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溫雅 其他類型

美人溫雅 第三十四章與顧二的會面

作者:林家成

本章內容簡介:。 射入房中的明明暗暗的光線下,她的眸子清潤而澄澈,宛如世間最乾淨的天空。柳婧的眸光時,顧郎先是一怔,轉眼,他的臉上浮過一抹嘲諷和憎惡。 他是主人,在他的地盤上,不焚香不上酒,便這般站...

因有了閔府那一層,再加上那顧郎不曾刻意隱藏行蹤,他的住所柳婧很快便探明了。

不過,出發那天,她想了想后,還是對柳母說道:「母親,由女兒先去吧。女兒辦事如果不成,你做長輩地再出面。」

這一陣子,家裡的大事小事都由柳婧處理,柳母做為一個內宅婦人,以前倚賴丈夫慣了,現在女兒可以倚賴,她也漸漸沒了主張。聽到柳婧這麼一說,柳母便點了點頭,恩恩連聲。

見到母親同意,柳婧收好婚書,坐上牛車,朝著那顧家郎君住的地方駛去。

顧家郎君所住的地方,就是閔府。閔府做為整個吳郡最大的豪強之一,那府第建得精緻而繁華,如顧郎那樣享慣了福的洛陽郎君,選擇住在閔府,那是情理當中。

一襲男袍的柳婧來到閔府門口,說是要見過洛陽顧郎,本來還以為會被門子攔上了攔,哪知道她剛報出自己名號,那門子便恭敬地笑道:「原來是柳家郎君來了?顧家郎君早就有吩咐了,請,請。」說罷,恭敬地領著她,朝著北邊一院落走去。

閔府中布置非常精妙,這般初春時節,本來這江南之地很多樹還不曾長上樹葉,可這裡卻鬱鬱蔥蔥,這閔府竟是花大價錢移植了一些四季常青的樹木,給種了滿園。

柳婧一路走來,不時可以看到美貌的婢女在園中穿梭,看到柳婧走來,這些婢女三五成群,有的竊笑,有的則是悄悄指指點點。來到北邊那個最美麗的院落外時,她聽到一婢女壓著聲音叫道:「快看快看,那裡來了一個俊美的小郎呢。」「啊,真是好俊,可不比顧家郎君差呢。」「可惜是個布衣。」「布衣又怎樣?你看他眉目清雅,舉止昂昂,定然非池中之物。」在這個『少女慕少艾,不惜金縷衣』的時代,年少俊美的儒生,還是很吃香的。

面對著婢女們地指點,柳婧眉目微斂,不一會,她便在門子地帶領下進了院落。

幾個婢女迎了上來,與一路上的婢女不同,這些婢女看到柳婧時,神色不動,只是恭敬地說道:「可是陽河柳郎?」

「正是。」

「顧家郎君有請。」提到顧家郎君時,這幾個美麗的婢女臉蛋紅紅的,看來她們不是不喜愛美少年,而是心有所屬。

幾女領著柳婧來到一個書房前,一女朝裡面說了一句后,柳婧聽到那顧郎優美如琴樂的聲音從裡面低沉地傳來,「讓他進來。」

「柳家郎君,請。」

「多謝。」柳婧略點了點頭,提步踏入台階,吱呀一聲,推開廂房的門,走了進去。

這是一間書房。

路上見到的那俊美高雅的顧郎,顯然剛剛沐浴過,正披散著濕淋淋的墨發,披著一件暗紅色的外袍,站在几案奮筆疾書。烏黑的濕發貼在他白得近乎透明的臉上,再配上那暗紅的外袍,越發襯處這人高雅不沾世俗煙塵。

柳婧進來的腳步聲,顯然沒有驚動他。直到他把一行字寫完了,顧郎才把毛筆放在一側,抬起卷帛吹乾上面的墨,他含笑欣賞了一會後,慢慢放下。

然後,他再頭看向柳婧。

對上安靜地坐地榻上,眉目微斂,似是神遊方外的柳婧,他挑了挑眉,微笑道:「柳兄前來找我,卻不知為了何事?」卻是開門見山了。

柳婧回過頭來。

射入房中的明明暗暗的光線下,她的眸子清潤而澄澈,宛如世間最乾淨的天空。柳婧的眸光時,顧郎先是一怔,轉眼,他的臉上浮過一抹嘲諷和憎惡。

他是主人,在他的地盤上,不焚香不上酒,便這般站得筆挺地一開口便問柳婧的來意,那態度中的不喜和不善,已是十分清楚了。更何況,他臉上的嘲諷和憎惡如此分明?

柳婧迅速垂下雙眸,輕輕說道:「顧郎可是姓顧名呈,乃顧司馬之次子?」

顧郎臉上嘲諷的笑容更明顯了,他微笑道:「柳家郎君好眼力!不錯,我就是顧呈。」

果然是他!

柳婧的手顫了一下。把她這個動作收入眼底的顧呈,儀態越發高雅了,「柳家郎君有話何不直說?」

柳婧吸了一口氣,她抬眸看向他,輕輕說道:「我姓柳,陽河縣人氏。」

顧呈打斷她的話,「柳兄莫非忘了,昨日你已介紹過自己。」

柳婧沒有理會他這含諷帶譏的話,徑自說道:「我父名柳行舟。」

……這話一出,書房中安靜下來。

一陣極致的寧靜后,顧呈緩緩說道:「所以呢?柳兄何不一次性把話說完?」

柳婧抬起頭來,她的唇有點發白。過了一會後,柳婧輕輕說道:「家父如今入了獄,我想請顧郎援手相助。」

……

顧呈笑了起來,笑著笑著,他眉目帶煞地問道:「為何?我為何要援這個手?」

柳婧沉默了,就在顧呈有點不耐煩之時,她慢慢說道:「顧郎本是我柳府之婿……難道不該援手?」她精美的臉雖然雪白,這話卻說得恁地清晰有力!

柳婧這話吐出后,顧郎頭一仰放聲大笑起來。他的大笑聲如此響亮,如此嘲諷,隱隱中,甚至透著一種憤怒。這笑聲把外面的人都震住了,一時之間,四下一靜,只有他的笑聲在遠遠傳出。

好一會,顧呈收起笑容。他姿態高雅地走到柳婧對面坐好,道:「我是柳府之婿?」

柳婧抬眼看向他,只是一眼,她便迅速地垂下眸,張著唇,她輕而認真地應道:「難道不是?」

顧呈再次放聲一笑。

不過這一次,他只笑了兩聲便收了聲。身子向後一仰,他那過份白皙,而帶著一種說不出的富貴氣的臉孔上,帶上了一抹冷笑。便這般緊緊的,近乎陰寒的盯著柳婧,他壓低了聲音,這人的聲音本如弦樂般扣人心弦,這般壓低,更有種蠱惑人心的力量,「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誰?嗯?」

他繼續說著,聲音雖然陰寒,卻因過於動聽而讓人無法不心弦顫動,

「便在半年前,我在豫州之地見過柳文景。那個柳文景,可與柳兄你毫不相似……柳兄能不能告訴我,你是何人?」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