看來,那種龍子鳳孫自有儀錶,這三個青年可是一點也不像。

剛才,她在寫著自己的父母來歷時,只是含糊其辭,一路上,她還想著如果劉定問起,將如何回答既算不得隱瞞,日後找劉定幫忙時,也不至於讓他以為是欺騙。可沒有想到,這群人中居然沒有三公子。

婢女把柳婧的履歷呈上去后,七人輪番看了看。然後,坐在中間的一個青年男子站了起來,他朝著儒生們行了一禮,客氣地說道:「諸君所呈,我等已經看完。三公子聘請的是琴師,下面還請各位演奏一曲。這樣吧,便從左邊輪起,不知諸君可有意見?」

從左邊輪起?

左側排第一的,便是來得最晚的柳婧。眾儒生轉頭對上柳婧那張俊美異常的小白臉兒,心中略有不滿,卻也都沒有吭聲,只是一個個無聲地行了一禮,以示同意。

於是,那青年男子一揮手,兩個婢女走到了柳婧身前。她們朝著她一福,笑盈盈地說道:「柳家郎君,有請了。」卻是朝放在右側處一指。

那地方長著幾棵蒼勁的老梅,現在這種初春時節,梅枝上白雪般的梅花點點綻放,隨著春風吹來,那花瓣灑了一地,有些個花瓣,還灑在了梅樹下的榻几上,灑在那古琴上。

琴旁香已焚好,酒已溫上,於裊裊青煙中,柳枝隨風飄蕩,當真情趣十足。

柳婧朝著兩婢一禮后,大步走了過去。把榻上的落英拂去,姿態優雅地坐下后,她把古琴置於膝上。靜了靜后,她右手一拔,一陣舒緩悠揚的樂音便飄蕩而來。

不得不說,柳婧確是有才之人,更何況,琴為君子之樂,從古到今都被世人追捧。柳婧骨子裡有著不服輸的性子,在這琴樂上,著實下了功夫,更何況她本來天姿過人?

隨著柳婧那手一拔一彈,一陣說不出是玄妙還是古老的琴聲,便在風中緩緩流淌而出。此時此刻,春風徐來,揚柳飄拂,梅花似雪,春風一卷,楊柳飄飛,梅花的花瓣片片灑落,有好幾瓣給揚到了柳婧那被白玉紮起的烏黑髮髻上。饒是青衫布衣,柳婧那張白凈俊美的臉,也有一種無法掩蓋住的瑩光。明明樸素到了極點,卻彷彿奢華至極。這世間,有的人光是靜靜地坐在那裡,便是不言不語,也會讓人感覺到他這一生,註定了繁華……

這一刻,面如冠玉,俊美異常的少年,那在梅花花樹下,垂眉斂目,姿態優雅神情專註地奏琴的模樣,只是一見,便令得在座的青春年少的女子們,好一陣心蕩神遙

這一刻,眾人也不知自己聽的是琴,還是看的是人……

花園中清凈如許,沒有人注意到,一側角落裡,正施施然地站著一個至俊至美的黑衣青年。

青年的目光靜靜地在柳婧的臉上,烏髮上,還有那停留在她玉頸上的梅花花瓣上。落在她那明明斯文安靜,卻讓人感覺到優雅奢華的姿容上。慢慢的,他不知想到了什麼,雙眼一眯譏諷的一笑,衣袖一拂,轉身走開。

早在柳婧琴聲響起時,眾儒生便感覺到自己輸了。

也許他們中也有人能彈出柳婧這樣的琴聲,可是這琴這人這梅樹融合在一起時,給人的感覺太好,便是他們見了也心動,實是不敢抱有希望。

果然,柳婧過後,不管誰的琴聲響起,四下都是低語紛紛,主人們都有點心不在焉了……珠玉在前,我不得不為瓦礫啊!

一輪琴技結束,還不等那青年開口,幾個儒生已站了起來,朝著他們一揖后,告退離常

第二輪比的本應是詩賦,可在那青年宣布比賽吹簫時,幾個儒生看到擺在柳婧幾前,那長長的白玉簫,再對上自個明顯質量遜了一籌的普遍竹簫,也一言不發地站起來,深施一禮后,告辭離去。

而當柳婧舉起玉簫,吹了幾下時,剩下的二個儒生也無聲地退了下去。

隨著最後一個儒生退下,剛吹了幾下的柳婧慢慢放下了玉簫,而那個青年則是大步走到她面前,他定定地盯著柳婧那拿簫的玉白修長的手看了一會後,露著雪白的牙齒笑道:「不知柳家郎君現在住在吳郡何處?我馬上讓人把郎君的衣物拿來。今天晚上,你就在三公子府住下吧。柳郎乃是本府琴師,會有專人侍侯,所以只需要帶些衣物便可以了。」

這麼快?

柳婧睜大眼,遲疑地說道:「卻是一定要住在這裡么?」

「那是當然。」青年笑得好不和善,「今晚上三公子會回來,柳郎也得與他打個照面才是。所以今天晚上,柳郎得住在這裡了。」說到這裡,青年再次問道:「不知柳郎住於何處?」

柳婧想了想,便把自己的住址給報了。

她的話音一落,那青年便召來兩個僕人,把地址說了后,吩咐他們前往柳府取回柳婧的衣物。

那兩個僕人一退,青年又召來兩個婢女,客氣地說道:「柳郎的房間早已備好,還請郎君移步。」

柳婧施了一禮后,跟在那兩個婢女身後,慢步朝著前方的院落走去。

望著柳婧離開的身影,那青年慢慢收斂起笑容,低低說道:「如此人物,倒是便宜了那閹賊……」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